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会所娇妻被多个黑人怀孕小说|把自慰器放进校花内裤

2021-11-01 16:01:3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双眸已经恢复了澄澈,定定的看着他。

  萧与卿笑,“是吧?”

  “但我觉得,我可以更醉一些。”

  话说着,他已经强势的扣住了她的下巴!

  “

双眸已经恢复了澄澈,定定的看着他。

  萧与卿笑,“是吧?”

  “但我觉得,我可以更醉一些。”

  话说着,他已经强势的扣住了她的下巴!

  “你放手!”

  “别装,你不就是要钱吗?”他笑,“我再给你加十万怎么样?”

  琴声早已消散在空气中,刚才那个拉琴的身影也已经破碎。

  时渺深吸口气,咬牙,“你是郑晚姐的男朋友!”

  “男朋友?”萧与卿笑着摇摇头,“你想多了,我们可不是那种关系。”

  “而且,她也不会介意的,加多一个人,可能会更有趣……”

  萧与卿的话还没说完,时渺已经直接往他小腿上踹了一下!

  他总算是将手松开了。

  “抱歉,我没有兴趣,而且我想萧先生也没有什么需要学的地方了,以后这里,我也不会来了。”

  咬牙将话说完后,时渺直接背着琴就走!

  萧与卿就站在原地没动——笑容早已从他脸上褪去。

  在时渺的身影消失的那瞬间,他才如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将桌上的酒拿了起来,直接对瓶吹。

  但几口后,他又抬手,将那酒瓶直接砸在了地上!

  ……

  时渺在外面晃荡了几圈,确定身上的酒味都散去了后才回了容宅。

  一进门,她就看见了端坐在沙发上的戚瑶。

  容夫人倒是不知道去了哪里,客厅就她一个人。

  时渺朝她鞠了个躬后就要往自己的房间走,但下一刻,戚瑶的声音又传来,“郁老师。”

  她的脚步很快停下,然后,低着头转身。

  戚瑶很快走到她面前,“我……可以问你一件事么?”

  “什么?”

  “嗯……”戚瑶咬了咬嘴唇,有些难为情的,“这几天,容既他每晚都回来么?”

  时渺的手顿时握紧了,“戚小姐的意思是?”

  “他好像有其他交往对象。”戚瑶到底还是将话说了出来,苦笑着,“但我查不到,你……知不知道什么?”

  时渺想也不想的摇头,“不知道。”

  “但是你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不是吗?你和他的关系好像……也挺好的。”

  “少爷是少爷,我是佣人。他的事情……我都不知道的。”

  戚瑶有些失望,“也是,你怎么可能知道?那你知道,他以前……有交往过其他的人么?”

  时渺抿了一下嘴唇后,轻声说道,“戚小姐是少爷第一个带进门的女孩。”

  “是吗?”戚瑶立即开心起来,将时渺的手握住,“那你还知道什么,告诉我好不好?”

  时渺摇头。

  戚瑶也不意外,“没事,那你以后知道了什么也可以告诉我的,我们加个好友吧?”

  话说着,戚瑶已经将手机拿了出来。

  她看上去那样的诚恳和善良。

  但时渺很快想起了那一封举报信。

  那被她抓着的手又缓缓抽了出来,“戚小姐,我不能僭越的。”

  “没关系,我们就是加个好友,平时也可以聊聊天。”

  “对了,这是我今天去商场看到的手链,我觉得跟你很般配,送给你吧?”

 文学

一直到晚餐的时间容既还是没有回来。

  但容太太还是将戚瑶留了下来。

  容太太今天好像特别高兴,还叫人去将酒窖里取了酒。

  时渺的房间距离餐厅很近,酒香味甚至都传到了她这边。

  还有戚小姐那克制曼妙的笑声。

  一会儿后,钟叔又叫她出去帮忙安置戚小姐。

  ——戚瑶喝醉了,容太太让她在这留宿一晚。

  电梯停在了三楼。

  这是时渺“第一次”到这里来,她也不敢乱看,只扶着戚瑶小心翼翼的跟在钟叔身后。

  “戚小姐,您晚上就在这儿休息吧。”

  钟叔吩咐其他佣人把床单铺好后,对戚瑶恭敬的说道,“有什么需要您可以随时按铃。”

  戚瑶还留有几分清醒,此时还能优雅地点点头,“麻烦你们了。”

  钟叔没再说什么,眼神示意了一下时渺后,她立即将戚瑶的手松开。

  戚瑶很快将房门关上了。

  在跟着钟叔往楼梯的方向走时,时渺终于没忍住转头看了一眼,轻声说道,“钟叔,少爷还没回来,让戚小姐住这里……”

  “嘘,不要说。”钟叔赶紧制止了她,“这是太太首肯的事情,我们只需要照办就好了。”

  “而且戚小姐和少爷马上就要订婚,不久后就是这里的女主人,早一点晚一点又有什么不同?”

  订婚?

  时渺的脚步顿时停下,看向钟叔,“什么时候?”

  “日子都已经订好了,就下个月吧?到时候我们这宅子里可算是要热闹一番了!”

  钟叔是看着容既长大的,此时想起这喜事,脸上也忍不住展开了笑容。

  时渺闭了闭眼睛后,也笑,“是啊,真……期待。”

  ……

  入夜。

  汽车的引擎声依旧熟悉,但时渺等了半个小时,手机上依旧没有一条新消息,也没有一个电话。

  她傍晚喝了酒,这几天也没能睡好,此时眼睛已经开始发疼发涩,但她还是盯着手机屏幕看,一动不动的。

  一个小时过去。

  时渺终于将手机放了下去,然后伸手,用被子将整个身体盖住。

  眼泪汹涌而出。

  说不清是解脱还是痛苦,那个时候,时渺脑海里只有一个无比清晰的想法——他不需要她了。

  然后,她突然想起了那首《离人曲》的曲调。

  还有那个拥有无尽的天赋才华,却又早早离世的演奏家。

  以及萧与卿下午的靠近……

  时渺猛地惊醒过来!

  外面的天似乎亮了。

  她的房间看不见阳光,只能伸手去摸手机。

  八点。

  上面还是没有短信和电话。

  她盯着看了一会儿后,又如同往常一样穿衣洗漱,再背着琴出去。

  容既和戚瑶正在餐厅中。

  容太太不在,他们两人面对面的坐着。

  男人身上的衬衣笔挺整齐,手上除了咖啡外,还有最新的报纸。

  女人穿着温婉的连衣裙,看向男人的眼神羞涩,嘴角是藏也藏不住的笑容。

  ——宛如一对新婚夫妇。

  时渺瞥了一眼后就不敢再看,正准备往前走的时候,却和迎面的人撞了个正着!

本文标签:会所娇妻被多个黑人怀孕小说

上一篇:第二天巨大还埋在里小说|我和闺蜜被双飞了

下一篇:看着娇妻在舞厅里被|强行扒开她双腿撕烂内裤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