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古代调教揉弄小核|离婚后儿子天天晚上上我

2021-10-30 08:26:0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对于他来讲,刚刚忍得真的是很辛苦,嘴唇都咬破了。

  “先漱漱口,现在舒服点了吗?”刘半夏问道。

  “舒服点了,刚刚做成了吗?”患者问道。

  &ldquo

对于他来讲,刚刚忍得真的是很辛苦,嘴唇都咬破了。

  “先漱漱口,现在舒服点了吗?”刘半夏问道。

  “舒服点了,刚刚做成了吗?”患者问道。

  “我都没来得及看呢,你先到外边等我一会儿我先瞅瞅去。”刘半夏说道。

  患者点了点头,略显艰难的往外走。

  吴波看着刘半夏摇了摇头,“影响还是有的,也只能看出来小肠下段有梗阻表现,但是别的就看得不清楚了。”

  “大概就是现在这个样子,是补一个,还是你们就用这个先研究一下?接下来再做也够呛吧?”

  “我们先回去研究一下吧,也省得耽误后边的患者检查。”刘半夏说道。

  哪怕看得不是很仔细,现在的扫描结果也不怎么好。只能说勉强看吧,不能奢求太多。

  回到了内科诊室,许辉看着电脑上的CT影像也是有些头疼。

  “目前可以确定是小肠梗阻,但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有些不好说。”许辉说道。

  “血检结果也出来了,全血细胞计数有些低,白细胞指数有些高。有些头疼啊,光现在的CT结果,也看不出来是什么引起的肠梗阻。”

  “到底是有东西占位啊,还是有粘连啊,或是单纯的肠管功能障碍呢,这些都看不出来,太愁人了。你有啥看法?”

  “我现在也有些头疼啊,光现在的指征不是很明显。虽然也可以看出是肠梗阻,但是他的病史还有些长,要是匆忙上手术的话,可能治标不治本。”刘半夏说道。

  “要不然给些药物,再做个核磁扫一下?反正看现在这个情况,我心里都没底。倒是可以先采血,做个术前检查。”

  “那就这样吧,给患者用咪达唑仑,争取把核磁给支撑下来。”许辉说道。

  “好,就这么定了。”刘半夏点了点头。

  也是真的没办法了,如果CT的影像清晰的话,也就不用再费事。

  这事也不能怪患者,毕竟呕吐的身体反应,也不是谁都能够凭借意志克服的。

  咪达唑仑也是有一定影响到药物,但是现在患者身体是这样的情况,也只能继续用药。要不然可能下次扫的时候,身体还会晃动。

  不过这一次就不用刘半夏再跟着了,医嘱写下去就好,护士们就会安排好。

  “你觉得是咋回事,会是肠管内有占位吗?”许辉问道。

  “我觉得可能性不大,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晰吧。”刘半夏说道。

  “我更加倾向于是肠管机能的问题,毕竟他的病史有些长啊。如果是占位或是粘连影响到话,这么长时间,得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可是要是这么说的话,是他肠管本身问题引起的影响,还是其余病症引起的影响呢?”许辉嘀咕了一句。

  “其实我是想给做个胃肠镜来着,但是他的呕吐反应那么强烈,我也就放弃了。要是核磁也没扫出来别的问题,只是显示肠梗阻的话,咋办?”

  “也只能上台先把肠梗阻的问题解决掉。”刘半夏说道。

  “患者的疼痛加剧、体温升高,这就不是好信号啊,要是不处理的话,我都担心会有肠管坏死的可能,那就麻烦了。”

  许辉点了点头,也知道刘半夏的话在理。

  “刘老师,这是你们刚刚那位患者的妻子。”这时候刘依清领着以为女士走了过来。

  “现在他在做核磁呢,从目前的情况看,我们不排除要做手术的可能,他的肠梗阻情况有些严重。”刘半夏说道。

  “哎……,他这两年总说肚子疼、恶心,也没查出来究竟是啥病。”患者的妻子叹了口气。

  “对生活已经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吧?你有没有留意到他还有什么别的症状吗?”刘半夏问道。

  “别的就没有了,就是经常肚子疼,东西也不敢多吃。现在也没法到外边工作去,在家都呆一年多了。”患者妻子说道。

  “先到核磁室那边找他去吧,刚刚做CT的时候有了呕吐反应,所以这些片子都有些模糊,就得重新做一个。”刘半夏说道。

  患者妻子点了点头,直接奔着核磁室寻了过去。

  “准备一下手术室吧,小肠梗阻,一会差不多得上台了。”刘半夏说道。

  “好的。”刘依清点了点头。

  “咋样,心中有没有啥倾向性的判断?”许辉问道。

  刘半夏很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位患者啊,我真的搞不清了。也不能是供血问题引起的吧?那也不能发展这么慢啊。”

  “现在就是因为他的病史有些长,反倒有些不好去判断。再等一会儿吧,等核磁结果出来再说。”

  “试试,来个神预测。”许辉说道。

  刘半夏点脑袋摇成了拨浪鼓,这位患者真的没法预测。CT影响要是清晰一些呢,也许还能够预测一下。

  实在也是因为引起肠梗阻的原因太多,真心没法猜。

  又等了一会儿,患者的核磁片子出来了。

  接到了通知之后,许辉也在电脑上赶忙查看。

  “好家伙,胰腺远端有个肿块,看起来倒不是很大,会是这个肿块的原因吗?”许辉问道。

  刘半夏也是眉头紧皱,“要是按照现在的情况来讲,确实有这个可能。因为胰腺炎也有腹痛、呕吐的症状表现,只不过患者没有背痛的情况。”

  “但是这个肿块不是很大,而且患者的病史又这么长。要真的是它影响的话,它就会一直都在,这么长时间就长这么大点?”

  “反正我个人的倾向性比较大,就因为这个肿块引发的慢性胰腺炎,导致肠管蠕动减弱,变成了肠梗阻。”许辉说道。

  “很可能就因为以前它太小了,所以在别的医院检查的时候根本没有扫出来。你觉得这个可能性大不大?”

  “可能性倒是很大,但是这台手术要比肠梗阻手术危险得多啊。”刘半夏无奈的说道。

  他上过的胰腺手术也不算少了,可是对于这个器官的手术,他还是会很慎重。

  只不过目前这位患者的情况太特殊,他的肠梗阻状况确实有些严重,也是需要上手术的。如果暂时不管这个肿块,要真的是它诱发的话,到时候还得给患者做手术。

  可是胰腺真的是太脆弱,容易引发的并发症也有些,几率也比较大,他也必须要仔细考虑。

  也就是说胰腺这个位置上,能够不做手术那就最好,保守治疗才是最佳方案。是在没办法了,才会选择手术。

  “等患者回来,再跟他问问吧。”刘半夏说道。

  “患者肯定是没有别的想法,现在他已经被疼痛折磨得不行了。”许辉说道。

  又等了一会儿,患者的妻子推着租来的轮椅走了回来。

  “现在疼痛的情况怎么样?”刘半夏问道。

  “太疼了,疼的都受不了了。”患者说道。

  “来,你先躺诊床上,我再看看。”刘半夏说道。

  “医生,那个核磁的结果,在这边能直接看吗?”患者的妻子问道。

  “能直接看,所以现在有些新状况啊。胰腺远端有一个不大的小肿块,这个肿块很可能是引起你这些年症状的病因。”刘半夏一边说着一边给患者查体。

  “你现在就得做决定要不要上这台危险的手术,胰腺手术的危险性比较大。但是你现在腹部已经有些板结,而且体温升高很快,肠梗阻必须要处理了。”

  “医生,那这个肿块是癌吗?”患者的妻子紧张的问道。

  “目前我们还无法判断,看样子应该是肿瘤,良性可能大一些。要是囊肿的话,这么长时间才有现在的表现,也有些不吻合。”刘半夏说道。

  “正常是应该做活检才能够判定的,但是他现在这个情况也需要马上上台处理。要不然再耽误的话,可能会影响到肠管的安全。”

  “做吧,做吧,万一是癌咋整,先给弄下来。是不是得好多钱?我现在就存钱去。”患者妻子说道。

  “那好,我们这边也马上准备,然后也让人简单给你讲一下手术的情况。”刘半夏说道。

  “刘依清,先给患者做术前准备,腹腔镜胰远端切除,保脾。现在就给解热镇痛处理,然后就送手术室。”

  “准备好之后,跟患者家属解释一下手术过程,签确认单。我现在也开始准备,得抓紧点时间。”

  刘依清点了点头,赶忙操持起来。

  刘半夏也没有想到,刚刚回来就接了这么一大活。原本的肠梗阻,升级到了远端胰腺切除。

  现在患者腹部板结,发热严重,也没有给他留太多时间跟家属解释。

  如果CT扫得很清楚,他的时间可能还会多一些,但是现在是真的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许辉的心中也很感慨,这也就是刘半夏了,说上就能上。要不然这么大的手术,你喊谁来做啊?

  也算是患者的幸运吧,要是昨天过来,刘半夏都没有在这边呢。

  最起码要多受一些罪,等周书文或者是等住院部能做的医生过来才行。

 文学

“刘老师,已经准备好了。”

  等刘半夏来到了手术室后,刘依清赶忙说道。

  “核对完毕那就直接开始吧。”刘半夏说道。

  麻醉医师赵凤,直接给患者实施麻醉。

  “哎……,没辙了,今天的午饭就都别指望了,跟晚饭混到一起吧。”

  等患者麻醉成功后刘半夏说道。

  “刘老师,今天打算用什么术式啊?”刘依清问道。

  “你猜。”刘半夏一本正经的说道。

  “刘老师,别闹,我们也好心里有个准备。”刘依清说道。

  别人逗得不行,对于刘半夏,刘依清和许一诺可是不咋怕。

  “那么问题就来了,到底用啥术士呢?根据什么情况来确定呢?谁先打个孔啊,看看腹腔内啥样,还是连晚饭都不打算吃了啊?”刘半夏问道。

  “张鹏飞打孔。”

  刘依清说道,说完之后又盯着刘半夏猛瞅。

  “你瞅啥?”刘半夏问道。

  “等着您回答啊。”刘依清说道。

  “错了,你得说瞅你咋地。”刘半夏又一本正经的来了一句。

  别说手术室的人了,就连在观察室看着的人们,心里边都很无奈。

  “不开玩笑了啊,咱们得说正经的,刘依清刚刚有一个小问题,今天术式的选择情况。”刘半夏说道。

  “那就来个现场提问吧,究竟这台手术的术士选择什么比较好呢?可以踊跃一些,这是在帮刘依清解惑,也是我接下来手术的操作方向。”

  “就这么说吧,你们咋说,我接下来就咋做。反正到时候就算是手术术式不合适,也是你们的责任。”

  可没有人把他的话当玩笑,这个货没准就真的会这么办。

  当然了,你要是说错了,他也不会执行,但是他能吓唬人,能取笑你。

  “用点子智慧,动一动脑子。刘依清,你说一下呗,咱们为什么要在术式的选择上这么苦恼呢?”刘半夏又接着说道。

  皮球又踢到了刘依清的脚下。

  “这位患者是要保脾操作,但是也得看他胰腺尾肿块的实际情况吧。如果有粘连,或是边界不清晰的话,那也保不了脾啊。”刘依清说道。

  “很不错,你都知道了,你还问我干啥啊?”刘半夏反问了一句。

  “那不是保脾也有两种操作方式吗,是切断脾动、静脉,保留胃网膜左血管、胃短血管给脾脏供血。”刘依清没有半点迟疑的说道。

  “诶?原来保脾的操作还有两种方式啊?长知识了。那为啥要有这样的选择呢?”刘半夏又接着问了一句。

  刘依清愣了一下,眼神变得很幽怨。

  自己问啥问啊,不又把自己给埋坑里了吗?

  “为啥呢?”刘半夏又追问了一句。

  这时候可没有刚刚那嬉笑的样子了,而是很认真的一个问话。

  本来已经打好孔、充好气的张鹏飞,现在也不敢吭声了,整个手术室一下子变得静了下来,只有仪器的响声。

  “明天中午请你吃鸡腿,究竟是否保留脾动静脉,还是要看是否有粘连。如果粘连严重不好处理的话,就只能切掉。”刘依清说道。

  “看在这跟鸡腿的面子上,我就不欺负你了。”刘半夏点了点头。

  “所以啊,咱们的知识得活学活用。咱们的有些手术,其实都是有很错操作方式的。但是对于患者而言,我们能够提供的,就应该是最恰当的那一种。”

  “胰腺所在的位置很隐蔽,周围血管也比较多,这位患者又有很长时间的病史。所以呢,咱们没有游离完,看清胰腺尾部的具体情况,谁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术式好。”

  “但是有一点,我们在手术之前,就应该考虑保留脾脏、保留脾动、静脉的操作。剩下的,我们就只能根据手术中的发现来慢慢调整。”

  “不过从这位患者的核磁情况看呢,他这个肿瘤良性的可能性更大一些,看起来是很干净的。但是也不一定咋样,还得看看粘连的情况。张鹏飞,汇报吧。”

  “探查可见腹腔内无积液、无粘连,小肠轻微变色,可行远端胰腺切除术。”张鹏飞赶忙汇报。

  “OK,接着打孔,准备游离。作为对刘依清的惩罚,前期的游离就让她来做。”

  随着他的话说出口,手术室的气氛都宽松了一些。

  这样的感觉可不仅仅是手术室的人,就连在观察室的人们隔在外边都能够感受得到。

  刘依清刚刚还有些可怜巴巴的,现在就精神头十足了。

  “魏哥,你说这个货是因为长时间没有这么正经的教学了,还是因为他出去见习的时间有点长,或者说他变得更吓人了呢?”王超小声问了一句。

  听到他的问话,别的人也竖起了耳朵,想要听听魏远的见解。

  魏远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哪里知道啊,反正咱们这位刘主任啊,真的像主任了。”

  听到他的话,大家伙愣了一下。仔细的品了品,又跟着点了点头。

  这话说得没差,怪不得刚刚刘半夏的样子总是让人觉得有些熟悉的感觉。

  周书文板起脸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给人的感觉冷飕飕的,都不敢跟他对视。

  刚刚的刘半夏就是如此,反正就那样非常有压迫性的逼问,让大家伙都觉得有些不自在。

  可是你再看现在的刘依清呢?就好象完全没有收到刚刚那个小状况的影响,现在就很开心的在游离。

  “诶?我又有一个新的问题了。那么咱们这位患者的小肠也有梗阻的情况,还管不管啊?陈冬梅说一下。”

  刘依清还在游离呢,刘半夏冷不丁的又问了一句。

  “啊……,管,不对、不对,不用管。也不对,其实是已经管了,现在不用管。”

  愣了一下的陈冬梅有些语无伦次。

  “那么紧张干啥,又没有让你给我买鸡腿。”刘半夏说道。

  “给实习生们讲一下,因为你们遇到的类似情况以后会经常遇到。跟刚刚刘依清的问题一样,其实什么样的方法或者说是管还是不管,这个没有定论。”

  “为啥呢?得根据患者的实际情况来啊。如果因为肠粘连造成的肠梗阻,我们现在必须得先管,不管的话就算是我们做了胃肠减压,也是白扯。”

  “如果是因为异物卡住了肠管呢?我们还得管。那玩意够呛能顺下去,所以我们就只能切开取出。”

  “要是已经坏死了呢?那我们先管的就是肠管。不管不行,你不管的话,问题就会变得很严重了。”

  “不过从目前这位患者的探查情况来看,我们的胃肠减压很有效果。而且肠管也是轻微变色,随着减压时间的增加,会有更大的改善。”

  “而且我们初步判断患者之所以会有肠梗阻,是因为慢性胰腺炎引起的。而这个慢性胰腺炎呢,又是胰腺尾部的那个肿块引起的。”

  “所以我们一会儿就看看这个肿块的庐山真面目,如果是良性的可能性比较大,我觉得就不用去管患者的肠梗阻了。”

  “处理了病源,肠管恢复了动力,我们还给予了减压处理,他的身体完全可以自行恢复过来。大家说我这样的说法对不对呢?”

  听到刘半夏的问题,没人敢搭话。都知道,他这里边有钩子呢,就等你咬钩。

  “苏文豪说一下呗。”刘半夏说道。

  “要看梗阻的严重程度是什么样的。如果是重度梗阻,恐怕就算是给了肠道减压和植物油也很难疏通。”苏文豪说道。

  “你看,还得是苏文豪同志,说得很中肯。”刘半夏一本正经的说道。

  “就是有些可惜,多好的坑啊,我还以为明天能再加个猪蹄子呢。那么小心谨慎的干啥?得做好捧哏啊。”

  大家伙听得很无语,这货又开始皮了呗?得亏苏文豪心细一些,要不然真容易掉他的坑里去。

  “哎……,这就是他的启发式教学了吧。”魏远叹了口气。

  “魏哥,几个意思?”王超好奇的问道。

  “你想啊,经过他今天这么一折腾,大家伙对于手术过程和肠梗阻的处理情况,是不是会了解的更加透彻一些,也能够记得更清楚一些?”魏远反问了一句。

  王超想了想,点了点头,确实是这么个情况。

  都不说下边的人了,就算是自己在胰尾手术上了解的都不多。但是听了刚刚的刘半夏的教学,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就记住了。

  这就是刘半夏的本事,他在做这么大手术的时候,就能够这么轻松的教学,而且还是用了他心思的那种教学。

  真心是不服不行,哪怕王超的心中早就已经很服气了,现在就是更服气。

  他刚刚都没有多想,只以为是刘半夏的调皮。

  就像刚刚的刘依清,虽然也给了她那么大的压迫,却也给了她奖励。在发现肠梗阻得到了缓解之后,就可以交给她慢慢游离,不用抢那么点时间。

  也是难得的练兵时间,怪不得六小只成长得那么快。

  想想刘半夏的手术数量,再想想他们能够得到的机会,王超的心里边都有些酸了。

本文标签:古代调教揉弄小核

上一篇:农村最爽的乱惀小说|腿间小核在舌尖下不停

下一篇:女人偷人后夹精回来|郑厅长玩韩蕊第一次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