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她被揉的开始呻吟起来|公与熄大战邢爱爱

2021-11-02 09:22:2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这才睁开眼,观察周围的环境。

  耳边一直都有海浪声,地板摇晃且潮湿,她猜的应该不错,此时是在海面上。

  也不知道船是开到哪里的,这样一来,逃跑就更加难了。

  周围很

她这才睁开眼,观察周围的环境。

  耳边一直都有海浪声,地板摇晃且潮湿,她猜的应该不错,此时是在海面上。

  也不知道船是开到哪里的,这样一来,逃跑就更加难了。

  周围很黑,刚醒的时候她以为是因为天黑了,然而现在才发现,不是天黑,而是因为她此时身处于一个密闭的空间内。

  如果她猜不错,应该是船舱。

  头顶有一个红点,很有可能是摄像头。

  洛晚动了动身体,挣扎着坐了起来。

  一点一点挪到墙边,贴着墙假寐,减缓航行摇晃带来的晕眩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船舱的门被打开,一阵刺眼的白光照射进来。

  眼睛适应了黑暗,洛晚被刺了一下,微眯着眼睛看去,就见陆老爷子拄着拐杖走了进来。

  他身边还有另一个老人,有点眼熟,但一时之间想不起是谁,他们后面则跟着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腰间配着枪。

  陆老爷子居高临下地走到洛晚面前,眼神睥睨,“看到我,你好像一点也不意外。”

  “能猜到。”洛晚语气平静。

  如果这样都猜不到是陆老爷子把她抓来,那她可以回炉重造了!

  洛晚,“你是怎么把我抓来的。”

  她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甚至连自己什么时候昏过去的都不知道,醒来就在这里了。

  陆老爷子冷哼,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虽然他现在被陆寒川架空了权力,但当年也是雄霸帝都的风云人物,怎么可能连神不知鬼不觉绑走一个女人的能力都没有!

  见他不屑回答,洛晚也不在意,扫了一眼陆老爷子身边的老人,后者目光阴狠地盯着她。

  洛晚微微皱眉,依旧想不起他是谁,更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

  “现在是在船上?”

  陆老爷子冷笑,“公海。”

  “知道为什么是在公海上面吗。”

  洛晚心里咯噔一声,没有说话。

  陆老爷子高高在上地道,“因为在公海杀了你,扔到海里,谁也不知道。”

 文学



  说完,朝着身后的保镖打了个眼色,那人会意,转身走了出去。

  陆老爷子再次看向洛晚,“只要你乖乖听话,按我说的去做,我不会杀你。”

  “你要我做什么。”洛晚问道。

  刚刚离开的人正好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份文件,陆老爷子下巴朝着洛晚的方向抬了抬。

  那人把文件放到洛晚面前。

  洛晚低头看去,是离婚协议书。

  “签了它,时机到了,我自然会放了你。”

  洛晚微怔,“你把我绑来,就是为了让我签离婚协议书?”

  有病吧!

  她已经签过一份离婚协议书送到陆寒川面前,是他不肯签,把她绑来重新签一次,有意思?

  多此一举!

  “当然不止。”陆老爷子说道,“我知道你已经签过一份,但陆寒川不肯签,那就只好把你请过来,等他签了,我自然会放了你。”

  洛晚总算明白过了,脸色猛地一沉,“你想用我来威胁陆寒川?!”

  陆老爷子冷着脸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

 洛晚突然感觉一股愤怒!

  自己的亲爷爷为了逼他离婚,绑了他妻子逼他签字,陆寒川心里该有多难过啊。

  她替陆寒川心寒。

  眼神冷了下来,一股愤怒直冲头顶。

  “你这样做,是在往陆寒川心里捅刀子!”

  “伤心只是一时的,等你们离了婚,我自然会给他安排一门最好的婚事,少废话,赶紧签。”

  陆老爷子看了那名保镖一眼,示意他给洛晚松绑。

  “这条船上都是我的人,你逃不掉,别作无用的挣扎。”

  手上绳子被解开,一支笔塞到了她手里。

  洛晚拿着笔,看着眼前的离婚协议书,眼角余光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门口的方向。

  那里人影晃动,船上应该有不少人。

  个个五大三粗,且腰间别着枪,仅靠她一个人,绝对不可能逃出去。

  心里快速分析了一遍此时的境地,她没有做无谓的挣扎。

  拿起笔,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配合的态度,总算让陆老爷子脸色好了不少。

  离婚协议书被人拿走,而她的手再次被绑了起来。

  不仅如此,嘴上还被贴了胶布。

  紧接着,站在陆老爷子身边的老人上前,直接往洛晚脸上甩了一巴掌。

  洛晚被打懵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又一巴掌狠狠甩了下来。

  被人连扇了十几下,半边脸都肿了起来,火辣辣的疼。

  男人扇巴掌的力度很大,洛晚被打得耳朵嗡嗡作响,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眼角肯定充血了。

  “贱人!都是你害我丁家破产,你给我去死!”

  恶狠狠地说完,又一巴掌甩到了她脸上,差点把她打晕过去。

  洛晚总算知道这个老人为什么眼熟了,丁家家主,丁学林!

  像丁学林这样的人物,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她也只是在某些宴会上见过一两次,难怪觉得眼熟,却又认不出来。

  她害了丁家?

  可笑!

  丁家破产从头到尾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丁学林双眼充血,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如果不是你这个狐狸精勾引陆寒川,他一定会乖乖娶丁苒君,丁家就不会破产!”

  丁家那么多年的基业,全都毁在他手上,他好恨!

  而造成丁家如今这般田地的罪魁祸首洛晚,他绝对不会放过!

  洛晚只感觉讽刺,丁家会变成今天这样,全是咎由自取!

  是丁苒君不自量力去算计陆寒川,既然敢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就要有承担责任的觉悟!

  然而,她说不出来,太痛了。

  半边脸肿得老高,嘴角被打破了,她满嘴都是血腥味,动一动都是钻心的痛。

  根本说不出一个字。

  丁学林怒火中烧,一脚踹在她肚子上,直接把洛晚踹倒在地。

  “老丁,够了,正事要紧。”

  丁学林闻言,压下胸中的怒火,跟在他后面的保镖立刻上前,拿着相机对着洛晚的脸拍了一张照片。

  陆老爷子,“照片和离婚协议书一起送到陆寒川手里,告诉他,不想洛晚死,就签了它。”

本文标签:她被揉的开始呻吟起来

上一篇:玩越南三个雏妓真实小说|碾压脆弱的敏感点

下一篇:将春药推进她的下面|和十几个一起做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