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别急今天妈是你的慢慢上(邻居新婚少妇真紧)最新章节列表

2021-11-01 09:10:4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老婆。”电话那头响起江政轩低沉的,饱含思念的声音。

  苏婧雯眼里的泪水一下就滑落出来。

  “老公,你都关机好几天了?你没事吧?”苏婧雯紧张的问

“老婆。”电话那头响起江政轩低沉的,饱含思念的声音。

  苏婧雯眼里的泪水一下就滑落出来。

  “老公,你都关机好几天了?你没事吧?”苏婧雯紧张的问。

  江政轩浅笑:“我没事,老婆,你别担心。”

  话音刚落,琳娜就走了进来。

  “政轩,我的父亲要见你。”

  江政轩转身,向她点头。

  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的女人的声音,苏婧雯的心里阵阵发紧。

  这声音很熟悉,似乎是琳娜的声音。

  “老公,我刚才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怎么回事?”

  江政轩和她解释了一遍,才得知是琳娜救了他一命。

  “老婆,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好,你快点回来。”

  挂了电话后,苏婧雯随即拨通了江老爷子的电话,告诉他们江政轩的情况。

  *

  自从联系上江政轩,苏婧雯的心情好了很多,在工作上有了拼劲,做什么事都有了能量。

  下班以后,苏婧雯收拾东西准备走人。

  她下楼走到门口,却看到李乐秉出现在她的眼前。

  她脸上的笑容瞬间凝滞,胃里立马翻涌了起来。

  苏婧雯加快脚步,想尽快离开这里。

  李乐秉挡住了她的去路,紧接着,他抓着她的胳膊。

  她立马甩开他的手,不悦道:“你别碰我!走开!”

  “雯雯,你别这样好吗?”

  “我不想理你,请你离开。”

  李乐秉抿了抿唇,他的神色慢慢变得严肃了起来。

  “雯雯,我今天是来想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你的丈夫已经出轨了!”

  听到他的这句话,苏婧雯停下了脚步。

  她回头冷漠地看着李乐秉,“你是来挑拨我和我丈夫的关系吧!我不会相信你。”

  话音刚落,他拿起手机打开了相册,将相册里的照片翻出来给她看。

  一张刺眼的照片映入她的眼底。

  照片里,一个男人躺在床上抱着一个女人一起玩自拍。

  苏婧雯不敢相信,照片里的男人是江政轩,另外一个女人是琳娜!

  她揉了揉眼睛,仔细再看一遍。

  照片的人看上去确实是江政轩和琳娜。

  李乐秉接着说:“你老公背着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他不值得你喜欢,雯雯,离开他吧,回到我的身边。”

  李乐秉的话犹如一个炸弹,轰然地炸开,炸的她头晕目眩。

  “雯雯,你老公有钱有权势有颜值,他怎么会甘心吊死在一颗树上呢。

  那么多漂亮的女人围着他转,他怎么不会心动呢?

  他要是看上了其他女人,迟早会和你离婚。”

  苏婧雯缓缓抚上心口,嘴角噙着冷笑:“这些照片是假的,我不会相信你!李乐秉,你一次次骗我!现在你还挑拨我和江政轩的关系,你就这么见不得我幸福吗?你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李乐秉冷冷一笑,“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你可以亲自去一趟机场看看,今天晚上八点,二号国际接机口,江政轩会和琳娜一起回国,雯雯,他们之间的关系很不一般,信不信由你了。”

  李乐秉的这句话狠狠敲在了她的心里。苏婧雯咬紧牙,心紧紧的揪着。

  李乐秉锐利的眸眼微微眯着,他一眼就看出了她脸上的焦虑。

  之前,他找了个PS高手,偷梁换柱,将江政轩和琳娜的头像ps在一对情侣身上。

  ps合成的图完全没有痕迹,一般人看了都会信以为真。

  他还通过关系去查看了江政轩的私人航班,发现他和琳娜是同一个航班。

  “雯雯,我不多说了,你要是想通了,可以来找我。”

  说完,李乐秉离开了她的视线。

  另一边,苏曼彤站在附近正死死地盯着两人。

  苏曼彤露出一抹怨毒,双手紧握着,掌心都已经被自己掐出了痕迹却还毫无知觉。

  *

  夜晚,C市机场。

  苏婧雯提前到了机场,她站在机场接机口附近守着。

  没过多久江政轩就出现了。

  而他身边的女人,真的是琳娜,跟在他身后的人是陈助理。

  他和琳娜道别,琳娜很不舍,她转过身去抱他,抱着他紧紧的。

  苏婧雯看到这一幕,瞳孔微微一缩,她的心被狠狠地绞了一下。

  江政轩本想着要推开她,可是,他想到这个女人之前救了他一命,还安排了保镖保护他们,他不能这么做。

  “政轩哥哥,其实我很喜欢你,我要是能早点遇到你就好了,只可惜你已经结婚了。”琳娜哭的梨花带雨。

  下一瞬,琳娜抬起头踮起脚,遂不及防的朝他的薄唇上亲上了。

  一旁的陈助理立即瞪大眼睛,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总算是亲到了自己喜欢的男人,她心满意足的放开了他,即将和他道别。

  醋意和气愤涌上心头,这女人主动亲她家的老公,她是不能忍受的。

  苏婧雯立即走了过去,走到琳娜的面前,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

  琳娜被扇了一巴掌后,她立马露出楚楚可怜的模样,当着江政轩的面哭了出来。

  苏婧雯冷笑了一声,便生气的转身跑开。

  “雯雯。”江政轩立即追了上去。

  泪眼汪汪的琳娜看着他去追苏婧雯,心里顿然的升起满满的怒意。

  “雯雯。”江政轩一边喊,一边追妻。

  机场的人太多,苏婧雯一下子就消失在人群中,已然找不到她的身影。

  江政轩心里很焦急,他立即打电话给她,电话那头一直无人接听。

  他再次拨打她的电话时,苏婧雯就关机了。

  *

  苏婧雯坐地铁去了其他地方。

  泪水打湿了她的眼眶,想起他和琳娜亲密的照片,以及他和琳娜在机场相拥的那一幕,她的心里无比的难受。

  出了地铁站,她漫无目的走在陌生的路上。

  然而,她没发现苏曼彤正在偷偷的跟踪她。

  看着她没落的背影,苏曼彤两眼发着邪光。

  这时,她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男人的电话。

  “喂,是我,你帮我毁一个人的容貌,事成了我会给你三倍的钱。”

  电话那头的人立马答应了,苏曼彤把定位和照片发了过去,电话那头的男人立马行动。

  苏婧雯走在路上,在拐弯的时候碰见了许久不见的徐程。

  徐程看上去胖了一点,人也变壮了很多。

  见到苏婧雯,徐程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高兴的和她打招呼。

  “雯雯,好久不见,既然在这里碰到你了。”

  “好久不见。”

  徐程看到她的眼睛红红的,情绪很低落的样子,他关心问,“你怎么了?”

  苏婧雯勉强挤出微笑,“我没事。”

  “你一个人在这里逛街吗?”徐程问。

  “嗯,我随便逛逛。”

  “那我陪你一起逛逛吧。”

  “好。”

  路上,徐程讲一些幽默的段子哄她开心,她听了之后笑了,心情也好了很多,没有再想江政轩的事情。

  两人一起在路上闲逛,在路上又碰见了张雪薇。

  “亲爱的,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你了!咱两真有缘分啊!”张雪薇笑着说道。

  话音刚落,她瞄了一眼苏婧雯身边的陌生男人。

  “雯雯,请问这位是?”

  “姗姗,这位是我的好朋友徐程!”

  “嗯,你好。”张雪薇微笑的和他打招呼。

  “你好。”

  三人在路上有说有笑,一路逛进了商场。

  而另一边,苏曼彤从包里拿出黑色的口罩,她戴上口罩,继续鬼鬼祟祟地跟踪她们附近。

  张雪薇在一家品牌店看中了一条裙子,她拿着衣服去试衣间试了衣服,裙子的尺寸小了,她根本穿不了。

  于是,她直接拿这条裙子塞给了苏婧雯,“亲爱的,这裙子真好看,可惜我现在胖了穿不了,你可以试试看。”

  苏婧雯拿着她给的裙子看了看,这条裙子的款式确实不错。

  苏婧雯拿着白色的裙子进了试衣间,等她穿着那条白裙出来后,张雪薇和徐程都被她惊艳到,连店员也被她惊艳了。

  米白色蕾丝连衣裙穿在她身上,肩膀外披着小立领,轻裹小碎花长裙而下,苏婧雯看上去优雅又端庄,娇美的容颜在优雅的气氛下显得更加美丽动人。

  “哇!亲爱的,这裙子上身效果真棒!”张雪薇惊呼道。

  这时,一个年轻的导购员走了过来,导购员笑眯眯地说,“小姐,这件衣服很适合你,你穿着真的是太美了,这条裙子可是最新款的哦,昨天到店的。”

  店员卖力的讲了一大堆好话,最后苏婧雯·买下这条裙子。

  两人再挑了几件裙子后,便去柜台上付钱。

  “我们现在去15楼看看吧,想去看看新款的包包。”张雪薇笑着说道。

  “好,咋们走吧。”

  另一边,在附近的苏曼彤听到她们的对话,立马给中年男人发消息,叫他赶紧过来。

  苏婧雯和张雪薇以及徐程来到电梯门口等电梯。

  不一会儿,电梯门开了,三人一起进了电梯,带着口罩和墨镜的苏曼彤也紧跟着进来。

  徐程站在苏婧雯的身边,他故意用胳膊触碰她的胳膊,想和她有亲密接触。

  很快电梯到达了15层,徐程先让苏婧雯和张雪薇走出电梯。

  两人刚走出电梯,就迎面走来一个戴着白色口罩穿着工作服的中年男人。

 文学

他对苏婧雯诡异一笑,露出狠戾的目光。

  张雪薇一直偷瞄这个带着口罩的中年男人。

  她感觉这人有点不对劲。

  商场工作的人员应该要穿的得体合身才能出来工作。

  可是这个男人穿的工作服不合身,手脚都露出来一截。

  徐程也察觉到这人有点奇怪,他紧盯着这名工作人员。

  “雯雯。”张雪薇用手戳了戳她的胳膊。

  “怎么了?”

  就在她想要提醒苏婧雯时,下一秒,这个男人突然从黑色的包里拿出一个黑乎乎的玻璃瓶,他快速的拧开盖子,一股刺激性的气味散发出来。

  他打开玻璃瓶,直接对准了苏婧雯的小脸!

  当他要用浓硫.酸泼向苏婧雯时,徐程迅速的用自己的身子及时挡住了她。

  苏婧雯被带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她整个人都被徐程紧紧的抱在怀里。

  “嘶嘶嘶嘶——”硫.酸腐蚀衣料发出烧焦的气味,周围都是呛人的气味。

  “嘶……”徐程倒抽气,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这一幕,刚好被正在休假的女警员看到。

  她立即走了过来,抬起修长的腿狠狠地踹向那个泼硫.酸的男人,两三下,女警就把这个泼硫酸的中年男人给制住。

  在搏斗的过程中,玻璃瓶被打翻,玻璃碎片和液体溅到了他的脸上。

  他哀嚎着,被女警制住动掸不得。

  “该死!”

  在附近的苏曼彤看到这一幕,她非常的失望。

  这下要倒霉了,这个男人被抓了。她现在最害怕这个男人会把她招供出来。

  苏婧雯颤抖着从他的怀抱里出来,看到徐程的背部被硫酸腐蚀烧焦,她惊呼道:“是浓硫酸!”

  她迅速将他的外套扣子解开,脱掉他的外套。

  衣服都脱掉后,他的背部被硫酸沾染的地方变的通红。

  苏婧雯迅速地拍了拍张雪薇,说:“薇薇,我们赶紧去买冰水,快。”

  张雪薇在听到她的话后,立马同着她急忙的跑下楼,很快从超市里买来了一箱的矿泉水。

  苏婧雯和张雪薇两人一起将瓶盖拧开,将大量的水泼在徐程的背上。

  “啊……”

  被硫.酸腐蚀的背部遇到冰水,徐程疼的眼泪都流出来,额头冒出了斗大的汗珠。

  苏婧雯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一边向他背上泼水一边安抚他。

  “景程,你忍着点。”

  徐程强忍着剧痛,向她微微点头。

  围观的路人越来越多,有一部分路人也会跑来帮忙。

  张雪薇急忙拿出手机,打电话报警和叫救呼车。

  这时,泼硫酸的男子痛苦的吼叫,因为没有得到紧急处理,他被硫酸泼中的嘴巴和鼻子黏皱在了一起,看起来很吓人。

  没过多久,救护车和警车都来了。

  硫酸男因为口鼻黏在一起而无法正常呼吸,没多久就窒息死了。

  苏曼彤看到硫酸男死了,她暗自庆幸。

  幸好他死了……

  徐程被医护人员抬进了救护车,立马将他送去医院。

  *

  另一边,江政轩已经安排人去寻找苏婧雯的下落。

  这时的他眉宇间皱成一个川字,薄唇紧抿着,流露出焦急的神情。

  他坐在客厅的长沙发上,遥望着落地窗外的街景。

  阳光从窗外倾洒进来,在阳光的照射下,他刀削般的脸蛋更加的立体。

  此时,他放在一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江政轩拿起桌上的手机,接了手下的电话。

  “江总,夫人在第二人民医院。”

  听到这句话,他的心被狠狠抽了一下,她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在医院里?她有没有受伤?”

  “江总,别担心,夫人没有事,她似乎是去医院看朋友,你去医院里找她。”

  听到苏婧雯没事,他松了一口气。

  挂了电话后,他立即拿起西装外套和车钥匙,准备前往医院。

  ………

  C市,第二人民医院。

  苏婧雯和张雪薇被警察叫去录口供。

  录完了口供后,两人去看望徐程时,在走廊上碰见了江政轩。

  “老婆!”

  江政轩大步走来,步子走得很急。

  他来到她的眼前,一下子就将她整个人都抱进了怀中。

  她想推开他,可他的力气很大,她完全推不动。

  江政轩越抱越紧,苏婧雯顿时感到眩晕,更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时,她想起了他之前说过的话,还有他和琳娜的亲密床照,心底那个地方在抽疼。

  她无法忍受男人出轨。

  她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江政轩,我们结束吧!”

  说完这句话,男人的眉心狠狠一拧。

  “结束?!”

  她猛地一把推开他的胸膛,她刚想再次跑掉时,手腕却被他一把抓住了。

  他抓着她手腕狠狠捏紧,然后他将她按在了墙上。

  “江政轩!你放开我!我要和你离婚!”她一边叫喊一边挣扎。

  此刻,医院里的护士以及路人都将目光落在两人身上。

  “离婚!“江政轩听了这两个字格外刺耳。

  “我们离婚吧,你和琳娜在一起了就别来找我,我不想见到你。”

  男人的薄唇狠狠地亲上她的嘴唇,苏婧雯瞪大了通红的双眼。

  一个个路过的路人以及医护人员纷纷驻足盯着这对俊男靓女的热烈举动,有的人发出惊呼声,有的人看不下去指责这两人的行为。

  苏婧雯可以感受到四周的灼灼目光,这可是医院啊,这个男人是疯了吗?!

  吻了她一段时间后,才舍得放开了她。

  他薄唇凑向她的耳畔,用着低沉的声音开口,“老婆,你又误会我!你亲眼所见的并不是事实,我没有和琳娜在一起,离婚这种鬼话也敢说!!你下次再敢提离婚这两个字,我就对你不客气!”

  江政轩说这一番话,强势又霸道。

  看着浑身散发强大的气势的江政轩,苏婧雯立马闭嘴。

  男人修长的手指慢慢地抚上了她惨白的小脸,帮她擦掉眼角上的眼泪。

  “雯雯!”张雪薇喊她。

  张雪薇站在附近,像其它围观者一样全程围观着他们两个人。

  这时候,苏婧雯忽然想起了之前救她的徐程。

  苏婧雯立即转身,跑进了徐程的vip病房里。

  张雪薇和江政轩也跟在她后面一起进了病房。

  此刻的徐程,正趴在病床上,痛苦的呻.吟着。

  徐程裸着上半身,伤口已经被医生涂抹满了药膏。

  他后背灼伤的伤口发红发黑,伤口的周围还起了褶皱,在半透明的膏药衬托下显得很恐怖。

  病房里明亮的灯光下,她清晰的看到徐程背上被灼伤的地方,她只觉喉头一紧,鼻子泛酸,眼眶里蓄出眼泪。

  如果不是他替自己挡下浓硫酸,现在泼中的人就是她,那么她就会变成一个丑八怪。

  她心疼得厉害,心被狠狠抽了一下。

  要知道被硫酸泼到的后果有可能会危及他的命。而这个男人在第一时间护住了她。

  有个这么舍命救她的好朋友,真的是三生有幸。

  江政轩看着徐程背后的伤口,两道剑眉缓缓拧紧挤成了一个川字。

  “景程,你的伤口还疼吗?”苏婧雯心疼的看着他。

  听到她的声音,他转过头强忍着疼痛挤出笑容:“雯雯,你别担心我,我没事了。”

  这个男人的背部都这样了,还说自己没事!

  徐程看到江政轩也来了,脸上的微笑一下子淡了几分。

  “景程哥,今天非常谢谢你救了我。”

  听到她这句话,他温柔一笑。

  苏婧雯也看着他笑了笑。

  江政轩看到这一幕心泛醋意,好看的五官立马阴沉了下来,冰冷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徐程。

  徐程回应她,“应该的,救你是我心甘情愿的。”

  他的目光柔和,眼神里满是柔情。

  此刻的江政轩已然黑着一张脸,眉间拧起的褶皱几乎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江政轩看见自己的女人被另外一个男人那般含情脉脉的注视着,他心里早已醋意翻天。

  他看向旁边的张雪薇,找她问情况。

  张雪薇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他。

  苏婧雯倦怠的抬了抬手,将被子盖住了自己。

  见她整个人都躲进了被窝里,他穿好西装后,走了过来。

  江政轩坐在她身边,他俯下身,拉开被子,深邃的幽眸凝视着她的小脸。

  下一瞬,他的薄唇压了上去,将她的唇瓣封的严严实实。

  他啃咬了一下她的嘴唇之后,放开了她。

  “离婚这两个字给我永远吞进肚子里,你提一次我就咬你一次。”

  说完,男人起身离开,迈着稳健的步伐走了出去。

  *

  第二天下午,张雪薇心里很郁闷,给苏婧雯发了一条微信。

  这次,老板要带她去酒桌应酬。

  老板说为了拉近客情关系提升业绩,要带她去参加晚宴。

  如果她不愿意去的话,老板会考虑裁员。

  像她这份待遇不错的工作是不容易能找到的。

  所以,她只好答应了老板,同意去参加晚宴。

  夜晚,张雪薇因为应酬,不得不和客人敬酒,一个晚上下来她喝了三四杯酒,还被老板灌酒,现在的她有点醉醺醺的。

  晚宴结束,章丘并没有和客户一起离开,而是坐在沙发上休息。

本文标签:别急今天妈是你的慢慢上

上一篇:躲在柜子里要了妈妈|终于进去了小婷身体

下一篇:我和两个小雏女玲玲:他的灼热深埋她体内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