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不知道怀儿子的还是老公的 玩弄美艳馊子小说

2021-11-01 10:40:4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可此时穆浅觉得自己颜面尽失,哪怕穆浅早就看出怀谦对偲茶用意不明,故而她才会想方设法的将偲茶给送走。可她在前头忙的一头劲,后面自己的夫君却在拆台。甚至穆浅觉得偲茶定是在

可此时穆浅觉得自己颜面尽失,哪怕穆浅早就看出怀谦对偲茶用意不明,故而她才会想方设法的将偲茶给送走。可她在前头忙的一头劲,后面自己的夫君却在拆台。甚至穆浅觉得偲茶定是在一旁嘲讽自己,穆浅看着怀谦的目光中都是失望。

  众人责备的目光让怀谦目光游离不停,而此时最为愤怒的乃是纪周,他还不知这候府里竟然有个这样的东西觊觎小丫头!若是这人真心爱慕小丫头也就罢了,纪周也只是会吃醋,可想到这人竟然对偲茶存着如此恶心的想法,纪周就觉得不能忍受。

  “混账玩意!”纪周怒气上涌,他瞬间起身直接一脚朝着怀谦的胸口踹去!他对着怀谦那是满满的杀气,那杀气浓烈得已经不仅仅是一种感觉,而仿佛化作了有形的实质,迎面逼人而来。

  纪周这一脚可不是闹着玩的,直接将怀谦给踹的吐出一口鲜血来。

  武安候上前跪在儿子面前,恳求道“还请摄政王手下留情,我儿不识好歹觊觎未来王妃,臣定会好生责罚,还请摄政王留一条生路!”

  武安候也是怕了,毕竟此时的纪周真的是太可怕,让武安候都觉的不敢直视,就生怕纪周一个狠心直接将儿子给杀了。到时候哪怕自己告到陛下那里去也无济于事,毕竟摄政王和项首辅把控朝堂,自己根本斗不过摄政王。

  纪周看也不看武安候,他突然一把就将跪在那里的怀谦给单手提了起来,明明怀谦是个成年男子,可纪周提起他却是轻而易举。

  怀谦一直不敢看纪周的眼睛,可此时他被提了起来,双眸突然对上纪周深沉的眸,那双黑黢黢的眸子中似乎藏着无数暗黑的影子,那些影子挣扎着要从那双眼睛中爬出来,要将怀谦给撕扯干净。

  怀谦被震惊在那双眼睛中,惧怕已经让怀谦忘记了挣扎,整个人似乎被吓傻了一般。

  “摄政王!”武安候和侯夫人害怕的上前,可跪在那里的穆浅却是纹丝不动,甚至嘴角还露出几丝快意来。

  纪周胸口都是怒火,他准备直接扭断怀谦的脖子,让这个胆敢欺负小丫头的人直接下地狱。

  “大人...”一道轻轻的含着万千山水的声音在这嘈杂的声音中响起,明明这声音被掩盖住,可纪周却是停下他慢慢收紧的手指。

  “大人,杀了这种人会脏了您的手!”偲茶不缓不慢的来到纪周身边,她仰着头瞧着纪周的目光没有被纪周的煞气给吓到,反而一如既往的亲昵。

  纪周像是扔什么垃圾般一把将怀谦给扔开,怀谦整个人被扔在地上,再次的摔击让怀谦吐了第二口血来。

  “就这样放过他?”纪周还是觉得心口不舒坦,他可以想象的到,怀谦对偲茶的威胁自然不会是要娶了偲茶,而是让偲茶不明不白的跟着他。他纪周都要捧着的小丫头,怎能让旁人如此糟践。

  纪周明显是在询问偲茶的意思,而武安候也明白此时能救儿子的就是偲茶,就是怀谦也朝着偲茶投来期盼的目光。刚刚怀谦真的感受到了死亡,那种感觉怀谦再也不想经受第二次。

  偲茶迎着纪周的目光,缓缓笑成一朵花来“自然不是!只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大人何必自己动手呢?”

  纪周深深的瞧了偲茶几眼,他可以肯定偲茶自有打算,虽然还是不想就此放过怀谦,可到底不忍破坏小丫头的计划,纪周挖了眼怀谦“今后离本王的未婚妻远一点!不然,本王定让你见不到明日的太阳!”

  怀谦心里很是不服,甚至他心里一直将偲茶给当成自己的所有物,此时偲茶被另外一个男人打上标签,另外一个男人警告自己不能靠近,怀谦真的想反抗。可刚刚的害怕惊恐还历历在目,怀谦只能在心里呐喊,面上却只能不得不服的低头“是,我明白了!”

  纪周瞧着这一园子的人没有一个好人,每个都欺负过小丫头,这瞧着就来气,可偏偏还要尊重小丫头不能动手,纪周只能询问道“东西收拾好了没?”

  这候府纪周自然不会让偲茶继续住在这里,哪怕有自己的庇护他们不敢欺负偲茶,纪周也不放心。

  “收拾东西?这...侄女还是住在候府,你放心,我们必定会好好对你的!”武安候连忙问道。此时偲茶在武安候的眼里那是充满价值,凭着偲茶就可以和摄政王搭上线。

  “放心?本王这心可放不下!”纪周嘲讽的说道,他自然是可以看出武安候的心思,只是纪周根本就瞧不上武安候。

  等纪周再次看向偲茶的时候,只见偲茶已经拎着一个轻巧的包裹,而身后的知夏和糖豆更是大包小包的提着,瞧这样子东西早就收拾好了。

  纪周很是满意,直接跨步离开,偲茶屁颠屁颠跟在纪周身后,而纪周下意识的放缓了步子,让偲茶可以和他并肩而行。明明纪周那样身份的人,哪怕是今后的王妃也只能跟在其后,可此时只是未婚妻的偲茶却可以并肩而行,可见这份荣宠多深。

  怀谦就这样瞧着偲茶头也不回的离去,不知为何心里总是有种失去感,似乎这个人从未属于过自己,可自己却不受控制的想要得到这个人。

  “狐狸精!狐狸精!早知如此...”侯夫人忍不住骂道,曾经以为偲茶能够为候府带来利益,如今利益未曾带来却带来了灾难,侯夫人只要想到已经出嫁的女儿,这心就一阵一阵的抽疼。

  “够了,若不是我们放弃此女...”武安候说着已经说不下去,有些事情说出就是让人心生后悔的。

  穆浅来到怀谦身边搀扶着怀谦,两人什么都没说,似乎刚刚的事情他们都不在意,可只有他们的心里明白有些事情到底是裂开痕迹。

  偲茶随着纪周出了候府,在踏出候府的那一刻,偲茶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不少,似乎身后被自己丢下很多负累。

  摄政王府的马车停在候府门口,自然,纪周是骑马而来的,这马车是为偲茶准备的。纪周将马交给遇安,随着偲茶上了马车。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偲茶瞧着马车在慢慢的前行不由好奇的问道,然后想了想有些难堪的说道“我可不去摄政王府,没名没分的,多丢人啊!”

  偲茶虽然这辈子改变很多,但也不是那种真的可以将名声置之不顾的人,更何况她也不能丢了父亲和兄长的脸面,女子还是自爱些好。

  纪周敲了敲偲茶的小脑瓜“小丫头在想什么呢,本王是哪种鲁莽的人吗?本王给你寻了个住处,现在带你去瞧瞧!”

  偲茶没有想到纪周竟然连这都考虑到了,且还为自己将一切都给准备好了,心里说不敢动那是假的,偲茶悄咪咪的瞧了眼坐在那里的坐的极为端正的纪周,忍不住说道“谢谢!”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谢谢你对我的包容和宠溺。

  纪周听后只是伸出手来,偲茶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小手放入纪周的大掌中,两只手截然不同,一细小,一宽厚,一白一黑,可此时却又是那么的般配。

  “你是本王的王妃,本王对你的好,你受着就是!”纪周很是霸道的说道。这样的霸道不会让人生厌,反而只能够感受到被珍视。

  偲茶偷着笑,很是开心的点头,这种好她自然乐意受着。

  “吃吧!”纪周从马车车壁随意的一动,就见一个格子出来,纪周从格子中拿出一盒糕点来递给偲茶。

  偲茶的确有些饿了,她接了过去随意拿了个塞入嘴中,甜甜的糕点让胃口舒服很多,偲茶不禁仗着胆子拿了一个塞给纪周“大人,给您?”

  偲茶以为这糕点是纪周平日里爱吃的,可她哪里知晓纪周的马车怎么会有糕点这样的东西,这还是纪周吩咐下去为偲茶准备的。

  瞧着看相精致可爱的糕点,纪周可是一点食欲都没有,或许男人都这样,并不重口舌之欲,女子不同,女子就爱食这些甜甜的东西。

  这种糕点,本王才不会吃!纪周明明是这样想的,可身子却俯下去直接就着偲茶的手,一口将糕点吃入口中。

  偲茶脸颊突然就升起红色,她只是想让纪周将糕点给接过去,可没有想过要亲自喂纪周,偲茶连忙将手给缩了回去,但手指上刚刚触碰到纪周嘴唇的感觉却挥之不去。

  糕点入口简直就是甜的齁,纪周顿时觉得这糕点怎么会有那么多女子爱吃,罢了罢了,今后再也不吃了。

  马车停下的时候,偲茶掀开车帘瞧见诺大的“摄政王府”四个字,顿时不悦的朝着纪周给了一个白眼“大人您明明说不会让我住在摄政王府的!”

  纪周牵着偲茶下了马车,在偲茶控诉的目光中直接推开摄政王府旁边一处府邸的大门。

  “自然不是在本王的府邸,而是在本王府邸的旁边!”纪周说着,对着偲茶邀功般的说道“如何,可满意?”

  入目就是这府邸被打理的精致的花园,亭阁走廊处处都是精致,能在燕京有这么一处宽敞且地段极好的宅子,简直就是难上登天。想必这府邸能空置到如今,也是因为旁边是摄政王府,何人敢随意和摄政王当邻居,怕是有人愿意,纪周也不会同意。

  “我的?”偲茶有些兴奋,哪怕她并不看重这些,可若是在燕京有处附和心意的落脚点,她怎么会不高兴呢。

  “自然是你的!”纪周说着,已经将宅院的地契交给偲茶,纪周虽然尊重偲茶不会让偲茶住在王府落人口舌,但也不会让偲茶距离自己太远,就在自己府邸旁边多好,既可以瞧见偲茶,偲茶又有自己独立的居所,一举两得。

  偲茶想要拒绝,毕竟这不是自己的,可纪周给的那样随意且真诚,偲茶突然明白,若是自己拒绝那就是糟蹋纪周的心意。

  偲茶接过地契,什么都没有说,可纪周却还是满意的缓和了神色。

 文学

“小姐啊,这里什么都准备好了!”糖豆绕着这府邸逛了一圈有些兴奋的说道“厨房里什么菜啊米啊都有,就是房间里也都是崭新的床铺,而且衣柜里都是最新款式的衣裙,奴婢瞧了,都是小姐您的尺寸!”

  知夏也微笑着说道“奴婢也瞧了,这茶叶糕点什么得都应有尽有,更为难的的是,小姐房间后面有处温泉池子,以后小姐累了在温泉池水中泡泡身子定是能解乏!”

  偲茶此时只是坐在那里摆弄自己带来的东西,听着两人的话,偲茶不禁露出几分甜蜜的微笑。这一切都被安排的如此细心妥当,还不是纪周考虑周全,想到他一个大男人将这一切都给安排好,偲茶脸颊上的笑意都没有褪去过。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们啊马上都要被摄政王给收买了!”偲茶忍不住打趣道。

  “怎么会?摄政王对小姐好,我们才会为摄政王说话的,不然就算是摄政王,那也不行!”糖豆握着拳头,明明一副很害怕纪周的模样,可到底还是向着偲茶。

  “你们对我的忠心我还能怀疑吗?”偲茶忍不住反问道。

  知夏在一旁将偲茶从候府中带出来的那些首饰给一一摆放好,哪怕这房间里已经事先准备不少首饰。

  “小姐,这府邸这么大,可就我和糖豆两人伺候你,是不是不太好啊?我们要不要找牙婆买几个仆人啊!”知夏询问道。

  纪周送给偲茶的这个院子自然不能和摄政王府相比,它也只有摄政王府的五分之一大,可哪怕如此依旧显得很空旷,特别是只有偲茶她们三人住的时候更是如此。

  “也是,明日不如你就去瞧瞧吧,你的眼光我自然信得过!”偲茶笑着说道,至于买仆人要花银子,养仆人要花银子那都是小事,不说父亲对她从未断过银子,就是偲茶自己现在接手父亲不少的生意,那赚的银子也是盆满钵满,根本就不差这么点银子。

  偲茶有了自己的住处,可谓是清闲又放松了不少,至少在自己的地方,偲茶可以为所欲为。本以为她住在摄政王府旁可以经常见到纪周,却不想纪周平日里公务极为繁重,经常是早出晚归,哪怕如此纪周有时间还是直接翻墙头来看偲茶。

  就这样过去了几日,这府邸位曾挂上牌匾,可还是有人敲响了院子的门。

  偲茶此时正在花园内悠闲的晒着太阳,当兄长一脸怒容的跑来,偲茶忽的一下子就从美人塌上起身,糟了!这些日子只顾着悠闲享乐,以为兄长平安无事,却忘记去告知兄长其中原委了!

  “你就这样爱自作主张?啊?”偲今乐来到偲茶身边,直接朝着偲茶吼道“我就算是死,也不愿你用自己来换我的活!”

  偲今乐原本被安然无恙的送出大理寺就觉得事情有异常,后来才发现满城都在说摄政王近日里被一个外来的女子迷的五迷三道的,竟然不惜将人给带出候府,且还亲自安置在王府旁。

  偲今乐只需稍微一打听,就知晓那个被世人冠上狐狸精三字的人就是自己的妹妹。偲今乐以为,妹妹是为了将自己救出大牢才会故意委身于摄政王,偲今乐这才丝毫不停歇的寻找妹妹。

  “哥,你听我解释!”偲茶上前去准备开口。

  偲今乐一把将偲茶的胳膊拉着就往外面走“你跟我离开燕京,就算是摄政王又如何,兄长也不会让你受委屈委身于旁人!兄长宁愿死,也不愿让你为了我这样!”

  “哎!哎,哥!”偲茶被偲今乐扯着往外走,她的那点力道根本就能将兄长如何,而知夏和糖豆虽然有心想要帮忙,可却生怕伤着他们任何一人,只能跟在一侧干着急。

  就在偲今乐扯着偲茶快要出院子的时候,一高大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偲今乐面前,纪周今日得空就想着来瞧瞧偲茶,不,或者说纪周如今只要得空就来瞧偲茶,甚至有些时候将公务都撂到一边就为了陪着偲茶。

  纪周一眼就瞧见偲今乐扯着偲茶胳膊的手,若不是纪周明白偲今乐乃是偲茶同胞兄长,纪周定会直接剁了那条胳膊。哪怕如此,纪周瞧着这一幕心下也十分不爽。

  偲今乐也瞧见纪周,虽然纪周的身份地位让偲今乐有些惧怕,可想到自己的妹妹,偲今乐却是面不改色的瞧着纪周,直接开口讥讽道“堂堂摄政王,竟然逼迫一个无辜的女子,大人您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哥,你误会了!”偲茶连忙开口,然后歉疚的朝着纪周笑了笑“大人,我哥他什么都不知道!”

  虽然纪周对偲茶很是包容,可偲茶也明白纪周的心狠手辣,生怕偲今乐惹怒了人家,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误会?我有什么误会的!”偲今乐瞧着在自己眼皮子下偲茶竟然如此低声下气,顿时心痛难忍,一手指着外面“如今外面流言四起,说你魅惑摄政王!若这都是误会,为何你会住在这里,为何我会好生生的被救出来!难不成摄政王他心善到喜欢多管闲事吗?”

  偲茶自然知晓外面流言纷扰,只是她守在这一方小天地并不觉得什么,她的身份注定要遭受那些,在自己接受纪周心意的时候,偲茶就已经想的很明白,也已经做好准备。

  偲茶百口莫辩,正绞尽脑汁的想着要如何解释的时候,纪周却一个大步上前,直接将偲今乐的胳膊给拿开,将偲茶给拉入自己身边。

  果然,瞧着与自己并肩而立的偲茶,纪周觉得这样瞧着舒心多了。

  可纪周觉得舒心,偲今乐却觉得整个人都要气炸了,自己的妹妹,竟然被别的男人当着自己的面给抢走了。

  偲今乐气的面色通红,他伸手想要将妹妹给抢过来,可纪周却铁臂一伸,直接就拦下了。不得不说,偲今乐这个文弱的书生和纪周争抢,那是妥妥的吃亏,偲今乐被纪周这样对待,更是想要跳起来打人。

  而偲今乐不知,纪周还是惦记着偲今乐是他未来的大舅子,故而一直都收敛着力道,生怕伤着偲今乐惹得偲茶不高兴。

  “茶茶,还不过来兄长这里!”偲今乐气的要疯了,可偏偏自家妹妹还稳稳当当的站在纪周身旁,偲今乐忍不住说道。

  偲茶正左右为难的时候,纪周却开口了“她在本王身边!”

  “摄政王,别以为你位高权重就可以这样欺负人!我妹妹那也是清清白白的姑娘,今日我就算是拼了这条性命也要将妹妹给带走!”偲今乐的目光中都是愤怒和坚定。

  其实算起来纪周是瞧不上偲今乐这样瘦弱的书生,可偲今乐不仅仅不畏惧强权,还有这份坚定,也算是让纪周高看一眼。

  “本王会娶她,本王对小丫头是真心的!”纪周很是认真的说道。

  “娶?呵...”偲今乐冷笑道,就算不用脑子偲今乐也觉得这事不可能,可偲今乐这冷笑还未笑出几声,他瞧着纪周的神色还有偲茶朝着自己眨巴眼睛的样子,突然脑子一愣,然后不可置信的讪笑“怎么可能?不,您一定是在欺骗我妹妹!”

  “哥!”偲茶瞧不过去了,她已经瞧见纪周脸色都黑了下来,毕竟纪周不爱对旁人解释,如今解释了人家还不信,不怪纪周变了脸色。

  偲茶来到偲今乐身边,缓缓的解释“其实我和大人早就相识,我们也是两情相悦!大人说的都是真的,他不是那种负心之人!更何况,凭着大人的身份,若是真的想要强要了我,哥你觉得凭我们能阻止吗?”

  偲茶的话让偲今乐冷静下来,的确,若是摄政王看上偲茶的美貌,那么救不救自己都无所谓,可摄政王不仅仅救了自己,还好生安置妹妹,甚至没有让妹妹入摄政王府,这点偲今乐一开始忽视了,可现在想起来才发现事情的不简单。

  “这也不行!”偲今乐却还是坚定的摇头“妹妹,你是我们从小宠到大的宝,当人家的妾那也是委屈了你,就算是摄政王也不可以!”

  偲茶都要叹气了,想到当初自己也是这样想的,顿时觉得自己的身份和纪周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本王要娶她是当本王的摄政王妃,本王会珍爱她!”纪周瞧着小丫头一副解释不了的样子,自己只能出面。

  这话若是偲茶说,偲今乐还会质疑,可纪周亲口说出偲今乐足足愣神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哪怕自家妹妹在偲今乐的心里那是完美的是最好的,可偲今乐也知自家妹妹的身份连嫁入大户人家都会被瞧不起,何况是摄政王府。

  “哥,大人他对我很好!我也是亲自点头应下此事!”偲茶说到这还有些羞怯。

  “你让我缓缓!”偲今乐自己找了个地就坐下了,他此时脑子里还有些乱,他需要好好整理下。

  偲茶也知有些事情兄长需要好好想想,她不拦着更不强求,而纪周嫌弃的看了眼偲今乐,陪着偲茶来到凉亭中,由着偲茶为他沏茶。

  偲今乐好一会才终于接受这个事实,他的妹妹竟然和摄政王情投意合,而摄政王还亲口说要娶妹妹为王妃。偲今乐觉得事情有些奇怪,他甚至想要阻止这一切,因为若是妹妹真的嫁给摄政王,那么他偲府根本就保护不了妹妹。

  可,当偲今乐回头瞧见凉亭中的两人,那两人相对而坐,哪怕什么都未曾说,可瞧着彼此的眼睛里都是情意。这一刻,偲今乐是信的,信他们是互相爱慕的。若是他真的要阻止这一切,妹妹会开心吗?换句话手,他真的可以阻止的了吗。

  “哥,来喝茶!”偲茶拎着茶壶笑着招呼道。

  瞧着妹妹如今开心的嘴脸,偲今乐突然明白过来,身为兄长他不是该支持妹妹吗,今后也许一切都会改变,而自己能做的就是在一切灾难还未来临前做好一切准备。

  “来了!”偲今乐起身,笑容带着几分从容...

本文标签:不知道怀儿子的还是老公的

上一篇:黑人40厘米全进去 屁股疼了才长记性

下一篇:被两个按摩师用春药按摩 女生睡觉去弄会不会醒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