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息肉欲秦芸雨老旺第二部|粗大烫进出腿间粉嫩屁股

2021-11-01 11:25:0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顾明洛快要冒出嗓子眼的话又咽了回去,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纪绍棠和徐天说说笑笑着从病房里出来,顾明洛还站在那没动。

  他们俩假装什么都没看到,想直接绕过顾明洛

顾明洛快要冒出嗓子眼的话又咽了回去,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纪绍棠和徐天说说笑笑着从病房里出来,顾明洛还站在那没动。

  他们俩假装什么都没看到,想直接绕过顾明洛,却被后者拦住了。

  “纪绍棠,我这次来,是真的向你道歉的。”

  这一次,顾明洛的声音很低很沉,带着一些嘶哑。

  “抱歉,出逃把你拉下水,郑重的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我一直以为你跟我一样,其实根本不一样。

  你有贺颜深,你就已经很特殊了。

  还有,谢谢你,救了我一命。”

  生命这么可贵,谢谢你曾经将我从深渊拉了回来,让我重新爱上活着。

  顾明洛说的很认真,在这极其认真地道歉里,纪绍棠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

  人性本善,或许是可以相信的吧。

  顾明洛擦了擦溢出来的眼泪,操着浓浓的鼻音,说:“刚才,我说的那些话,你别放在心上,那是我说给陆时琛听的。”

  我也想让他像贺颜深一样,坚定不移地告诉别人护短,也想和他至死不渝。

  可是陆时琛没懂。

  徐天萎了,站在纪绍棠旁边一句话都不说。

  原本还咄咄逼人的气氛突然间就有些尴尬。

  纪绍棠呼出一口浊气:“还要复诊吗?”

  顾明洛点头:“要。”

  纪绍棠从兜里抽了张纸递给她:“栾医生还在,你可以去找他,他知道你的情况。”

  顾明洛:“……为什么不是你?”

  纪绍棠说:“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过你的病例了,忘了。”

  这翻推诿推得很巧妙,在心里能有一些安慰和原谅还没有兼容的时候,纪绍棠仍然有芥蒂。

  有芥蒂还不想再接触,医院里医生那么多,不过是复诊而已,谁做都一样。

  单就实力而言,栾泽成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啊。

  下午纪绍棠好不容易稍微闲了一点,林朴烨火急火燎的过来,拉着她直奔太平间。

  纪绍棠一脸怨念的看着台子上的皮肤色彩一言难尽的尸体,压着反胃的冲动,道:“小林,是什么让你觉得福尔马林里泡过的遗体不好用而爱上了长满尸斑的尸体了?”

  林朴烨憨憨一笑:“这更有挑战性。”

  纪绍棠满脸黑线,总觉得这孩子自己带不下去了,估计又要麻烦徐天。但是徐天也有自己的实习生要带。

  “你还有多久实习期结束?”纪绍棠捏着手术刀,一边困难的寻找肌理一边问。

  林朴烨睁大眼睛看着她的动作,说:“差不多还有大半年。老师你是不是想让我提前毕业了?”

  纪绍棠不说话了,手下沉,用力划了下去。

  当尸僵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另一种死亡征象——尸斑才会明显起来。血液循环停止后,血液在重力的作用下发生沉积,尸体表面呈现出紫红色。

  可见这具尸体已将僵硬到一定程度了,除非有法医给解剖做死亡原因和寻找破案证据时才会解剖这种尸体,否则这对医学研究一点价值都没有。

  “小林你是不是想做法医?”终于将手术刀插进去之后,纪绍棠问。

  林朴烨挠挠头,“确实有那个想法。”

  纪绍棠“哦”了一声,“上次说哪儿了?”

  “心脏。”

  纪绍棠将灯光调亮了一点,“准备一下跨考考研。”

  “有想过。”

  纪绍棠没再追问他这个问题,只是在心里好奇为什么林朴晔对遗体这么感兴趣。

  从开始他就一直看得非常认真,一丝一毫都不放过。

  纪绍棠觉得自己好像在受刑一样,等整个过程终于结束,她抱着垃圾桶吐了个昏天黑地,白天一整天的饭都白吃了。

  林朴晔有些抱歉地给她递了一瓶水,纪绍棠接过漱了一下口,说:“下次你再想干这种事儿,找徐天。”

  林朴晔没同意也没反驳,扶着她站起来。

  纪绍棠擦干嘴角的水渍,一秒都不想多待,朝着出口走去。

  待送走了纪绍棠,林朴晔站在除了自己再空无一“人”的大太平间里,推了推自己的无框眼镜,镜片后面的眼睛不似在纪绍棠面前干净纯粹。

  他走到台子前,看着仰躺地尸体,从头到脚看了个遍,最后收回目光,将白布拉了上去。

  纪绍棠呼吸到新鲜空气之后,像是好久没吸氧的人遇见了氧气,使劲儿使劲儿地呼吸了好长时间才平静下来。

  贺颜深已经混在医院的车流里等她了,这些天贺颜深的车接车送让纪绍棠很受用。

  她快步过去拉开车门坐上去,系好安全带,这个动作一气呵成。

  贺颜深看了一眼她的肚子,才缓缓踩下刹车。

  “陆时琛说,顾明洛去找你了,她没对你做什么?”

  纪绍棠摇摇头:“当然没有,她能做什么啊。

  来复诊的,顺便跟我道了个歉,就还是那些事儿呗。”

  贺颜深点头,盯着前边的路笑了一下,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纪绍棠想起贺颜深那天说:“你从来都不问什么,你为什么认为别人都不相信你”,贺颜深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像那天他对着整个办公室的医生说类似于“她是我的人,我怎样都能护得住”时一样认真,半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或许,她的确应该相信,贺颜深说的话并不是一时兴起逗她的。

  她在意的事情,她不表现出来自己在意,有贺颜深替她表现出来。

  这样想想,也挺不错的。

  “贺颜深,我问你一个问题。”纪绍棠一下一下地晃着腿,扭头对贺颜深说。

  “什么问题?”

  “你说,我不问我怎么知道别人相不相信我。我没问过你,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带着七分的玩笑。

  其实并不是很想知道答案,只是想听听会说出什么来。

  贺颜深打着方向盘从高架桥那里转弯,绕过一辆小夏利之后,他看着她,说:“因为,我爱你。”

  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无条件的相信你,因为我爱你,所以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同样因为我爱你,我才会不计得失地陪着你。

 文学

纪绍棠脸“唰”地一下红成一片。

  “你别胡说!”纪绍棠嚷嚷道。

  就像两个十几岁的少年少女偷偷摸摸地谈恋爱,心里的小鹿已经撞死了,嘴上还在说着不行,不可以,可爱的要命。

  再聪明的人,在恋爱来临时,也傻得可爱。

  贺颜深抱着臂再次敲响了纪绍棠房间的门。

  一个半小时之前,贺颜深对纪绍棠说“因为,我爱你。”这直接导致纪绍棠在回家之后直接摔上门把自己关了起来,怎么叫都不开门。

  “我爱你”其实福至心灵的告白,是蓄谋已久的私心,好不容易说出来了,纪绍棠却不信了。

  贺颜深再次敲了敲门:“你还吃不吃饭了?自己不吃了行,别饿着我家小朋友。”

  纪绍棠头从被窝里探出来,看了眼门,又收回来,脸被蒸的很热。

  才不要出去呢,贺颜深又不是没骗过她,他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呢。

  纪绍棠根本不信。

  哼,谁信谁傻子。

  对。

  纪绍棠熬到半夜也没出去,肚子早就叫嚣着反抗了,她看着《舌尖上的中国》用意念饱腹。

  九点多的时候,贺颜深又来敲门了。

  “我要出去了,饭在微波炉里,你待会儿自己出来吃点。别躲着呢,我什么都不会做。”

  平常贺颜深总是在纪绍棠差不多快睡了的时候才会去公司,这次提前了两个多小时,为了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纪绍棠又纠结了。

  贺颜深为什么这样呢?

  难道他真的喜欢她吗?

  还是这只是跟她开了个玩笑?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

  纪绍棠根本就不会相信什么突如其来的怦然心动,既然这么多年的时光里,他都没有表现出一点对自己喜欢的意思,又怎么会在短短几个月里就爱上她呢?

  难道仅仅是因为,在贺颜深落魄的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愿意收留他吗?

  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身相许?

  你可去吧!

  待贺颜深走后,纪绍棠摸去厨房,打开微波炉,里面果然放了食物。

  贺颜深一张脸阴沉的可怕,杨修看着都瘆人。

  他抿唇,一言不发地看着天文项目的进度,杨修在一边兢兢业业地服务。

  神舟十三号都发射成功了,人类离发现别的可居住星球更进一步,可喜可贺。

  贺颜深手里的项目正是关于宜居星球探测的项目,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也算是公益性投资,短期是看不到收益的。

  “医疗物资研制出来了吗?”

  “这边在加班加点地研究呢。贺总,我们这是一个科研公司,急不得。”杨修说。

  ——第一个高质量科研公司备案成功,将致力于科学研究,发展首批高智能医疗仪器。

  那天的B市日报的报道,是贺颜深让杨修找人登的。

  有了舆论,消费者才会对它有期待,期待够了,等产品被造出来,符合甚至超出消费者的期待,那么就算是成功了一半。

  贺颜深手指在平板上点了几下,说:“总体还行。”

  杨修连连点头。

  贺颜深把目光从平板上移开,问他:“纪国航找到外援了吗?”

  “没有。他最近到处借钱,没人愿意借给他。破产之后纪氏被恒大收购,纪氏那边早就换了姓,纪国航也掀不起什么水花。”

  杨修分析的头头是道,贺颜深皱着的眉头微微舒展开,说:“今天的工作干完了就早点回去。”

  整个写字楼就剩下他们两个人,别人都是白天上班晚上休息,就他俩,白天休息晚上偷偷摸摸地上班。

  杨修一听能早点回去,血液都沸腾了,打了鸡血似的疯狂工作。

  ST最终还是要面相市场的,总有一天,它得站在阳光下,代表自己,代表纪绍棠。

  在黑暗中蛰伏,是为了更好的见证光明。

  一切就绪,只等待发布会了。

  纪绍棠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床头柜上的手机不安分地振动着,好几分钟都不停歇。

  纪绍棠从被窝里探出手摸到手机,稀里糊涂就点了接听。

  “纪绍棠,我没钱了,打钱!”一个粗噶嗓音从听筒里传出来,纪绍棠直接摁了挂断。

  睡意全无,她明明拉黑了纪希白,对方换着号打了过来,第一句话就是要钱。

  要你大爷!

  纪绍棠忍不住口吐芬芳,翻了个身枕着枕头发呆。

  静谧黑夜里,有月光从窗户泄进来,透过窗帘缝隙,打在地毯上,被子上。

  纪绍棠瞄了眼地毯,白色的长绒毛看起来又软又暖。

  这是贺颜深买的。

  贺颜深破产之后,醉心家里装修,在客厅,她的房间和她能活动到的地方都铺了地毯,以前的楠木沙发也换成了柔软的布艺沙发,黄绿色的暖色调。

  纪绍棠某天下班之后一进家门,差点以为自己回错了家。

  说起来,贺颜深是真的很温柔。

  知道她怀孕之后,就没让她干活家务活,什么都是自己上手。

  谁能想到一个大少爷有天也能洗手作羹汤,也会拿起扫把抹布,也能上得了厨房,下得了厅堂呢。

  手机屏幕亮起,叮咚一声,有短信进来。

  纪绍棠搓了搓鸡窝一样的头发,拿起手机看了眼。

  陌生手机号。

  【打钱!】

  就这么几个字。

  纪绍棠冷哼一声,迅速将短信删除。

  既然她说了断绝关系,那就是断绝,绝对不会再给他一丝一毫的期望。

  打钱?

  倒不如做梦来的快。

  是纪希白逼的她。

  纪绍棠看了眼时间,才凌晨三点,不用说,纪希白肯定又通宵完了。

  打钱,让她用血汗钱支持他玩?

  这辈子是没机会了,下辈子更没有。

  纪绍棠突然刚了起来。

  这边,纪希白打电话被拒接,发短信被无视。

  他捏着酒杯,差点儿就要将这薄薄的脆弱的小东西给捏坏了。

  两万块钱算什么?

  从毕业到现在,已经快到三个月了,随随便便玩几次,请朋友吃个饭,再买个新手机,一下子就分文不剩了。

  纪绍棠两万块就想断绝关系,不可能。

  别说真断绝了,就是十万块,他也不会放弃这个无限期的饭票。

  纪绍棠单身一人,赚了钱不给他花,再给谁呀?

  本以为没了纪绍棠,贺颜深还有钱会给他,没想到这么快贺颜深就破产了。

  纪希白一个没有收入的人,唯一的金钱来源就剩纪绍棠。

本文标签:公息肉欲秦芸雨老旺第二部

上一篇:男按摩师不带套直接进去|校花晚上求我桶她几下

下一篇: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把娇妻借给朋友泄欲4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