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拿女生一血是什么体验:吞下他的大东西

2021-10-30 09:00:0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所以他只能寄希望于自己再一次回到光明会总会,看能不能在总会那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所以他给光明会总会发去了邮件,询问他们年初会议要什么时候开。

  年初会议,是光明会总会

所以他只能寄希望于自己再一次回到光明会总会,看能不能在总会那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所以他给光明会总会发去了邮件,询问他们年初会议要什么时候开。

  年初会议,是光明会总会的一个重要会议。

  光明会总会每年要开两个会议,一个年初,一个年终,这两个会议都至关重要,一个是对一年的总结,另一个则是对一年的期许。

  林知命需要明确会议的时间,然后再据此作出相应的准备。

  眼下光明会回复了邮件,并且确定了将在一个多月后召开年初会议,对于林知命而言时间还算是充裕,这一个月的时间他可以做很多事情。

  “行,我知道了。”林知命点了点头。

  赵梦站在门口没有离去,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林知命问道。

  “老板,我…听到了昨天晚上的一些传闻。”赵梦说道。

  林知命挑了挑眉毛,有些不满,别人传那些东西就算了,你这个小秘书也想来我面前刷一波存在感么?

  “嗯,怎么了?”林知命问道。

  “我是想说,赵楚楚她伤的严不严重啊?”赵梦问道。

  林知命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赵梦竟然还关心赵楚楚的伤势。

  “头破了,缝了几针。”林知命说道。

  “哦…”赵梦松了口气,说道,“我听人说她破相了,还以为真的破相了,只是缝了几针倒也还好。”

  “怎么着?你还挺关心她的么?”林知命诧异的问道。

  “不管我跟她怎么样,我跟她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老板,你说她会不会因为这事儿迁怒你啊?”赵梦又问道。

  “迁怒我了又能怎么样?难不成你还打算帮我打个圆场么?”林知命戏谑的笑道。

  “我…我也只是关心你一下,难道这也不行啊!”赵梦看到林知命戏谑的表情,有些嗔怒的说道。

  “你做好你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这些事轮不到你操心,我让你上的那些课你都上的怎么样了?”林知命问道。

  “在上着呢,高尔夫球入门,雪茄入门,红酒品鉴,都已经顺利结业,其他的还在学,我现在学的可认真了,都没时间去谈恋爱了。”赵梦邀功似的说道。

  “那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个男朋友?咱们公司没有结婚的青年才俊多了去了。”林知命调侃道。

  “那可以啊!”赵梦点了点头,说道,“办公室恋情也不错啊!”

  “真有想法?”林知命惊讶的看着赵梦。

  “我都这个年纪了,再不找家里也催了,既然反正都要找,那如果老板你能给我介绍一个青年才俊,那我这肥水也不留外人田了不是?”赵梦说道。

  林知命微微皱着眉头站了起来,走到了赵梦的面前看着赵梦。

  “老,老板你,你看什么啊?”赵梦有些局促的问道。

  “你…该不会是看上公司的谁了吧?”林知命皱眉问道。

  “老板,如果我真的看上公司的谁了,那你能准我跟他好不?”赵梦问道。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权力就是恋爱自由,如果你真的看上了谁,我不会阻止你跟他好,只要别影响工作就可以了。”林知命认真说道。

  “啊?这样啊?”赵梦露出了有些失望的表情。

  “怎么,这还不行么?”林知命问道。

  “没,没什么不行,您真是个开明的老板,那什么,老板我先撤了!”赵梦说着,转身就要往外走。

  “回头我让王海给我推荐几个人,到时候安排你们见见面。”林知命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不用了不用了,我突然又没想法了。”赵梦说着,加快脚步,转眼就消失在了林知命面前。

  “真是奇怪,这是玩的哪一出呢?”林知命皱眉头,疑惑的嘟囔了一句后转身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另外一边,赵梦躲在了走廊的拐角处,急促的喘息着。

  “赵梦啊赵梦,你说你也是闲的,没事试探老板干什么呢,你真以为你在人家心里能有什么很重的分量啊,人家身边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你真是自取其辱!!”赵梦自顾自的说道。

  此时的林知命还不知道,赵梦刚才所说的那些话只不过是想要测试一下她在林知命心里的分量,想看看林知命会不会拦着她不让她找男朋友,没想到林知命不仅不拦着,还支持他找本公司的人,这可是把赵梦给吓的够呛。

  “下回可不能这样了!”赵梦叮嘱了一下自己后,这才转身走向自己的位置。

  时间来到中午。

  林知命忽然接到了许文文打来的电话。

  “我们明天就要走了,晚上我跟我妈在家里做饭,你过来吃啊!”许文文说道。

  听到这话,林知命才想起来昨天许文文确实说过,他们明天就要回山佛市了。

  林知命晚上本来还有个挺重要的饭局,不过相较于师娘的晚饭,那饭局也就一点都不重要了。

  林知命拿起桌上的电话打给了赵梦。

  “进来一下。”林知命说道。

  没一会儿,赵梦推开门走了进来。

  “帮我买几样你们女人喜欢的东西,不用考虑价格,既要体现心意,又要体现价值。”林知命说道。

  “那肯定是珠宝首饰啊!”赵梦说道。

  “珠宝首饰么?那行,你去周七福帮我挑吧,顺便也给你自己挑几样,以后跟我出席宴会的时候能用的上。”林知命说道。

  “真的可以么?”赵梦激动的问道。

  “当然,现在周七福是我的了,公司里的高级货随便你挑。”林知命大气的说道。

  “好嘞!”赵梦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林知命的办公室。

  “老板的心里还是有我的嘛,说是让我顺便为自己也挑几件,其实肯定是特地送给我的,哼,我就说嘛,每天都希望我穿制服来给他看,怎么可能不惦念我,男人果然都是口是心非的大猪蹄子。”赵梦一边想着,一边快乐的走向了电梯。

  傍晚的时候,赵梦拿着几个袋子美滋滋的来到了林知命的面前。

  “这些都是我精挑细选的首饰,不管是送给您的夫人还是送给您的朋友,他们绝对会喜欢的!”赵梦说道。

  “嗯!”林知命说着,提起袋子就往门口走去。

  “老板!”赵梦连忙喊道。

  “怎么了?”林知命问道。

  赵梦有些羞赧的抬手解开了自己衬衫的纽扣。

  林知命眉头微微一挑。

  这赵梦该不会因为自己送了她几样首饰就投怀送抱吧?

  虽然自己没少YY他,但是这毕竟是在办公室里,老子还是公司老板,总得顾着点风评。

  一念及此,林知命赶忙说道,“赵梦,你干什么呢,把衣服扣好,你把我当什么人了?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说完这话,林知命心里嘀咕了一句,“小赵啊,悟性高一点,好好领悟一下我这句话的精髓,特别是最后一句。”

  很显然,赵梦的悟性不够高,没有听出林知命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老板你想什么呢,我就是给你看看我挑的东西,我挑了一条项链,我可喜欢了。”

  话音落下,赵梦的衣领就已经打开了,露出了里头的一条项链。

  项链是银色的,下方有个吊坠,吊坠有点类似于水滴,通体乳白色,应该是玉做的。

  林知命对玉多少有些了解,毕竟去过云缅省赌石,所以他看的出来,赵梦吊坠上的玉石是好东西,不过东西再好,也就指甲盖大,那价值就很有限了,撑死百八十万的。

  这赵梦倒也不贪心!

  林知命心中颇为满意。

  “好看么?”赵梦撑开自己的衣领子,对林知命说道。

  “唔,隔着太远看不清,你凑近一点来。”林知命说道。

  赵梦此时就想让林知命看看自己挑东西的眼光,也没想到林知命会有什么龌龊想法,于是就走到了林知命跟前。

  林知命弯腰凑到赵梦的脖子前头认真的看了起来。

  “真白,还很圆润,好东西。”林知命认真说道。

  “是吧?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赵梦笑着说道。

  就在赵梦说完这话的时候,林知命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了。

  “老板,我这有一份文件…”王海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随后,王海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念头。

  “老子的年终奖又没了,这特么才年初啊!”王海悲愤的想着,之后迅速低下头躬身退出了林知命的办公室。

  “王总他怎么,怎么又这时候进来了!”赵梦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私下里让林知命看项链她不会觉得害羞,因为她自我感觉跟林知命关系还是挺近的,但是被别人看到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嫌钱多,所以给公司送点福利,不说了,我先走了,对了,以后内衣买大一点的码,别勒的太紧了,这样不利于血液循环,容易形成肿块。”林知命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了自己的办公会是。

  赵梦一脸错愕,随后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领。

  瞬间,她就明白了一切。

  “老板,你好讨厌!!”

 文学

林知命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正经正直的人。

  但是奈何他现在身居高位,各种各样的诱惑实在太多了。

  就小秘书那样的,把衣领子掀开给你看的,你说这能不看么?

  老子这都是被逼的,要怪只能怪这世界了!

  林知命一边想着,一边赶紧走进了电梯,将身后小秘书悲愤的叫声直接过滤了。

  当然了,林知命其实也不觉得自己有多猥琐,他不是还给了赵梦忠告么,她内衣确实买小了,确实勒的紧,这样确实不利于身体健康。

  要不是为了她的身体健康,他也不至于会说出那样看似调戏别人的话。

  “都是为了她好啊!”林知命如此想道。

  一个小时后,林知命的车子驶入了显圣小区。

  此时夕阳西下,显圣小区的空气中飘荡着一阵烟火味。

  烟火味,也叫做家的味道。

  林知命是一个人来的,因为对于他来说,师娘苏晴这里之于他而言就像是一个避风的港湾一样,在这里他能够真切的感受到被人关怀关爱的那种感觉,所以就算是自己的爱人与孩子,他也没想过带他们来。

  有时候男人确实是需要一个私密的地方的。

  林知命将车停好,调戏了一下楼下玩耍的小孩之后就熟门熟路的来到了苏晴的家。

  苏晴的家不是大平层,就是一套单身公寓,按照苏晴的说法,她在这里呆不了太久,有这么一个单身公寓留着日后来的时候能住就行了,没必要占用太多的资源。

  所以林知命给苏晴挑了这么一套房子。

  虽然房子不大,但是地理位置却是绝佳的。

  林知命站在门口敲了两下门之后门就开了。

  李非凡那一张大脸出现在了林知命的面前。

  不知道为什么,林知命总觉得李非凡的脸上带着些许哀怨之色。

  “好香啊!”林知命一边耸动着鼻子一边走进了房间。

  “你来啦,快来陪我玩马里奥赛车!”许文文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对林知命招手道。

  林知命将礼物放到了地上,随后走进了厨房,跟苏晴打了个招呼。

  “你们先玩,一会儿吃饭了我再叫你们。”苏晴温柔的笑道。

  “师娘您别累着,让许文文来帮你做事就行了,她那么闲。”林知命说道。

  “她能帮什么忙,不给我帮倒忙就不错了,你去玩吧,别在这站着了。”苏晴说道。

  “那行!”林知命点了点头,回到了客厅,坐到了许文文的身边。

  许文文身上就穿着个小背心,背心还松松垮垮的,露出了她肩膀位置的大花臂。

  林知命对纹身其实没有偏见,觉得纹身就跟染头发一样。

  对于国人所谓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林知命觉得很扯淡,纹身跟染头发都是伤发肤,凭啥染头发没事,纹身就会被许多人冠以特立独行,不良嗜好?

  “你这纹的是啥?”

  林知命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许文文的纹身,不由好奇的问道。

  “花,草,蛇。”许文文说道。

  “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么?”林知命问道。

  “纹这个比较便宜,而且纹的人也多。”许文文说道。

  “额…”林知命觉得自己想多了,还以为许文文的纹身有某种特殊含义呢。

  林知命又打量了一下许文文的纹身,纹身从手臂的位置一直延伸到了胸口。

  白花花的胸口上有着一些图案,不过一点也不影响观感。

  “好看么?”许文文目不斜视的问道。

  “还行吧,瘦了点。”林知命说道。

  “我瘦是瘦,但是该有肉的地方都有,昨晚你搂我腰的时候没感觉到么?”许文文说道。

  “这倒是感觉到了!”林知命点头道。

  “我的腰摸起来舒服么?”许文文问道。

  “还挺舒服的,没一点赘肉。”林知命说道。

  “哼,算你有眼光,来,给你。”许文文拿了个手柄给林知命。

  林知命没打过马里奥的游戏,不过上手倒是很快。

  一旁的李非凡看着两人,脸色有些古怪。

  这俩人…该不会好上了吧?

  夜色降临。

  色香味俱全的家常菜被端上了餐桌。

  林知命洗完了手,坐到了桌边。

  苏晴,李非凡,许文文三人也都围坐在了桌子边上。

  “知命你是第一次来吧?”苏晴问道。

  “嗯,第一次来,对了,我还给你们带了礼物!就在那,一会儿你们自己拆。”林知命指了指客厅的几个袋子说道。

  “我也有嘛?”许文文期待的问道。

  “有。”林知命点了点头,说道,“发朋友圈足够让人羡慕一段时间了。”

  “太好了!”许文文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我有么?”李非凡期待的看着林知命。

  “没有。”林知命摇了摇头。

  李非凡脸色一垮,有些失望。

  “等你回了山佛市,山佛市武术协会的人会找到你,我让他们给了你一个武术协会副会长的职务。”林知命说道。

  “真的?!”李非凡一改颓势,惊喜的问道。

  “嗯,你回去之后好好练武,果汁那种东西不要碰,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把师父的断水流发扬光大的。”林知命说道。

  “嗯嗯,我会的,我一定会的!”李非凡激动的说道,天知道那个副会长的职务对他来说有多重要,这意味着身份的提升,他身份提升,那也意味着断水流的身份提升,身份的提升带来了威望跟曝光度的提升,这对于断水流来说是很重要的。

  “知命,你为我们做的够多了。”苏晴感慨的说道。

  “这都是力所能及的一些小事。”林知命笑着说道。

  “老许如果知道这些,在下面也能瞑目了,来,咱们大家一起敬老许一杯吧。”苏晴拿起酒杯说道。

  众人都拿起了酒杯…

  这一顿晚饭林知命吃的很开心,也喝了不少酒。

  似乎是因为即将分别的关系,李非凡跟许文文两人都放开了喝。

  几个人干掉了接近一箱的白酒,然后又干掉了两箱多的啤酒。

  这还不算完,许文文想要去真正的感受一下帝都夜生活的美好,所以强烈要求林知命带她去了一趟夜店。

  难得的是,李非凡也被带上了。

  作为一个只懂练武的大老粗,李非凡第一次被带去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

  酒吧里各种各样穿着布料很少衣服的大妹让李非凡的眼睛完全应接不暇,他也是这时候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男的流连酒吧这样的地方。

  林知命带许文文跟李非凡蹦迪,场面自然不会小,到场后直接就把神龙套给整上了。

  其实对于林知命而言,神龙套就是为人傻钱多的人准备的,谁买谁就是傻子,不过许文文就喜欢这种虚头巴脑的东西,林知命成人之美,自然也只能当一回傻子。

  看着许文文在那一个劲儿的拍照,林知命也不觉得反感。

  虚荣是每个人都有的,只不过不同的人虚荣的点不同而已,有的人拿金钱物资虚荣,有的人拿工作虚荣,有的人拿对象虚荣,不一而足,人总会有虚荣的地方,就算是圣人也会以济世救人而虚荣,这是人类正常的情感,只要不因为虚荣伤害自己伤害别人,那虚荣就不是什么坏事。

  为了满足许文文装逼的欲望,林知命还让许文文拿黑桃A洗手了。

  这是现在许多伪富豪喜欢的炫富手段,为什么说是伪富豪呢?因为只有伪富豪才需要拿这种一万块钱不到的东西来炫耀,正儿八经的富豪谁用黑桃A洗手啊,黏了吧唧的。

  许文文被黑桃A给直接整嗨了,激动的拿着手机对着自己那被黑桃A冲刷的手一段拍,周围也有人跟着拍,毕竟也有人以别人的牛逼来虚荣的。

  “太爽了,我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爽过,谢谢你知命!”许文文激动的抱住了林知命,踮起脚尖对着林知命的脸就亲了一下。

  林知命不太能接受许文文这类女人表达情感的方式,所以在被许文文偷香之后果断的挡住了许文文。

  许文文也不恼,笑嘻嘻的接过服务员的擦手巾,擦完手之后就拿起手机开始发朋友圈了。

  今天拍的这些东西如果不发朋友圈,那这酒吧等于没来。

  朋友圈很快发了出去,然后如预料的一样有许多人回复,而且回复的几乎都是诸如羡慕嫉妒,你的生活我的梦这样的话。

  林知命坐在许文文的身边,看了一眼许文文的手机。

  许文文朋友圈的点赞回复那真是刷刷的往上涨,清一色的都是羡慕她的,这样的羡慕让她整个人都飘了。

  就在这时,林知命看到许文文点开了自己的朋友圈,然后点击发表评论。

  “哎呀,这神龙套也没多贵了,八十八万八一套,晚上喝一套差不多。”

  “黑桃A洗手也没什么别的感觉,就是觉得手有点干巴,就拿黑桃A洗了,这东西喝起来不怎么样,洗起手来倒是挺干净的。”

  林知命脸色露出错愕的表情。

  “自己评论自己的朋友圈,然后凡尔赛一波?这操作属实666啊!”

  林知命忍不住为许文文点赞,觉得许文文真的是把装逼这件事情给做到了极致,自己以前

本文标签:拿女生一血是什么体验

上一篇:揉捏丫鬟娇乳:公车上顶短裙内裤摩擦小说

下一篇:我对象那东西太大我都害怕:亲吻揉捏小核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