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在跑步机上爱:按摩师他揉我奶好爽捏我奶

2021-11-01 09:45: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不过,情况特殊,苏有欣、林珑,还有甜甜和明明、虹虹,就不随车返回。

  其他孩子度过了愉快的夜晚,便在老师的陪同下,上校车返回了。

  三个小丫头宝贝,想在家睡一晚上,要听三喜

不过,情况特殊,苏有欣、林珑,还有甜甜和明明、虹虹,就不随车返回。

  其他孩子度过了愉快的夜晚,便在老师的陪同下,上校车返回了。

  三个小丫头宝贝,想在家睡一晚上,要听三喜爸爸吹口琴呢!

  林洛娇把三个孩子送到楼上,伺候洗澡完毕之后,就出来找宋三喜了。

  宋三喜那时候,和崔永年、赵良友、王霞他们,还在喝着酒。

  今晚,红的白的,都有。

  全都是上档次的好酒。

  崔大海还给宋三喜说,本来他爹崔老是要来的,但老人家最近身体有点不舒服,感冒了,就不过来。

  宋三喜这时候,喝的都有点微醉了。

  听林洛娇说三个女儿要睡觉,要听口琴,便呵呵一笑,招呼大家吃着喝着,宝贝们要这样要求,三喜爸爸必须去啊!

  林洛娇则留下来,陪大家喝点酒。

  她会来事,而且风华绝代,自是应付自如。

  宋三喜来到楼上,看着三个粉嘟嘟的小丫头,都换上粉色的小睡裙,眼巴巴的等着他呢!

  父亲的心,柔·软了又柔·软,感觉实在太享受了。

  听着一声声三喜爸爸这样的叫法,可舒服了。

  他取出口琴来,让三个女儿躺好,便吹了起来。

  倒也是有趣。

  窗户,并没有关。

  外面的音乐钢琴声,在音响里停了。

  院子里,安静了起来。

  宋三喜微微一愣,但是继续吹着。

  这柔柔的催眠曲,真的太动听了。

  楼下院子里,大人们听着,如痴如醉。

  一个个不住的感怀,这宋三喜这个爹啊,当的真是到位。

  做他的女儿,真是太幸福了。

  王霞都忍不住对林洛娇举杯,“林总,真是恭喜啊,你的女儿们,有这样的干爹,可享福啦!”

  林洛娇呵呵一笑,举杯回应:“王会长,谢谢啦!三喜哥,确实挺疼我们家俩孩子的,跟亲生的一样。”

  “呵呵,真想不到,这家伙这么能”

  “”

  等三个孩子睡着了,宋三喜的口琴声,才停了下来。

  他来到楼下,迎接他的,是一片大拇指的称赞。

  宋三喜微笑,举杯,与众人共饮。

  这一夜,皆大欢喜。

  等到把大部分人送走,已经是深夜十二点过了。

  这个时候,院子里,显的有些冷清了。

  崔永年和秦雪兰,指挥着欧罗巴的员工,收拾着院子。

  一切,井井有条,一点都不乱。

  对于这样的朋友,宋三喜是很感动的,没白交这一场。

 文学

宋三喜给崔永年发了烟,表示了感谢。

  崔永年说客气什么啊兄弟,还是好兄弟不?你的女儿,不也是我的女儿。

  宋三喜点点头,笑了。

  然而后把崔永年拉到一边去,低声道:“我说,永年哥,你看人家秦雪兰,是不是个能干人?”

  崔永年酒喝的稍有些大,“能干,当然能干啊!我的员工,能不能干吗?”

  “我是说,永年哥,你还是得有个完整的家,你懂吧?”

  崔永年一听,头大,摇了摇头,“这个,唉,罢了罢了,我没考虑过这些了。”

  “那哪成啊?你这一天不落实婚姻,我看大海叔还是有点不高兴的。今天晚上,我都体会的出来,大海叔对雪兰,还是有点意思的。不如”

  崔永年一惊,“啥?我爸中意秦雪兰了?”

  “我宋三喜喝大了,醉了,但看人看事情,还是准的。你不信,回家后,明天早上跟大海叔提一下这事?”

  “我”崔永年愣了下,又扫了秦雪兰一眼,才默默的点了点头。

  秦雪兰在那边,安排做事,有条不紊,的确很有能力。

  她当然不知道,三喜哥在为她的个人问题操心呢!

  而最近,儿子钟辰的情况,也好多了些。

  秦雪兰心头对三喜哥,真的是感激不尽。

  崔永年呢,上次去省城,其实是被父亲逼着去相亲。

  毕竟是韩三爷那边的亲戚,但崔永年没相中,压根也没打算相。

  这家伙心头吧,对秦雪兰,其实还是挺有好感的。

  只不过以前,顾虑太多。

  他一直以为,带着孩子出国的前妻,还能回心转意。

  可现在看来,怕是不可能了。

  宋三喜一怂恿,他还是打算和秦雪兰好好处一处。

  秦雪兰对他的情意,他觉得还是要尝试着去珍惜一下吧!

  不过,崔永年心里有决定了,精气神也焕发了,趁着酒意,低声道:“我说三喜老弟,你咋突然和有容就离了嘛?多可惜的一段姻缘,对孩子也不好。看甜甜,多可爱多漂亮,你俩真忍心啊!”

  “呵呵,说来话长。不提也罢。这里面还有事情,我现在没弄明白,回头弄明白了再讲。”

  崔永年笑了笑,看了那边的院子一眼,“哎,林洛娇这女人不错啊!当年,我就觉得她很不错。现在,替你家做事,更是不错,举止有度,温柔可人,品貌双绝,你该不会是能让她近水楼台先得月?”

  宋三喜一愣,哈哈一笑,一拍对方的肩膀,“永年哥,扯这些干什么?我和洛娇之间,清清白白的哈!”

  “现在清白,不代表以后清白嘛,嘿嘿你俩,我看,也般配”

  “又开玩笑了永年哥。洛娇是个好女人,只是命不太好”

  “哦,当年岳少云吧,哎,说起来,跟我还有几面之缘,可谁知道,他会涉及重大犯罪,牵连无辜了,可怜了女人和孩子”

  “对了,永年哥,当年是怎么个情况?听说,岳少云是被击毙的?”

  崔永年一愣,哈哈一笑,“这你得问李正刚李叔去,我可不太清楚。不过,李叔,他也未必能给你讲哈!就这样,你早点休息。那边雪兰他们收拾差不多了,我也得回去了。”

  宋三喜也没继续说什么,便送送崔永年一行。

  周文兵负责安保,带着两个兄弟,也来告别,最后离去。

  院子里,彻底空荡了。

  宋三喜也喝多了些,坐在凉亭里,抽抽烟,吹吹风,醒一下酒。

  没一会儿,苏有容打电话过来了。

  他拿起一看,来不及接,便看见一条黑影,如闪电一样,掠进了林洛娇那边的别墅里。

  当场,心头一惊,什么情况?

  他掐了苏有容电话,直接扑了过去

本文标签:按摩师他揉我奶好爽捏我奶

上一篇: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女子按摩推油三次高潮

下一篇:他将手伸向了我的秘密花园:白洁最舒服的一次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