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喜欢吃你下的面作品集:精油按摩2之精油按摩3

2021-11-01 17:05: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发现他们一个已经在书房睡下,一个在房间睡下,小动物的直觉告诉他,在这个时候开口要钱,真的不是一个好选择。

  可他真的是肚子饿啊,没有办法的他,想来想去,也只能找邹静。

  

发现他们一个已经在书房睡下,一个在房间睡下,小动物的直觉告诉他,在这个时候开口要钱,真的不是一个好选择。

  可他真的是肚子饿啊,没有办法的他,想来想去,也只能找邹静。

  邹静完成今天的功课,准备上.床休息,明天开始就是新的工作任务。

  虽然还没有拿到任务的具体内容,可是能让曹宝刚那个得瑟,说这次任务完成后,不要说这次任务的奖金客观,就是年终奖都会让他们很是吃惊。

  这如何不让大家犹如打鸡血一样,反正邹静感觉曹宝刚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

  不过邹静觉得很是奇怪,好像在原主的记忆里,曹宝刚没有这么激动过,也没有抢到一个大任务啊。

  组员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因为她提前销假上班,然后提前完成任务。

  在原主的记忆里,好像是下周才提交的任务,而这次接的任务是本周发布的。

  因为他们上个任务的完成度很好,加上曹宝刚的能力不错,在领导面前的印象不错,虽然另外一组的实力也不错,可还是给曹宝刚抢到。

  还有就是根据记忆,曹宝刚说的年终奖会是一个大数字,真的不是他画饼,而是那组耗时一年多完成这个项目后,哪怕一年就完成一个项目,可年终奖是全公司第一。

  至于奖金那是更加不要说了,根据小道消息,年终奖加奖金,都可以买到一套公司附近八十平方的房子,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虽然说现在的房价还没有暴涨到恐怖的地步,可他们的工资想要买一套八十平方的房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如果一旦有了一套房子,等以后收租也是不错的选择。

  想到这里,邹静那是一个激动,不过也表示难度提升,要更加努力才是。

  最后看了眼手机,发现龚梵竟然发消息给她,说肚子饿了,想吃宵夜。

  “想吃宵夜?”邹静明白这是没钱了。

  邹静:你想吃就吃,不要问我。

  龚梵:我不是没钱么,你可以帮我点吗?

  龚梵不客气的把他想吃的宵夜订单截图发了过来。

  看着发来的截图,点的东西不少,总价大概要三百多,还真的是不客气。

  邹静真的不懂这家伙是咋想的:你可以去看看咱下午讨论半天的文件,那是我们关于生活开销和收入的AA说明。

  邹静:明确了,我们的收入是各自花,其余人不得干涉。

  邹静:我还拍了视频,让你签字的时候,好好的读了一遍。

  邹静:合着你是读了,可没有往心里去,或者说你是不是觉得我还会和你以前一样傻,你说没钱,我就给你钱。

  邹静:你不是没有收入的人,你不要舍不得自己的收入。

  邹静想起林莉说她宝贝儿子,用的钱如何少,是如何的不乱花钱,就冷笑,如果不是她这个冤大头在后面支援一二,就龚梵的开销,他的收入能支撑吗?

  算了,反正都是无关人士,现在有协议在手,就让林莉去头大。

  邹静:你想吃就找你妈买单,再不济不是还有你爸。

  龚梵也想啊:他们现在都已经入睡了。

  邹静:那就不吃。

  她觉得很是奇怪,他们夫妻明明也不是早睡的主啊,难道今天因为她的关系,都给气到了。

  龚梵:可我肚子饿。

  邹静:既然这样,那就去喊你父母给你买单,你可是他们的宝贝。

  邹静打了一个哈欠:不早了,我睡觉了。

  邹静:如果你还是觉得饿的话,你可以早点休息,一旦入睡了,也就不会觉得饿了。

  邹静放下手机,就准备入睡,至于龚梵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都是他的事。

  老实说邹静也是无语了,你说你个大男人,有这个时间找她要钱,给她说一通,不会去摇醒他父母,难道他们还能对这个宝贝大儿子如何不成。

  特别是林莉对龚鑫有时候还会各种不耐烦,可是对龚梵这个儿子,那是一个态度好,就担心这个儿子吃不好睡不好。

  其实说白了,不就是习惯了用钱不找父母,而是找她,因为她虽然嘀咕两句,还是会给钱,林莉有些东西是不会同意买。

  龚梵:我不敢去找他们,他们今天吵架了

  吵架了?邹静不明白一贯给林莉压着的龚鑫竟然会跳出来吵架,不过哪又如何。

  邹静打了一个哈欠:既然你也知道你父母吵架了,那你就也就老实点。

  邹静:对了,你不是藏了点压岁钱,那就用吧。

  不要砍龚梵一番老实样,其实也会藏私房钱的,就担心万一遇到他很是喜欢的东西,林莉不给买,他也可以自己买。

  邹静:你如果舍不得买,那你自己想办法吧。

  邹静打了一个哈欠后,把刚才聊天的截图发到朋友圈,配图是今天刚刚在婆婆大人的建议下,签了AA制,结果入睡前,某人就发消息希望我能付外卖的钱,真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饿昏头了,休息休息,养足精神,明天还要上班。

  邹静屏蔽龚家人可见,知道这条消息发出去后,会让很多人留言,她要的就是让周围人都知道,他和龚梵已经AA制。

  虽然这个时间不算早,可很多人还在夜生活,看到她发的消息后,纷纷留言。

  邹静看到很快就有十几条留言后,懒得一一回复,统一回复:我和龚梵在经济上分开,独立负担各自的开销,关于他要买的东西,都是他支付,本人买的东西,本人支付,请各位不要找错买单人。

  这条回复一出去后,发现有几个人私聊她,都是纷纷确定,是不是AA了,是不是不会帮龚梵付他买的东西。

  邹静本来是想打听下龚梵买的东西,可既然不打算付账单,到底买了啥,也就没有必要打听。

  邹静一一回复:对啊,因为他妈妈觉得我开销大,所以要节约,谁花的钱就找谁。

  邹静:以后帮他带东西,请找他要钱,不要在朋友圈和同学群啥的,找我要钱,本人一概不会支付,谢谢。

 文学

邹静答复好后,彻底的闭眼休息,就是不知道龚梵是否休息的好,可和她有关系吗?

  对了,要把震动关了,入睡前,邹静都会把声音关了,就保留震动,这样有人打电话,也不至于听不到。

  可今天除了龚梵找她,还能有谁找她。

  还是应该要买个手机,比如用于工作,比如用于父母找她,这一部手机到了晚上就可以关机了。

  正好就选刚出没有多久的苹果手机,龚梵不是一直磨着邹静,想要买一部,说玩游戏可以更爽。

  切,想要新手机就找林莉啊,就是不知道林莉知道她心目中开销不大的儿子,打算入手一个七八千的手机,然后三四千的账单需要她支付,表情会如何。

  不过想想,龚梵会肆无忌惮的买买买,那是原主宠着,一般都不会反对,可林莉不同,绝对不会都惯着。

  龚梵没有从邹静这里拿到钱,肚子已经开始不停的发出抗议声,心情已经是很不好。

  他不是傻子,不记得下午签的东西,他就是觉得邹静应该不会这么狠心,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就是这么的狠心。

  龚梵摸摸咕咕叫的肚子,想了想,还是只能翻出自己的私房钱,没有办法,如果不吃东西,今天晚上可如何入睡。

  本来想着夜宵应该吃顿好的,好好的补补,可现在没有人买单,他就买了一份炒面加上两个肉串。

  吃着寒酸的夜宵,龚梵都想哭了,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寒酸的夜宵,哪怕在家吃夜宵,林莉都能做出比这个更丰盛更好吃的夜宵。

  虽然不好吃,不是很符合龚梵的胃口,可毕竟是自己付的钱,哭也要吃完,不然到家还是饿,再吃东西还要花钱。

  龚梵一脸不悦的到家,气呼呼的躺在床上,也懒得去洗澡,掏出手机,“再打一把游戏。”

  郁闷的心情也只能通过打游戏才能完成,可是发现VX上有人找他,都这个点了,谁会找他。

  掏出手机看了眼,发现都是找他要钱,龚梵习惯性的想说去找邹静。

  可是刚准备发出去还是怂了,万一邹静不付款咋办?现在这人可不像以前,很是狠心。

  可是再想想应该不会这么做,这几人都是他们的朋友和同学,邹静这人要面子,不会不给钱。

  想到这里,就把消息发出去,“哼,不想花钱,我看你不得不花这笔钱。”

  回复了几条消息后,就开始玩游戏,嘴上说是打一局游戏,怎么可能玩一局就收场,玩到凌晨三点才收工。

  打着哈欠,给手机充电,然后入睡。

  他没有去看几人回复的消息,如果他去看的话,还会想办法解决,结果他入睡前没有注意。

  早上起不来,还是林莉喊了好多次才起来,而时间已经不早了,本来依着他的性子,迟到就迟到吧。

  后来想起本月已经迟到好几次,都已经让领导点名了,如果再迟到,后果不堪设想,好像最近单位要去兄弟单位支援一二,那可是奔波在一线,各种辛苦。

  为了不会选上他,龚梵本来是想搭龚鑫的车去上班,可结果都已经走了,没有办法的他也只能跑到小区门口打车。

  而这个点是上班高峰期,也是打车高峰期,空车少,加上他速度不快,接连给人抢车成功后,才算是成功抢到一部车。

  把身上最后一张百元大钞花了后,他还是迟到,可把他给气的,如果早知道会这样,他还打车个啥。

  “如果,如果有部车,怎么会这样,压根就不要担心上班会迟到。”

  龚梵可不会检讨,如果他晚上早点休息,早上就不会起不来,也不会迟到。

  他就觉得本来属于他的车还在,他不会这么狼狈。

  不管他是如何的不满,迟到是事实,更让他绝望的是,今天大领导竟然巡视,而他就盯着大领导的目光进入办公室。

  此刻的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他死定了,都已经不敢去看直系领导的目光。

  周围同事都没有想到龚梵竟然敢迟到,都惊呆了,毕竟大领导刚才已经有点不满意,结果这傻子就这么的进入办公室。

  唉,看来日子不好过,不过庆幸的是,科室里那个去兄弟单位支援人员的名额,肯定是花落龚梵头上。

  这也算是个好消息,说是借用下,等人手充足后,就立马回归本单位,这里面就有一个问题了,何时人手充足。

  就算人手充足,也能回归,科室里还有位置吗?就算有位置,对升职也不利啊。

  不过如果是龚梵的话,这家伙哪怕留在科室里,也不会有升职的机会,能力一般,工作态度还不积极。

  龚梵不是不想打招呼,而是他看到大领导的那刻,整个人的脑子都懵了,他没有想到八百年都未必能见到一面的大领导,竟然今天就看到了。

  可惜对他而言,不是一个好消息,龚梵脑子里一万头马在奔腾,想着等回去后,他一定死定了。

  龚梵的直系领导,真的是恨不得把他给掐死,平时工作不积极,交代的任务都是不到最后一刻不交任务。

  现在好了,竟然还给他挖了这么大的一个坑,实在是没有办法忍。

  就算他爸是龚鑫,就算和副局关系不错又如何,就龚梵这个蠢样,不光是他倒霉,就是整个单位都让大领导很是不满。

  送走大领导后,龚梵的领导回到办公室,就把人员定了下来,之前他一直没有定人员,他其实是真的想把龚梵给投出去,就担心上头不同意。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如果不写龚梵的名字,那才是大问题。

  龚梵找了一个上厕所的时间,速度给龚鑫打了一个电话,和他说了这事,只要他不想去外单位,就不能避开龚鑫。

  龚鑫没有想到刚上班,龚梵就给他捅了这么大的一个篓子,真是想一把掐死他。

  他真的不懂,他咋就生了这么一个玩意,可是再生气也没辙啊,自己儿子,不出手能咋办。

  龚鑫知道这事有难度,想着要不多出血,起码把这事给敲定,结果没有想到老友刚接起电话,都不要等他说话,就很干脆的表示,这事老板过问了。

  得,老板都盯着这事,就算老友是副局长也没戏啊,龚鑫也只能放弃搭救,盼望龚梵换了一个地方工作后,能认真工作,争取早点回去。

本文标签:喜欢吃你下的面作品集

上一篇:你吃饭我在餐桌下吃你:越南边境玩小处雏女口述

下一篇:灼热还在她:手指慢慢摸到她内裤边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