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猛烈撞击花径研磨|黑色蕾丝丝袜老师好紧好爽

2021-10-30 11:12:5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听着古小冬发飙的话语声,古家其他人,也纷纷发言。

  “就是!敢骂我们二小姐是小婊砸,你们回春堂全家都是小婊砸!”

  “滚,快滚!我们古家不欢迎回春堂的人!&

 听着古小冬发飙的话语声,古家其他人,也纷纷发言。

  “就是!敢骂我们二小姐是小婊砸,你们回春堂全家都是小婊砸!”

  “滚,快滚!我们古家不欢迎回春堂的人!”

  “哼,要战便战,我们古家,你们以为是好欺负的?”……

  看着古家人全都支持林天,林天只是淡淡一笑。

  而牧成则是暗暗叫好,佩服林天的激将能力简直高明至极。

  那韩天明,听古家人现在全都变了口气,暗暗叫苦:草他么,我难道中了林天的毒计吗?我刚才是怎么了?要是—古家彻底支持林天,我们回春堂可真的有麻烦!哎哎,我今天怎么了,怎么可以这么不理智呢?

  此刻的韩天明,真的有些后悔了!

  不过,事已至此,已经没有为了回头路,后悔也是没用的!

  韩天明便指着林天的鼻子尖,极其狰狞的说道:“好你个林天,你个臭沙比,我现在他么杀了你!我让你来楚州的第一天,便是你明年的祭日。”

  此刻,韩天明正要发飙,林天身后的牧成,却抢了先,冷喝一声:“韩天明,你的嘴巴简直比我的臭脚还要臭。敢辱骂我嫂子古媚,你已经是死罪了。现在,你居然敢臭骂我大哥。辱我大哥者,杀无赦!”

  牧成说话之间,“呼啦”一声,就朝韩天明冲去!

  这牧成的速度,只是比林天慢上那么一点点。

  当牧成快速冲刺的时候,还是身如残影,普通人根本看不清牧成的身影,只是感觉牧成像是一团黑影,瞬间就来到了韩天明的面前。

  牧成这速度,不仅震住了在场这些楚州大人物,还直接让韩天明也心惊不已。

  韩天明不仅是练家子,还是一位古武者。

  古武者,都是很厉害的存在。即便是那最低级的灵阶初期古武者,也绝对有实力一拳秒杀当今最厉害的国际泰拳拳王。

  所以,最低级的古武者,也是不可小视的存在。

  确切的说,即便是最低级的古武者,也是凡俗世界里面的王者,身价至少在一个亿左右!

  而回春堂,就有好几个古武者。

  虽然回春堂的古武者,都是最为低级的古武者,但他们的实力已经能在整个楚州横着走了。

  他们回春堂之所以能在楚州跟古家相提并论,就是因为他们拥有几个古武者,而不仅仅是回春堂有无数的高级名医。

  其中,这回春堂的少主韩天明就是低级古武者之一。

  此刻的古小冬,见牧成就要冲过去暴打韩天明,还是有些担心,提醒道:“牧成先生,你可要小心。这韩天明,擅长用毒,而且还是很厉害的古武者!”

  在场的古家人,此刻一片喧哗,纷纷提醒牧成要小心,毕竟古武者可是比世界拳王还要厉害无数倍的存在。

  确切的说,低级的古武者都有千钧之力,折断一根钢管之类的铁质物品,完全就像折断一根筷子那么轻松!

  一旦古武者突破了灵阶后期段位,碎金裂石都能毫不费力气!绝不是一般的学武人士能相提并论的!

  古武者在普通人眼里就是死亡的代名词!

  可是此刻的牧成,完全没有把韩天明当回事,冷声道:“好了,你们都不用替我担心了!我知道韩天明确实是古武者!不过他的实力瞒不过我,只在灵阶初期而已!”

  还别说,牧成的眼力就是毒,一下子就看出了韩天明的实力段位。

  韩天明见牧成来势汹汹,也不甘示弱,瞬间也是化为了一道残影,然后“乒乒砰砰”的就跟牧成恶战了起来。

  韩天明一边打,一边冷声道:“牧成,我也看出来了,你也是一个古武者。不过,你的实力并没有比我高,你秀什么优越感!”

  “哼!韩天明,也不是我骗你,我牧成的修为,早就突破灵阶中期,吊打你已经绰绰有余了!”

  牧成说完,继续跟韩天明恶战起来。

  二人的速度都是快如闪电,在场的人根本看不清楚。

  他们只是感觉有两团黑影不停的杀来杀去。二人战斗的时候,还会惊起无数劲风的暴鸣“哗哗哗”的响个不停。

  当二人打到了古家庄园的花圃里,立刻就看到无数的花草已经从地上被狂风卷飞到了空中,成为了两团不停回旋的草叶旋风。

  在场的人,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高手过招,此刻都看得目瞪口呆。这种画面,只有武侠剧和仙侠剧里面才有。

  不料,今天他们在现实之中算是见识到了!

  “古武者的战斗,就是非同凡响啊!”

  有个大嗓门,还直接这么高嚷了一句。

  很快,三十秒已经过去了,然而牧成并没有成功打败韩天明。

  空中,还立刻响起了韩天明有些得意的话语声:“哼,牧成,你不是吹你的修为直接比我搞一个等级吗?我还以为你多厉害呢,原来你也就这个吊样嘛。”

  而牧成,冷笑一声:“韩天明,你不要得意,击败你,就在这一招!”

  牧成话语刚落,突然加快了速度,已经成功闪到了韩天明的背后,接着高声叫呼了一声:“韩天明,你看哪里呢,我在你后面呢!”

  牧成话语未落,牧成立刻找准这个机会,朝着韩天明的菊花就是狠狠的一脚招呼了出去。

  “嗷!”

  此刻,只听得韩天明一声惨叫,身子果然飞了出去,然后跟一棵碗口大的树木相撞在了一起,直接把那棵小树撞得“咔擦”一声就直接拦腰折断了。

  大哥韩天明的身子,落在了草坪之上的时候,韩天明的身子像是一颗陨石,砸落下去就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不小的大坑来,大坑周围,可是土狼横飞。

  当韩天明的身子,躺在土坑里面的时候,无数回落的土块从他身子上面落了下来,可是撒了他一脸,样子显得十分的狼狈。

  不久前的韩天明,还穿着一身雪白色的正装。

  可是此刻,韩天明的雪白衣服已经被泥土弄脏,显得十分的狼狈,让韩天明气得只差吐血,口里还高声道:“尼玛,原来你真的有本事!算我小瞧你了。”

  “打得好!”

  “原来牧成先生是比韩天明还厉害的古武者。”

  “牛啊,林天先生身边的一个下人,都如此的厉害,足见林神医绝对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

  这一刻,不少的观众,见韩天明打赢了,都为牧成喝彩,手里不停的鼓掌,口里不停的嚷嚷。

  只是,韩天明可是灵阶初期的古武者,也不是脆皮!现在的韩天明,还没有伤及要害呢!

  呼!

  只见韩天明使劲甩掉脸上和头上的土渣子,立刻一个跳弹,身子又直立了起来。

  “哼,牧成,我实话告诉你吧,我爸爸说过了,我的实力,已经快要突破灵阶中期了。我的实力,跟你可算是半斤八两。然而,我还有绝招呢!现在,你就等着去死吧!”

  韩天明说完,手里立刻多出了五根银针!

  韩天明的这个小动作,瞒得过普通人的眼睛,却瞒不过林天的眼睛。

  林天不仅发现了韩天明想要用飞针偷袭牧成,还凭着超常的嗅觉,立刻就知道韩天明手里的银针可是沾有剧毒的毒针!

  “牧成,你要小心。这韩天明打不过你,他现在想要使用毒针了!”

  此刻,林天还朝着牧成提醒了一下!牧成听到了林天的话语,仔细一看,果然看到了韩天明的小动作,感激的看了林天一眼,口里说道:“谢谢天哥的提醒!当天,我酒喝得太多,被王大全那个垃圾给暗算了。今天,我牧成一定不会重蹈覆辙!”

  可是韩天明,却狰狞一笑:“哈哈哈,牧成,你不要吹牛!我们回春堂的毒王五针,还从来没有人躲得过!哼,看针!”

  此刻的韩天明,已经深知光凭战力,自己不可能打赢牧成,果断选择了飞针!

  嘶嘶!

  那银针虽小,但经韩天明的手飞出,立刻发出了“嘶嘶”的暴鸣声。而且,你飞针的水平,已经有了七成的火候,速度已经相当的快了。

  不到一秒钟,那五根毒针,分上中下三路,已经朝着牧成的三大还要处攻击而来。

  “哼!韩天明,你不要太自信了,现在我牧成就破了你的毒王五针!”牧成说完,立刻凝神定睛,然后折下旁边一棵柳树上的一根柳条,瞬间一甩那根柳条,柳条之上居然唰唰唰的舞出一片花朵来。

  当然,这种花朵,是柳条运行轨迹留下的花朵,不是普通的花朵。

  刷刷!

  这一刻,牧成一甩柳条,那柳条恍如皮鞭,朝着飞来的五根飞针抽打而去。

  那韩天明飞来的五根飞针虽然很细小,但牧成的柳条,还是很快就抽飞了四根毒针。

  可是那五根银针的位置不在同一水平线之上,而是从上中下三路进攻。牧成打掉了四根毒针,却没有能够打掉最后一根银针。最后这根银针,是朝着牧成的心脏刺来。

 文学

要是这根毒针刺中了牧成心脏外面的皮肤,那么那些毒针之上的剧毒很快就能渗透进牧成的心脏里面。

  若果发生这么可怕的一幕的话,牧成的性命可能有很大的危险。

  这一刻,就连牧成自己,也有些吓住了,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银针已经快要沾着他的衣服了。

  偏偏这时候的牧成,还不能用手去逮住那根银针。

  若是牧成用手去抓银针,以牧成的手段,此刻还是能轻松抓住这颗银针的。

  只是牧成一旦抓住这颗银针,牧成还是会中毒。

  “哈哈哈,牧成,你就吹牛吧!我看你简直就是继承了林天的吹牛本事!你刚才还说你能破得了我回春堂的独门针法——毒王五针呢!现在,我的银针一旦刺中你的心脏,

  你在三秒之中就会去面见阎王爷!”

  不远处的韩天明,还恶狠狠的说着这些话语。

  而古家人,听到了韩天明的话语,都明白牧成这一次可是凶多吉少,都是面色大变,暗暗为牧成捏了一把汗。

  呼!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林天却已经化为了一道残影,然后伸手就捉住了朝着牧成心脏飞去的毒针。

  当那根毒针,刚跟牧成衣服相接的那一刻,林天的大拇指和食指已经成功把那根毒针夹在了两根拇指之间。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愣住了,不仅震惊,还有懵逼的神情。

  他们之所以震惊,当然是因为林天的身手太快了。

  林天的速度到底有多快,他们一时间也说不清,只是他们明白林天的速度绝对比牧成的速度快。

  因为林天冲到牧成身边的时候,时间绝对没有一秒。

  他们之所以会懵逼,是因为他们对林天的行为感到了不解!

  林天自己也说了,韩天明的五根银针之上都有剧毒,一旦身体任何地方的肌肤沾到这些毒针,都可能中毒。

  此刻的林天,居然用自己的两根手指头,就这么抓住了那根沾有剧毒的银针。

  如果非要用手去抓毒针的话,牧成自己也办得到,但牧成绝对不敢用手去抓。

  偏偏这个时候,林天自己似乎不惧怕那银针之上的剧毒,就这么用手去抓住了那根毒针!

  这一刻,人们愣住了,也对林天担心极了。

  尤其是古媚,此刻见林天用手去抓毒针,可是急得眼圈一红,似乎就要流出泪水来,口里十分担心的说道:

  “天哥,你这是在做什么啊?你自己都知道银针有毒,你却用手去抓,你难道不怕这剧毒吗?”

  古一萍和古小冬,也对林天担心极了。

  古一萍担心林天,是因为他怕林天被毒死了,她就没有妹夫了,他爸爸的病也没有希望了。

  而古小冬,只是觉得要是林天死了,他爸爸的病可能又没有希望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对面的韩天明,还狂笑了一声:“哈哈哈,林天你就是只知道提醒别人,偏偏不懂自己应该怎么防范剧毒。我也承认,你刚才用手抓我毒针的身法都速度都是一流的水平,可以说是抓得相当的漂亮。但你的肌肤一旦沾到我们回春堂的独门剧毒,你是死定了!”

  在场的人,都觉得林天可能会被毒死,面色之上都出现了悲伤的神情。

  “哎,可惜了!这么一个好神医,就这么死在了剧毒之下。”

  “我可听说过,回春堂的剧毒,无人能破解,除非得到回春堂的解药!”……

  有天哥古家的人,还这么说起了起来。

  古媚听了他们的话语,更加的担心,眼里已经滚落了几颗晶莹闪亮的泪水。

  对古媚来说,不管林天是不是真心的喜欢她,她都不愿意看到林天去死。

  只有古媚自己明白,她这一生,还从来没有对谁动过心!直到现在,他终于有了一个心动的男子,这个男子却偏偏要中毒死亡了。

  不,我不能让他死!

  古媚这么想着,立刻把心一横,朝着韩天明高声道:“韩天明,你快交出解药。”

  韩天明一听,只觉得好笑,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有怨毒的坏笑。

  要是换做以前,古媚这么说话,韩天明一定会给她面子,然后装作一脸堆笑的个古媚说话。

  而现在,韩天明已经跟楚州古家彻底的撕破面子,便不会再给古媚的面子。

  此刻的韩天明,笑得直摇头:“古媚,你个小婊砸,刚才你还扬言就算不嫁给林天,也不会选择我呢!怎么现在你就开始求我了?实话给你说吧,已经晚了,我韩天明已经对你没有兴趣了,更不会给你解药的。”

  “你——!”气愤愤的古媚,此刻只是说出了这么一个字。

  而林天,用手捏着那根毒针,显得满不在乎,还淡淡的说道:“小媚,回来,不用求他。区区回春堂的毒药,还毒不到我林天。你不要忘记了,我林天可是青州的第一神医。要是我连区区的毒药都奈何不了,我还称什么神医?”

  什么?

  林神医不怕回春堂的毒药?

  天啊,这怎么可能!

  那对面的韩天明,更是笑得直摇头:“呵呵,蠢货,你真是蠢货!我爸爸说了,我们回春堂的毒药没有外人能够破解。”

  就在所有人都将信将疑的看着林天的时候,林天丢到了手里的银针,高高的举起了手,才说道:“我知道你们不相信我能抗毒!但你们自己仔细看吧!我的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根本没有异样,绝没有中毒。”

  林天的话语刚落,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林天的那两根手拇指聚焦而去!

  他们定睛仔细一看,发现林天的两根手指头,也确实没有异样。

  这些在场的人,不是医护人员,但他们也明白,一旦中毒,手指是会立刻变得漆黑起来的。

  “天啊,林神医就是厉害,居然真的能抗毒!”

  “牛牛牛,林神医就是林神医,可以直接无视回春堂的剧毒!”……

  即便是对面的韩天明,见了林天的两根手指头,而已是惊得一脸的错愕,脱口道:“不可能,怎么会这样?这天下间,还有人能无视我回春堂的剧毒?”

  而不远处的古媚,见林天没有中毒,心里立刻升腾起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

  刚才,她以为林天死定了,还想着向韩天明要解药。

  直到此刻,她才明白自己刚才所做的一切都是多余的。

  “太好了,天哥!”

  古媚这么说了一句话,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不顾别人怎么看她,直接朝着林天的怀抱就扑了过去。

  而林天,也没有躲闪,只是一手揽着古媚的娇躯,另一只手轻轻的擦去古媚眼圈边的泪水,还有些铁汉柔情的说道:“小媚,别为我担心,我林天不会这么脆弱的!”

  古媚听到林天说话这么轻柔,还身手替她擦去眼角边的泪水,可是幸福极了,嘴角边浮现了一些掩抑不住的笑容。

  其他人,见到这一幕,可是全都朝着林天投来一道道羡慕嫉妒恨的眼光。

  此刻的林天,一伸手就显露能抗毒的逆天神技,还揽着美人归,可是今天最大的成功人士,觉得值得他们崇拜。

  尤其是韩天明,此刻更是气得吐血。

  尽管此刻的韩天明,已经不在乎古媚了,但他也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头号敌人林天得到了古媚的心。

  对韩天明来说,就是——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你要是得到了,我一定会不弄死你的。

  气愤难平的韩天明,此刻还撕心裂肺的高喊了一声:“林天,不要再污染我的眼睛了!看针!”

  韩天明说完,瞬间再次朝着林天和古媚飞来了五根毒针。

  此刻的古媚,在林天的前面。要是林天抓不住这五根飞来的毒针,毒针一旦沾着古媚的娇躯,这古媚立刻就会丢了小命。

  于是,林天一抱把古媚从身前抱到了身后,才推开了古媚,冷笑一声:“韩天明啊韩天明,你居然在我林天这个使用飞针的宗师面前卖弄你那菜鸟一般的飞针技能?你这行为,就如同在班门弄斧,在关公面前耍大刀!”

  林天说完,眼疾手快,身形闪动,忽上忽下,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之内,就已经抓住了那五根飞来的毒针!

  “回去!”

  这一刻,只听到林天这么说了一声,再轻轻一晃衣袖,那五根毒针就瞬间转变了方向,朝着韩天明自己飞了过去。

  韩天明见林天的手法果然有宗师风范,还是不敢情敌,是连连躲闪。

  这时候的韩天明,身影闪动如同残影,已经成功避开了一根毒针,却没有避开林天的另外四针。

  那四颗飞针,全都不偏不倚的飞到了韩天明的脸上,让韩天明立刻就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

  呼!

  这一刻,林天已经出现在了韩天明的面前。

  擦擦擦!

  林天以疾风闪电的速度,很快封住了韩天明的几个穴道。

  要是林天不封住韩天明的这几个穴道,此刻的韩天明,可是已经就要嗝屁了!

  “好快的速度!好强!”

  韩天明的心里,还这么说着话语。不过,韩天明可是高级医师,当然知道刚才是林天救了他!

  但他不明白林天本是他的敌人,为何要救他!这也太不符合逻辑了。

本文标签:猛烈撞击花径研磨

上一篇:警察胯间沉甸甸的大卵蛋|娇妻去按摩房岀轨的小说

下一篇:我被几个男的玩爽到死|一夫三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