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将春药推进她的下面|和十几个一起做了

2021-11-02 09:25:4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楚老头楚老太就瞪大了眼睛,眼神只往心上飘,可惜他们不识字,“快看看这写的是什么呀,不会是景瑜的孩子催咱楚楚回京吧?”

  “他敢!”楚老三眼睛一瞪,倒是有

楚老头楚老太就瞪大了眼睛,眼神只往心上飘,可惜他们不识字,“快看看这写的是什么呀,不会是景瑜的孩子催咱楚楚回京吧?”

  “他敢!”楚老三眼睛一瞪,倒是有几分凶狠的模样。

  楚楚的视线落在信上,也不由得愣住了,“这是大哥的来信……”

  “阿木?”一家人听到是楚木的来信,就更加着急起来,这还没开始考试呢,怎么就来信了?可别是出什么事才好。

  一家人再次看向楚楚。

  楚楚有些呆愣,“是……是好事……”

  楚家人“……什么好事?看着不太妙啊。”

  再次将疑惑的眼神看向楚楚,楚楚深吸一口气,“大哥说他要成亲了,让二伯二娘去京城,帮他提亲!”

  这下子轮到楚家人愣住了,他们呆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半响没出声还是楚林最先回过神来,“什么大哥竟然要成亲了!跟谁?”

  楚林问出了楚家人也想知道的问题,以前从未听说过阿木有心仪的女子,怎么突然之间就要成亲了呢?

  一家人愣了半响,才在黎蔚的提醒之下急匆匆的去收拾行李,不管阿木娶的是谁,他们家终于要进人了,他们虽然相信阿木的眼光,但是也需要去长长眼。

  楚老太急匆匆的去收拾行李,却被楚林给拦住了,“奶奶大哥是让爹娘去,又不是让你去,你这都一把年纪了,京城那么远,你去凑什么热闹?”

  “谁一把年纪了,我身体好着呢,我这么多孙子,终于有一个想通了,要成亲了,我能不去,不去京城,难道指望你不成?”楚老太气急,一巴掌就直朝楚林的脑袋呼过去。

  好在楚林小时候被打惯了,身体自然而然的就有了条件反射,身体下意识的偏了偏躲了过去,避免了一场脑门挨揍的悲剧。

  楚老头直接朝楚老太中气,十足的喊道,“帮我把我的衣物也收拾收拾,我也一起去,家里的这些孩子们一个个的都没有指望,读书的读书,上工的上工,就是不知道娶个媳妇!要他们有何用?咱们上京城去帮咱们大孙子出谋划策!”

  说完也急匆匆的进了屋子,准备去看着点,看看还要带些什么。

  只留下楚林一个人挨兄弟们的群殴。

  叫他多嘴!

  因为楚木的一封来信,让整个楚家都陷入了癫狂状态,风风火火的收拾东西,急不可耐的忙了一整晚。

  楚楚的原计划是在家里好好陪陪爷爷奶奶,陪陪家人,等再过几个月再回京城,可现在的计划已经完全被打乱了,第2日一大早就需要启程了。

  二伯,二娘爷爷奶奶都急不可耐的等着上京,一天也不想多等。

  坐上马车,装好行李,楚家四个长辈加上楚楚跟黎蔚,在除家其他人殷切的目光中缓缓驶了出去。

  好在这辆马车之前楚楚回来时,萧景瑜为了方便她出行,避免长途跋涉的劳累,将马车打造的极为宽敞舒适,一行六人坐在里面也不觉得挤。

  楚老太跟孙晴坐在最里头,里面有一张大软榻,累了就能躺下休息。

  马车的小茶几下还装了各式各样的小柜子,打开来里面还有各种零食点心。

  还备着茶水。

  马车走的是官道平坦又舒适,在里面喝茶端的茶杯,丝毫不用担心会洒出来。

  楚家长辈几人对此颇为满意,直夸萧景瑜对楚楚上心。

  把楚楚说的闹了个大红脸。

  楚楚原本还担心家中长辈们第一次坐马车出远门会不适应,可是显然是她想多了。

  这几人的精神头比他还足,像是丝毫不会感觉累似的。

  楚楚原本想着白天赶路,晚上找客栈休息,可四位长辈不同意,说他们躺马车上一样休息,被楚楚一通说,才勉强同意了。

  虽然几个人的精神头很好,但是毕竟已经上了年纪,尤其是楚老头跟褚老太,处处还是担心他们吃不消,所以会每天给他们炮制一壶顶级药茶。

  比药茶坊的要更加好,黎蔚也跟着受益。

  连着喝了几天的药茶,连之前为了学解剖长出来的白头发都消了下去。

  楚家一行人的马车,在经过一个月的长途跋涉在四月中旬终于抵达了京城。

  城门口,萧府等马车停在路边,萧景瑜跟楚木坐在马车里等人。

  得知楚家一下子过来了四个长辈,他立即吩咐人把他娘旁边的院子给打扫出来了,方便几人叙旧。

  “景瑜,家里人真的来了?”这是楚木第六十六次询问萧景瑜。

  萧景瑜闭着眼睛,对于瞩目的询问颇为无奈,“真的,这回他们怕是已经进京了,你快先安心看书吧,明日就要考试了。”

  萧景瑜只觉得坐在他身边的是个大舅哥,实在是烦人。

  幸亏是楚木姓楚,不然他都不带他。

  实在是太烦了,磨磨唧唧的跟个小老太似的,你不知道像谁,楚家人明明都不这样。

  楚木可不是常人对于萧景瑜他丝毫不带怕的,“别人怕你我可不怕,怎么你嫌我过早了,那你可得好好忍耐,爷爷奶奶都来了,胡凡怡怕是也听到了风声,马上就要杀过来了,还有你那小师弟太子殿下,还有个一起回来的黎蔚,接下来你这府里怕是热闹了,我这是为你好,提前让你适应适应。”

  “明明就是你自己括噪,可别给自己找理由。”萧景瑜笑。

  果然还是小时候的那个楚木。

  官道上马蹄声渐行渐远的传来,一听到马蹄声,两人皆是会心一笑,掀开车帘,一同往车外看去,一辆马车疾驰而来。

  很好认,就是之前楚楚回东泉村,萧景瑜为她准备的那辆。

  两人的嘴角瞬间弯起,“来了。”

  大家都在那辆车里,他们马上就要见面了。

  萧景瑜第一个下了车,楚楚在车里。

  他想

  疾驰的马车在吁的一声之后就停了下来,车帘被掀开,看到那人,萧景瑜的眼里就布满笑意。

  “萧景瑜,我回来了。”少女冲着他笑。

  一行人回到了萧府,楚家四位长辈见到小娘子就激动坏了,五人围在一起,谈天说地。

  同样也见到了,楚木想要娶的女子。

  萧家旁枝的女儿萧雪,父母双亡,一直跟着萧婶子住在萧家,按照辈分算是萧景瑜的堂妹。

  楚楚之前也见过萧雪几次,没想到她竟跟自家大哥对上眼了。

  楚家几位长辈对萧雪也很是满意,楚老太拉着她的手,“哎哟,我楚家终于要进人了。”楚老太是越看越喜欢,小姑娘长得水灵灵的,跟萧景瑜还有几分相似,又知根知底的。

  孙晴也在一旁道,“我们家五个男孩子,年龄都老大不小了,却一个个不知道着急,心事总是拖着,现在阿木终于定下来了,我这个心可算是放下一半了,看来以前是阿木没有遇上可心的,那孩子的主意大着呢。”

  “小雪啊,以后你进了我们楚家的门,你尽管放心,阿木绝不会负你,咱们楚家的男人别的本事没有,但是疼媳妇的本事那是一等一的。”楚老二不甘寂寞地冒了出来,把萧雪弄了个大红脸。

  娶媳妇可不是个简单的事情,你不用心对待人家,人家怎么会嫁给你?

  “对!”楚老头的大嗓门也冒了出来,“以后嫁进来了,那咱们就是一家人了,阿木要是敢欺负你,你就跟爷爷说,爷爷帮你教训他!”

  楚家一行人都围着萧雪说话。表态,生怕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儿(孙)媳妇儿就跑了。

  萧雪已经满眼是泪了,“楚爷爷,楚奶奶,楚叔叔,楚婶婶,你们的来意我知道,我只是没有想到阿木会突然之间把你们叫过来,我都还没准备好,你们能赶过来,对我这么重视,我很高兴,其实不管你们来不来,我都已经做好决定了,非阿木不嫁!”

  “真的,你们两个已经说好了?”楚老太跟孙晴喜得笑眯了眼。

  “那接下来我们只要过了彩礼互换了八字,这件事情就成了,阿木那小子也是的,都决定要成亲了,才跟我们说,好在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来的时候,他们就打定主意,不能让这个儿(孙)媳妇跑了,所以东西早早的就准备好了。

  刚开始他们还担心怕楚木识人不清,见到萧雪第一眼他们就知道他们阿木没有看错人,这是个好孩子。

  同时,在跟萧娘子聊天的时候,楚家人也了解到了萧雪的身世,从小父母双亡,萧娘子回京后,就一直跟着萧娘子长大。

  “小雪,这门亲事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会尽量满足你。”孙晴看着萧雪,满脸的笑意,视线扫过萧雪的肚子,更是笑眯了眼,说不定她过不了多久就要当奶奶了。

  ……

  一行人聊了很久,楚家人又找了萧娘子商量,萧雪也算是萧家的女儿。

  楚家长辈四人毕竟赶了那么久的路,聊了一会儿,身体也乏了,需要好好休息一番。

  等饭菜摆上桌,萧景瑜才带着一下车就被他拐跑的楚楚姗姗而来。

  至于黎蔚,一下马车,就睡得个天昏地暗,大家也不去叫他,反正等他饿醒了自然会找吃的。

  等用过中饭,楚楚又将一行人赶去休息。

  刚刚吃饭前只小眯了一会儿。

  虽然日日都有服用临泉泡的茶,但是也比不上真真实实的睡一觉来的效果好。

  ……

  第二日就是楚木考试的日子了。

  一家子人都十分的紧张,早早的就起来了,想找些事情做,因此来缓解紧张,偏偏萧府里多的是下人,想干点什么活,不出片刻便会有人过来告罪,弄得一行人不再敢动手了。

  等楚木起床一家子用过早饭之后,就齐齐的送楚木去了考试院。

  胡凡怡也杀了过来,后面还跟着阳焱。

  此时的考试院早已人山人海。

  汇聚了全国各地的考生。

  这次考试主要是选出三百名贡士。

  等会试过后,会选出前十名的贡士,参加殿试,决出前三甲。

  最为紧张的时刻到了,考生们中间布满了紧张的氛围,更有甚者已经紧张的直冒汗,脸色苍白了。

  往年这种情况也不在少数,明明寒窗苦读十年到最关键的一步了,却因为自己心理不过关,而止步于此。

  人一紧张就容易晕,晕了就会错失这次考试的资格就只能再等三年了。

  往往这一等就要等无数个三年。

  心理素质一次不过关,次次不过关。

  有些人甚至考中了贡生之后太过于高兴,以至于到了癫狂的地步。

  啰声响起,提示考生们要开始排队接受检查,进入考场了。

  楚牧跟家人一一告别,最后的目光停留在了萧雪身上,眼底是温柔的笑意。

  前来陪同的家属是不能一起进去的,只能看着楚木,接受检查之后消失在了考试院门口。

  众人没有一直等在门口,而是等楚木进了考试院之后就回了萧府。

  胡凡怡一进萧府的大门就跟一阵风似的跑去了黎蔚的院子,“你还睡呢,你还睡呢?人家楚大哥我考试去了,我们都去送了他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睡觉。”

  “是楚木考试又不是我考试,我去做什么?”黎蔚扯过被子,盖住了头。

  “你起来你快点起来,我有事找你帮忙!”

  “不帮!不起!”

  “帮不帮?”

  “不帮!”

  “阳……”

  “帮帮帮,你要做什么?”

  胡凡怡就要扯上凳子坐下,被黎蔚给制止了,“胡大小姐您去外面等我成吗?男女授受不亲,您这样,我怕您家那位过来扒我的皮!”

  胡凡怡:“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咱俩可是好姐妹,还有,我跟阳焱那家伙可没关系啊,你可别乱说话。”话音刚落,就红着耳朵跑了出去。

  黎蔚:“……”

  姐妹?

  呵!

  我看你是个智障。

  等黎蔚出了院子才发现院子里已经坐满了小伙伴。

  疾驰的马车在吁的一声之后就停了下来,车帘被掀开,看到那人,萧景瑜的眼里就布满笑意。

  “萧景瑜,我回来了。”少女冲着他笑。

  一行人回到了萧府,楚家四位长辈见到小娘子就激动坏了,五人围在一起,谈天说地。

  同样也见到了,楚木想要娶的女子。

  萧家旁枝的女儿萧雪,父母双亡,一直跟着萧婶子住在萧家,按照辈分算是萧景瑜的堂妹。

  楚楚之前也见过萧雪几次,没想到她竟跟自家大哥对上眼了。

  楚家几位长辈对萧雪也很是满意,楚老太拉着她的手,“哎哟,我楚家终于要进人了。”楚老太是越看越喜欢,小姑娘长得水灵灵的,跟萧景瑜还有几分相似,又知根知底的。

  孙晴也在一旁道,“我们家五个男孩子,年龄都老大不小了,却一个个不知道着急,心事总是拖着,现在阿木终于定下来了,我这个心可算是放下一半了,看来以前是阿木没有遇上可心的,那孩子的主意大着呢。”

  “小雪啊,以后你进了我们楚家的门,你尽管放心,阿木绝不会负你,咱们楚家的男人别的本事没有,但是疼媳妇的本事那是一等一的。”楚老二不甘寂寞地冒了出来,把萧雪弄了个大红脸。

  娶媳妇可不是个简单的事情,你不用心对待人家,人家怎么会嫁给你?

  “对!”楚老头的大嗓门也冒了出来,“以后嫁进来了,那咱们就是一家人了,阿木要是敢欺负你,你就跟爷爷说,爷爷帮你教训他!”

  楚家一行人都围着萧雪说话。表态,生怕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儿(孙)媳妇儿就跑了。

  萧雪已经满眼是泪了,“楚爷爷,楚奶奶,楚叔叔,楚婶婶,你们的来意我知道,我只是没有想到阿木会突然之间把你们叫过来,我都还没准备好,你们能赶过来,对我这么重视,我很高兴,其实不管你们来不来,我都已经做好决定了,非阿木不嫁!”

  “真的,你们两个已经说好了?”楚老太跟孙晴喜得笑眯了眼。

  “那接下来我们只要过了彩礼互换了八字,这件事情就成了,阿木那小子也是的,都决定要成亲了,才跟我们说,好在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来的时候,他们就打定主意,不能让这个儿(孙)媳妇跑了,所以东西早早的就准备好了。

  刚开始他们还担心怕楚木识人不清,见到萧雪第一眼他们就知道他们阿木没有看错人,这是个好孩子。

  同时,在跟萧娘子聊天的时候,楚家人也了解到了萧雪的身世,从小父母双亡,萧娘子回京后,就一直跟着萧娘子长大。

  “小雪,这门亲事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们会尽量满足你。”孙晴看着萧雪,满脸的笑意,视线扫过萧雪的肚子,更是笑眯了眼,说不定她过不了多久就要当奶奶了。

  ……

  一行人聊了很久,楚家人又找了萧娘子商量,萧雪也算是萧家的女儿。

  楚家长辈四人毕竟赶了那么久的路,聊了一会儿,身体也乏了,需要好好休息一番。

  等饭菜摆上桌,萧景瑜才带着一下车就被他拐跑的楚楚姗姗而来。

  至于黎蔚,一下马车,就睡得个天昏地暗,大家也不去叫他,反正等他饿醒了自然会找吃的。

  等用过中饭,楚楚又将一行人赶去休息。

  刚刚吃饭前只小眯了一会儿。

  虽然日日都有服用临泉泡的茶,但是也比不上真真实实的睡一觉来的效果好。

  ……

  第二日就是楚木考试的日子了。

  一家子人都十分的紧张,早早的就起来了,想找些事情做,因此来缓解紧张,偏偏萧府里多的是下人,想干点什么活,不出片刻便会有人过来告罪,弄得一行人不再敢动手了。

  等楚木起床一家子用过早饭之后,就齐齐的送楚木去了考试院。

  胡凡怡也杀了过来,后面还跟着阳焱。

  此时的考试院早已人山人海。

  汇聚了全国各地的考生。

  这次考试主要是选出三百名贡士。

  等会试过后,会选出前十名的贡士,参加殿试,决出前三甲。

  最为紧张的时刻到了,考生们中间布满了紧张的氛围,更有甚者已经紧张的直冒汗,脸色苍白了。

  往年这种情况也不在少数,明明寒窗苦读十年到最关键的一步了,却因为自己心理不过关,而止步于此。

  人一紧张就容易晕,晕了就会错失这次考试的资格就只能再等三年了。

  往往这一等就要等无数个三年。

  心理素质一次不过关,次次不过关。

  有些人甚至考中了贡生之后太过于高兴,以至于到了癫狂的地步。

  啰声响起,提示考生们要开始排队接受检查,进入考场了。

  楚牧跟家人一一告别,最后的目光停留在了萧雪身上,眼底是温柔的笑意。

  前来陪同的家属是不能一起进去的,只能看着楚木,接受检查之后消失在了考试院门口。

  众人没有一直等在门口,而是等楚木进了考试院之后就回了萧府。

  胡凡怡一进萧府的大门就跟一阵风似的跑去了黎蔚的院子,“你还睡呢,你还睡呢?人家楚大哥我考试去了,我们都去送了他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睡觉。”

  “是楚木考试又不是我考试,我去做什么?”黎蔚扯过被子,盖住了头。

  “你起来你快点起来,我有事找你帮忙!”

  “不帮!不起!”

  “帮不帮?”

  “不帮!”

  “阳……”

  “帮帮帮,你要做什么?”

  胡凡怡就要扯上凳子坐下,被黎蔚给制止了,“胡大小姐您去外面等我成吗?男女授受不亲,您这样,我怕您家那位过来扒我的皮!”

  胡凡怡:“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咱俩可是好姐妹,还有,我跟阳焱那家伙可没关系啊,你可别乱说话。”话音刚落,就红着耳朵跑了出去。

  黎蔚:“……”

  姐妹?

  呵!

  我看你是个智障。

  等黎蔚出了院子才发现院子里已经坐满了小伙伴。

  胡凡怡看见他,犹如看见亲爹般的扑了过去。

  感受到来自于阳焱的怒火,黎蔚赶紧闭了开来,顺手将胡凡怡推进了阳焱的怀里。

  众人:“……”

  胡凡怡:“……卧槽!我心跳怎么这么快!”

  阳焱:“好兄弟!”

  黎蔚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胡凡怡耳朵红红的从阳焱怀里退出来,老老实实的坐在凳子上,“你给我点药,我的茶园被人给霍霍了,我咽不下这口气,也要去读茶树!”

  “要那种能把茶树毒得半死不活出来的茶叶,没法入口,又毒不死人的那种。”

  众人:“……”

  要求还挺多。

  最终抵不过胡凡怡的唠叨,和阳焱危险的眼神,黎蔚还是亲自练了一些药给胡凡怡。

  看着她兴高采烈的伸手抱住了阳焱,跳到了他身上,阳焱也纵着她,伸手托住她的腰,防止她掉下来,眼里尽是宠溺。

  黎蔚伸手捂脸,为什么他要吃这份狗粮?

  时间过得异常快。

  十天之后。

  楚木半人半鬼的从考试院跑了回来。

  可把楚家人给吓坏了。

  直呼是哪里来的妖怪?

  还是萧雪心疼楚木,带着他下去洗漱。

  看着两人相携走过的背影,楚家长辈,身藏功与名。

  ……

  楚楚这些天也是忙得很,正如胡凡怡那天所说,他们的茶山出了问题,被厉家下了毒。

  今年的春茶可能会供应不上了,胡家要茶坊跟茶水铺子,那边的茶叶也快供不上了,货不能断,一旦断货会影响到口碑。

  萧景瑜那边要陪着皇上跟太子处理这次考试的后续事宜,也没有空过来闹她。

  她要趁着这段时间准备一批茶叶。

  回到自己房间,楚楚心神一动,就出现在了空间里,她已经好久没有来过空间了。

  这几年空间里的珍贵药材是越来越多了,随便拿出去一株都足以震惊医药界。

  不过她现在的心思并不在这些药材上,甚至这些药材的视线往里走,来到一处偏僻的角落,可以看到有一片茶树。

  这是之前她怕万一出了什么事,茶叶会供应不上,特意移植进来的,现在果不其然的就出事了。

  楚楚有时候觉得自己真是个乌鸦嘴。

  不过好在当时移植了这几棵茶树,不然现在怕是会没有办法可想。

  楚楚找了个小蓝子,把新鲜的茶叶都摘了进去,没有将茶叶带出空间,还是直接在空间里炮制起来。

  出了空间,到院子里跟家人闲聊,楚楚便听到了关于厉家的八卦,“听外面的人说,不知道是厉太后家里做了什么亏心事还是怎么的,他们家的茶山茶园都出事了,新长出来的茶叶竟然是蓝色,一个个嫣儿巴巴的像霜打的茄子似的。”

  “听说是好几个茶山,茶园呢,损失了那么多茶叶,可得好多银子吧?”

  楚楚看了眼笑得贱兮兮的的胡凡怡,没想到的动作这么快。

  厉家现在怕是会被气得吐血了吧?

  知道现在他们家的茶园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肯定会再次出手报复,应当要小心了。

  厉家现在确实是焦头烂额,整个东临都知道,他们厉家是第一茶叶世家,他们产的茶叶全都是顶级茶叶销往各个国家。

  现在他们的茶叶一夜之间全被端了,茶树虽然看着还没死,但是长出来的茶叶完全不能用。

  蓝色的茶叶一看就是有问题的,谁敢买来喝。

  谁敢用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况且那个茶叶还有一股腐败味,就犹如死了好几天的臭老鼠般。

  偏偏茶树还没死,还可以继续长。

  这种情况还不如全死了的好。

  厉云知道这种情况,硬生生的呕出了一口血。

  他们的茶园为何会这样?根本就不用去想。

  他们前脚刚毁了胡家的一座茶山,现在胡家立刻就报复回来了,还是加倍的。

  “那现在怎么办?那茶树可还能救活?”

  “怎么救?那茶树根本就没有死!”

  “茶叶为何会变色?”

  “这还用说吗?肯定是那胡家动的手。”

  厉家众人坐在大厅里脸色难看。

  厉云也同样是怒极,他脸上的横肉在都在不断的抖动,能看出他在努力压抑着快要抑制不住的怒气。

  “都别吵了!”厉云怒吼一声。

  大厅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给胡凡怡,楚楚,黎蔚下请帖,邀请他们一叙!”

  ……

  “什么?厉家给我们三个下了请帖?”

  萧家。

  胡凡怡惊呼出声。

  相比起她来,黎蔚就淡定多了,他懒懒的躺在凳子上,眼皮轻抬,嘴里冒出一句,“不去,麻烦!”

  厉家设宴相邀,那厉家是什么人家?那是太后的娘家,太后娘家的饭菜是有那么好吃的吗?

  他把吃的自己消化不良。

  到时候还需要浪费药。

  要他去吃那么一顿饭,他还不如在萧家晒晒太阳,发发呆来的自由自在。

  “你跟我一起去!”楚楚沉思片刻道,“我们三个都去。”

  “去做什么?”黎蔚朝楚楚放了个大白眼,“你怎么突然就犯傻了?那可是鸿门宴,有什么可去的?”

  厉家肯定是有事相求。

  “厉家突然被毁了那么多茶山茶园,他们心里肯定知道是谁干的,这次会邀请我们,显然是不得不低头,心急了。”

  “你要帮?”黎蔚挑眉,“这丫头应该不傻呀。”

  “他们真正要找的是你,医毒双绝,我跟凡怡姐只是顺带的。”

  “我可没说要帮他们。”

  “没让你帮,只是这生活实在是太无聊了,咱们去凑凑热闹?”

  “好好好,咱们去凑热闹!”一听到去凑热闹,胡凡怡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兴奋地出声。

  楚楚:“……”

  黎蔚:“……好……去凑热闹。”

  在晚饭时间,楚楚跟楚家人打了声招呼,在家人们担心的眼神下,跟黎蔚,胡凡怡坐上了马车,准备去赴约。

  厉家这次为显诚意,特意将地点选在了胡家酒店。

  酒楼掌柜的看到三人一同前来,亲自迎了上来,也许是早就打好了招呼,直接就将几人带到了厉云订的包厢。

 文学

悠闲宁静的时光被一封信给打破了。

  是从京城寄过来的信。

  一听说是从京城寄过来的信,楚老头楚老太就瞪大了眼睛,眼神只往心上飘,可惜他们不识字,“快看看这写的是什么呀,不会是景瑜的孩子催咱楚楚回京吧?”

  “他敢!”楚老三眼睛一瞪,倒是有几分凶狠的模样。

  楚楚的视线落在信上,也不由得愣住了,“这是大哥的来信……”

  “阿木?”一家人听到是楚木的来信,就更加着急起来,这还没开始考试呢,怎么就来信了?可别是出什么事才好。

  一家人再次看向楚楚。

  楚楚有些呆愣,“是……是好事……”

  楚家人“……什么好事?看着不太妙啊。”

  再次将疑惑的眼神看向楚楚,楚楚深吸一口气,“大哥说他要成亲了,让二伯二娘去京城,帮他提亲!”

  这下子轮到楚家人愣住了,他们呆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半响没出声还是楚林最先回过神来,“什么大哥竟然要成亲了!跟谁?”

  楚林问出了楚家人也想知道的问题,以前从未听说过阿木有心仪的女子,怎么突然之间就要成亲了呢?

  一家人愣了半响,才在黎蔚的提醒之下急匆匆的去收拾行李,不管阿木娶的是谁,他们家终于要进人了,他们虽然相信阿木的眼光,但是也需要去长长眼。

  楚老太急匆匆的去收拾行李,却被楚林给拦住了,“奶奶大哥是让爹娘去,又不是让你去,你这都一把年纪了,京城那么远,你去凑什么热闹?”

  “谁一把年纪了,我身体好着呢,我这么多孙子,终于有一个想通了,要成亲了,我能不去,不去京城,难道指望你不成?”楚老太气急,一巴掌就直朝楚林的脑袋呼过去。

  好在楚林小时候被打惯了,身体自然而然的就有了条件反射,身体下意识的偏了偏躲了过去,避免了一场脑门挨揍的悲剧。

  楚老头直接朝楚老太中气,十足的喊道,“帮我把我的衣物也收拾收拾,我也一起去,家里的这些孩子们一个个的都没有指望,读书的读书,上工的上工,就是不知道娶个媳妇!要他们有何用?咱们上京城去帮咱们大孙子出谋划策!”

  说完也急匆匆的进了屋子,准备去看着点,看看还要带些什么。

  只留下楚林一个人挨兄弟们的群殴。

  叫他多嘴!

  因为楚木的一封来信,让整个楚家都陷入了癫狂状态,风风火火的收拾东西,急不可耐的忙了一整晚。

  楚楚的原计划是在家里好好陪陪爷爷奶奶,陪陪家人,等再过几个月再回京城,可现在的计划已经完全被打乱了,第2日一大早就需要启程了。

  二伯,二娘爷爷奶奶都急不可耐的等着上京,一天也不想多等。

  坐上马车,装好行李,楚家四个长辈加上楚楚跟黎蔚,在除家其他人殷切的目光中缓缓驶了出去。

  好在这辆马车之前楚楚回来时,萧景瑜为了方便她出行,避免长途跋涉的劳累,将马车打造的极为宽敞舒适,一行六人坐在里面也不觉得挤。

  楚老太跟孙晴坐在最里头,里面有一张大软榻,累了就能躺下休息。

  马车的小茶几下还装了各式各样的小柜子,打开来里面还有各种零食点心。

  还备着茶水。

  马车走的是官道平坦又舒适,在里面喝茶端的茶杯,丝毫不用担心会洒出来。

  楚家长辈几人对此颇为满意,直夸萧景瑜对楚楚上心。

  把楚楚说的闹了个大红脸。

  楚楚原本还担心家中长辈们第一次坐马车出远门会不适应,可是显然是她想多了。

  这几人的精神头比他还足,像是丝毫不会感觉累似的。

  楚楚原本想着白天赶路,晚上找客栈休息,可四位长辈不同意,说他们躺马车上一样休息,被楚楚一通说,才勉强同意了。

  虽然几个人的精神头很好,但是毕竟已经上了年纪,尤其是楚老头跟褚老太,处处还是担心他们吃不消,所以会每天给他们炮制一壶顶级药茶。

  比药茶坊的要更加好,黎蔚也跟着受益。

  连着喝了几天的药茶,连之前为了学解剖长出来的白头发都消了下去。

  楚家一行人的马车,在经过一个月的长途跋涉在四月中旬终于抵达了京城。

  城门口,萧府等马车停在路边,萧景瑜跟楚木坐在马车里等人。

  得知楚家一下子过来了四个长辈,他立即吩咐人把他娘旁边的院子给打扫出来了,方便几人叙旧。

  “景瑜,家里人真的来了?”这是楚木第六十六次询问萧景瑜。

  萧景瑜闭着眼睛,对于瞩目的询问颇为无奈,“真的,这回他们怕是已经进京了,你快先安心看书吧,明日就要考试了。”

  萧景瑜只觉得坐在他身边的是个大舅哥,实在是烦人。

  幸亏是楚木姓楚,不然他都不带他。

  实在是太烦了,磨磨唧唧的跟个小老太似的,你不知道像谁,楚家人明明都不这样。

  楚木可不是常人对于萧景瑜他丝毫不带怕的,“别人怕你我可不怕,怎么你嫌我过早了,那你可得好好忍耐,爷爷奶奶都来了,胡凡怡怕是也听到了风声,马上就要杀过来了,还有你那小师弟太子殿下,还有个一起回来的黎蔚,接下来你这府里怕是热闹了,我这是为你好,提前让你适应适应。”

  “明明就是你自己括噪,可别给自己找理由。”萧景瑜笑。

  果然还是小时候的那个楚木。

  官道上马蹄声渐行渐远的传来,一听到马蹄声,两人皆是会心一笑,掀开车帘,一同往车外看去,一辆马车疾驰而来。

  很好认,就是之前楚楚回东泉村,萧景瑜为她准备的那辆。

  两人的嘴角瞬间弯起,“来了。”

  大家都在那辆车里,他们马上就要见面了。

  萧景瑜第一个下了车,楚楚在车里。

  他想

  厉云早已在房中等候多时了。

  三人刚一进门,厉云就站了起来,邀请三人入座,“能邀请到三位,是厉某的荣幸,来坐,坐,都坐。”厉云挤出一个笑容对着三人寒暄,他身边还有两人也对着楚楚一行人点头示意。

  “厉家主亲自邀约,还把地点定在我胡家酒店,我也觉得不胜荣幸。”胡凡怡开口笑道,“大家都是老熟人了,都别客气,来坐,坐。”瞬间反客为主。

  上桌,倒酒。

  一番推杯,交盏过后,厉云终于道明了来意,“大家都是做生意的,生意场上难免有些磕磕绊绊的误会,此前我跟胡家萧家产生了些不好的误会,萧家掌权的二公子又是个大忙人,只好请来胡小东家过来解释一番,希望我们几家的恩怨能化干戈为玉帛,做生意都是你退我进,但也可以携手共赢嘛。”

  “胡小东家,你说是不是?这点,胡少东家就做得特别好。”

  胡凡怡举杯,“别别别你可别提起我哥,我知道我比不上我哥,不过厉家主这句话我就当真是不爱听了,做生意难免有些矛盾,不必放在心上,做生意不都是这样,有来有往的吗?”

  厉云的脸色稍微沉了沉,不过没有显现出来,一口就喝光了酒杯里的酒。

  跟他一同前来的厉家几位长辈却没那么好的气性了,几乎是用尽了全力才勉强控制住了脸上的表情。

  以前都说胡家人傻,竟然让一个女儿身也接触家里的生意,要是没男丁还好,偏偏胡家的男丁也极为优秀,现在看来,这胡家的女娃子也丝毫不比她哥哥胡凡兴胡家的少东家差多少!

  话说的滴水不漏,还隐隐约约占了上风。

  说是小小矛盾,不必放在心上。

  他们胡家自然是不用放在心上,才毁了一个茶园罢了,后来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原本已经枯黄的茶树竟然已经开始泛青了,显现出活力来。

  楚楚:别问,问就是灵泉水的功效。

  可他们家呢?损失的是所有的茶山,茶园啊,他们是毁的彻彻底底的, 到头来他们家的家主还要低声下气的跟罪魁祸首赔罪。

  事情成不成还没个准信。

  这个事情的最终结果就是他们狠狠的扒了自己的脸。

  楚楚静静的看着这一幕,脸上浮现出笑意,她很少见胡凡怡这样大杀四方的样子,他以往见到胡凡怡她都是一部贪吃鬼的模样,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幕,楚楚心里生出一种自豪感,并且是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自由感。

  楚楚:“!”什么鬼?

  将脑海里乱七八糟的东西踢了出去,楚楚摇摇脑袋,将注意力继续投在胡凡怡几人身上。

  “既然胡小东家都这么说了,那过往的恩怨,大家就先都放一放。”厉云努力压下心中的怨气,“不得不说,胡小东家的手段真的是很,差点要了我厉家大半条命,所有的茶山茶园啊,胡小东家若是能放我厉家一码,我厉家 必定不再与胡家为敌!”

  “厉家主这话是何意,我怎么听不懂呢?我刚从我家茶园回来,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给我家的茶树不知道下了些什么药,我家茶树一夜之间全部都枯黄了,好在,我得到一副神药,浇了几天水,竟然奇迹般的好了,而且茶叶比之前更加清香了。”胡凡怡装傻充愣,还不忘显摆了一把。

  谈生意不是楚楚跟黎蔚的强项,两人乐得在旁看好戏,听到胡凡怡这样说,两人皆是憋着笑,憋红了脸。

  他们看的挺爽的。

  尤其是厉云那脸跟调色盘似的多变,有趣的很。

  黎蔚突然就能理解楚楚之前说的太热闹了。

  真是看得十分有趣且爽。

  厉云脸上的笑容渐渐凝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阴冷,他慢慢靠向椅背,“胡小东家当真不知道?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我厉家受的这一遭怕是只有你们三位才能解决了,虽我厉家近日遭小人暗算,流年不利,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皇宫之中还有一位厉姓太后,到时候真要拼起来,谁说谁赢还不一定,我再问一次,胡小东家当真不知情吗?我提醒你,借驴下坡才是你最好的选择,对大家都有利。”

  做生意讲究的就是一个利字。

  胡凡怡不可能不清楚明白。

  当真要跟他们厉家硬拼,他们不好过。

  胡家楚家乃至太子都不会好过!

  他就不信了,胡凡怡不过区区一介女子,胡家几位长辈以及胡家的少东家能由着她乱来?

  房内的其他几位厉家人也在这时候开了口,“清安县主跟黎神医都是胡小东家的好朋友,身为好朋友,自然想要对方过得好,不是?我们家主说话是直了点,但是却是那么个道理,做生意讲究的不就是和气生财吗?只要还有利益存在,就没有什么东西是翻不过去的,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楚楚笑,“两位说的极是,做朋友的,只想看到朋友好。”

  两人心里一喜,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便被楚楚给挡了回来,“不过做朋友的也需要尊重朋友的意思,至于最后要怎么办,最终的结果还是要看胡小东家。”

  楚楚的一席话将厉家几人气的直喘粗气。

  黎蔚本身话就不多,这会儿更是懒得搭理对方。

  他过来就是吃吃东西,喝喝小酒,在陪着那两人过来看热闹的。

  其他事他一律不管。

  两人都表明了态度,只愿意听胡凡怡的意思。

  厉云的怒气快要压制不住了。

  这三人怕是从答应赴约开始,就没想过给他面子。

  或许还想着怎么狠狠的落他的面子。

  如果当真只听胡凡怡的,合着胡凡怡。那天不怕地不怕全家宠溺的性子,跟他妥协的机会几乎为零,说再多的好话也是白搭。

  “胡小东家,你真的确定你并不知情?”

  “我是当真不明白厉家主是什么意思?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

  “我们厉家的茶山茶园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我心知肚明,如厉府一旦报官,到时候查出了什么,胡家的基业怕是会毁于一旦!”厉云的声音含着威胁。

  “我还想着大家都是做生意的,能谈和就谈和,不用搞到去官府那么难看,这是既给你胡家机会,也是给我厉家机会,既然胡小东家一意孤行,那么后果你可能承担?胡家两位老爷子打拼了一辈子的事业,怕是要毁在你这个女娃手里了!”

  胡凡怡像是没有听到厉云的话似的,自顾自的吃着桌上的吃食,顶着厉家三人冒火的眼神纹丝不动,直到对面那三人快要坚持不住了时,才出声道,“厉家主这话着实有些奇怪,请原谅晚辈有些听不懂,怎么你们立家的茶树被毁是干的?厉家主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您真是平白无故诬陷于我!你大可以去报关,要是查出来什么,我都不用人压我进去,我自己进大牢!到时候没有查出来什么,便证实你是在污蔑于我,到时候别说我不敬你这个老!”

  “你这个贱人!太过于猖狂!”厉云气得猛的拍桌子,额头青筋暴起,口不择言的骂了起来。

  这人真是贱!油盐不进的家伙,好说歹说的偏不听。

  威逼利诱不动摇。

  像是没有听到厉云的话,三人依旧是慢悠悠的吃着吃食。

  厉云的视线掠过胡凡遗落在了楚楚身上。

  据他的调查,这三个人的关系就像是个铁三角,尤其是胡凡怡跟楚楚的关系,从小一起长大,好到不行。

  胡凡怡,谁的话都不听,但是楚楚的话他必然会听。

  这个楚楚身上有很多疑点。

  能惹得一个江湖神医跟在他的身边,安定下来,这个楚楚一定有什么秘密,或是说,他的身上有什么是黎蔚想要得到的,况且,黎蔚对楚楚的话,向来也没有拒绝过。

  “清安县主,老夫对你的名头早有听闻,县主向来安静理智,你不妨劝劝胡小东家,大家各退一步,只要厉家这次的灾难过去了,老夫可以在这里立个承诺,绝对不会在背后耍阴手,大家光明正大的来!”

  这老不死的是想把好妹妹拉下水?听到厉云。骂他贱人胡凡怡都可以当做没听到,但是一看到厉云竟把主意打到了楚楚身上,瞬间就炸毛了,不淡定了,反口就要怼人,手却被楚楚按了下去。

  “厉家主的意思,怎样才能算事情过去了?”楚楚问。

  “我厉家茶山茶园所发生的事,县主当真不知情?我厉家的茶叶上被抹了毒!听闻县主有个小神医的称号,只要县主能帮老夫把这茶叶上的毒给解了,之前发生的事情,老夫可以既往不咎!也欠县主一个人情!如何?”

  厉云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

  这是他第1次见楚楚,那个令厉太后。颇为忌惮的人,本以为他会看到一个世故精明的人,却没想到是个安安静静的小姑娘,浑身充满的气息。

  很难想象眼前这个温柔的小姑娘竟能让胡凡怡对他的话唯命是从,甚至于,萧景瑜,太子也事事都依着她。

  所以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只是在做着最后的努力。

  楚楚不会被任何人拿捏!

  楚楚笑,“那只是坊间传闻,厉家主当真是找错人了,我只会炮制茶叶,并不会医治查出,厉家主应当要找的是经验丰富的茶农果农,而不是我,那样也太过于为难我们了。”

  黎蔚笑出了声,“原来你们是找我们来给茶树治病的啊?好在就我们几个人知道,不然传出去了,可得笑死个人,竟然找了几个生意过来给茶树治病!”

  黎蔚的话 ,让几人的脸色彻底的沉了下来。

  气氛凝结,包厢里一时显得有些紧张。

  “三位都是这种态度是真的没得谈了?”厉云阴着一张老脸问。

  胡凡怡可不怕他,“不是没得谈,厉家主你这是在为难我们,你找两个神医过来治病,我们能理解,但是你既然让神医给茶树治病,那就很难理解了,这要怎么医?你告诉我,怎么给茶树切脉?”

  看着对面越来越抽搐的老脸,胡凡怡放下了筷子,“好妹妹,吃完了吗?吃完了咱们走!”

  “吃完了,可以走了。”楚楚笑。

  黎蔚也同一时间收工。

  他们是真的吃饱了,吃的肚子都圆了,反观另外几个,怕是气的连酒都快喝不下了。

  走之前,胡凡怡还以小东家的身份给自家酒楼打了一波广告,“这顿饭还得感谢丽家主的盛情邀约,我家酒楼的饭菜真是好吃,那味道没得说,不过最韵味的还是那药酒跟果酒”,你以后也要过来多多惠顾啊,我给你优惠,保证你宾主尽欢!”

  几人刚刚走出包厢,就听到了里面摔东西的声音还有怒吼声。

  胡凡怡招手叫来掌柜的,吩咐他列好清单,等会儿找厉家的人照价赔偿。

  三人说说笑笑扬长而去。

  包厢里的厉云差点被气得吐血,表情狰狞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当家这么多年,即便是在太后及国公面前,都没有受过这么大的屈辱。

  现在竟然被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狠狠给羞辱了。

  他的脸面都被那三人踩在地下,狠狠碾压。

  他厉云绝不低头,既然对方如此不识相,不顾生意场上的规矩,要跟他死磕到底,那他也奉陪到底。

  他倒要看看,最后是鹿死谁家!

  “没想到那三人竟软硬不吃,那咱们现在怎么办?茶山茶农救不了不说,还被人好一通侮辱 ,他们竟敢如此嚣张,简直是不把我厉家放在眼里!”

  厉云冷笑,“我早就跟他们说清楚了,后果自负,既然他们如此不识抬举 ,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家主,你想要怎么做?想要动他们三个人怕是不简单。”

  “没错,那几个人都住在萧府,萧景瑜深受皇帝跟太子重视,府邸戒备森严,我们怕是不好下手,肯定是动不了,胡凡怡那边也是胡府同样戒备森严,还有一个镇远侯在旁边守候,胡凡怡怕是也不能轻易得手,别到时候得罪了镇远候!”

  厉家其他几人虽然想出一口恶气,但是心中也有所顾虑,顾虑的当然是萧府跟太子那边, 那边现在盯死了他们厉家,他们几乎动弹不得,做起事情来也受到诸多限制。

  再也不可能像萧景瑜在东泉村时那样肆无忌惮来。

  这些厉云心里自然也清楚,他咬牙冷笑,“这几人都动不得,那总有我能动的人!得罪了我厉家,若是不好好教训教训他们,不让他们长长记性,日后只怕他们会更不把我厉家放在眼里!”

  只有痛了,流血流泪了,他们才知道忌惮。

  纵使现在厉家风雨飘摇,也容不得他人放肆!

  他们虽不如肖家和胡家,但是也纵横商场几十年。

  如若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那日后还有谁会畏惧厉家?

  他厉云也咽不下这口气,当不得缩头乌龟!

  “家主这是心里已经有主意了?”一长老问道。

  厉云冷声道,“楚家一众长辈入住萧府,难道还怕没人下手吗?想要动那几个人,不一定要从他们的人身上下手,只要能整治得了楚楚,就等于同时整治了胡凡怡跟黎蔚,他们两个,都是围着楚楚转的!”

  ……

  这几日礼部跟翰林院彻夜不眠,在成百上千学子中挑选出了前三百贡士。

  第二日一早就将榜单贴在了贡院门口。

  当礼部人带着榜单出现的时候,榜墙前面早已是人山人海。

  有考生,有考生家属,更多的还有看热闹的百姓。

  再可谓水泄不通。

  一看礼部人到来,人群立即炸开了锅,人声鼎沸

  待得榜单张贴好,人群早乱成一片,甚至出现了踩踏事件

  都不用自己走路了 旁边的人走一步就好带动不少人。

  跟其他人家一样,楚家人也早早的赶了过来,楚老二夫妇还好,之前在湘州的时候也见识过,楚老头夫妇两个完全被眼前的阵杖给惊呆了。

  因为此前在湘州经历过一次这种场面,楚楚担心爷爷奶奶被磕着碰着,所以强烈要求他们不许下车。

  把带他们过来也只是让他们凑个热闹而已,想让他们看看放榜时候的这种疯狂。

  考生们的反应,比起当初湘州,有过之而无不及。

  身为考生,楚木的反应反而是整个家里最平淡的。

  不是她对名次不在意,而是已经考完了,事成定居,紧张也好不紧张也好,都不会影响到结果。

  那他为什么要紧张呢?

  榜单在那里贴着不会跑,何不等人少些了再去?还没有人挤人的痛苦。

  在他眼里,家人的表情跟反应反而更来得有趣。

  此时贡院门口已经快要控制不住了,有人欣喜如狂,有人状若疯癫,有人高声尖叫的,有跪地痛苦放声大哭。

  “哎哟,这些人都跟疯了一样。”楚老太皱找眉头看热闹

  心中五味杂陈。

  “读了那么多年书,就是为了这一天,考中的也疯,没考中的也疯。”孙晴感叹,这种场面她之前已经见过一次了,现在再看仍然感触颇深。

  楚老二喜的连连点头,“咱家阿木算是这些人最镇定的了,至少也跟外面那些人一样失态。”

  这可不就是失态么吗?哪有大男人当街脱鞋脱衣服的?还哭得稀里哗啦…大老爷们的也不嫌丢人!

  “丢人!特别丢人”楚老头在一旁道。

  世人 都说读书人高贵,可是读书人的心态可没他们来得好,一丁点打击就要死要活的,这些事都承受不住,将来就算是当了官,也干不了大事。

  扛不住压力,也经受不住诱惑。

  “现在已经没什么人了,要不咱们把马车开近点,好看看榜单?”楚老太说道。

  楚楚听到后,示意车夫往前走了一些。

  家里人嘴上说着淡定,但是心里也是很紧张的。

  萧雪也陪着楚木一起过来了,跟楚木一样淡定,自己从头到尾没有说话,但是男子却能感受到她的紧张。

  他低头看着她

  感受到男子的视线, “我不紧张。”女子忙道。

  楚木笑,“嗯,我知道。”

  不知怎的,萧雪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楚楚将脸撇在一边。

  那两人身上全都是粉红泡泡。

  她不能做电灯泡。

  到了榜单前,车夫一直往前探头,想要看到楚木的名次,却一直一直有人挡在他面前没有看到,好不容易看到了刚想出声,就听到有人过来道贺,“真是恭喜楚兄了,这次又是榜首,三日后的殿试,怕也是状元,当真是好才华,还请楚兄不要忘了我们!”

  “榜首?”楚老太太的手直哆嗦,听到外面人的话直接惊呼出声。

  他哆嗦着手掀开车帘,不可置信地望着车厢面前的男人。

  车里的几人同样浑身发抖,不可置信。

  他们欢喜却还没有亲耳听到,万一到时候弄错了可怎么办?

  这时候车夫激动的声音终于传了出来,“是楚公子是楚公子,楚公子是榜首,当之无愧的榜首!”

  一听到这话,车厢里的众人顿时就惊呆了,楚老太跌坐在椅子上,楚老头更是满嘴吐着粗气心情难以平复。

  他刚刚还在嘲笑那些心态不好的鞋子,可是轮到自己了,他才发现那些学子的无奈,因为到了现在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

  除了三个是直接爬出了车厢,趴在了车厢门口,眼睛死死地看向榜单,他是庄稼人,大字不识几个,但是楚木这两个字他还是认识的。

  一笔一画的两个端正大字,他不会认错,这就是他大儿子楚木的名字。

  “老三老三你快别发呆了,快说是不是阿木的名字,是不是阿木的名字?”楚老太回过了神来,催促着楚老三。

  “没错没错,是阿木的名字,是阿木的名字,是榜首,这小子真不错,榜首就是会元啊,这可真是出息了,这么多年的银子没有白花!”

  楚楚一下子就笑出了声。

  她没想到,二伯心里想的尽是银子没有白花。

  不禁为大哥鞠了一把同情泪。

本文标签:将春药推进她的下面

上一篇:她被揉的开始呻吟起来|公与熄大战邢爱爱

下一篇:老爷和丫鬟h|疼就对了,就是让你疼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