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对象那东西太大我都害怕:亲吻揉捏小核

2021-10-30 09:02:4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深吸了一口气,准备下车的时候她忽然顿住,问着驾驶位的艾拉,“艾拉,傅景霆安排了多少保镖在我身边?”

  艾拉从后视镜看着叶微,“加上我有七人,其余六人都在暗中

深吸了一口气,准备下车的时候她忽然顿住,问着驾驶位的艾拉,“艾拉,傅景霆安排了多少保镖在我身边?”

  艾拉从后视镜看着叶微,“加上我有七人,其余六人都在暗中保护您。”

  “叫他们都出来。”

  艾拉表情有些诧异,叶微继续说着,“叶家可能出了些事情,我在别墅没有心腹,我进去的时候需要你们的贴身保护。”

  艾拉点头表示了解,拨了一个电话出去,不到两分钟,叶微的白色宾利旁就围上来六个身强体壮的保镖。

  她细眉挑了挑,拉着闫丽丽推门下车。

  闫丽丽没见过这场面,总有种黑社会头目的错觉……她忍不住将整个后背都贴在车上。

  叶微看了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六个保镖,每个人都穿着统一的黑色,身材也差不多,仿佛是复制粘贴出来的一般,她取下挂在脸上的宽大墨镜,露出娇俏但冷漠的小脸。

  “一会进去的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不要让任何人碰到我。”

  “好的,夫人。”

  叶微重新带上墨镜,看了眼身侧的闫丽丽,“走吧,丽丽。”

  闫丽丽点点头,跟在叶微的身边。

  她本来是有些害怕的,因为对于叶微这种家庭来说,有些乱,也有些争执,她没见过豪门传说里的那些勾心斗角,但此刻看着气场强大的叶微,心里像是燃起了一股莫名的斗志。

  叶微和闫丽丽走在前面,六个保镖两两成对相继跟在她身后,将中间那个不高,但是美丽而冷漠的女人簇拥保护着。

  艾拉将车熄火以后,也快步跟上一群人,她总觉得叶微从餐厅出来以后情绪就不太对劲,现在俨然是一副要去吃人的模样。

  她跟上几人的同时,给傅景霆播去一个电话。

  那头很快就接了,艾拉也及时开口,“傅先生,夫人今天陪闫小姐用完午餐以后,让我送她来叶家。”

  “叶家?”

  “对,夫人的情绪似乎不太对,她说叶家可能出了事,让您安排的保镖全部贴身保护她。”

  傅景霆正在看季度报表的眼神瞬间就凝固住了,他狭长的眯起眼睛,“不要让夫人受伤,我一会就过来。”

  “好的,傅先生。”

  艾拉打完电话以后,几步跟到了叶微的身边。

  叶微走到叶家的雕花大门前,在后面的保镖伸手按了门铃,随即就有佣人过来开门,但是看到门口一众人的时候,佣人还是怔愣了一下。

  看着穿着黑压压的一群人,每个人的脸色都冷漠无比,像是机器人一样,而他们中间还站着三个女人,特别是穿米色及膝裙的女人,脸上挂着一副宽大的墨镜,长发披散在身后,表情冷然,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像是来找茬的。

  “你们是谁?有事吗?”

  叶微抬起头,“是我。”

  佣人愣了两秒,瞬间就认出了站在门口的人是叶微,“是大小姐啊,您怎么回来了?”

  叶微眯了眯眼睛,勾起红唇笑了笑,“你打算让我隔着门和你说我回来做什么?”

  佣人脸上立马露出抱歉的神色,这个大小姐虽然不住在叶家的庄园,也很少回来,但并不代表家里的佣人可以将她看轻。

  佣人立马开门让叶微一行人进来了,叶微也懒得和佣人多说,直接朝着屋子走去,她眼神冷冷的看着二楼的窗户,轻轻哼了一声。

  风扬起叶微的长发,她一步一步的走着,像是一个要去夺命的撒旦一般。

  而屋内的佣人也第一时间通知到梁美茹,叶微回来了。

  正在楼上卧室顺气的梁美茹听到这个消息,先是愣了一下,“她怎么回来了?”

  难道刚刚刘婶那个老家伙还是给叶微透了消息?

  佣人摇摇头,“不知道,大小姐还带了不少人回来,看起来……”

  梁美茹有些不耐烦,“看起来什么?”

  “看起来像是来找麻烦的。”

  梁美茹一听佣人这么说,简直都要气笑了,“她叶微多大的面子,还敢来找家里的麻烦?”

  说着,梁美茹把自己梳妆台上的东西一摔,“我倒要看看她这个黄毛丫头能把天掀了不成。”

  她气冲冲的站起来,刚刚被刘婶气得现在都没消气,叶微倒是找来了,刚走了两步,她突然顿住脚步,嘴角勾出一个阴狠的笑,“你去打电话叫笑笑回来,最好让她带上那个厉家的少东家,让叶微这个小贱人知道我们也是不好惹的。”

  佣人点头立马出去了,原本想要出去的梁美茹转念一想,叶微来家里找事,她还要出去迎接不成?这么想着,她又坐回了梳妆台面前,开始摆弄自己的指甲。

  楼下的佣人刚刚给叶笑打完电话,别墅的门就被从两侧推开了,她拿着电话一抬眼就看到了门口站着的美丽女人。

  而这个美丽女人自然就是叶微,她身边还簇拥了一群人,每一个看起来都特别的不好惹,脸上像是结了一成厚厚的冰一样。

  叶微扫视了一圈别墅里面,佣人都在各自忙碌,听到开门的声音就看了过来,她眼神暗了暗,没有看到刘婶。

  她眼神落在站在门口的两个佣人身上,两个佣人似乎是被一大群人给吓呆在原地,正怔怔的看着叶微。

  “怎么?都杵在门口不动,是不欢迎我进来?”

  她一开口,佣人立马认了出来,急忙侧身给叶微让出一条路,“大小姐。”

  叶微嗯了一声,走进别墅里面,取下了架在鼻梁上的墨镜,环视一圈以后,眼神落在了打电话那个佣人身上,她歪了歪头,下巴指了指,“过来。”

 文学

佣人有些心虚的看了眼刚挂掉的电话,悻悻的走向叶微,“大小姐,有事吗?”

  “去把庄园里所有人都叫到大厅来,我有事要问。”

  “好的。”

  佣人急忙离开去一个个通知,而叶微也在大厅的沙发里坐了下来,保镖训练有素的围在叶微身后,像是给她建立了一个坚强的堡垒一般。

  她抬头看着闫丽丽,“丽丽,坐吧,我可能会耽误一些时间,你要是想离开告诉我,我让艾拉送你回去。”

  闫丽丽在叶微的身边坐下来,“没事,微微,发生什么了啊?”

  叶微看着逐渐聚过来的佣人,低声回答闫丽丽的问题,“我也不清楚,不过问了就知道了。”

  不一会,别墅里的佣人都聚集在大厅,全部站到了叶微的面前。

  她大致看了每一个佣人,眼中平静得毫无波澜,又像是深处掀起了巨浪,沉吟了一会,叶微抬头问着所有人,“刘婶呢?”

  佣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没有给叶微答案,倒是有个佣人小声说着,“刘婶回家探亲了,昨天刚走。”

  叶微眼神中的温度又低下去一度,双唇轻轻一抿,抿出了笑弧,只是这个弧度只让人感受到彻骨的凉薄,“是么?”

  佣人有些心虚的低下头。

  看到佣人这个表情,结合上一世一些零碎的记忆和印象,叶微几乎可以确定刘婶一定是被软禁在叶家了。

  “艾拉。”叶微面无表情的喊着站在身旁的艾拉,“一楼左转第二间房,去看看有没有人。”

  那是刘婶的房间。

  佣人诧异的抬头,却刚好对上叶微含着碎冰的眼眸,吓得她肩头抖了抖,又再度低下头。

  艾拉很快就去而复返,“夫人,那间房是锁着的。”

  叶微有些不耐烦的扶额,果然和前世的记忆相差无几,她恍惚的记得,叶兆平在医院离世以后她也没见上一面,后来刘婶被辞退离开了叶家,还找过她一次,说了很多话,但是那时候的叶微什么都听不进去,还在怪刘婶不告诉自己叶兆平出事,害得自己没有见到爸爸最后一面。

  如今看来,桩桩件件,都是那么的可疑和蹊跷,她当初怎么就没有丝毫怀疑呢?

  她的愚钝和自傲,到底是害了多少人?

  既然是软禁,她是不可能找梁美茹要钥匙了,叶微抬起头,摆了摆手,“把锁撬了。”

  那个佣人慌乱的看向叶微,“大小姐……”

  “怎么?”叶微一记冷如刀子的眼神看过去,“我撬我家里的门,需要过问你的意见吗?”

  佣人又不敢说话了。

  艾拉在客厅找了件拿起来称手的东西,在手中颠了颠,又再度转身。

  叶微不说话,她身后的保镖更不会说话,而一众佣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出,她们也不明白平时根本看不到的大小姐,怎么就气势汹汹的回来了,甚至一副摆明了来找麻烦的样子。

  大厅内顿时就安静了下来,安静得似乎能听到旁边人浅浅的呼吸声,不一会传来了几声巨响,再过一会,艾拉就扶着哭红了眼睛,样子有些狼狈的刘婶出来。

  叶微眼神一滞,就从沙发里站了起来,秀气的眉毛紧紧的皱着,“刘婶,怎么弄成这副样子了?”

  刘婶看到叶微,心里激动得不行,眼泪如同开闸的水一般不停的往外涌,都将视线给模糊了,“微微,你可算回来了,你赶紧去看看先生吧,先生进医院好几天了。”

  叶微的心里一沉,果然……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会发生。

  “怎么回事?”叶微沉着声音问着,又猛然看到了刘婶脸上的红印,“您脸上怎么了?”

  “前几天先生突发疾病当天就被送去了医院,我本来想通知你的,但是姓梁那个女人将我关起来了。”

  刘婶说着,忍不住委屈哭起来,她在叶家忍受了梁美茹母女这么些年,心中的委屈早就利滚利的汇聚成了难以消散的一团。

  叶微抿着唇,俏丽的小脸上面无表情得厉害。

  “我爸在哪个医院?”

  刘婶流着泪摇头,“姓梁那个女人不知道把先生送到那里去了,微微,你一定得找你爸爸,现在梓柔的公司就落在那女人手里,那有梓柔一半的心血啊。”

  刘婶是看着章梓柔长大的,也是帮着她照顾叶微出生的,相比起友情,她早就是章梓柔心中的亲人了。

  若不是放不下对章梓柔的思念和对叶微的挂念,她早就跟着儿女去享福了,根本不会在叶家这么多年。

  叶微将刘婶扶到一边坐下,看刘婶哭得不能自己,闫丽丽急忙挪过去安慰。

  站在大厅之中沉吟了半响,叶微觉得自己的心中荒芜一片,像是一望无际的雪原,空白得厉害。

  她抬头看着天花板,轻笑一声,转头看向佣人,“梁美茹呢?”

  “夫人在楼上休息。”

  叶微退后一步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在一起,脸上已经冷得不能再冷,“叫她下来。”

  佣人有些犹豫的动了一下,看到叶微没什么表情的脸,还是转身走上了楼间。

  大厅里刘婶的啜泣声也渐渐低下来,叶微闭着眼像是在养神,但轻轻皱着的眉头让人完全能猜出她是在不耐烦的等人。

  佣人不一会就下来了,但是脸上写满了为难,有些唯唯诺诺的和叶微报告着,“大小姐,夫人说她在休息,不见任何人。”

  叶微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她红唇勾起一个讥诮的弧度,她抬手示意了一下身后的保镖,“既然在休息,想必是没什么力气下楼,你们去两个人,将她请下来。”

  顿了两秒,叶微又浅笑着缓缓道,“如果她实在是下不了楼,就给我抬下来。”

  此刻她脸上看起来是有笑弧的,但是丝毫没有笑意。

  叶微其实是个很爱笑的人,她的笑容也很有感染力,会让人感受到亲切,但当她冷漠下来的时候,无论是笑还是不笑,都同样让人感到刺骨的凉薄。

  身后的六个保镖自动去了两个,叶微又歪头看向艾拉,“艾拉,避免那女人在休息没穿衣服,你去将她裹严实了再请下来,不要脏了我的眼睛。”

本文标签:我对象那东西太大我都害怕

上一篇:拿女生一血是什么体验:吞下他的大东西

下一篇:好几个人把我带到没人的地方:蹂躏肉核到高潮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