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黑人40厘米全进去 屁股疼了才长记性

2021-11-01 10:39:3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小孩子真是幸福啊,是怎么做到说睡就睡的?

  好感度+1。

  白七闭嘴。

  宿主睡熟了,他没必要去招惹宿主。

  青舟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春玲见床上的人坐了起来,连忙招

小孩子真是幸福啊,是怎么做到说睡就睡的?

  好感度+1。

  白七闭嘴。

  宿主睡熟了,他没必要去招惹宿主。

  青舟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春玲见床上的人坐了起来,连忙招呼着青舟梳洗。

  “陛下如今对小小姐真是好。”春玲一边给青舟梳头,一边笑着说到。

  自从小小姐成为皇后,皇帝陛下已经两年不曾踏足凤藻宫了。

  青舟眼眸低垂。

  啧。

  好吗?

  这不是好感度为零吗。

  【宿主,我们已经刷的很快了】白七似是感受到了青舟的不满,连忙开口解释到。

  大人对您的好感度那真的是飞一般的快速增长!

  不要怀疑。

  今日是周文月的表姐苏涵进宫的日子。

  打着看望表妹的旗号公然勾引封煜罢了。

  周家见周文月不得宠,自然是要再想办法往封煜这边安插人手。

  啧啧。

  为家族牺牲的人,终究会被家族抛弃。

  真正疼爱周文月的也不过只有太后一个人。

  不过可惜了……封煜实在不是个沉迷美色的人。

  青舟沉默的走向凤藻宫的正殿,后宫的嫔妃们早就已经在里边等候了。

  还未走近,那聊天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皇后起的晚,等的时间长,各位嫔妃心里都有数。

  也已经习惯了。

  “咳咳。”殿外的小太监轻声提醒在正殿说说笑笑的嫔妃们。

  青舟跨脚踏进殿内的一瞬间,安静下来了。

  “见过皇后娘娘!”十几个穿着华丽的女人跪地行礼。

  青舟也不说话,只是一步一步的走上了正位,然后坐下。

  整齐划一的动作中总归是会出现一些异样。

  郑琳极其不习惯的跪在地上,跟着别人照葫芦画瓢学的动作难看到极点。

  还有两个行礼不标准的人。

  苏涵还有袁茜。

  两个本是知道礼节的人。

  一个不屑,一个硬要装什么山野村夫,没有文化的样子。

  “起来吧。”青舟接过春玲递来的茶,抿了一口然后轻声说道。

  “表妹啊,你是国母啊,怎么能现在才起床呢。”苏涵那是刚刚坐下就开始阴阳怪气。

  算是在所有嫔妃面前彰显一下自己的特殊性。

  都是有太后娘娘撑腰的人。

  一个小孩子.....

  苏涵的眸子中闪过一丝阴狠。

  皇后之位迟早是她的。

  郑琳吃了大惊。

  这人竟然如此跟皇后说话,不怕被砍头吗?

  众嫔妃们心里都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

  这么小的皇后她们谁都没有放在眼里,但是太后毕竟在后边,她们不得不收敛一点。

  但是这个新来的苏妃偏偏表现出与她们的不同。

  刚来便是妃位,甚至将对皇后的轻视直接就表现在了脸上。

  “与你何干?”青舟抬眼扫过一脸春风的苏涵,一点所谓的姐妹之情也不念。

  所以,这个女人是来挑衅的吗?

  “......”苏涵语塞,只是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

  袁茜尽量表现出涉世不深的模样,但是脸上的笑意忍不住外露。

  没办法啊。

  西太后和太后不和,她注定与一些人一开始就是站在对立面的。

  “月月啊,你毕竟是皇后,可不能胡闹。”苏涵脸色有所收敛语气却是更加张狂。

  青舟垂眸,小指轻叩瓷杯。

  太讨厌了!

  “掌嘴。”青舟冷然。

  “什么?”苏涵没听清。

  或许是实在是难以置信。

  小满子却已经走上前去。

  “你敢!”苏涵拍桌子站了起来。

  周文月怎么敢?

  她可是周家人安排进宫的人,她一个不受宠的皇后怎么敢打她?

  小满子的脚步有些迟疑。

  他毕竟是有些算计在里边的。

  其中的利害关系他也明白。

  这个苏涵和他的主子...说到底应该都是太后的人。

  青舟小指摩挲着瓷杯。

  “皇后娘娘,我劝你还是不要如此...不懂事。”苏涵看小满子的脚步迟疑,心中越发得意。

  郑琳觉得好不容易重塑的世界观有一点的崩塌。

  这算是传说中的宫斗吗?

  这个苏妃难道不是明里暗里的讽刺皇后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吗?

  “春玲。”青舟的声音没有丝毫的变化。

  春玲会意。

  “啪!”

  顺雷不及掩耳之势,春玲已经快步近苏涵,扬手就是一巴掌。

  她从小跟着周文月。

  这些情谊自然是不一般的。

  “啪!”

  苏涵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春玲反手又是一巴掌。

  “啪!”

  “啪!”

  “啪!”

  春玲的出手很快,完全就没有给苏涵的反应时间。

  “....够了。”青舟眼睁睁的看着苏涵的双颊已经红肿才点头。

  她可是皇后啊,怎么可以挑衅她?

  小孩子的脾气可实在是不太好呀。

  本来还有些喧闹的正殿此刻 鸦雀无声,安静极了。

  春玲轻哼一声,揉了揉已经有些酸痛的手腕。

  虽然知道这样做是很不理智的,但是心中的气总算是出了。

  “你!.....你!”苏涵捂着脸,用手指着青舟。

  满脸的难以置信。

  屈辱和疼痛一起冲上了她的头顶。

  “本宫乏了。”青舟单手撑着头,赶人的意思很明显。

  众妃嫔那都是人精,连忙告退。

  就连苏涵也被人拽走了。

  郑琳走出正殿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飘忽的。

  行了,后宫险恶她总算是感受到了。

  这个大家看来小的根本就不懂事的皇后,可没那么好欺负。

  “你。”青舟在所有人都走了之后才慢慢讲目光放在了小满子的身上。

  小满子脸色一白连忙跪下。

  “滚吧!”

  两个字。

  她可还是个孩子啊,她可不会将这样利益至上的人留在身边的。

  差一点啊,他要是不动手的话。

  她多尴尬啊。

  “皇后娘娘恕罪,皇后娘娘恕罪!”小满子颤抖着手不断地叩头。

  “.....”

  很快便被拖了出去。

  【......】白七沉默不说话。

  宿主现在像个记仇的小孩子,他还是迟早闭嘴比较好。

  没出一个上午,新来的苏妃被打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后宫。

  毕竟高贵的苏妃娘娘捂着脸出来的场景不少小太监都看到了。

  青舟这边没什么感触,正在吃着厨房第二遍上上来的午饭。

  【叮!好感度+1,当前好感度1】

  正吃饭的,冷不丁的,白七就是冒出了这么一句。

  青舟手中的筷子一顿。

  这人...是不是有啥大病。

 文学

饭后,青舟午睡之前,太后差人送来了几个小太监。

  青舟并不惊讶。

  太后自觉亏欠,自然是更疼她一些。

  至于苏涵...太后本与她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关系,这人又公然挑衅皇家威严,不太聪明的样子。

  青舟的目光在中间那个长相白净的小太监脸上停留了几秒然后看着一箱箱的礼物被抬了进来。

  春玲心中欢喜。

  “你。”青舟抬手指着那个中间的小太监说到。

  “叫什么名字。”

  其他的人目光都瞟着小太监。

  “小言子。”

  低声回答,有些阴柔的声音。

  “.....”

  春玲明显的看出自家小小姐脸上的表情有些愉悦。

  “你留下。”青舟拿起了桌子上的糕点,继续说道,“其他人退下。”

  一众人又细细簌簌的退下了。

  “你也出去。”青舟抬头示意春玲。

  春玲看着那小太监,迟疑了一会以后退了出去。

  “唐言。”所有人都离开了正殿,唯留青舟和唐言两个人。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唐言还是点了点头。

  【??】白七笑。

  这人每个位面的身份都挺不错的。

  没想到这个位面居然是个太监?

  “太监?”青舟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语罢还特意加了一句,生怕唐言听不懂一样。

  “真太监?”

  “.....”

  唐言又是一阵沉默。

  这人设他实在是不想操了。

  青舟没得到唐言的回答心中已经有了几分猜测,扔掉了手里的糕点站了起来。

  扭头朝着外边的院子走去。

  憋笑。

  她这人设毕竟还是个孩子。

  这样的事情她总归是忍不住想嘲笑的。

  唐言面无表情的看着小姑娘的背影微微颤动,觉得自己的人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院子里有一个石凳,石桌之上还放着一壶茶。

  青舟坐下,然后唐言也屁颠屁颠的跟过来。

  卧槽!

  他真是不想吐槽,这什么垃圾人设啊?

  为什么是个太监?

  “你不解释?”青舟喝茶,然后抬头看着唐言。

  长得倒也还挺顺眼的。

  “......”唐言内心烦躁,但是这件事情确实是...

  突然被传送。

  他们冥界可没做这样的事情。

  “坐下吧。”青舟看着凤藻宫并不多的宫女太监吩咐道。

  春玲现在并不在凤藻宫,大概是出去办什么事情了。

  唐言在人设与人权上挣扎了一会儿后果断选择了坐下。

  “总之...这不是我们做的。”

  唐言的声音带上了严肃。

  毕竟事关他们大人的灵魂碎片,怎么说所有人那也是一等一的重视。

  青舟拿着瓷杯的手微微停顿。

  是啊...

  和冥界没有关系的话。

  小姑娘的眼里闪过暗芒。

  那就是...东边的人?

  或者是南边的?

  啧。

  都有可能啊。

  毕竟想要她死的人那么多。

  “知道了。”青舟简单地回答。

  也是,毕竟她可没有掩饰自己的行踪。

  遇上那人之后灵魂之力又是在不断地加强,被那些人盯上也是理所当然啊。

  唐言看着青舟突然沉默,然后欲言又止。

  这人...这么...

  怎么不跟他说说。

  “皇后娘娘。”一道男声打破了此时的静谧。

  “......”青舟皱眉。

  唐言那是立刻就占了起来。

  “有事?”青舟扭头看向正在行礼的绍文。

  这个人...重生的话,烦她干什么。

  “来看看皇后娘娘。”绍文的目光放在了低头的唐言身上。

  脸上的表情有些意味不明。

  这个小太监...长得似乎挺不错的哇。

  当年他也只是凤藻宫的一个小太监。

  这也是个小太监...

  容不得他不多想一些。

  “不必。”青舟回绝的很快。

  远离绍文。

  这可是她的主线任务。

  唐言皱眉。

  怎么回事,这个绍文的人设不太对啊?

  难道不应该是小太监吗?

  “抬起头来。”绍文终于是握紧了手中的剑柄,对着唐言说道。

  唐言嘴角抽搐,然后恭恭敬敬地抬起头来。

  该死的人设。

  他不服!

  “这小太监,倒是生的漂亮。”绍文皮笑肉不笑的夸赞道。

  闻言,青舟又看了唐言一眼。

  然后点头。

  的确,这话没错。

  唐言心中狂吐血。

  “娘娘不如送给臣?”绍文的声音低沉听不出喜怒。

  青舟脸上的表情冷冽起来。

  唐言面色也冷了几分。

  他这人设虽然是人微言轻的,但是他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

  除了在大魔头面前怂了一点。

  那也不是...能轻易招惹的人。

  “你?”青舟终于是放下了茶杯,扭头正眼看着绍文。

  两人对视。

  绍文一怔。

  这人的眼里...完全看不到小孩子的天真烂漫。

  甚至萧索得让人窒息。

  “算个什么东西?”

  清脆的声音却夹杂着寒意。

  啧。

  这是做什么?

  觉得自己对不起周文月吗?

  所以是弥补吗?

  配不配啊,天底下哪有这样好的事情。

本文标签:黑人40厘米全进去

上一篇:老和尚给小姑娘种 她坐在他上面磨h

下一篇:不知道怀儿子的还是老公的 玩弄美艳馊子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