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妈妈的那里实在太|乖乖含着不准流出来h

2021-11-01 08:59:4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往年腊月他穿一件厚棉衣加件外套就可以了,可这才十月底就穿上了大毛衣裳。不然这风吹在身上,冷得让他打哆嗦。

  刘大壮蹙着眉头说道:“你说得不错,今年确实冷得有些邪

往年腊月他穿一件厚棉衣加件外套就可以了,可这才十月底就穿上了大毛衣裳。不然这风吹在身上,冷得让他打哆嗦。

  刘大壮蹙着眉头说道:“你说得不错,今年确实冷得有些邪乎。也幸亏郡主早就发放了御寒的衣物,不然军士们身体好也扛不住这鬼天气。”

  楚瑛让人准备的棉衣棉鞋棉被等御寒的东西,用的都是新布跟新棉花,非常的保暖。

  曹诺点头道:“咱们的人有郡主管着不愁,可怜那些百姓没人管。”

  许多百姓反都吃不饱,哪还有钱置办御寒的被褥衣服。今年冷得这么邪乎,这个冬天肯定又要冻死许多人了。

  刘大壮有些惆怅地说道:“我有时候,真希望郡主将地方上的那些王八蛋都宰了,这样老百姓还能过上安宁日子过。”

  以前他们为了让底下的将士过好也是绞尽脑汁,自从跟了郡主日子就好过起来了。而军中那些战死的将士,郡主也会妥善安排其家人。不像以前,士兵战死发一笔抚恤金就不管了。跟了郡主,死他们都不怕了,反正死了家人也能过好。

  曹诺摇摇头道:“你说起来容易,上次郡主杀了孙哲差点将自己赔进去,要再有动作朝中那些大臣不会放过她的。”

  刘大壮没说话,但心里却不得劲。

  就在这个时候,曹诺的心腹走进来说道:“大人,我刚才看到总兵大人急匆匆地出去了。瞧总兵大人凝重的神情,怕是出了大事。”

  刘大壮立即叫了亲随过来,让他去打探消息。没一会两人就知道是程巡抚派人来请郡主过去,至于是什么事暂时没打探到。

  楚瑛快马加鞭敢到巡抚衙门,不过等与程广平进了书房并没急着询问,而是喝了一杯热茶才开口:“袁州叛乱,带头的人是谁,做什么的?”

  她急匆匆地赶过来其实是做给人看的,并不是真为叛乱着急。毕竟她是江西总兵,叛乱匪乱这些都是她的责任。

  程广平说道:“带头的人叫秦寒,他的义父亲是个老秀才叫秦光义。林不韦发公文要收御寒税,那秦老秀才看不过眼跑去跟他理论,林不韦不仅没改变主意还将秦秀才打了二十大板。那秦光义都五十多岁的人了,二十板子下去,抬到家就咽气了。”

  楚瑛没有说话。林不韦是一个月前发公文说要收御寒税,这事她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但并没插手。今年特别冷,不到十一月就下雪,这样寒冷的天老百姓本就难熬,官府再收税简直是雪上加霜。只是军政分家,地方官员再胡作非人按照规矩她都不能插手。

  当然,楚瑛才不管那些破规矩,她没插手是需要一个出兵的理由。林不韦逼迫太过,老百姓活不下去势必会反抗,这样她出兵有名了。

  程广平见楚瑛没说话,继续说道:“官差为了将御寒税收上来,一个月内打死了十六个人。秦寒是袁州镰刀帮的帮主,他要为秦光义报仇雪恨就煽动这些老百姓反了朝廷。他先买通了城门的官兵,然后趁夜摸进城内闯进知府衙门。也是林不韦命大,他当晚并没在府中,而是去了万花楼找老相好了,第二日又逃出了袁州城。”

  只是逃出了袁州城也没用,被郡主盯上一样没活路的。

  楚瑛脸上很平静:“然后呢?”

  程广平说道:“秦寒将知府衙门占了后打开官仓,将里面的粮食发放给城中的穷苦百姓,抢掠的金银珠宝也按照众人的功劳大小分配。”

  楚瑛有些诧异地问道:“官仓内还有粮食?”

  就这些硕鼠的德性,官仓内该是空空如也才对。

  程广平说道:“有的,不过都是陈年老米,而且也只有三分之一的数量。秦寒这一举动收买了人心,让城中的百姓都拥护他。”

  楚瑛陷入了深思之中。

  程广平拱手说道:“郡主,还请你立即出兵平叛。再这样下去,我怕他将整个袁州的百姓都鼓动了。”

  楚瑛点头说道:“我会亲自带兵去平叛的。”

  出了巡抚府,楚瑛就回了淮王府。她将袁州城叛乱的事说了下,说完后楚瑛道:“父王,我觉得这咱们可以好好利用这件事。”

  “你说。”

  楚瑛的意思是让淮王派人将她带兵去平叛的事告诉秦寒。然后秦寒带着一群心腹跑路,不是跑去深山躲藏,而是跑到下面的县去。这样楚瑛就能带着兵马一直追捕他,而在追捕的过程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处理那些贪官污吏。

  淮王看着她,久久没有说话。

  “父王,你盯着我看做什么,难道你觉得这主意不错?”

  淮王摇头道:“没有,我觉得你这主意好,只是我没想到我儿竟变得如此有计谋了。”

  楚瑛苦笑一声道:“我这不是没办法吗?我要抓那些贪官总得有个让人无法反驳的理由,这样也能应付皇帝跟京中那些官员。不然皇帝一道圣旨下来让我去京城怎么办?这样干是麻烦了点,但只要结果是好的就行。”

  “这计策只能适应于袁州,其他地方准备办?”

  “父王,我已经掌握了下面所有州府的情况了,也在各地都安插了人。借着这股风,我要将那些个害群之马都揪出来。”

  洪城下辖一共有十二个州府,其中有两个州下半年换了新知府,还有三个知府算是有良知的人。水至清则无鱼,也不能将所有人都杀光,只要这三人愿意将所得的不义之财跟田地上交就不动手了。

  淮王虽然想楚瑛早些掌控藩地,但真到了这一刻他又有些犹豫:“阿瑛,步子迈得太大了,我怕咱们摔倒爬不起来。”

  这点楚瑛还真不担心,她说道:“父王,不管做什么都有风险。我也不想冒进,但你看看朝廷现在这样子,我真担心哪日大楚就亡了。父王,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淮王叹息一声,说道:“都听你的。”

 文学

楚瑛带了两万五千兵马去袁州,其中六千是她的亲兵营。虽然手底下有五万多兵马,但只有亲兵营一万人马才最得她信任。

  秦寒得了消息,在楚瑛他们赶到袁州的前两日就跑了。楚瑛派人分成十队人马去追捕他们,自己留守袁州。

  袁州知府听闻洪城来人平叛,立即现身。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一到衙门就被抓了,哪怕他表明身份也被五花大绑起来。

  看到楚瑛坐在上头,袁州知府大声喊道:“大人,我是袁州知府林不韦啊!将军,我不是反贼。”

  楚瑛看着他,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听闻你制定了个御寒税,朝廷什么时候发了个公文让你征御寒税了?”

  秦寒搜刮了知府衙门,只搜到了三万多两银子。有句老话说得好,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不用特意去贪污的三年就能敛十万两银子,像林不韦这种贪得无厌的,十个三万亮都不止。这些钱,楚瑛都要他吐出来。

  林不韦脸色微变,不过很快就道:“大人,官府没钱衙差都没过冬的御寒的衣物,下官无奈只能征税了。”

  楚瑛不愿意跟他废话,朝着站在一旁的福叔道:“林知府这些日子在外头肯定过得不好,福叔你带他下去歇息吧!”

  福叔明白他的意思,躬身道:“是,郡主。”

  一个半时辰,福叔将一份厚厚的供词交给楚瑛道:“郡主,林不韦都都交代了,全在这儿。”

  楚瑛认真地看了这份供词,然后提笔在上面圈了二十多个名字,叫来了胡高:“将这些人都抓来交给福叔。”

  这次是有备而来,军中会审讯的人以及福叔带的那些徒弟全都带来了。其中,福叔带的那六个徒弟手艺事最好的。

  这二十多个人有六个被秦寒杀了,剩下的以为逃过一劫没想到官兵来了还将他们抓了。

  这些人里没一个熬过酷刑,将自己做过的事全都招了,而就他们犯下的罪砍三次头都不够。

  这次查抄到的钱财并不多,二十多家合起来才八十多万两银子,这其实也跟楚瑛之前干的事有关。为避免被抄个干净,像林不韦将贪得的钱一部分送回老家,一部分放钱庄里,然后留一部分在家里。其他人也都一样,弄到的不义之财存了许多地方。

  不过这些人为了保命将藏起来的钱财都吐出来,又追回两百八十多万两银子,这其中大头都是来城中的几个富商。这几家仗着官府的势肆意抬高物价,并且暗地里还做了见不得人的勾当,都是死有余辜的东西。

  看着放在桌子上的银票,楚瑛说道:“莫怪有些人喜欢打家劫舍,不用费心思来钱还快。”

  像她这两次大动作,除去给皇帝的那三百万都弄到千万的银子。而跟户部要个几万两银子,嘴皮都磨破了还最多给一半。

  贾峰提醒道:“郡主,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还是得让老百姓稳定下来,有源源不断的税收才好。”

  楚瑛闻言转过头,看着他笑道:“看来这段时间让你看书还是有成效的。放心,我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她想要掌控藩地先得赢得民心,老百姓支持了,将士们为着家人以及前程也会坚定不移地站在她这边了。

  楚瑛早让人将各个州府的情况都摸了一遍,知道袁州知府贪得无厌,但知州相对是个好的。所以她让知州暂代了知府一职,拨了十万两银子,还将没收来的一半粮食交给他,让他拿去救济活不下去的百姓。熬过了这个冬天,等开春就能活下去了。

  楚瑛看着这知州道:“这些东西,你要一样不少地发放到老百姓手中。若让我知道你贪了一文钱,我就砍了你的脑袋。”

  知州姓张,他承诺会将银子跟粮食发放道百姓手中,不过他有顾虑:“郡主,袁州辖下有十一个县,这钱跟粮食远远不够。”

  “下面的县镇不用你操心,我自有安排。”

  张知州也就不再多言,立即去安排了。从知府到主簿被抓了八个,衙门的官员被抓了三分之二了。剩下的人要干所有的活,工作量剧增。

  将州府的事安排好,楚瑛又带了亲兵去了问题最严重的百里县。这个县就厉害了,从上到下没一个官吏是干净的。

  楚瑛将县令县丞主簿等人都抓了以后,福叔有些头疼地问道:“郡主,县城之中的事务无人处理,现在该怎么办?”

  楚瑛早就想到这个问题了,她将亲兵营中的两个百户逮出来,暂代县令跟县丞处理这些公务,然后再从衙门寻了三个不愿与知府同流合污辞了差的小吏协助他们。

  这两个百户一听楚瑛要自己暂代县令县丞之职处理公务,直接给楚瑛跪了:“郡主,下官哪懂这些东西。郡主,你就绕过我们吧!”

  楚瑛说道:“不会就学,谁也不是生下来就会的。我以前还不会带兵打仗,现在不也管着这么多人。现在是冬天,断案跟耕种税收这些都不用管,你们只需做好三件事,第一救济那些无法过冬的贫苦百姓;第二清查县城百姓人数跟田亩数;第三,维持县城稳定。”

  其中一个姓毛的百户喊道:“郡主是下凡的仙女,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哪能跟郡主比。郡主,这事我们真干不来。”

  楚瑛笑骂道:“少给我戴高帽,好好干好这份差事。若是干不好,你们也别回来了。”

  也幸亏楚瑛逼他们识字,两年下来军中的将领基本都能看会写了。若不然楚瑛想让他们暂代县令之职都不行。

  两个人瞬间就变成了苦瓜脸。

  秦寒逃窜到了南安府,楚瑛带兵追到南安府,然后南安府的贪官官员就遭了殃。

  因为楚瑛这骚操作,吓得隔壁的吉州知府直接跑路。不过官员不能擅自离开任上,这次楚瑛都不用甩出他的罪证直接将人抓了。

  楚瑛这次又抄了很多家,但罪魁祸首只要老实将不义之财都上交,她只杀草菅人命罪大恶极的。不过若是拒不将家财上交,像林不韦不将送回老家的钱要回来楚瑛不仅对他用了剐刑,还将一家子老小都进了监狱;而像南安知府等人老实将所有家财上交,没用刑就将同伙供出来,楚锦连他都没杀。

  也是她的这一举动,后面被抓的那些官员就是不为自己,为家人也都老实将家财都上交了。毕竟家人要死光了,钱财藏起来也是便宜别人.

本文标签:妈妈的那里实在太

上一篇:bl绑床头贯穿哭|山村女娃小嫩H

下一篇:他疯一样的撞着我|不带套3p真实经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