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骗走第一次的过程: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老师

2021-11-01 09:23:5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真当我是傻的吗?文瑞这几年一直在外为官,家里的产业都没有打理,文诺也因为你的打压,没办法也不再插手家里的产业,只能专心在太医院做事,

  还有文清这些年被你害的还

“你真当我是傻的吗?文瑞这几年一直在外为官,家里的产业都没有打理,文诺也因为你的打压,没办法也不再插手家里的产业,只能专心在太医院做事,

  还有文清这些年被你害的还不够惨吗?你真以为你做的事我们都不知道吗?”

  付文凌听到老爷子的话顿时大惊,祖父说什么,僵硬的回头看向朱氏,这些年她究竟做了什么,

  付文清叹了口气,他本来不想把事实说出来,可是既然祖父已经说了出来,那么是不是也该给玲柔一个交代了。

  看了眼坐在一边默默看着自己的妻子,咬了咬牙说道“大嫂,既然祖父已经把这话说了出来,那么我就直说了,当初你为了不让我插手家里的事,不惜给玲柔下毒,害的她在床上一躺就是几年,

  我原本就没打算接手家里的产业,要不是你逼迫,我也不会回京,大嫂,我是玲柔的丈夫,我先给她一个交代,”

  朱氏听到付文清的话却没有焦急,她相信自己做的干净,付文清手里根本就没有证据,所以就坐直身体冷声说道“四弟,你说我迫害你媳妇,那你可有证据,要是没有证据的话,就不要随即污蔑我。”

  付文凌也蹙眉,四弟要是说别的他还相信,可是要说媳妇害人这不可能,望着四弟不悦的说道“四弟,你说你大嫂给你媳妇下毒,你可有证据,要是你没有证据的话,你可要给我一个交代。”

  付文瑞和付文诺对视一眼,对这个大哥彻底失望,付文瑞叹了口气对身边的护卫交代一声,然后对大哥说道“大哥,我手里有些东西你可以看看,大哥,你是时候清醒过来了,要是你再这样下去,后果不是你能承受的。”

  付文诺也对身后的吩咐一句,叹了口气说道“本想大家都是一家人,不管是谁掌管这些产业都是我们自家人,可是大嫂你最近越来越过分,我们要是再不组织的话,整个付家都要被拖累。”

  付文清闭了闭眼问了一句“大嫂,你真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私下投靠了二皇子,大嫂我们付家只忠心于皇上,你这是想要害死我们吗?”

  付文凌大睁着眼睛看着几兄弟,他们说的可是真的,这些年自己只管玩乐,没想到朱氏竟然做了这么多的事,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朱氏,他们说的可是真的,”

  朱氏到了这时真的慌了,她明明做的很是隐秘,他们怎么可能知道呢!

  付老爷子摇了摇头,他是真的没有想到朱氏竟然敢这么做,“罢了,文瑞、文诺、文清这件事就到这里,朱氏就交给你大哥处理吧!以后不管他做出什么决定,都跟付家没有关系。”

  付文瑞和付文诺点了点头,而付文清则是看向自己的妻子,毕竟受到伤害的是她,自己不能替妻子做决定。

  谢玲柔轻叹一声柔声说道“相公,算了吧!就听祖父的,不过我们还是跟大嫂断的干净一些吧!

  祖父,志宇过继给我们,我想在官府备案,以后志宇就是我的儿子,跟大房再也没有一点的关系。”

  付老太爷抚了抚胡须说道“嗯,等下就让葛叔去办,以后志宇再跟老大一家没有一丝的关系,这个家也不用等以后了,今天就彻底分开吧!

  老大,这些年你媳妇从家里挪走了不少的产业,至于有多少葛叔那里有记录,她贪下的财产差不多有五分之一还要多,那些就分给你了,至于多出来的就不用你们还回来了,

  葛叔等下就去官府备案,把他们几兄弟的户口都分开吧!至于我们就跟着老四吧!”

  葛叔应了一声,拿出一个账册读了起来,把家里的财产一一说了一遍,就连朱氏转移走的都记录的清清楚楚,也就是这个时候朱氏才知道自己有多可笑。

  葛叔把所有的财产都分清楚后,这才让所有人画押,然后才去官府备案,到此付家才算彻底分家,

  待二皇子得知这个消息付家已经彻底分家,而投靠他的也只是付家大房,没几天一个更加让他抓狂的事发生了,付文凌竟然休了朱氏,当然这是后话。

  游乐城里上官凌云跟着孩子们玩了一天,待天渐渐的黑了下来,这才亲自把人送回了郡主府,走在郡主府里吃完饭这才回家。

  “娘,刚才白芷说师祖父让人传信,说是等爹娘成亲后再上门求亲,毕竟大姐可是上官家的大小姐,”上官明月梳洗完带着丫头来到主院,交到苏氏正在梳头,就接过头梳亲自帮忙梳了起来。

  苏氏也乐的享受女儿的伺候,闭着眼睛轻应了一声“是这个理,既然要提亲的话,肯定要你爹爹同意才行,你爹可是说了要见见志扬那孩子,”

  上官明月也想起爹爹那一副有人抢他宝贝的模样,噗嗤一声就笑了起来“娘,你可要好好的劝劝爹爹,要不然你的大女婿可是要吃亏了,”

  苏氏也揉了揉眉头,想起丈夫那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就也噗嗤笑出了声“你爹这是吃心了,有人惦记他的女儿,你说他能不着急吗?”

  上官明月再也忍不住了哈哈笑了起来“娘,爹爹临走时还在琢磨着要怎么折腾志扬哥,刚才爹爹走之前还说了一句话,我现在想想还觉得好笑。”

  苏氏有些好奇了,回头看着已经笑的止不住的女儿问道“你爹爹说了什么,让你这么高兴。”

  上官明月揉了揉脸这才憋着笑说道“娘,爹爹临走时还在说,要狠狠的虐一些志扬哥,谁让志扬哥在爹爹不知道的时候,竟然拐走他的女儿,所以想要娶他的女儿,就要通过他的考验。”

 文学

苏氏脑子里想着丈夫那咬牙切齿的模样,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娘,明天我要跟外公进宫一趟,刚才外公让人过来传话,明天派人过来接我,娘,这这些天外面有些乱娘亲还是不要出去了,”上官明月想起外面的流言,就不想让娘亲出去受气。

  “外面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明月,娘亲不是一碰就碎的瓷瓶,有什么事我跟你们一起面对,再说要是你们都不告诉我,万一我出去在别人那里听说岂不是笑话。”苏氏拉着女儿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

  上官明月想想也是,要是他们不告诉娘亲,娘亲很容易上当受骗,“娘,其实这几天外面很乱,张丞相………”

  苏氏平静的听完,然后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原以为她回京后不会引起什么动静,可是没想到一进京就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想让人不注意都不行。

  不过张丞相是不是做的过了,相公本来就是她的,她找回自己的相公有什么错,再说那个张小姐,虽然确实是无辜的,但是这也不是自己的错呀!她怎么能把错都归结在自己的身上,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

  现在张家竟然想出这样歹毒主意,竟然想要坏了自己的名声,更是想要坏了孩子们的前程。

  “明月,你们准备怎么做,”苏氏揉了揉帕子,最后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似的沉声问道。

  上官明月拍了拍娘亲的手背“娘,张家小姐的事暂时不用管,我们今天跟着爹爹一起出去玩了一天,那些谣言自然就不攻自破,至于其他的我们就不要插手,自然会有人帮我们解决。”

  上官明月走出苏氏的房间已经是两个时辰后,一出房门就看到白嬷嬷静静的站在门口,手里捧着一件披风含笑看着自己“白嬷嬷你怎么来了,晚上风大你也要注意身体。”

  白嬷嬷把披风展开,小心的帮她系好袋子,然后才笑眯眯的说道“小姐,天冷了,要注意保暖,老奴没事。小姐让人给我做了夹衣很暖和,”

  “嬷嬷,我们回去吧!等下嬷嬷陪我睡,再跟我说说宫里的规矩,我明天要进宫”带着白嬷嬷朝自己的院落走去。

  第二天一大早白嬷嬷就指挥着丫头忙碌起来,自家小姐这些年早上都会起来练武,这不刚刚打了一套拳回来,任由白嬷嬷帮她宽衣,

  整个人泡进温热的大浴桶里,闭着眼睛享受着丫头们的伺候,头发也被白嬷嬷打散,小心翼翼的清洗着。

  待她穿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坐在铜镜跟前任由白嬷嬷折腾,正在闭目养神上官明月,耳边响起了白嬷嬷的声音“小姐,今天可定好了跟随的人。”

  上官明月睁开眼睛回头看向几个丫头,又看了看白嬷嬷问道“嬷嬷觉得我带谁合适。”

  白嬷嬷扫了眼连翘,又看了眼白芷,这才微笑着说道“老奴是你的贴身嬷嬷,肯定是要跟着的,连翘比较心细,白芷功夫最好,他们两个是最合适的,”

  上官明月点头直接说道“就按照嬷嬷说的吧!连翘、白芷你们我下去收拾一下。”

  连翘和白芷大喜,福了一礼才退了下去,他们也要好好的收拾一下,可不能给小姐丢人。

  桔梗几个嘟了嘟嘴,不过也知道嬷嬷的安排是最合适的,可是真羡慕白芷他们两个,

  “小姐,饭菜已经准备好了,”紫菀见小姐收拾好了,这才福了一礼说道。

  “嗯,这就来,紫菀让你做的点心做好了吗?”上官明月想起要给司徒轻辰准备的点头,就问了一句。

  紫菀从一边的桌子上取了一个大大的食盒,“小姐已经准备好了,”

  “嗯,等下记得装上马车,大哥哥可是派人专门来说过。”上官明月想起司徒轻辰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她已经三年没有见过那个人了,其实这几年那个人的心意她也是能看透一些,他都表现的那么明显了。

  不过,既然他都不明说,自己就装作不知道,毕竟她可是女孩子,还有他的身份可是王爷,要是他想要三妻四妾,那么他们之间的感情也只能在此止步,以后就是朋友关系。

  “小姐,定王的马车在门外等着,”佩兰踩着小碎步走了进来,福了一礼这才轻声禀报。

  “嬷嬷,我们走吧!”上官明月轻轻点头,带着白嬷嬷和两个丫头一起朝门外走去。

  门外定王已经坐在马车上等着,而还有一个人静静的等在马车的旁边,看到她出来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上官明月看着这人眼睛眨了眨,这个人怎么看着这么面熟,仔细回想忽然眼睛一亮“大哥哥,是不是你。”

  上官明月虽然已经知道他的身份,可是就是不愿意喊他王爷,而且喊大哥哥的话还不用行礼。

  司徒轻辰嘴角微勾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要知道他在外面可是跟前笑,平时就是冷着一张脸,现在竟然露出一抹微笑,要是让熟悉他的人知道的话,都会以为自己看错了。

  “丫头,我要的点心可准备好了,”司徒轻辰颔首,然后才轻声问道。

  “大哥哥已经好了,紫菀把点心匣子给大哥哥,桔梗,把我给大哥哥准备的东西也一起拿来。”上官明月笑眯眯的回道,然后指挥着身后两个丫头把准备好的东西递了过去。

  司徒轻辰让人接过食盒,而桔梗递过来的匣子却是抱在怀里,这个匣子里的东西可是好东西,而且他还知道这些都是丫头自己亲自做的。

  又跟定王说了一句然后才驱马而去,他去的方向也是皇宫,那些点心是他给母妃准备的,而这个匣子的药丸则是给父皇和母妃准备的,这里面都是调理身体的药物。

  驱着马飞奔来到宫门口,宫门口翻身下马,接过属下手里的食盒,一步步朝皇宫而去,他要先去见见父皇,把点心和药物给他分上一些,然后才会去月宫找母妃。

本文标签:被骗走第一次的过程

上一篇:老师张开腿让我爽了一夜:打开腿闺蜜用黄瓜让我爽小说

下一篇:他的手一点一点往下移动:娇妻KTV被别人玩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