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按摩师让我喷水的过程 4P我被两个黑人包了一夜

2021-10-30 10:41:2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可这偏偏还就是事实。

  在去看房的路上,宁卫民是通过跟吕所长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大致搞明白这里面的情况。

  敢情私房政策,由于国家才刚放开很短的时间。

  所以为

可这偏偏还就是事实。

  在去看房的路上,宁卫民是通过跟吕所长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大致搞明白这里面的情况。

  敢情私房政策,由于国家才刚放开很短的时间。

  所以为严防私房主借房取利,管控措施难免有些过度。

  按照国家现行给房屋评价办法,指定的交易价格确实存在与市场的实际需求相悖的情况。

  城区房屋价格交易水平,比房屋实际建筑成本约低百分之五十以上。

  甚至连买方和房主达成共识,私下里多给房主些钱都不行。

  古语有云“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可见阅读能让人有所收获,能带来价值。

  宁卫民以自己的亲身体会,再次确认了这一点。

  还别看这份报纸仅仅提供给了他一个挣钱思路,但价值却不可限量。

  要知道,头一阵,他既然不打算再养鱼了,并不是没想过把孵化神仙鱼的法子卖掉。

  可问题是,花鸟鱼虫市场里全是小打小闹的业余小贩,真没有几个阔主儿啊。

  像古四儿,就算精明,有魄力的了。

  但实力却完全不入流。

  这小子连买他两窝儿鱼都费劲,为买方子能出的价码简直太可怜了,只愿意出区区一百块。

  哪怕这小子愿意再找俩哥们儿和他来一起合着买,每人都出一百块,又能有几个子儿?

  对他来说,实在是杯水车薪,没多大意思。

  而他要是再去找其他的鱼贩子,再多卖一手呢?

  倒不是不可以。

  可一是古四儿他们肯定惦记做垄断生意,多半知道了不乐意,怕是会上门找他麻烦。

  二是他也没法让别人相信他啊。

  古四儿是亲眼看见他弄出了鱼,才信服他的能耐,愿意出大钱来买。

  其他的人凭什么?

  谁都知道不见兔子不撒鹰。

  等他再养出一窝鱼来证明?

  忒麻烦了,不现实啊。

  更何况这养鱼的招儿本就是一层纸,捅破了实在没什么。

  古四儿他们如果想降低成本,那么打弄走方子起,人家自己就可以低价往外卖了。

  他向鱼贩子们兜售方子,还能快得过古四儿他们?

  所以这事儿怎么看都不打合适,他只琢磨了一下,就没再动过心思。

  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

  他完全可以效仿那位卖鹌鹑养殖技术的聪明人,通过传媒的广告,把买家的范围无限扩大化啊。

  那针对的就不是几个鱼贩子了,而是全国的鱼贩子,甚至是广大的养鱼爱好者。

  他这么干,也就等于是蹭了官媒的便车,走信息产业化的路线了。

  原本应该是一锤子买卖的死资源,一下子就盘活了。

  要知道,这年头,报刊的公信力可是超强啊。

  人们的思维存在一个盲区,往往认为刊物是国家办的,上面广告就可信。

  那从这里面到底能掏出多少真金白银来,已经成了不可限量的事儿了。

  不过话说回来,办法虽好,可真想实打实沾这个光儿,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因为这个年头,大家对广告还认识不一。

  在一家工厂和一个企业刊登广告都得再三斟酌的情况下。

  个人发布广告,而且是一个二十初头的小青年要发广告。

  绝对算是一件令人侧目的新鲜事儿。

  广告当然不能随便登,提供的广告内容在报社的广告部门必须通得过,这是一个前提。

  就冲宁卫民的年纪,就冲他刊登这样另类的广告内容。

  恐怕对方肯定多有顾虑,要通过审核没那么容易。

  其次,广告也得投对地方才行啊。

  全国性的刊物当然好。

  可大报对刊登这样的不上档次的广告大约没多少兴趣。

  小报估计没那么死板,而且价钱也可能便宜不少。

  但宁卫民同样不能因为这个,就随随便便瞎登一气。

  打个比方,像让他受到启发的那份《农业经济报》就绝对不行。

  因为别看农民对赚钱感兴趣,可缺乏知识和见识的思维意识决定了他们的层次。

  像吃穿用这样实惠的东西,他们能看得明白,很容易相信、接受。

  但是不会有那份闲情逸致去养鱼的,更不可能感受到其间蕴藏的财富价值。

  宁卫民如果真把钱投在这样的报纸上,估计很难有什么回报。

  这就是针对正确客户群投放广告的重要性。

  那么在什么样的刊物上投放广告,就是他必须慎重考虑和选择的事儿。

  没有合适的,宁可不投。

  再者说了,登广告的花费应该不会是小数。

  万一刊登广告要没有效果,这笔钱就打了水漂儿。

  所以还须得先打听清楚了费用标准,得把这笔代价控制在能承受得起的范围里才行。

  孙子兵法有云,“先虑败后虑胜”。

  只有先做好最坏的打算,再去争取最好的结果,才能安心施展、处变不惊……

  就这样,无论好的还是坏的,只要能想到的,宁卫民基本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思路逐渐成型后,便马上着手去做准备工作。

  毫无疑问,首先急需马上去办的,当然就是得设计好自己的广告内容,然后再去为广告寻找适合刊登的刊物啦。

  第一件事儿好说,宁卫民没耗费多少时间就弄好了。

  他深知销售知识没必要搞虚的悬的,广告词越简言意骇越好,显得越专业越好。

  便主要列了一些技术条目,把“种鱼挑选”、“相关设备”、“繁殖过程”、“孵化过程”、“环境准备”、“必要营养”、“特殊准备”这些内容要点当成了宣传重点。

  此外,再配以当前热播的美国电视剧《大西洋底来的人》的收视狂潮。

  放上一个“大西洋底来的鱼——五元出售神仙鱼繁育技术”的大标题。

  这就是一个满合格,颇能吸引人瞩目的广告噱头了。

  至于第二件事,可就要麻烦一些了。

  因为这年头咨询不便啊。

  就连报社、杂志社任职的人,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同行的存在。

  计划经济模式也在发挥作用,传媒行业根本没多少人真正关心发行量和相关统计。

  除非你邮局认识熟人,还得有点官职那种,否则根本没办法掌握现有发行刊物的大致情况。

  宁卫民唯一可行方法,也就是通过或买或借,尽量去收集身边能见到的刊物。

  然后再根据这些刊物刊登广告的具体状况,去分析、去选择。

  幸运的是,恰恰在这方面,他远比旁人幸运,先天就有很大的优势。

  因为这时候单位订的报纸和刊物都很多。

  重文门旅馆在邮局订的十几份不同报纸,每天早上,都是邮差按时送到前台这个“集散枢纽”来,然后再由前台的人分发各科室的。

  可别忘了,作为前台的新人,宁卫民当初上白班的时候,这也是他工作内容的一部分。

  他只要晚一点走,多等一等邮差,就能把单位订的这些报纸捋一遍。

  更何况康述德也是干收发室的。

  老爷子上白班的时候,也同样可以由着宁卫民去传达室里翻阅。

  而且京城玉雕厂作为千人大厂,订的报纸刊物更是多达数十份。

  除了常规的那些,还有不少是行业性的,以及不少职工为个人兴趣爱好订的,那覆盖范围就更广泛了。

  正是因为这意外的便利,宁卫民没怎么费劲,也没花任何成本。

  便很快圈定了自认为比较合适的目标,准备进一步去了解情况。

  不过连他自己都没有预料到,竟然会把所有的报纸都排除在外,选择的多半都是文艺性的杂志。

  这种行为如果被房管部门发现了,那不光要罚款,而且房产交易也会作废的。

  再加上一个租户难以腾退的问题,始终让人头疼难解。

  这就导致真正负责私房产权交易的房管所门口一片冷清。

 文学

光看胡同就已经如此了。

  当宁卫民的脚站在五号院门前,亲眼看到五号院那实实在在的大门口时候。

  他心里所产生的那份激动和兴奋,实则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为别的,除了因为想象和亲眼目睹的感受不一样之外。

  更重要的是,因为“坛宫”的工程,和古建队的专家接触久了,他已经粗通一些古建的知识了。

  比起原先初次走访马家花园时,毫无疑问,此时他能看懂的东西更多了。

  所以今天这一眼看去,他当场就无比清晰的感受到了这个院落门前,所显示出的皇家气度。

  要知道,在等级森严的王朝制度里,人和人之间,因为社会地位的不同存在有着巨大的差异。

  这在很大程度上也体现在了住宅上。

  大官高官就住大房子、好房子。

  一般官吏就住一般的房子。

  布衣平民自然就要住品质差、空间小的房子。

  早在明朝洪武年间就颁发了有关宅邸建造规制的法令。

  规定官民所建四合院不得造房九五间,即面阔九开间,进深五开间。

  因为九五之数为皇帝专用,官民不得与天子共享。

  四合院也不能建造歇山转角,重檐重拱,绘画藻井,朱红门窗,因为这些均为皇家宫殿即神堂庙宇专用,官民不得仿造。

  什么人就住什么房子,这是封建王朝一条不能逾越的清规戒律。

  即便是皇亲国戚,也一样不能随便建造房屋,必须严格按照皇家指定的规制行事。

  到了清代,相关建筑规制其实远比明代更为细致。

  因为清代的每个皇帝上台,都要亲自制定各级官吏及皇亲国戚宅院的建筑标准。

  诸如正房几间,厢房几间,房基多高,大门多大,涂什么颜色的油漆,砖瓦是什么质地,都有严格规矩的。

  甚至这种差别都不仅限于房屋的规模和格局上,许许多多配套辅助设施也有高下之别。

  如围墙、大门、门墩、影壁、甬道、游廊、庭院、上马石、下马石等等。

  像马家花园那纯粹是民国时候才造的特例。

  否则就冲占地七千五百平米的面积,就已经够杀头的过儿了。

  但即便如此,马家花园的大门还是老老实实用的是“蛮子门”。

  而且由于代表着朱门绣户特殊寓意的朱红色实在太过张扬。

  马家花园也未敢采用朱漆,照样用的是素油黑漆,朴实无华的商贾之色。

  解放之前,人们还是很在意这一点的。

  如果没有相应的家世,就胡搭乱盖,采用朱红色,那就是猪鼻子插大葱。

  比暴发户还要粗鄙肤浅,纯属哗众取宠。

  所以当年不但像马家这样的营造世家如此,其他的官吏和商贾,也都是如此继续遵循着相应的规则。

  朱红色在京城的胡同里一直以来并不泛滥,直至此时,还依然如此。

  而这,也就是宁卫民为什么一眼看去,就爱上这个院子的缘故。

  东四四条五号院,别看是偏院,只是个表示家境殷实的“如意门”的样式。

  别看因为岁月的侵蚀,院门的制式损毁挺严重,院门的漆色已经脱落,变得斑驳不堪。

  但门板的颜色确实朱红色的!

  而且门楼也极为讲究!

  中间起脊,里外有房檐,有着极为精美的砖雕,绝不同于民间制式。

  最关键的是,那足足七层的大条石高台阶,和分立大门两边的一棵老槐树,一棵老榆树,显得尤为的气派。

  这种由台阶垫起来的高度,让这个院子和整条胡同其他没有台阶的院门一下就区别开了。

  要知道,台阶比朱红色更能说明级别的问题。

  因为只有皇亲国戚和有爵位的勋贵之家,才有这种起高台阶的特权。

  这个五号院和三号院、一号院都是一样的,台阶足足高有两尺。

  这就是清宗室住宅的显著标志。

  这样的台阶高度,虽然低于王爵,却与贝勒、贝子是相同待遇了。

  辅国公以下的宅院都不可能追上这样的牌面。

  那想想看,能拥有这样的宅子,是一种什么样的福气啊!

  三十年之后,好些人都费尽心机,哭着喊着,不惜一切代价要嫁入豪门。

  有志气的人顶多也就敢说一句“我就是豪门”罢了。

  可豪门多了去了,这样的朱门绣户却着实难找啊!

  想到这样的宅院马上就要落在自己手里,宁卫民能不高兴嘛。

  他要是真长了尾巴的话,这个时候绝对能美得翘起来啦!

  只是懂与不懂真是两回子的事儿。

  眼瞅着宁卫民站在门口不走了,表情也因为上下打量四合院的门户,而不时的发出唏嘘之声。

  这反倒让那母女二人和吕所长都误会了。

  还以为他是嫌弃。

  老太太赶紧说,“您别嫌这房子旧啊,材料可都是实打实的东西。瓦都是用的筒瓦,不容易漏雨。屋里的地都是花砖漫地,房子绝对没有碎砖头和夹心墙。”

  大闺女也说,“不信您随便扣块墙皮看,连院墙都是整个灰砖砌的。要不您就跟住家打听打听。我们这院儿从来不招土鳖。要真是碎砖墙,那掺了土,哪儿能看不见土鳖呢?”

  吕所长想得更多了些,问“你嫌这台阶不方便吗?还是嫌院门窄啊?没关系,你喜欢什么样的拆了重盖呗。反正你也不差这点钱,你那收回来的俩院,不已经找人打算修缮了嘛。这与你还不是就手的事儿?大不了,我们给你派人弄弄,你给个工本费就行……”

  听听,这不是错把冯京当马凉了嘛。

  整个一猴吃麻花满拧啊!

  宁卫民不免有些哑然失笑,赶紧点头称是。

  “是是,好说,都好说,那咱里头走。”

  结果迈步刚上台阶,他就又愣住了。

  因为按照普通的四合院制式,院门通常都修在整个院子的东角之处。

  然后往往根据东厢房的山墙做个门内一字影壁,俗称座山影壁,这是最常见的情况。

  影壁是四合院大门内外重要的装饰墙,

  尽管实用功能不能与大门相提并论,但对于大户人家来说不可或缺。

  它不但可以美化大门入口处,还可以遮挡外人的视线,使得外面来人不能对院内景物一览无余,这在很大程度上保护了主人居住的私密性。

  那么很显然,直接凿刻在厢房山墙上的影壁,自然会借用山墙的墙体加墙帽做图饰。

  最大的好处就是非常经济实惠。

  然而这五号院的影壁却不是这样的。

  宁卫民看到的情形,居然是在山墙前面用砖独立砌出了一座独立的影壁,而且右侧还做有一道红门隔墙。

  且不说这影壁如何富丽堂皇,就这右侧的红门隔墙看着就太讲究了。

  那样式和左边的正式入口形成了呼应,既显得端庄对称,好似右边也有通道似的。

  同时在功能上还符合实际需要,可以用来储放,清扫大门口的各类工具。

  那真是妙极了,就冲这人性化设计的心思,就得让人挑大拇指啊。

  只可惜他的欣赏和关注,又引起了前面几人的讶异神色。

  母女二人和吕所长往前走了一段,不见宁卫民跟上。

  都不明所以,回过头来,均以看异类的眼神看着他。

  得嘞,为免于解释之苦,还是与光同尘吧。

  宁卫民赶紧一笑,假模三道的跺了跺脚,从而追上。

  就好像刚才是因为脚上踩了什么脏东西,他才驻足不前的。

  如此,那几位才算释然,继续引路向前。

本文标签:按摩师让我喷水的过程

上一篇:半夜感觉有东西钻我身体里 他撞的她娇喘连连

下一篇: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 新婚夜被老头破了处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