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下面快速变湿的方法:和妈妈坐公交车最后一排

2021-10-30 14:22:0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凌霁非常诚恳的看着江心蕊与她道歉。

他是认真的,也是真的想道歉的,有些时候,凌霁一直都觉得自己能屈能伸,如果不能的话,也不会想办法把江心蕊请来。

“我知道你

凌霁非常诚恳的看着江心蕊与她道歉。

    他是认真的,也是真的想道歉的,有些时候,凌霁一直都觉得自己能屈能伸,如果不能的话,也不会想办法把江心蕊请来。

    “我知道你肯定不耐烦我说这些的,但我想你既然已经来了,那就是想知道我想说什么,我又对你有什么用,如果我现在就离开这里,可能会被发现,况且还是白天,所以才会请柳叔去找你,也让柳叔咬牙坚持一会,我没有办法的,因为我现在不敢相信别人……”

    “江心蕊,我请你来是为什么,想必在路上的时候,柳叔与你说了不少,但看你的样子你更多疑惑了,我目的其实说来也简单,我不想走,也不能走,我不甘心,所以我想跟着你,就像那个山魅跟着你一样,我愿意做你的清风鬼侍,永生永世跟着你,但你要帮我报仇!”

    凌霁是真的知道江心蕊不耐烦,只是他必须把前因说一下,在他看来,江心蕊到底是一个女孩子,用他的过去,或许可以感化她一点。

    而凌霁也不希望能感动江心蕊多少,有一点点就够了,再加上他的筹码,他们是可以交换的,况且算起来,他才是吃亏的那一个。

    说完这些,凌霁这样瞪着眼睛看着江心蕊,眼下的泪痣在有些模糊的身体状态下,没有变的模糊,反倒是更加醒目。

    这是江心蕊对眼前凌霁最大的印象,不然她真的快看不清楚凌霄的样子,毕竟以前也没有怎么正眼看过他,现在又搞这些?算计风家,还要跟着她?真的觉得她是冷心薄情之人?

    “凌霁,你在耍我!你跟你的管家,让觉得自己我一早上在浪费时间,我不知道你在搞什么,也不想知道了。”

    “你还是等着冥界来收你的魂吧。”

    江心蕊说完转身就走,她不想跟陪他玩了。

    凌霁也真的没想到江心蕊会是这个反应?这怎么跟正常的女孩子不一样?不过想想也对,正常的女孩子见到他,哪有过冷眼相待?谁不叫他一声霁哥哥?就算做了家主,威严提高,女人缘也没降低过啊,在江心蕊的身上,他总是感觉到莫名其妙的挫败!

    虽然凌霁这样想着,但嘴上却是没有停的,出声喊道:“那你就不想知道崔建清去哪里了吗?”

 文学

崔家的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江心蕊若是不想知道的话,她又怎么会到这来?只是没想到这个世界总是会给她奇妙的境遇?

    “你会无偿的告诉我吗?说你的条件吧,一早上把我请来,不是让我听你的过去有多悲惨吧?”

    “恕我直言,对于你的过去,我从来没觉得你哪里悲惨,不如你的人,比比皆是,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所以直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说一下,让我觉得有用的东西,我的时间不想继续浪费在你的身上了。”

    江心蕊直接自己找了把椅子,坐下,看着凌霁,语气直接,都这个时候了,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主要也是不想跟凌霁继续耗下去。

    自从带着炽凤离开十里春风,表面上说的是什么,为了让母亲放心,她有在改变,真的想接纳这个世界,变得有血有肉,有感情,事实证明,江心蕊也的确变了许多,哪怕是她不说,但在很多时候,江心蕊会感觉到心痛,与不忍,不像以前一样觉得无所谓,只是这一点点的不忍,不足以让江心蕊付出什么。

    可是让江心蕊觉得心中郁闷难散的是这一段时间发生的变化,她以为的是平安无事,风平浪静,但实际上早就是凶潮暗涌……

    甚至让她完全摸不到方向,江心蕊的心里真的有点急了。

    只是她很好的隐藏了起来,从炽凤不在身边,江心蕊以为自己会做事更加放心,完全没有压力与后顾之忧,毕竟炽凤如果出事了,伤害真的太大了。

    想到炽凤,再看眼前的凌霁,江心蕊就有些莫名的心烦气躁,神色不耐的已经很明显了。

    凌霁是那种凌家大哥的感觉,但那是在别人眼里,在江心蕊看来,凌霁与炽凤有一些相像,这个相像并不是什么长得像兄弟,而是都长着一张弱不禁风的面相,实际上呢?也有一些实力不是很强的样子……

    “崔家的事,不急!你想对付的人,不是一时半刻能对付的了的,我们需要好好研究,那人没有露出脸,速度很快……”

    “我也可以向你保证,崔家的事,我会全都告诉你,但你要先答应我说的事,其实这件事情,你不吃亏的,多了一个我这样的鬼侍,很多事情别人做不了,但我都可以做,甚至可以随叫随到,绝对不存在背叛。”

    “而我的能力你也是知道的,我可不像某些易碎的娃娃,需要你的保护,我是可以保护你的!”

    凌霁自然是看出了江心蕊的不耐烦,但今天无论如何,凌霁也不能叫江心蕊离开,她是他所有的赌注。

    如果不是事出有急,他也不会选择一个曾经的敌人,只是就算给了凌霁很长的时间去选择,凌霁最后还是会选择江心蕊。

    江心蕊是唯一一个谁都可以得罪,但又能全身而退的人。

    说到底,凌霁看重的还是江心蕊身后的人……

    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

    “你凭什么觉得我需要你的保护?

本文标签:下面快速变湿的方法

上一篇:我要让你哭着喊着好大:在火车和少妇做爰了

下一篇:我的3p真实经历自述:三个搞你一个好不好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