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把娇妻借给朋友泄欲4

2021-11-01 11:29:3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定要按家规惩罚,惩罚不轻,这活过来,还得再受一遍折磨。

  没人在意宴卓。

  赵殊将宴小端和宴四爷恭敬地请到了客厅。

  周帝也去了。

  周帝依旧没有表明身份,只是

定要按家规惩罚,惩罚不轻,这活过来,还得再受一遍折磨。

  没人在意宴卓。

  赵殊将宴小端和宴四爷恭敬地请到了客厅。

  周帝也去了。

  周帝依旧没有表明身份,只是坐在客厅了。

  如今,结果很明显,赵殊和周帝想装傻都装傻不了了。

  不过,这叛徒也没什么本事,没保着的必要。

  自然是把人交给宴家,不得罪宴家。

  赵殊看着宴小端,一副真心实意的模样:“是本王眼拙,识人不亲……”

  “你是挺蠢的。”宴小端毫不客气道。

  赵殊:“……”

  他深吸一口气:“我也是被那宴家叛徒蒙蔽……”

  “王爷的封号是‘睿’字,我还以为王爷很睿智,原来这般容易被蒙蔽的吗?”宴小端露出震惊的模样。

  他可是谨记,这赵殊是老棠的仇人呢。

  这时候有机会帮老棠报仇,他当然不会放过。

  赵殊的脸色很不好看。

  父皇在呢。

  这宴少主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说这样的话简直雪上加霜,他在父皇心里的印象更差了。

  他心里纵然一万个不高兴,但是这般情况下,也只能忍下去。

  他挤出一个羞愧的笑:“是本王的错。不如宴少主与宴四爷在京城住一段时间,给本王赔罪的机会?”

  “我们此行,是要处理叛徒的事,如今抓到叛徒,就该赶回宴家。睿王留我们住在京城,是想我和四叔被家主怪罪?”宴小端道。

  “本王不是这个意思,若真是害得二位被怪罪,那本王罪过就大了。”赵殊连忙道。

  宴小端和赵殊的谈话就这样不欢而散了。

  宴小端和宴四爷离开后,周帝也离开了。

  “父皇。”赵殊连忙叫道,“我送您……”

  周帝抬手,挡住了他的举动,头也不回地走了。

  周帝一走,赵殊身体一软,坐回了椅子上。

  皇帝没回头,他能想象皇帝眼中的失望。

  这一次,他彻底让父皇失望了。

  什么狗屁神仙!

  给他找了个宴家叛徒!

  好处没捞到,反而更被父皇厌弃了!

  赵殊气得起身,猛地踹了一脚椅子。

  ……

  宴小端即将离开京城,还是去见了一眼棠鲤,与她道别。

  侯府。

  “老棠,你是没看到,我都快笑死了,宴卓自信满满地点炮,结果把自己给炸飞了。”

  “砰!就这样飞出去了,趴在地上!”

  宴小端手脚并用地描述着,完全没了赵殊所见时的沉稳。

  他在棠鲤面前,还是个孩子,毫不掩饰。

  这件事,棠鲤早就听说了,但是听宴小端绘声绘色地说了一遍,还是觉得甚是有趣。

  宴卓真是活该,罪有应得!

  宴卓是宴家的叛徒,也不懂造火器。但是在小说剧情里,偏偏是这样的人,居然得到了赵殊的重用,荣华富贵享之不尽,最后还帮着赵殊统一三国,青史留名。

  棠鲤再次感叹,原来的天道真是不公。

  棠鲤本来以为朱春娇的天道消失,不再是气运之子,也不会发生小说里的剧情。但是,赵殊还是找到了宴卓,幸好苏大夫救了宴家主,改变了走向,否则就与小说剧情重合了。

  如此看来,朱春娇的那道天道恐怕没有完全消失。

  难道说……

  棠鲤有个猜测。

  朱春娇是小说女主,赵殊是小说男主,因为是女强文,所以朱春娇是气运之子,朱春娇被抛弃,难道这气运转到赵殊身上了?

  不过,这天道无论在谁身上,有她在,都是废天道。

  她只要留个心眼就行了。

  “老棠,我要走了,再见不知道何时,好舍不得你啊~”宴小端道。

  棠鲤的心情也有些伤感。

  宴小端这小子对她口味,买来做小厮,纵然最擅长的是吃,棠鲤也纵容着他……

  宴小端如今要接手宴家的重担,没法自由自在,这一走,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面了。

  棠鲤摸了摸他的脑袋:“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有缘会再见的。”

  宴小端点了点头,下巴扬起:“老棠,下一次再见面的时候,我可不是现在的宴小端了哦。到时候,我肯定特厉害。”

  棠鲤轻笑:“拭目以待。”

  宴小端被她的目光盯着,老棠看他的眼神好温柔好宠溺,看得他心里暖呼呼的。

  他要努力变得优秀,变成大佬,变成老棠的骄傲。

  老棠需要帮忙的时候,他能帮的上忙,他要做老棠的靠山!

  宴小端心里满是雄心壮志。

  宴小端等到傍晚,等到卫子昂和许珏回来,与他们道别后,便离开了。

  棠鲤和卫擎站在侯府门口看着他远去。

  棠鲤的脑袋靠在卫擎身上,卫擎则搂着她,知道她舍不得宴小端,无声地安抚着。

  两个清俊的少年一直跟在他身后,将他送出很远。

  “小端哥,经常给我们写信啊。”卫子昂道。

  “哎呀,男子汉,怎么婆婆妈妈的?”宴小端嫌弃道。

  卫子昂笑得温柔:“舍不得你呀。”

  宴小端的眼眶微微发红:“我也舍不得你们,舍不得老棠,还有大块头……”

  但是,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宴小端快步往前走,都不敢回头看。

  翌日。

  宴小端和宴四爷,带着重伤的宴卓,坐上马车回宴家。

  宴小端一直掀着帘子,往后看,眼巴巴的。

  “就这么舍不得?京城就这么好玩?”宴四爷问道。

  宴小端道:“其实不是京城好玩,我舍不得也不是京城,而是人。”

  “人?”宴四爷疑惑。

  宴小端问道:“是啊,舍不得好多人。四叔有喜欢的人吗?”

  宴四爷的脑海中浮现出的是一张脸,在初见那张脸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沉沦下去,心砰砰乱跳……

  他娘的!

  他想那人作甚!

  恶心!

  宴四爷神色一僵,冷着脸道:“没!”

  宴小端并未察觉到他的异样,眼巴巴地看着。

  老棠,再见了。

  后会有期。

  ……

  宴小端和宴四爷走了。

  但是,留下的余波,却令朝堂风起云涌。

  皇帝撤销了赵殊火器司指挥使的位置。

  宴家家规,火药不可用于造火器。

  宴卓是叛徒,叛徒造出来的东西,若是大周敢用,那就等于得罪宴家。

  大周还不敢得罪宴家。

  所以,火器司也关停了。

  赵殊的春风得意也不复存在。

  赵殊之前有多威风,现在就有多狼狈。

  睿王府,从之前的宾客络绎不绝,变成了门可罗雀。

  殿中。

  “陛下,睿王在殿外求见。”德顺公公汇报道。

  周帝面色不虞:“不见。”

  这一次,他对这个儿子彻底失望了!

  他给了他一次又一次的机会,最后都搞砸,只能说烂泥扶不上墙!

  “老六最近在作甚?”周帝问道。

  “六殿下在翰林院。”德顺道。

  周帝有些惊讶:“还在翰林院?朕记得,他去翰林院快有一年了吧?”

  他这儿子向来贪玩没定数,能待一年,着实令他震惊。

  “陛下,是的,他与乌大人的两个义子交好,那两位在翰林院任职,六殿下与他们同进同出。”德顺继续汇报。

  周帝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片刻后,他道:“朕今晚去梁妃那里就寝。”

  夜里,周帝便去了梁妃那里。

  梁妃最近的心情很好。

  王贵妃是她的死对头,三皇子又是她儿子储君之位的竞争者,梁妃自然对这些动静了若指掌。

  之前因为火器司的事,赵殊受陛下重用,王贵妃也格外受宠幸。

  王贵妃受了宠幸,梁妃自然免不了受气,一直忍气吞声。

  如今,真是眼看他高楼起,眼看他楼塌了!

  本来还以为赵殊搭上了宴家,现在才知道请来的是宴家叛徒,还得罪了宴家,真是笑死她了。

  梁妃心情好,整个人也神采飞扬,格外的美艳。

  她伺候皇帝伺候地格外尽心,两人柔情蜜意的,倒似回到了她刚入宫时,独宠时的那一段时光了。

  “景煊那孩子长进许多,在翰林院待了也快一年了……”周帝道。

  “也不是小孩子了,总得有点长进吧。”梁妃笑着道,心里不免有几分欣慰。

  “确实年岁不小了,快十八了,该为朕分忧了。”周帝思索片刻,“凉州山匪盛行,其中有个寨子,叫天霸寨,聚集了一万山匪,甚是嚣张,知县郡守都无可奈何。朕想将剿匪一事交给景煊,爱妃觉得如何?”

  梁妃顿时思绪万千。

  凉州那地山林险恶,山匪凶悍,景煊那孩子又没什么经历,没受过什么苦,此番去了肯定会受苦,还有危险,说不定还有性命之忧……

  那是她唯一的儿子,她自然是舍不得的。

  但是,却也知道,陛下这是对赵殊失望,于是看重景煊,有意考验。

  这是难得的机会。

  若是景煊将这事办的漂亮,那储君之位有望!

  储君之位,必定是艰难险阻。

  若是此时不争,待来日落于他人头上,那便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万般思绪,不过一念之间。

  梁妃含笑:“全凭陛下安排。”

  很快这消息就传到王贵妃耳中,王贵妃脸色顿时煞白。

  陛下这是有意培养赵景煊那小子!

  殊儿真是气死他了!

  候府。

  房间里,只有棠鲤和卫擎二人,门关着,夫妻二人说着悄悄话。

  卫擎说了赵景煊的事。

  棠鲤挑眉:“看来皇帝对赵殊彻底失望,景煊这孩子出息了。”

  卫擎的心情也不错,之前,赵殊天天在他面前得瑟,纵然他不把赵殊放眼里,但是一只苍蝇天天在他面前嗡嗡嗡,他也烦的要死。

  如今,苍蝇终于没了。

  “相公,替萧家平反之事,你是怎么计划的?”棠鲤问道。

  自从知道害死萧家的是周帝之后,她相公之前的计划就搁置了,谨防被发现端倪。

  但是,棠鲤知道,她相公并非什么也没做,肯定有自己的打算。

  “皇帝若是替萧家平反了,那岂不是打自己的脸?”卫擎道,“要当今圣上承认自己的错误,基本不可能。唯有待新帝登基……”

  棠鲤点了点头,原来她相公是这般打算。

  与一皇子达成协议,助他登基,到时候再为萧家平反……

  这确实是目前看来最好的办法了。

  其实,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她相公自己做皇帝。

  她相公身上流着皇家的血脉,本是太子,要做皇帝,也无可厚非。

  若是她相公想,她也会鼎力相助。

  但是,很明显,她相公对皇位不感兴趣。

  其实,棠鲤也不想她相公做皇帝。

  她只想和她相公过闲云野鹤、自由自在的日子。

  “相公,你选了赵景煊?”棠鲤问道。

  卫擎点了点头:“希望这孩子别让我失望。”

 文学

赵景煊接到要让他去凉州剿匪的时候,还有种不真实感。

  纵然这件事,其实前一日,母妃就告诉过他。

  彼时,他刚听到的时候,就完全懵了,然后扑倒他母妃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她的腰。

  “母妃,听说凉州离京城很远,马不停蹄都要走半个月一个月的。听说那里的山特别高,山水险恶,山匪特别多,还特别凶悍,杀人不眨眼的!我读过一个话本,就是一个商人赶着货物经过,就被山匪给抢了,连人带货地抢走!山匪要那商人的家人拿银子去赎人,而且是狮子大开口!那家人费尽心思,只凑够了十之一的银子,结果山匪就还了一只手给那家人,说那些银子只够赎一只手。”

  “母妃,我从来没离开过京城,更没去过那么远的地方。我去了,肯定吃不饱,睡不好。说不定水土不服,我一去就生病呢。您看我这细胳膊细腿的,还剿匪呢,随便一个匪徒就能把我摁死!”

  “母妃,我不能死啊,我还得好好孝顺您和父皇呢!”

  赵景煊眼眶红红,可怜巴巴地说了一大通。

  梁妃也快心疼死了,眼眶红了,手摸着赵景煊的脑袋,格外温柔。

  赵景煊偷偷地看了他母妃一眼,觉得卖可怜卖得差不多了,便试探着道:“母妃,我能不去凉州吗?”

  梁妃脸上的心疼瞬间消散,冷着脸道:“不行。”

  赵景煊垂死挣扎:“……母妃,我还是个孩子。”

  梁妃冷眼看他:“快十八岁的孩子?你是巨婴吗?”

  赵景煊从他母妃的态度里明白了,这凉州是非去不可了。

  如今,拿着圣旨,便是铡刀落下来,板上钉钉了!

  赵景煊接了圣旨,就哭丧着脸去找卫子昂和许珏,试图得到安慰。

  翰林院中。

  卫子昂和许珏都在忙。

  赵景煊走到许珏的面前,可怜巴巴道:“许珏,我要去凉州剿匪了。”

  许珏正在忙着,头也不抬:“哦。”

  赵景煊:“!!!”

  他的心都要碎了!

  他是要去凉州啊,而且剿匪这么可怕,结果许珏居然浑不在意?!

  说好的好兄弟呢?!

  赵景煊又走到卫子昂的面前。

  “子昂,我要去凉州剿匪了。”赵景煊道。

  卫子昂抬头看他,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他。

  赵景煊眼睛瞪得圆圆的,可怜巴巴的:“凉州的山匪很凶残啊,我此去还能活着回来吗?”

  卫子昂还没说话,一个嗤笑的声音便在赵景煊的身后响起。

  赵景煊回头,猛地瞪向许珏。

  要不是看在许珏那张好看的脸的份上,他好想揍他一拳,太欠揍了!

  “六殿下,你今年多大了?”许珏并没有要他回答的意思,自顾自道,“还有几个月就十八了吧?马延将军十五岁便带领一支百人的小队奇袭敌军,打败了敌人五千人大军。赵夜大人十六岁出使敌国,凭着七寸不烂之舌,令得地方退军,化解了一场大战。鲁升十七岁为丞相,在那风雨飘荡的朝代力挽狂澜,为晋朝续命了一百年。你都快十八了,不小了。”

  许珏说得这几位,都是前几个朝代,赫赫有名的少年英雄,写在历史书上的。

  “六殿下,您就是被保护得太好了,才没吃过什么苦。但是,那些保护你的人终会老去,你得自己立起来。”许珏的神色十分认真。

  赵景煊耷拉着脑袋,其实他知道,许珏说的对,也都是好意。

  但是,他心里还是难受,免不了害怕。

  他知道母妃一天一天老了,也一直在为他发愁、铺路。

  他也想成长起来,能保护母妃。

  但,就是觉得压力很大,充满了对未知的恐惧。

  “六殿下,这是你第一次办事,看似艰难险阻,但是其实没那么难,六殿下不用那么担心。”卫子昂道。

  卫子昂的声音很温柔,赵景煊抬头看他,见他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

  许珏和卫子昂都长得很好看,但是许珏有侵略性和压迫力,卫子昂却很温和,气质温和,笑容让人觉得莫名安心。

  “不用担心吗?但是我的武功好差啊,根本打不过山匪,山匪一个巴掌就呼死我。”赵景煊囔囔道,甚是忧心忡忡。

  卫子昂轻笑一声:“所谓剿匪,并非让六殿下和直接和山匪对打。人的成长是不可能一步登天的,陛下肯定更知道这个道理,所以肯定会安排厉害的人来辅助六殿下。六殿下,你要做的就是运筹帷幄,负责调兵遣将。当然,这件事有点难,所以六殿下兼听则明,多听取别人的意见,做出正确的判断。同时,也要正确的用人。当然,更重要的是,六殿下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六殿下,你是个很聪明的人,绝对能做好这件事,成功剿匪,让当地百姓免除匪患。”

  “六殿下将此事做成,便是一大功绩,百姓们会感谢你,也会青史留名。”

  卫子昂笑得眉眼弯弯,声音柔柔的。

  赵景煊跟被打了鸡血似的,觉得热血沸腾。

  之前,周帝将继承人选定为赵殊,所以刻意纵容放养赵景煊,将他养成一个闲散皇子。梁家人也察觉到,怕引起陛下忌惮,也放任他。这些原因下,赵景煊都十八岁了,还这般不学无术、胸无大志。

  但是,其实男人骨子里都是渴望建功立业,成就一番大事业的。

  赵景煊也是如此。

  他的血性,被卫子昂激起来了。

  赵景煊对剿匪之事没那么抗拒了。

  赵景煊猛地点头:“好,到时候你们俩就给我编一本书,就叫《景煊剿匪传》,把我写得勇猛一些,如何?”

  许珏被他逗笑了:“让状元和榜眼给你编书,做梦吧你。”

  “嘿嘿,这么好的机会给你们都不要,那我找其他人去,到时候别后悔哦。”

  “小爷不会后悔,滚吧你!”

  “堂堂榜眼,说话这么粗鲁,看我们状元,多斯文。”

  “赵景煊,把手从我脸上放下去。”

  “嗷,你们俩打我作甚!”

  赵景煊和许珏、卫子昂打趣一番,便走了。

  来的时候蔫了吧唧、可怜巴巴,走的时候却挺高兴。

  卫子昂所料不错,此番剿匪,周帝给赵景煊派了一个剿匪经验丰富的人,梁家也给他身边安排了两个人,一个是梁家大爷的长子,一个是梁二爷的幼子,这俩一文一武,专程帮赵景煊的。

  这般阵容,只要赵景煊不作妖,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赵景煊出发的时候,许珏和卫子昂去送他了。

  赵景煊抱了许珏和卫子昂一下,然后道:“等本殿下回来!”

  “到时候我们在凝风酒楼给你摆席。”卫子昂道。

  赵景煊高兴点头,一个帅气姿势翻身上马,走了。

  皇宫。

  “赵景煊出发了?”王贵妃冷声问道。

  她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却透出一抹刻薄来。

  “出发了。”下人低声禀报道。

  王贵妃留着精致的长指甲的手按在桌子上,神色冷了几分:“不能让他活着回来。”

  陛下派赵景煊去剿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什么意思。

  一为历练,二为功绩,都是为了他做储君做准备。

  赵景煊若是成功办成这件事,陛下说不定就封他做太子了。

  那殊儿,还有他们王家,就彻底完了。

  “凉州的悍匪杀人不眨眼,赵景煊死在悍匪的刀下,也不足为奇吧。”她眼中,杀气腾腾。

本文标签:地铁里一点一点的进入有反应

上一篇:公息肉欲秦芸雨老旺第二部|粗大烫进出腿间粉嫩屁股

下一篇:bl嗯手指敏感点酥麻凸起|我们去楼梯间做好不好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