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强奷绝色年轻女教师 班长穿白丝袜帮我自慰

2021-10-30 10:35:2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只怕已经跟劳恩达斯聊上了。

  刘星看到这一幕没有生气,而是坐在一旁淡笑看着。

  直到小不点聊的差不多了,他才将手伸了过去:“真是想不到啊!你现在跟劳恩老爷子都

只怕已经跟劳恩达斯聊上了。

  刘星看到这一幕没有生气,而是坐在一旁淡笑看着。

  直到小不点聊的差不多了,他才将手伸了过去:“真是想不到啊!你现在跟劳恩老爷子都有说不完的话了?”

  “才冒呢!他一口气问了窝好多问题,窝总不可能不回答吧?”小不点将手机递给了刘星,然后有些抱怨的回道。

  “是吗?那他都问了你啥?”刘星随口问道。

  “问舅舅啥时候回港岛,还有一些很深奥的问题,窝都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小不点擦了擦鼻子,然后如实回道。

  “哈哈……那你去洗涮吧!”刘星笑道。

  “嗯,舅舅再见。”小不点蹦蹦跳跳的跑了。

  王昆仑看着这一幕想说话,被刘星给制止了,然后拿起了手机:“喂……劳恩老爷子还在吗?”

  劳恩达斯:“在呢!我在电话里面都听到你跟小不点的对话了,是不是以为我之前在套小不点的话啊!”

  刘星:“有一点,不过我知道以您的性格,根本既不会这样做,所以这个念头在浮现出来后就打消了。”

  劳恩达斯:“哈哈哈……还是你了解我啊!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废话了,这么早打电话过来,主要是因为两件事情。”

  刘星:“您说。”

  劳恩达斯:“第一件事情,莫根财团于昨天下去六点左右宣布解体了,旗下的产业大部分由杜邦财团接手了,也就是说,现在的莫根财团跟杜邦财团合并成一个财团了。”

  刘星闻言错愕:“什么……”

  这对于他来说,可真是太出人意料了。

  因为一个财团的体量有多大,他这个重生者可是清楚的很。

  然而这样大体量的莫根财团,说解体就解体,说合并就合并。

  这事情看着就有些很不正常,而且一看就知道有人在幕后操控。

  要不然的话,只怕事情根本就不会有序的朝着这方面发展。

  劳恩达斯:“我说的都是真的,也就是说之前你跟我说对付这两个财团的计划,只怕要马上停止了,要不然接下来被动的可是我们。”

  这个,其实他要说的第二件事情。

  刘星:“不错,那您能告诉我,现在这两个财团合并后,这掌权人是谁吗?”

  劳恩达斯:“是一个名叫道夫斯基的e国人,其他信息我的人也正在收集中,到时候我在告诉你。”

  刘星闻言倒吸了一口冷气:“道夫斯基?还是e国人?”

  劳恩达斯:“怎么……你认识?”

  刘星:“不!不!我不认识,我只是感到奇怪,这杜邦财团跟莫根财团是隶属于m国的财团,怎么现在换了一个e国人为掌权人了,在我的印象中,这似乎根本就不可能。”

  其实真实的内幕是——

  这个道夫斯基在他重生前那可是太出名了。

  出名到他这个普通人都不得不知道他的名字。

  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道夫斯基可是导致e国分崩离析的几个推动人之一。

  劳恩达斯:“哈哈哈……这个你倒是想多了,像我的洛克菲勒财团,目前也有好几个股东是e国人啊!这么跟你说吧!赚钱是不分国界的,只要有共同的利益,那就什么事情都有可能。”

  刘星:“好吧!您说的很有道理,但现在咱们需要面临的问题是,以后的敌人是不是这个叫道夫斯基的人了?而且看他合并两个财团的手腕,只怕是一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

  劳恩达斯:“按照目前的局势来看,这个道夫斯基的确是咱们的敌人,但在这之前,我跟其他十几个财团已经偷偷的将莫根财团旗下公司、企业大部分股票都买下来了,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认为他还有资格作为我们的敌人吗?”

  刘星:“话可不要说的这样死,也许……两个财团合并成一个财团,正是应对旗下公司、企业股票被买下来的高招。”

  劳恩达斯:“你的意思是?”

  刘星:“我也是一种猜测,具体的原因说不上来,总之……你跟彼得他们要小心了,目前的局势变化对我们很不利,因为它已经不在我们的掌控之中了。”

  劳恩达斯:“好吧!那依你的意思,目前我们要停止打压这个合并后的杜邦财团了?”

  刘星:“那倒不用,你可以利用我八叔的事情为借口,先去试着挑衅一下,看看这个道夫斯基的反应,然后在做出相应的对策,不要忘记了,咱们现在跟十几个财团都是合作关系,这点换做谁来都会很忌惮。”

  劳恩达斯:“我懂了,不过我还是希望你早点回港岛,这样的局势没有你镇场,我们都有些顶不住啊!”

  刘星:“目前来说,回港岛是不可能的,但您可以随时打电话给我,让我出谋划策来解决一系列即将发生的事情,当然了,其实要想让这个道夫斯基老实,咱们最需要做的就是加快跟各大财团合作共赢的步伐,只要咱们报成了一团,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撼的动。”

  劳恩达斯:“好,那不说了,我这就找你说的去按照一切。”

  “嗯,再见。”刘星挂断了电话,看着窗外的景色陷入了沉思。

  一旁的王昆仑见状,悄悄的退出了卧室。

  毕竟他知道这个时候的刘星不能去打扰。

  ……

  早上九点左右。

  吃完了早餐的刘星,就跟唐馨儿商量起来了去怀乡镇需要准备的东西。

  对于他来说,因为十月一号就要结婚的缘故,这该有的礼心自然是不会少。

  然而唐馨儿的建议却是:“刘星哥,我爸妈还有弟妹现在都在湘绣苑小区定居了,这去怀乡镇也就是走走过场,跟其他的亲朋好友说一声我们结婚的事情,没有必要大搞排场铺张浪费的。”

  “可问题是,这次你爸妈还有弟妹都提前回到怀乡镇唐玉村了,按照他们的意思,这是想风风光光的把你给嫁出去,我这个做女婿的肯定是要遵循他们的意思了。”刘星笑着摊手回道。

  当然了。

  这其实也是他自己的意思。

  毕竟有钱了,不可能在像重生前那样给唐馨儿一个寒酸的婚礼。

  这只要祝福他跟唐馨儿的亲戚,那就必须将礼心请帖给送到。

  唐馨儿见刘星这样说,那是幸福的跟着笑了:“别拿好话来哄我,你可不是一个没有主见的女婿,其实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不想累到你,怀乡镇地方虽然偏僻,但结婚的一些习俗,却是繁琐的很,一切从简那才是最好的选择。”

  “是吗?那我一切都听媳妇的。”刘星打趣道。

  “别贫嘴了,瓜子、小不点还在门口看着呢!”唐馨儿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在左右看了一下后,连忙低头就跑进卧室里面换衣服去了。

  刘星看着笑了笑,见王昆仑、赵构、方斌等保安已经在门口集合了,当下转身就走了出去。

  “星伢子,你前往怀乡镇需要准备的东西,我跟你五婶都已经准备好了。”晒谷场上,刘德启笑呵呵的迎了上来:“不过你自己还得准备红包,需要准备多少个,这个你得问一下唐馨儿了。”

  “不用问她,我已经让赵构准备三千个红包了,到时候看到人就发,应该差不多。”刘星轻声回道。

  “那好吧!你当我之前的话没说。”刘德启被刘星财大气粗的话给呛到了,在摇头之余,带着身边的媳妇又去忙其他的事情去了。

  刘星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径直朝王昆仑所在的位置走去:“相关事宜都准备好了吗?”

  “嗯,一切准备就绪。”王昆仑点头回道。

 文学

“那就准备出发吧!”刘星朝路边的车队走去。

  “不用等馨儿了?”跟在后面的王昆仑有些诧异。

  “当然要等,但在车里面等更好一些。”刘星笑着回道。

  对于他来说,女孩子收拾打扮那可是很耗时间的,在门口等的话,那只怕会很不耐烦,这要是被看到,那多少有些不好,所以坐在车里面等,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懂了。”王昆仑点了点后,就分道扬镳去处理其他的事情去了。

  片刻后,他带着赵构来到了刘星所乘坐的小车旁:“刚刚长孙鹿给我打电话了,他说你八叔的事情已经处理妥当,但人却是被霍老的人给关起来了,问你要不要想办法捞出来。”

  “捞什么捞,霍老这其实是在帮助我八叔躲避麻烦呢!”刘星闻言长叹了一声:“长孙鹿也真是的,怎么连这点都猜不出来呢?”

  “不是,这个关起来,可不是暂时性的,据说……”说完这,王昆仑苦笑了一声:“据说是真的要坐牢,至少十年起步。”

  “啊?”刘星呆了呆,接着忍不住笑了:“那更加不用去管了,既然霍老连我八叔的面子都不给,那其他涉赌的人员,还有幕后的操控着,谁能逃过法律的制裁?”

  “你这话我怎么感觉不对啊?”王昆仑皱起了眉头。

  在他看来,要是换做以往的话,只怕刘星第一时间就会打电话去问霍老要人了,怎么现在他看着像幸灾乐祸呢?

  “哎呀!有什么不对的,说白了这是霍老在拿我八叔杀鸡儆猴,震慑其他的参赌人员,等事情过了后,你看着吧!我八叔肯定会放出来的,而且时间不会超过三个月。”刘星无奈的解释道。

  “这样啊!”王昆仑讪笑的抓了抓头。

  他这才知道,自己的这智商真的是不够用。

  “好了,不说这事情了,马上准备出发去怀乡镇。”刘星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唐馨儿牵着瓜子、小不点走过来了,当下连打开车门迎了上去:“至于跟长孙鹿的回复,就三个字,不要管。”

  “好。”王昆仑连忙拿出电话去照做了。

  一旁的赵构则是钻进了驾驶室,等刘星带着唐馨儿、小不点、瓜子有说有笑的坐上来后,开着就带头朝怀乡镇的方向驶去。

  跟着后面装有大量礼品的车队这时也缓缓的启动了。

  最后一辆在等了王昆仑几十秒,也追了上去。

  ……

  怀乡镇。

  因为离老屋村集市很近的缘故。

  这两年的经济发展那也是相当的迅速。

  从道路两旁那一栋栋漂亮的红砖房就可以看的出来。

  这让坐在车内的刘星很是欣慰,毕竟这要是放在重生前,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赵大哥,前面拐弯往右走才能通往唐玉村,你别走错了。”唐馨儿看着变化这样大的怀乡镇也是开心不已,见前方就是三岔路口,当下连提醒了一句。

  “好勒!”赵构闻言连点头。

  然后驾驶着车辆往右才行驶了一公里。

  突然间他就一脚急刹踩住了,差点让刘星一头撞在了车顶上。

  “怎么了?”刘星皱起了眉头。

  “你自己看?”赵构伸手指了指前方的道路。

  道路上,被一堵石块垒砌的高墙给堵住了,看周围草地上密集的脚印,只怕之前在这里闹过不小的事情。

  “不是,这可是通往唐玉村唯一的乡道啊!怎么能堵住呢?”刘星看到这一幕那是头疼的要死,在跟唐馨儿对望了一眼后,打开车门就走了出去。

  周围劳作的村民看到这一幕,一个个也从田地里围了过来。

  其中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大爷,因为前几年在集市上当过装卸工认识刘星的缘故,当下自来熟连解释道:“刘老板,这条路根本就不通车,你要是想去唐玉村的话,从之前那个三岔路口绕到花溪村才能行。”

  “不是,这好好的一条乡道,为什么堵上了?”刘星闻言心里面还是有些生气。

  老大爷轻叹了一声:“唉!一言难尽,总之就是市里面修路要拆掉唐家的祠堂,结果相关赔偿没有商量好,这不!唐家的后代就拿石块将这路给堵住了,这还只是开始,前面的大雾山那里,路不但被堵了,还有专人守在那里呢!”

  “这样啊!”刘星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唐馨儿:“这事情你为什么不跟说提前说一下,现在我们要是将车队倒退回去,那可是很不吉利的。”

  “我……我也不知道这回事啊!”唐馨儿急的都快要哭了。

  要是知道,之前哪会提醒赵构,带领着车队走这条路。

  “好了,好了,算我不会说话行了吧!”刘星看着这一幕直摇头,见王昆仑带着随车的几十个保安都下车过来了,当下转身迎了上去:“路被堵了,现在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派人去跟唐家的负责人商谈,要是倒回去的话,我这脸可就丢大了。”

  要不是去送聘礼。

  那其实根本就无所谓。

  毕竟谁也不知道这通往唐玉村的乡道会有这样的突发情况。

  但是现在,要他退回去那肯定是不可能。

  王昆仑自然是知道刘星的心思:“谈什么谈,咱们这么多人,直接把堵路的石块给推到清理的便是,要是有唐家人敢捣乱,直接将其控制起来了再说,我就不信了,他们敢在大白天乱来。”

  “这个……”刘星沉吟了一下:“也行,就照你说的去做,不过在这之前,先打电话给怀乡镇的镇长谢忠,问问他到底这是这么一回事。”

  “好!好!”王昆仑点了点头,拿出手机翻看了一下电话号码,然后拨打了过去。

  片刻后,电话通了。

  但没聊两句,王昆仑就挂断了:“刘星,怀乡镇办公室里的人说,谢忠知道你今天会来唐玉村,已经开车在来的路上了,兴许等个五六分钟就能看到他的人。”

  “那就等吧!”刘星皱起了眉头。

  毕竟不管怎么说,这谢忠跟他是老相识了。

  在一般的情况下,那是会给他排忧解难,顺利到达唐玉村的。

  “行!不过我可以事先将这堵在路上的高墙给拆了。”王昆仑说着,卷起衣袖带着身边的十几个保安就干了起来。

  这让围观看热闹的近百村民,一个个顿时炸开了锅。

  “我的天!这什么情况,连唐家垒砌的高墙都敢拆,这是在作死啊!”

  “没看到这车队的排场很大吗,谁在作死还说不定呢!”

  “我也觉得是这样,这个高个年轻人他可是老屋村集市百货大厦的老板,要对付唐家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错,不管怎么样,这唐家人将乡道堵住了就是不对!”

  “哈哈哈……这样说来,接下来有好戏看了。”

  “真是有些期待。”

  ……

  对于这些看热闹村民的议论声。

  刘星装作没有听到。

  而是拉着唐馨儿重新坐回了小车里面。

  正要好言相劝,让唐馨儿不要担心,谢忠那粗犷的声音传来:“刘星……你在那一辆车里面啊?”

  “我在这。”刘星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而下一秒,他整个人呆住了。

  几年不见的谢忠,满脸的络腮胡子居然全都白了。

  就是两鬓的头发,隐隐也有不少的白了。

  也就是说,这几年谢忠管理怀乡镇,这日子过的并不怎么样,要不然的话,绝对不可能在短短的几年时间老的这样快。

本文标签:强奷绝色年轻女教师

上一篇:撩起你的短裙就进入 宝宝你好会夹在车上

下一篇:半夜感觉有东西钻我身体里 他撞的她娇喘连连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