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宝我们在厨房来一次|S洞吃了多少颗珠子

2021-10-30 08:35:4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就分不清天南地北了。

  她本就是一个农村的小女人,居家过日子,守着男人孩子,能把日子过好,就是天大的本事了。

  若是认不清现实,总觉得自己能做谁的主,当谁的家,那就是自己

就分不清天南地北了。

  她本就是一个农村的小女人,居家过日子,守着男人孩子,能把日子过好,就是天大的本事了。

  若是认不清现实,总觉得自己能做谁的主,当谁的家,那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了。

  这一次,让她里外不是人,让她看清楚了现实,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我相信以后她会安安分分的跟我过日子的。

  我也相信,她这辈子,再也不敢往他娘家扒东西了。

  我把王玉燕扶起来,但是实在是没力气了,酒喝太多了,扶不动。

  李娟赶紧过来搭把手,把玉燕给扶起来,玉凤嫂子他们都来帮忙了。

  几个女人将王玉燕给扶到屋子里去。

  玉凤嫂子苦口婆心地说:“玉燕啊,小军是个不错的男人,又上进,又能干,现在全村都指望他嘞,你跟着他好好过日子,有福享嘞,你爹妈实在是太过分了,这次的事,那是贪赃枉法,说句不好听的,送进去蹲几年,我们都觉得是好事。”

  王玉燕不说话,只是抱着孩子哭,她没脸说,也没脸求我,我深吸一口气,我也不跟王玉燕计较了,让她自己消化去吧。

  我直接走出去,看着刀爹他们都回来了,一个个浑身上下,都是水泥灰,所有人几乎都是满头大汗,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累的哼哧哼哧的。

  我看着就心疼啊。

  乡亲们,这么热的天,上百万的水泥啊,一袋袋往下卸,那是玩了命的在干活啊。

  跟王玉民一家人比起来,我敬佩这些汉子,纵然他们一个个又穷又破,但是,每个人都在靠自己的本事活着,没有一个人去投机取巧的,这就是我们农村人朴实的性格啊。

  这个时候刀爹走过来问我:“咋样了?我看着警车一辆辆的,没出啥事吧?”

  我说:“放心吧刀爹,王玉民一家人被逮走了,让他们尝尝教训,也给大家立个反面榜样,让全村人都看好了,我们村的集体财产,谁都别想打主意。”

  我的话,让刀爹十分佩服。

  他佩服地说:“小军啊,你好样的,大公无私啊,刀爹没看走眼啊。”

  我笑了笑,这个时候,我看着杨建新走了过来,他四处看了看,脸上都是新奇的表情。

  或许他是觉得,到现在还能有这么穷破的地方,也是个稀罕事。

  我笑着说:“杨老板,家里坐坐?”

  听到我的话,杨建新立马笑着说:“不用不用,你这家里忙着呢,我就不打扰了,老弟啊,这件事,你还满意吗?”

  我立马笑着说:“满意,满意,我多谢你杨老板了,这到中午头了,杨老板可得留下来,跟我们乡亲们一起喝一杯啊。”

  杨建新听着就很尴尬,随后笑着说:“你这边满意了,我那边还得处理呢,这个事,相当严重,我一定要抓这个典型,给公司里的其他人树立一个反面教材,坚决杜绝类似的事情在发生,我这就不留了,有空到瑞丽,我请你喝酒。”

  我听着他这冠冕堂皇的客套话,看着他局促不安的手,这么大一个老板,在我这个小农民面前显得局促不安,为啥?

  他害怕我强行留他下来,虽然他没有表现的很明显,但是我看的出来,他嫌弃。

  嫌弃我们这帮农民,嫌弃我们的环境,嫌弃我们脏。

  我没有怪他嫌弃,因为确实,我们的环境很糟糕,他作为这么大一个老板,他有资格嫌弃,也有权利不跟我们做一桌吃饭。

  我也不强留他,娘的,留你是客气,接受不接受是你自己的事。

  我笑着说:“那行,我送送您?”

  杨建新立马笑着说:“别别别,你忙你的,不客气,不客气回头我请客。”

  杨建新说完,就赶紧上车,我们乡亲们都还很热情啊,所有人都客气的挥手送他走。

  杨建新也尴尬的一一点头示意,但是留都没留,一溜烟的就走了。

  我笑着说:“走,大伙进屋,洗洗弄弄,咱们吃饭。”

  我说着就领着人进院子,大家伙跑到水井边上打水洗刷,围成一窝蜂。

  刀爹感慨着说:“哎呀,要是有个自来水就好了,这要是有自来水,多方便啊,一拧开水龙头,马上就能洗了。”

  我笑着说:“刀爹,会有的,啥都会有的。”

  刀爹立马哈哈笑着说:“你说有,那咱们肯定会有,大家伙说,对不对?”

  “对!”

  所有人都开心地附和着刀爹。

  我也开心的笑起来,特高兴。

  家事,公事,都给解决了,我这个心啊,就放下了,但是,却觉得浑身上下,累的,倦的,跟没了魂似的,眼皮子也要睁不开了。

  整个人都要倒下去了。

  刀爹立马笑着说:“中午,还能喝吗?咱们爷们,好好喝一盅?”

  我立马摆手,嘟囔着说:“喝不成了,我眼皮都睁不开了,我这要去睡觉了,刀爹,村里的事,都交给你了。”

  刀爹立马招呼着:“玉凤,小娟,赶紧架进去,这娃娃呀,为了村里的事,命都快搭上了,放心吧,剩下的事,交给我们这些老东西吧,睡去吧,去吧……”

  玉凤嫂子跟李娟笑着将我扶到屋里,我看着王玉燕红着眼还在那哭呢。

  两个人把我架上床,玉凤嫂子就笑着说:“玉燕,快,伺候伺候你男人。”

  玉凤嫂子说完,就赶紧的给王玉燕使眼色,看着小娟要给我脱鞋脱衣服,玉凤嫂子赶紧给她拉出去了,然后把门给关上了。

  我躺在床上,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王玉燕动都没动,像是个木头人似的,还委屈着呢。

  我笑了笑,我说:“玉燕啊,你放心,你爹妈,你大哥,不会有事,回头啊,我就把他们弄出来,虽然他们不是东西,但是我陈军是个人,你是我媳妇,你跟我过日子,你家里人,我就一定会管,你放心吧,好好招呼孩子,不用管我,不用……”

  我说完就闭上眼睛,心里空荡荡的,虽然嘴上说不用管我,但是心里还是念想着,她王玉燕能伺候伺候我,但是可惜啊……

  突然,这个时候,我就感觉有人脱我的鞋,我努力的睁开眼看着王玉燕再帮我,我心里立马就热络起来了,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

  她王玉燕终究还是有点良心的。

  她脱了我的衣裳,拿着扇子,给我轻轻的扇着,感受着那微风,我虽然没啥意识了。

  但是心里却安生了。

  我啥也不用担心了。

  现在就美滋滋的。

 文学

没有张淑娴一家人在村里,我的日子过的是真清静。

  他们一家人被逮进去关了一个月,我们全村人都清静一个月。

  没有他们家人捣乱,厂房盖的都快一点,全村老小一块使力气,加点加班终于是把厂房给盖好了,只要验收合格了,那机器就可以安装了。

  虽然晚了一些时日,但是人家老板够意思,说等我们什么时候竣工,什么时候给我们安装。

  “起来了!”

  王玉燕把我从睡梦中叫醒,我坐起来眯瞪一会,这一个月,王玉燕是问都没问她爹妈一句,提都没提,这次是给她真的搞寒心了。

  看着王玉燕整理床铺,就笑着说:“玉燕,你爹妈今天可能就回来了,我去接一下?”

  “接啥?不要去,又不是多风光的事,出监牢还要接?你不就是要给他们教训吗?你要是去接,他们还觉得自己做的多对呢。”

  王玉燕的话,很坚决,我心里挺开心的,我说:“行,我听你的。”

  王玉燕回头瞪了我一眼,生气地说:“听我的?你到底是真听我的,还是故意折腾我嘞?”

  我看着她发脾气的样子,就一把搂着她的腰,给她搂到床上。

  王玉燕生气地说:“干啥,一大早的,孩子吵醒了。”

  我笑着说:“都听你的,我啥心,你不比谁清楚嘛?咱们这日子,过的不挺好的嘛,没你爹妈来闹事,咱们一家人开心着呢。”

  王玉燕立马瞪了我一眼,我立马搂着她跟她亲热亲热,王玉燕也没拒绝,正在兴头上呢,突然听到外面咋呼起来了。

  “小军,小军,起了没有!”

  我听到刀爹在外面开心的叫喊我,赶紧弹起来,王玉燕也羞的赶紧整理自己的衣裳,满脸通红。

  我赶紧出门去,看着刀爹带着村里的干部,还有村里那些的长辈们来到咱们家院子,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喜悦的笑容。

  “刀爹,来了!坐!大家坐啊。”

  刀爹笑呵呵地说:“不坐了,这大事当前,那有闲工夫做啊,村里的干部啊,已经把测绘的仪器,技术工都找来了,在村口呢,等着咱们一块去丈量呢,这个丈量好了呀,咱们就可以修路了。”

  我立马笑着说:“真的呀?哎呀,刀爹你不知道哇,就因为咱们村没这个路,我拉来的那个投资人,愣是吓回去了,总算是把这个修路的事给落实了,以后咱们村就有咱们自己的水泥路了,跑车再也不怕颠簸了。”

  我说完大家都开心的笑起来了。

  这个时候一个大爹笑着说:“可不是嘛,其他时候还好一些嘛,这眼瞅着到雨季了,这一下雨,那泥土路马上就泥泞了,坑坑洼洼的,光着脚走怕滑到了,穿着鞋走他粘脚,小崽子们去上学,都不安全,小军啊,多亏了有你啊,咱们村终于有水泥路了。”

  “就是,小军,多亏了你啊,要是没有你啊,咱们村还不知道要烂到什么时候呢。”

  我听着大家伙感谢的话,我就很开心,我笑着说:“应该的,毕竟我也住在这,方便大家,也方便我。”

  所有人都哈哈笑起来了。

  这个时候我爹妈都出来了,开心的笑呵呵的。

  王玉燕也走出来了,抱着瑶瑶,脸上也终于带着笑容了。

  “道名兄弟,你可真是生了个好娃啊,给咱们村争气啊,光宗耀祖嘞!”

  我爸听到别人夸我,就笑呵呵地说:“都是他自个的本事,我们也没培养。”

  我妈也笑呵呵地说:“是呀,都是小军自个的本事。”

  这个时候玉凤嫂子笑着说:“玉燕你以后可享福吧,小军又有本事,人又好,心地善良,不会对你差的,好好过日子吧,村里的妇女同志可羡慕你了,以后啊,你就是俺们村人人羡慕的少奶奶阔太太了。”

  “就是……羡慕死了,以后你们家要是缺个带娃的,烧锅做饭的,请俺们,俺们给你们做。”

  王玉燕听着大家伙羡慕的话,就开心的笑呵呵的。

  我看了王玉燕一眼,她翻眼开了看我,但是没有半点恶意,眼神里都是开心的表情。

  我心里也高兴,只要没她娘家人来搅和,我们一家人能过的开心着呢。

  刀爹笑着说:“走吧,小军,第一尺子得你来丈量,这个路基第一把土,也得由你来挖,走走走,咱们全村的大事,一块去,走!”

  我赶紧拉着王玉燕,我说:“走,一道去!”

  王玉燕也没拒绝,开心的抱着瑶瑶,一块跟上。

  一上路,我就看到路边上家家户户门口都站着呢,看到我们出来了,都开心的乐呵呵的,知道要修路了,大家伙都盼着呢,大家伙跟我一边打招呼一边跟我去村口。

  很快我们就到了村口,我看着村口的站着技术员,还架着一个测绘仪,我心里开心啊。

  刀爹笑着说:“小军啊,来来来,这是铁锹,你拿着,等会你挖第一锹啊。”

  我拿着铁锹笑着站在边上,这个时候,全村人都开始鼓掌了。

  掌声雷动之下,我看着全村老小期盼的眼神,我心里也热血沸腾的。

  这条路,咱们村等的太久了,今天,终于是能开修了。

  刀爹站在那个技术工身边,跟人家技术员商量着呢,过一会刀爹就说:“把炮仗摆好,挖第一锹的时候,就放炮啊。”

  刀坤赶紧带着几个村里的毛头小子将鞭炮给摆在路基边上。

  我妈赶紧捂着瑶瑶的耳朵,大家伙都开心的手舞足蹈的。

  刀爹指挥着大伙:“往后退,往后退,别挡着激光,要不然测不准嘞。”

  大家伙赶紧往后退,一阵闹哄哄的。

  刀爹笑着说:“小军,你挖第一锹,就从你挖的地方开始测。”

  我赶紧拿着铁锹准备挖土,我刚要动土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鸣笛声,非常的刺耳。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抬头看了一眼,就看着一辆观光车开过来了,那车不是我的车,也不知道那来的。

  突然,我看着我老丈人老丈母娘还有王玉民李艳从车上下来了。

  他们一家人满脸的憔悴,王玉民更是胡子拉碴的,一下子老了十几岁似的。

  我老丈母娘更是头发跟鸡窝似的,都炸开了,李艳也好不到那去啊。

  我老丈人更是眼睛血红,跟几天几夜没睡过觉似的。

  我有点郁闷,没想到他们这个点放出来了。

  这个时候他们看到我们都堵在他们家路口,他们就走过来了。

  张淑娴看着我,恨得牙痒痒啊。

  我立马笑着说:“爹妈,你们回来了,我说开车去接你们嘞!”

  张淑娴咬着牙看看我,又看了看边上的人,她恨恨地问:“你们在我家门口干啥嘞?”

  我立马笑着说:“这村里要修路了,我们在丈量嘞,马上我们村就有路了,喜事,大喜事,大家伙都高兴着嘞。”

  我说完,就看着张淑娴喘着气咬着牙,恨恨地骂了一句。

  “高兴?大家高兴?我让你们高兴个屁!”

本文标签:宝宝我们在厨房来一次

上一篇:男女无遮挡滚床单图片|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腰

下一篇:压的越狠反弹的越厉害|男催乳师用嘴催乳好爽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