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好大嗯小浪货别夹好紧自己动|国产极品美女高潮无套

2021-10-30 11:36: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架起一座虹桥,由修习木系功法的修士利用坚固的藤蔓建成,成功连接了两个村庄。

  不过空中飞行妖兽似乎不太习惯这个藤桥的存在,时不时就要过来搞破坏。

  为了吓退飞行妖

架起一座虹桥,由修习木系功法的修士利用坚固的藤蔓建成,成功连接了两个村庄。

  不过空中飞行妖兽似乎不太习惯这个藤桥的存在,时不时就要过来搞破坏。

  为了吓退飞行妖兽,也不知道是谁出的主意,在桥上搭了个极其逼真的稻草人,身上还布了幻术,普通飞行妖兽远远看见,就不敢再靠近。

  冬日的村庄里,村民们在交换生们的指导下,干得热火朝天。

  暖和的临时食堂里,摆满了热腾腾的饭菜,只要干活的人,都能凭借一张由竹片绘制而成的粮票,进来打饭。

  有的村民勤快些,手里的粮票多,还能积攒起来,到临时小卖部里,换取一些基本生活用品,如香皂、毛巾、运动鞋、棉袜等物。

  这些零碎的东西,有些是交换生们从跨界商人那里低价换来的,有些是他们是自己带过来的,放在流民村里,算得上是稀罕物。

  九州的百姓没见过香皂,也没用过比羊毛还要柔软的毛巾,更不要说鞋袜了。

  为了能够换取这些物资,青年们干活十分卖力,只想为家里的女眷们换一双舒适的鞋,让她们暖和暖和。

  “上仙,换双棉袜。”

  一双黝黑的手,攥着十张饭票,小心翼翼的递到了柜台上。

  踩在板凳上,负责小卖部兑换的艾晴抬起头。

  来兑换的是个青年,亮晶晶的眼眸里闪着期盼的光,带着几分拘谨和恭敬。

  艾晴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忐忑的青年顿时松了一口气。

  艾晴接过青年的粮票,转身在货架上搬了一个纸盒子放在台面上。

  “选。”艾晴向来是能说一个字,绝不说两个字。

  好在青年早已经从同伴那打听过,知道面前这个仙子的古怪,并不在意,欣喜的在纸盒子里挑了一双粉红色的毛线袜,藏在怀里,宝贝似的捂着胸口,心满意足离开。

  路过门口,冷不丁又见到一位身着云鹤宗门派弟子服的女弟子,脚步一顿,急忙收敛飞扬的笑容,拱手行了一礼。

  “上仙。”

  女弟子微微一笑,将他扶起,抬步进了小卖部,并没有责怪他冲撞无礼。

  哪怕是已经深深体会过这一批上仙的与众不同,青年仍旧有些受宠若惊。

  他捂了捂胸口,是袜子传来的润软温暖,这样的好东西,以前他想都不敢想,可是现在,日子好像越来越有盼头了。

  想到家中妹妹穿上袜子的开心模样,青年埋头期待一笑,快步离开了小卖部。

  “选!”以为又有人来换袜子,艾晴头也不抬的把装袜子的纸盒子熟练往前一推。

  天气冷了,毛线袜很受村民们的欢迎,现在只剩下这最后几双袜子了。

  也不知道王舒月什么时候才回来,要是袜子卖断货,少了这个激励村民劳动的奖品,干活效率是会降低的。

  艾晴皱着小眉头,手指头绞着辫子,拆开又重新编,编上又拆开,很是忧愁。

  咦?

  柜台前的人怎么不说话?

  艾晴狐疑的抬起头,顿时惊了一跳。

  说曹操曹操到,王舒月居然回来啦!

  “怎么就你一个人,战风他们人呢?”王舒月轻轻敲了敲柜台,好奇问道。

  刚刚她在村里转了一圈,都没见到战风那几道熟悉的身影,这一下子全不见,是去办什么大事了吗?

  艾晴还有点懵,不过她习惯了面无表情,不管心里多惊讶,面上神色始终是淡淡的。

  顿了两秒,艾晴才指了指东面,简短的说:“东余村出煤,有妖兽,打怪去了。”

  “哈?”王舒月惊讶的挑了挑眉,“还真出煤矿了?”

  艾晴点头。

  王舒月了然的点点头,摸了摸孩子的小脑袋,叮嘱道:“那你继续看家,我去看看,乖哦。”

  说罢,闪身就没了踪迹。

  却没看到小姑娘委屈巴巴的撅了撅嘴,哼了一声。

  这些大人就知道把小孩子留下来,看不起谁呢,讨厌!

  ......

  王舒月赶到东余村,这里果然聚集了很多交换生。

  战风、龙若轩、柏青风、欧克勤、三省,连生儿都在。

  一伙人,加上高远等东余村几个青壮年,全都坐在山脚下的空地上,一个个都像是刚去林子里钻了一趟似的,衣衫凌乱,满头热汗。

  难道怪物已经打完了?

  王舒月从空中悄悄落下,正准备走上空地去,就听见一声含羞带怯的“南宫上仙”,女人的直觉令她脚步一顿,眼睛立马朝发声处撇了过去。

  只见一个身着素色棉服,头上梳着双环髻,十四五岁年纪的小姑娘,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手里挎着一个篮子,埋头红着双颊,小步走到了盘膝休息的三省身旁。

  她弯下腰,放下篮子,从里面端了一碗热汤,羞涩又隐含着欢喜,递到他面前。

  “上仙与那妖兽缠斗许久,辛苦了,喝碗汤茶暖暖身子吧。”

  小姑娘生得一双大大的杏眼,皮肤比不得娇养的小姐们细腻白皙,但那股青春朝气扑面而来,颇有几分亮眼。

  调息中的少年缓缓睁开眼,黑眸亮如星。

  小姑娘微微抬头,忽然触及少年投来的目光,两朵飞霞浮现,眼波潋滟,心如鹿撞,慌得把头埋得更低了。

  “谢谢。”淡漠又疏离的轻轻颔首,三省接下了小姑娘递来的汤茶,意思意思浅抿了一口,就放下了。

  小姑娘瞥见自己精心调制的汤茶就这样被随意放在一旁,不免有些黯然。

  “彩妹,给哥哥一碗啊!”高远大哥刚出汗的身子被冷风吹得一哆嗦,憨笑着催促妹妹。

  东余村的青年们也都巴巴望着。

  高远怕小妹一个人忙不过来,起身上前去帮忙,高彩妹这才从黯然中回过神来。

  “二哥。”

  “这边交给我吧,你把汤分给大哥他们。”高远笑着说道。

  高彩妹乖顺颔首,拿起另外一个汤蛊和几个碗,回头飞快瞥了眼又合上眼睛打坐调息的俊美仙人,这才朝大哥那边走去。

  却不想,刚要给大哥几人倒汤茶,忽然听见身后传来生儿惊喜的一声:“师父!”

  高彩妹好奇回头,就见一身着云鹤宗弟子服的明丽女子,笑着从山下走了上来。

  她正想着这又是哪一位上仙,原本闭目调息的俊美少年骤然睁开眼,转头朝山下看去。

  女子朝他挥了挥手,“我回来啦!”

  少年惊喜起身,笑着迎了上去。

  那灿烂如花的笑颜,只看得高彩妹惊诧至极,心里还泛起一股说不出来的酸涩。

  如此矜贵的人物,竟为这女子展开笑颜,他们的关系很不一般吗?

  “师叔!”三省难掩欢喜。

  生儿也扑了上来,“师父,我好想你啊~”

  王舒月好笑的揉了揉小徒弟的脑袋,看着他那黑乎乎的小脸蛋,疑惑问:

  “你也进去跟他们打妖兽了?”

  生儿自豪的点点头,“对啊,师公教了我新的法术,打得那些妖兽抱头鼠窜,生儿现在可厉害了!”

  王舒月没想到他还真进去了,生儿才多大点,就与妖兽作战?

  三省见她望来,怕她介意自己的自作主张,忙解释道:

  “妖兽等级不高,我见没什么危险,加之这也是次难得的历练机会,就私自带生儿进去了。”

  面上的灿烂笑容压了下去,清润的黑眸忐忑的望着她。

  王舒月点点头,冲他感激一笑,“你想得比我周到。”

  再看生儿那兴奋的小模样,显然也收获不少,又真诚的补了声:“谢谢你三省,辛苦了。”

  “不辛苦。”三省语气微沉,他不喜欢师叔对自己这么客气,就好像他是个外人一样。

  “王舒月,你还记得回来啊!我以为你回了繁华大都市,都不想回来了呢。”柏青风等人迎了上来,笑着调侃道。

  王舒月白了她一眼,“就你话多。”

  “东西都?”龙若轩试探着问,眼里是压不住的激动。

  战风亦然,两人都巴巴等着王舒月的物资,好一展拳脚,自她回去开始,每天都是度日如年。

  面对众人炙热的目光,王舒月重重点了点头,拍了拍腰间的储物袋,“都妥了!”

  “对了,艾晴说发现了煤矿,怎么回事?”

  柏青风等人看向三省,这件事是他先发现的。

  高远站在空地上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王舒月等人上来,又见他们似乎要在原地长谈的样子,忙唤道:

  “王师叔,上来坐下说吧,喝口热茶去去寒。”

  空地上燃着火堆,也有坐位,比山道上更宽敞。

  王舒月点点头,随同三省等人来到了空地上。

  高彩妹站在火堆旁,见到王舒月被簇拥着走过来,拘谨的微垂着头,又忍不住多看她几眼。

  女子的容貌算不上绝色,但却能让人眼前一亮,因为她身上那自信的气质,挺直的脊背,坚定的目光,都为她清秀的容貌增添了许多光彩。

  这种光彩,是生长封建等级压迫下,农女出身的高彩妹需要仰望的存在。

  “这位是?”

  王舒月问起高远,目光随之落到了高彩妹身上。

  那一瞬,高彩妹顿时升起一种自惭形愧之感,只将头埋得更低了。

  高远忙唤了一声小妹,示意她上前见礼,解释道:

  “王师叔,这是我家小妹,高彩妹。”

  小姑娘忐忑走到王舒月身前,半蹲侧身行了一礼,“高彩妹见过上仙。”

  “你好,王舒月。”王舒月伸出手,扶起她,又抱拳回了一礼。

  高彩妹微诧,还有上仙同凡人回礼的?

  不过也只是愣怔片刻,很快就回过神来,转身倒了一碗汤茶,递给王舒月。

  “上仙请用茶。”

  王舒月爽快接过,虽然汤茶味道喝不惯,但秉承着礼貌的原则,喝了大半碗才把碗还给高彩妹。

  “谢谢。”

  高彩妹腼腆一笑,“上仙客气了。”

  三省指了自己座位旁边,示意王舒月过来,施法扫开尘土,细心的铺上蒲团,才请王舒月坐下。

  这样的细微体贴举动,柏青风等人早已经见怪不怪,他们都是人精,虽然两个正主从没说过,但也能够看得出来,两人关系不一般。

  但到底是怎么样的不一般,还有待考证。

  高彩妹却看得愣了一瞬,低垂的眉眼里,越发黯淡。

  云端上的人只有和他一样住在云上的人才能相配,她这样落在凡间田地里的土丫头,怎敢妄想?

  高彩妹心里苦涩,可目光却忍不住在那两人之间反复流连,瞥见女子看向少年时那清澈坦然的目光,心里一颤,难不成不是她想的那样?

  高家兄弟全部心神都在王舒月等人的交谈上,根本没注意到小妹这辗转忐忑的心绪,只听着战风等人说起电力发电厂的事,心头火热。

  “依照上仙之言,倘若有那什么......煤石,就能有电了?”高远压抑着心里的激动,尽量保持镇定。

  可那睁大的眼,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激动。

  旁边几个东余村青年听不懂这什么煤啊电的,但他们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村里发现的那黑黝黝的矿石,能带来大用处。

  有大用处的东西,定然是值钱货,这好处要是能分给村里的村民们,那日子岂不是有奔头了?

  想到这些,青年人们眼里的光炙热得能将人融化。

  战风淡定起身,答道:“高远你说得没错,只要有煤,电就能通起来,所有材料王舒月那都准备齐全了,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你们东余村是否要加入?”

  “到时候通电能通到咱们村里吗?”高远立马追问。

  旁边青年还在问:“啥是电?电能干啥?”

  高远想告诉他们电能干的事多了去了,但现在明显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就算说了,从没接触过科技文明的村民们也听不懂。

  “上仙,您说要怎么做,只要能给咱们村通上电,让我们做什么都行。”高远期盼道。

  旁边几个同村青年虽然一脸茫然,但和高远关系好,见他这么说,也跟着表态。

  “上仙只管吩咐!”他们笑着道,浑身都是干劲。

  王舒月却想起了东余村里那群族老,给战风使了个眼色。

 文学

战风会意,开口说:“村内还有族老祠堂,你们几个说了能算数?”

  几个青年村民当即一愣,只顾着瞎高兴,竟忘了这茬!

  高远神色同样一凝,兄弟两个面面相觑,想起那些族老的恶心操作,一腔热血顿时被浇个透心凉。

  可好不容易谋来的生路就要这样放弃了吗?

  高远不甘心!

  战风眉头微挑,他要的就是这个不甘心。

  王舒月知道该自己出场了,走上前来,叹道:“新时代新机遇,老一辈的人跟不上时代潮流,年轻人就该顶上,与其在这唉声叹气,不如行动起来,去争取自己想要的。”

  一句话,醍醐灌顶,高远眼睛一亮,忽然抬起头来,握紧拳头,坚定道:

  “诸位上仙,这事一定能成,东余村一定会加入!”

  “好!”王舒月鼓励道:“那我们回去等你的好消息,希望到时候这东面三个村庄都能打通,加入现代化建设中去!”

  “嗯!”高远重重点头,不管如何,他一定不会错过这次改变命运的机会。

  王舒月抱了抱拳,“那我们就先走了。”

  “恭送上仙。”高远等人恭敬目送王舒月几人御剑离开,内心前所未有的坚定。

  回去的路上,王舒月忍不住提醒了一下跟在身旁的少年,“早恋可不好哦,你现在要以修炼为主。”

  三省一怔,早恋?谁早恋?师叔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等他想明白,说这话的人已经飞远了,独留下三省和懵懂的生儿两人,大眼瞪小眼。

  三省:“你师父此话何意?”

  生儿:“兴许是督促师公好好修行的意思。”

  三省:“是这样吗?”

  生儿:“定然是的!”

  三省: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算了,不想了,回去就闭关几天证明自己的态度。

  ......

  回到流民村,拿到材料的战风连同龙若轩等人,立马出门征召人手去了。

  因为不管是火电厂的搭建,还是电线的铺设,都需要大量人手。

  两个流民村里,就算加上还能行动的老人和女人,也才不到三千号劳动力,还远远不够。

  一日,云鹤宗附属村庄要向现代化新农村看齐的消息,不知怎么传到了其他九宗门内。

  “真的假的?云鹤宗交换生们胆子这么大?敢和这边的老古董们叫板?”

  “什么叫板啊,人家这肯定是经过云鹤宗宗主同意了才这么干的。”

  “哇,那云鹤宗宗主的觉悟很高啊,思想境界可比咱们宗门里那些老古董高多了。”

  “嘘!小点声。”

  “哎,不如咱们也去试试?在这地方要电没电,要网没网,我都快无聊疯了。”

  各宗交换生们心动了,于是纷纷尝试,提出想要建设附属村庄的事。

  结果,上下一片震怒,御音宗掌门陆远游甚至出来放话,谁要搞那些歪门邪道,荒废修行,不务正业,就从他御音宗里滚出去!

  得,这一下,各宗交换生们火热的心,拔凉拔凉的。

  有弟子忍不住好奇,偷偷摸摸来到云鹤宗山脚瞄了一眼,这片小小的土地上,村民和云鹤宗的交换生们,正忙得热火朝天,一副欣欣向荣之象。

  哪怕干活又累又苦,可当人民拿到自己用劳动力换来的食物时,双眼里却含着希望之光。

  再看那一溜砖瓦房,还有那正在工作的大型混凝土搅拌机,以及正在铺设的电线杆,偷看的弟子震惊了。

  他以为,云鹤宗的交换生们可能只是口号喊得响亮,真正能做出一点水泥马路、土砖房、挖点排水沟什么的也就够了。

  万万没想到,他们居然要发电办厂!

  瞧那地上的一条条整齐沟壑,那里头铺的是光缆没错吧?

  他们难不成还准备建立网络?

  原本还想怂恿自家宗门也搞个现代化新农村的弟子深受震撼了,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等人的格局可能不太够。

  随便一估算,云鹤宗这个新农村项目的投入资金就是个可怕的数字。

  他们这些交换生大多家境不错,可再不错,也没办法从家里拿出来这么多钱搞这种在长辈眼里“不务正业”的事。

  看来这云鹤宗里的交换生,各个深藏不露呀。

  偷看弟子一颗火热的心死了,但又没完全死。

  “咦?那牌子上写的什么?”

  偷看弟子往前凑了凑,怕被发现,还贴了一张隐匿符箓。

  所幸周围都是忙碌的普通劳工,并没有人发现他的存在。

  凑近一看,立在村口的铁皮牌子上写着“招工”两个大字。

  【招工:年龄不限,男女不限,修为不限,能吃苦耐劳即可,工酬面谈】

  偷看弟子眼睛刷的一亮,迸射出耀眼的光芒,既然模仿不了,那就加入他们!

  想到这,再也等不住,立马显出身形,一把抓过身旁忙碌的劳工激动问:

  “我来应聘,应该往哪走?”

  劳工吓得不轻,还以为是有妖邪入侵,慌得手里的锄头都掉了下来,差点砸到旁边同伴的脚。

  幸好,抬头一看,是个人,还穿着其他门派的弟子服。

  忙碌中的劳工们都停下来看着他,那弟子也不慌,又问了一遍该往那去。

  被他抓住的劳工结结巴巴回道:“往、往左,再、再往右,看到一间挂着【行政大厅】的房子,在里头找王舒月上仙即可。”

  后面没那么慌,劳工说话也流畅了。

  弟子把王上仙这个名字在嘴里默念两遍,确定记住了,松开劳工道了一声谢谢,忐忑又期待的寻了过去。

  流民村还在建设中,加上冬日里下了几场飘雪,天气转暖,积雪消融,地面一片泥泞。

  但这弟子知道,这只是短暂的,很快,这泥泞的地面就会变成宽敞的水泥道,而他将参与其中。

  “行政大厅......应该就是这里了。”

  还未踏进这间只有一层,但层高足有五米的混凝土建筑中,嗡嗡嗡的机器发动声就先一步传入耳中。

  是柴油发电机的声音!

  这里有电!

  果不然,踏入大厅,璀璨的水晶吊灯绚丽夺目,铺就白色大理石的地板亮得能映出人的影子。

  并且,入门的地毯是符箓和毛毯的结合,自带除尘效果,外面的尘土根本无法沾染这间高端的现代化接待大厅。

  王舒月正坐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输入各种数据,小小一台电脑里,把控着整个小镇建设的一切收支数据。

  柏青风几人各自负责一个区域,忙得不可开交,就连艾晴这个小孩子都避免不了被拉劳力,守着小卖部、食堂两个重要地点。

  还有三省,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闭关去了,闭关前还给她留言:师叔,三省会好好修行的。

  王舒月一头雾水,这时候跑路,小伙子你良心不痛吗?

  不过想起年轻人上交的大额启动资金,王舒月又觉得,给金主爸爸放点假也是可以的。

  就是苦了她,一边把控全局,一边处理各种数据,还得带娃、养鲛人,忙到天昏地暗,还没有一分钱工资,淦!

  “师父!”蹲在大厅角落里,同装在瓶子里的风兮一起吃糖豆的生儿忽然唤了一声。

  王舒月眼睛盯着电脑,手上敲着键盘,头也不抬的提醒:

  “糖豆吃完了办公室里的橱柜还有,生儿乖一点,一边玩去,师父在忙。”

  三省要是在这,不知道会不会对王舒月这种敷衍的带徒弟方式感到痛心疾首。

  “糖豆还有,啊不是......师父,有人来了!”

  有人?

  王舒月一面盯着电脑一面均出一点余光往窗口外撇了一眼。

  一个身着御兽宗弟子服的年轻短发男子走了进来,一看那头发,王舒月心里就有数了。

  是个交换生。

  不过其他宗门的交换生来这干什么?

  落在键盘上的手指点了保存和备份的快捷键,这是王舒月的习惯,数据丢失麻烦巨大,必须慎重对待。

  保存好数据,王舒月这才完全用正眼看着窗口外的交换生。

  “我来应聘的。”

  对方开口比她还快。

  王舒月挑了挑眉,这是好事啊!

  现在人手紧缺,绝不能把这送上门的劳力放走咯。

  王舒月“啪”的拿出招工岗位选择表,拍在窗台上,“请先填下表。”

  “好。”年轻人坐了下来,王舒月礼貌又不过分热情的送上签字笔。

  拿到签字笔那一瞬间,年轻人明显楞了一下,想来是在这边毛笔用习惯了,突然拿到家乡的笔,有点小惊喜。

  王舒月扫了眼他写下的资料,姓名李仙芝,性别男,年龄二十三,本科学历,修为练气大圆满。

  “人才啊!”王舒月在心里赞叹道。

  “生儿,给小哥哥倒杯水来!”人才不能怠慢,王舒月扭头冲大厅角落喊了一声。

  生儿“哦”的应了,忙把糖豆放下,撇下琉璃瓶里的风兮,一个箭步冲到茶水机旁。

  熟练的拿起一次性水杯,打了满满一杯灵泉煮的灵茶水,小心翼翼的捧到李仙芝面前。

  “哥哥喝茶。”

  “谢谢。”李仙芝冲这机灵的小男孩笑了笑,接过茶水喝了一口就放下了,把填好的资料递给王舒月。

  “这样就可以了吗?”他试探着问。

  王舒月好笑道:“你不问问工资待遇吗?”

  李仙芝心想着,没钱也要加入,爷就是玩儿!

  不过面上不显,还是顺着王舒月的话,问了下工资待遇。

  王舒月微微一笑,摁下一个按钮,敞亮的大厅内,忽然亮起一副3d投影图。

  她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抽开红外线手灯,往投影图角落上一指,“就是这。”

  “现在我们这里有个人才保证计划,李仙芝你的条件完全符合,所以只要你在我们东方神龙村里干满一年,经过行政会的评估,达标后,就可以获得一栋临街的两层小楼。”

  “带铺面的哦,上下加起来一百多平。”王舒月笑着补充道。

  所以,她们这里是没有工资的,因为......没钱发了,只能尽量画饼白嫖这样子。

  可李仙芝不知道内情,他一进来就被这生产力落后里的一间现代化大厅给震住了。

  再加上外面铺设的光缆、电线等物,下意识就觉得王舒月这波人,财力雄厚。

  所以,当听到王舒月给出的报酬是一套两层小楼,还带铺面的之后,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这可是房产,那不比灵石值钱多了?

  “成交!”李仙芝豪气万千,在雇佣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王舒月盖好章,把合同递给他,“你看方便的话,现在我就让我徒弟带你出去熟悉一下工作环境怎么样?”

  “哦对了!”差点忘记问他会干啥了。

  王舒月试探问:“你有什么擅长的吗?记账、管理、行政,或者是销售之类的,都可以。”

  如果会记账那就最好了!王舒月在心中恶狠狠的补充道。

  她现在一个人处理数据,一闭眼脑子里全是数字,濒临疯魔。

  王舒月的目光实在过于火热,李仙芝无由来一阵心虚。

  因为他......啥也不会!

  王舒月不信,“年轻人别谦虚,大胆说出来,三百六十行,总有一行你在行。”

  李仙芝怕刚到手的合同被收回,绞尽脑汁想了一下,加入他小学三年级上过的绘画补习班也算的话,那么他......

  “我会点美术,不过是抽象派。”尽量用最有底气的语气,说出了最没底气的话。

  “不过......”

  王舒月脸色沉下来之前,李仙芝又忽然道:“我身边还有很多符合你们需求的人,要不你看......”

  王舒月抬手,已经不需要李仙芝说下去,她果断甩出一沓招工表。

  “你不用说了,我准了,把这些表填满,这就是你的第一项工作。”

  王舒月欣慰的拍拍李仙芝消瘦的肩膀,“我等你好消息。”

  李仙芝:“......”这也行?

  王舒月在投影图上大方的画了一个饼......啊不对,是一个圆圈,真诚道:

  “这块区域,就是我们专门为人才而准备的。”

  李仙芝浑身的血液沸腾了,“王会长,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说着,一口干了生儿端来的灵茶,拿着一沓招工表,意气风发,脚踩飞行器,往宗门而去。

  这样的好消息,一定要抢在其他宗门之前,传给自家御兽宗的师兄弟姐妹们!

  目送年轻人离开,王舒月面上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我就喜欢这样充满干劲的年轻人。”

  角落里啃糖豆的风兮嗤笑着,又是一个被王舒月忽悠瘸的愚蠢人类。

  不过......画大饼的确是一门高深的法术,可以记下来。

本文标签:好大嗯小浪货别夹好紧自己动

上一篇:我一挺你一叫|我探进了姪女的秘密花园

下一篇:两个男按摩师吃我奶|男人吃醋后晚上办了我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