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肥厚的岳后门|白洁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2021-11-02 17:00:4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沈如芸已经给他倒好了水:“赶紧洗洗吧,出什么事了?我刚才瞧着你脸色不好。”

  怕他是冻着了,她一回来就给泡了艾叶水,让他赶紧泡进去暖一暖:“开水泡的,现在应

沈如芸已经给他倒好了水:“赶紧洗洗吧,出什么事了?我刚才瞧着你脸色不好。”

  怕他是冻着了,她一回来就给泡了艾叶水,让他赶紧泡进去暖一暖:“开水泡的,现在应该正热着。”

  陆怀安手一伸进去,确实刚刚好,有些烫但又能忍受。

  脱了衣服往里头一坐,那叫一个舒坦!

  他半闭着眼,给沈如芸说了今天的事情。

  沈如芸听得心头火起,真是恨不得把这吴高杰拖出来打一顿:“这人简直不知好歹!你给他活干,他居然还搞你!”

  “这事回头再说,我今天不泡久了,你看着点时间,我泡个三分钟就得睡了,明天早上我跟车一起去。”

  今天晚上他也是安排了人的,到周边的村子里打听打听,都有没有多的蔬菜多的猪什么的,回头算一下总数,做好打算。

  沈如芸应了声好,帮他把头发给洗了又冲干净。

  反正他头发短,拿毛巾擦一擦很快就会干了。

  她忙活半天,陆怀安一点动静都没有,仔细一听,还有细细的鼾声。

  显然是累得狠了,泡这水里头又温暖舒适,直接整睡着了。

  沈如芸一手扶着他,免得他滑下去呛着,一手给他时不时往脖子上浇些水,免得冻着了。

  看看时间,差不多泡了十五分钟,就把他叫了起来:“差不多了,你起来睡床上去吧。”

  陆怀安迷迷瞪瞪地起来,半闭着眼睛穿上内裤,直接往床上一倒。

  被窝里已经被沈如芸放了水瓶,烫得暖暖的,他把被子一裹就睡着了。

  沈如芸叹口气,给他掖了掖被子,起身给他把衣裳拿去洗了。

  天太冷了,水管子都冻住了,洗衣机是用不了的。

  正好趁着今天晚上热水烧的多,把这泥巴搓了洗掉,不然回头泥巴干了,怕洗不掉了。

  天都还没亮,陆怀安又得起了。

  沈如芸睡得迷迷糊糊,下意识跟着坐起来。

  “别起了。”陆怀安把她摁下去,拿被子裹住:“你又没啥事,起这么早干啥,睡吧。”

  “哦。”沈如芸乖乖地闭上了眼睛。

  她这样睡着,手下意识地举起来,倒是跟女儿一模一样。

  陆怀安看着都想笑,给她掖了掖被子。

  穿戴整齐,他打着手电筒,踏入了风雪中。

  这雪果然是一直没停,下了一整夜。

  陆怀安以为自己已经起得够早了,结果食堂这边灯火通明。

  热腾腾的面条刚出锅,裹着厚实棉袄的男人脸都看不清,站在锅前给人盛面。

  有人一到就头也不抬地递过来一大碗。

  “吃点热乎的,暖和!”

  陆怀安道了声谢,那人闻声才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当即就笑了:“陆哥!”

  “茂哥,起这早啊。”

  旁边崔二哈一声,摇摇头:“什么起啊,一夜没睡!”

  怎么没睡呢?陆怀安皱起眉头:“怎么……”

  不是说了,让他们好好睡,早上早些起来送菜吗?

  “嗐,只有我没睡!”沈茂实盛着面,憨厚地笑了:“我擀面挺利索的,就想着给大家伙整点热乎的,今天可是场硬仗呢!”

  至于送货,他都安排好了,人手是够的,新安快运这边还有多出来的呢。

  陆怀安哦了一声,低头嗦了一大口面。

  确实,这面条够劲道。

  因着天气冷,也没整那温吞的码子了。

  直接上的萝卜炖牛肉,煨了一晚上的牛肉,熟烂香软,咬起来一点不费劲。

  关键是汤里头,辣椒放的足,面条上沾满汤汁,那叫一个绝,一口下去,从嘴里热乎到胃里。

  又辣又爽。

  “呼!舒服!”陆怀安连面带汤,喝了个干干净净。

  胃里一满,人顿时就来了精神。

  正好,去地里收菜的沈爸带着其他人也出来了:“前几天没怎么摘,哎呀,今天份量可不少。”

  “越多越好。”

  陆怀安特地吩咐过,尽量把着点摘,别把太小的也摘了,毕竟后边都要大量供应的。

  好在村民们都是很熟练的,倒没出现过把蔬菜子孙都给薅下来的情况。

  过完秤,清点一遍,直接装车。

  第一辆车出发,去隔壁村子里收菜的小伙子们也都陆续回来了。

  “都有菜呢!”

  不少还是干货,都是山上的,这两年大家条件好了,山上不再干净得能舔地皮,倒是各种野物都多了许多。

  “瞅瞅,野鸡野鸭!好家伙,我自己要留一只。”

  大家伙都笑起来,纷纷说先送去,回头再自己留。

  养猪厂这边的猪肉也挑了过来,装好车,车队就要出发了。

  陆怀安跳上车,犹自担心:“路面都清过了吧?”

  “都清了。”崔二发动车子,乐呵呵的:“村长他们昨晚安排了人巡逻的,轮班换!”

  再没有人比村长更在乎这卖菜营生了。

  要知道,他们村就是靠着这卖菜,实现了脱贫,现在更是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过。

  不管是谁,都休想拦住他们前进的脚步!

  就算是老天爷都不行!

  他下一整夜,他们就扫一整夜的雪!

  前头走的那辆车打头阵,现在他们第二批,崔二开在最前头。

  一路过去,每隔一段路,路边就有打着手电筒的人。

  看似萤火之光,却生生不息,照亮远方的路。

  陆怀安恍惚之间,仿佛看到了路灯。

  盏盏灯光,绵延不绝,指引着他们前进的方向。

  明明下了一整夜的雪,但路上真的都没什么积雪。

  路边的房子都隐在风雪之中,屋里却都亮着微弱的光。

  那是家人的等候,每家每户都有人出来扫雪。

  不仅仅是他们新安村,曾经受过恩惠的人,受益于卖菜生意的人,都在尽自己的一份力。

  陆怀安心里暖暖的,抵达农贸市场后,拉开车门,狂风裹挟着雪花扑面而来。

  他一跃而下,步伐轻盈。

  市里雪下得没有外头那么大,但雪也不浅。

  家里没菜的,天一亮就开始准备出门。

  “也不知道今天有没有菜卖。”

  “不晓得,碰碰运气吧。”

  总还是要有一丝期盼的,万一就有呢?

  虽然心里没抱什么希望,但人们还是纷纷带了袋子出门。

  没办法,这大过年的,总不能饿死在家里。

  他们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碰到了熟人也没力气打招呼。

  太累了。

  太冷了。

  也太饿了。

  这雪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要是买不到菜,等到家里粮食全吃光,他们就只能等死了。

  抱着万分之一的期待,他们缓慢地挪向农贸市场。

  吴高杰坐在窗边,烤着火哈哈直乐:“没有的,这群傻子。”

  他都算盘好了,等这雪再下个两三天,他们家里的存粮就都该吃完了。

  那一仓库的米面粮油蔬菜肉类,就都能派上用场了。

  人呐,没到一定份上,不会想明白,跟命相比,钱压根就不算什么东西。

  到那时,他们想要活命,就一定会从他这里买吃的。

  这雪下得好,下得妙啊!

  等雪一停,仓库里东西也卖完了,到那时,他哪里还需要看人脸色,做这苦哈哈又赚不到几个钱的工程?

  吴高杰做着这般美梦,往后一倒,喝了口茶。

  这日子美哟,马上好日子就要来喽……

  人们陆续赶到农贸市场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那边有灯光。

  在这大雪里,看到灯光,就像看到了希望。

  他们加快了脚步,纷纷往里冲。

  走上农贸市场的台阶,就没有雪了。

  有人感觉脚下有些沙沙的,低头一看感觉有层薄薄的白沙。

  全都是铺了盐的。

  没了雪的阻碍,他们的步伐也轻快许多。

  进了门,每个人都有一杯热腾腾的茶:“喝了暖和暖和,菜都有的,不急。”

  的确。

  和他们想象中空荡荡,零星两三根的菜不同。

  今天的农贸市场,摊子全都开了。

  摊子上,满满当当,各种菜都有,甚至比平日里,还多了些野味。

  这,肯定好贵吧……

  有人按着口袋,犹犹豫豫地问:“这个菜,多少钱啊?”

  “和平时一样的价。”摊主客客气气地回着,利索地给称秤:“要两斤是吧?好的……”

  确定他们没涨价,没捂着菜不卖,所有人都激动了。

  “都不要挤,不要急,散开来买啊。”

  有人吆喝着,引导着他们去买菜:“跟平时一样,菜都有的,不要买太多,明天照常供货。”

  但有些被前几日的凄凉景象吓着了的,一下子买一堆,倒也没人阻拦,只是让他好好收着,省得坏了:“最好是放冰箱。”

  如果家里没冰箱的,放窗台上也行,只要不怕被野猫叼走了。

  人群很快就稳定下来,农贸市场里放了几个大炭盆,要是冷了,还可以去讨杯茶喝,顺便烤烤手。

  猪肉鸡肉鸭子全有,跟平常没什么两样。

  蔬菜比往常贵了些的,但这也很正常。

  大白菜是一样的价。

  有舍不得的,直接买大白菜就是了。

  想买的菜被买了也不用担心,补货非常快。

  这一切都在向所有人说明:菜很多,不要抢,我们还有存货的。

 文学

外头雪很深,也不会出现有人直接一车把菜全给买走的情况。

  尤其他们这做派,着实让人安心不少。

  “不用买多,每天都会送菜来,我们把路上的雪都清干净了。”

  一直有人在旁边劝着,众人的心情也逐渐平复了。

  买齐了所需要的东西后,所有人都大包小包,心满意足地回家了。

  陆怀安守在仓库里,看着还剩下一部分的蔬菜:“都走了?”

  “是。”最后一位顾客都离开了。

  眼瞅着这雪还没停,真要想买菜的,应该都已经来了。

  当然,离得远的,恐怕还要等迟些得到消息了,才会出发。

  陆怀安松了口气。

  还好,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好一点点。

  他原是做好了卖完这批,实在不行让他们再拉一批过来的打算的。

  “清点剩下的菜,核算一下,挂好牌子,每天营业到上午十二点。”

  牌子是现成的,只需要挂出去就行。

  一直等到没有人来了,他们才收工回去。

  倒是比平日里卖菜回去的时间还早些。

  “路上的雪一定要记得时时清理,不能结冰。”

  雪一直在下,堆积前清理是最轻省的。

  如果像上次那样那么厚的话,他们能不能再召集那么多的人一起来清理是个难题。

  第二天,上边就有人联系了陆怀安。

  直接走路来的市场这边,找他说卖菜的事情。

  “粮食这边我们能提供的,你这边有多少数量也报一下。”

  他们需要进行统一调控,这场雪,今年下得太大,太久了,很多地方都受灾了。

  不少地方断水断粮,通讯全都没了,很多干部得爬山进去找人。

  还有很多电线都冻住了,不仅打不了电话,连电都没有了。

  与之相比,他们南坪市居然还算是比较幸运的。

  “我们组织了电工,每个村子都会提前检查,电线上冻住的冰都会敲掉。”

  听着干部这样说,陆怀安心里也安定不少:“你放心,有需要我们配合的,我们一定全力配合!”

  这都不需要说,他们这边现有的存量也给了他一份清单:“这边农贸市场我们不会关的,路面每天都有安排人轮班。”

  清理是重中之重。

  “这,太好了!”干部真的没想到,他们能做到这个地步:“这可真是,帮了大忙了!辛苦了陆同志!我这就回去报告!”

  接下来的日子里,陆怀安也做到了他的承诺。

  有需要帮助的,他都会尽量帮一把。

  结果过了两三天,吴高杰来了。

  到了市场,他就直接叫人找牛二东。

  “找牛二东?做什么的?”

  吴高杰身后跟着几个人,他兴冲冲的:“过来拿货的啊!嗯?你们这菜哪来的?别卖了,都不卖!我全要了!”

  什么?

  正在买菜的众人愣住,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看什么看?我不是说过了吗,菜和米都不要卖,我还给了订金的啊!”吴高杰挺生气的,挥挥手让人收摊子:“牛二东呢?让他出来!什么意思啊这是?收了钱不办事!”

  消息传到陆怀安这里,他都气笑了:“有趣,把人叫进来。”

  吴高杰听说牛二东在里边,顿时来了劲,气势汹汹地冲了进去。

  还没进门呢,他先声夺人:“牛二东!你什么意思啊!我告诉你……”

  结果进去之后,牛二东没看到,倒见着了陆怀安。

  他整个人都懵了,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你,陆厂长?你怎么在这。”

  “农贸市场我开的,我不在这在哪?”

  那他开的厂子可太多了,也没见他每天都去啊。

  吴高杰在心里吐着槽,脸上还陪着笑:“那,那是,嘿嘿……那个,陆厂长新年好啊,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啊。”

  刚转过身,崔二直接顶住他:“嗯?”

  事情没交待完,想走?

  门都没有!

  吴高杰定了定神,强装镇定地转身:“陆厂长,这是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陆怀安这几天忙得要死,调度运输各种事情费了不少劲,尤其是前边造成的坏影响,要好久才能消泯。

  ——这一切都是拜吴高杰所致。

  他可憋了一肚子的火,只是最近太忙了,没时间跟他算账。

  正愁没处发泄呢,结果吴高杰自个儿送上门来了?

  “这五千块,你的?”

  吴高杰心一凉,看着那钱,顿了顿:“对。”

  他看了眼陆怀安,发现他脸色非常难看,心里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下意识咽了口口水,吴高杰强自镇定,小退了半步:“你,你不能乱来啊,我我知道,这样对,卖菜可能有点影响,但卖给谁不是卖?”

  说着,他逐渐理清了思绪,开始震震有词:“反正我钱都给了,你们货也要给我,仓库里的东西都在吧?陆厂长,你这么大个老板,不会说话不算数吧?”

  陆怀安眯着眼睛看他,也不说算数,也不说不算数,只是突然笑了一下。

  “你说的有道理。”

  吴高杰悄悄吁了口气。

  还好,只要陆怀安认了软,这个生意就还能做。

  现在外头冰天雪地的,这批货只要拿出来,必然被人抢到手软。

  哪怕现在他们市场还在营业,那不是还有远些的没菜买嘛?大不了他们跑远点卖呗!

  陆怀安垂眸沉吟片刻,才看了他一眼:“你先出去吧,东西都在仓库,你叫人来拿就行了。”

  这还差不多,是个做生意的样儿。

  吴高杰挺胸抬头,趾高气昂地出去了。

  瞅着他这样,崔二都想踹他一脚。

  “那,陆哥……就让他这么走了啊?”崔二犹自不甘。

  “没办法,有领导在这边盯着,我们总不能出手打人。”陆怀安轻笑了一声,招招手:“你跟着他去……”

  如此这般一番,听得崔二摩拳擦掌:“好嘞!”

  他兴冲冲地跟出去,果然就叫了吴高杰几个进仓库。

  眼瞅着他们大箱小箱地往外搬东西,不少来买菜的人有些奇怪:“小哥,他们这是?”

  咋一趟能买这么多的啊,不是都劝他们不要一次买多了吗?

  “哦,这是他们原先买下的。”崔二看了吴高杰一眼,大声地道:“他们交了订金的。”

  人群里,有人扯着嗓子问了一句:“是我们之前买不到菜,在仓库看到的那些吗!?”

  那个画面冲击力太大,哪怕过去几天了,他们都还是清楚地记得。

  吴高杰一凛,立刻摇头。

  可惜,已经迟了。

  崔二已经点了头,利索地道:“对!就是那些!”

  前后一联想,众人大哗。

  好家伙!

  他们就说以陆厂长的品行,怎么也不至于囤着一仓库的货不卖,眼睁睁看他们去死。

  事实上,陆怀安也确实不会,瞅瞅现在市场上的菜就知道,那真是良心价格!

  要换成别人,怕是早就翻上他六七倍了!

  尤其是这个吴高杰!

  “我当时就想来买点咸鸭蛋!”有人抖着手,越想越生气:“他们说卖掉了!”

  “明明还有菜,却说没了!”

  众人神情都非常激动,推挤间,吴高杰带来的人没搬稳,掉了一个筐子。

  掉出来一堆的菜,鲜嫩嫩的。

  这些菜,明明是陆怀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来卖给他们吃的。

  可现在呢?要被这些人搬走了!

  “干什么你们!弄坏了赔得起嘛你!?”

  他会说,人们也会说:“这些菜你们要卖多少?”

  这个,吴高杰倒是想好了:“不贵,也就,十来块吧。”

  十来块!

  一筐小菜!

  这是明晃晃的抢劫啊!不,这是杀人害命!

  如果他真的这个价格卖,他们能不买吗?

  这天气,找不到吃的,不买就是个死。

  钱财不过身外之物,真到了那一步,应该都会掏钱的。

  最让众人担心的是:如果吴高杰真的赚到了钱,陆怀安有样学样怎么办?

  冲突,仿佛是突然爆发的。

  你推我一下,我推你一下。

  有嚷嚷着让吴高杰把菜留下的,也有喊着要他们赔偿的。

  崔二再有心推动一下,吴高杰口出狂言,说要提高各种菜品卖价,大家正担心这一点呢,他这话一说出来,直接就挨揍了。

  眼瞅着不好,立刻有人跑去找陆怀安。

  陆怀安倒是出来得快,但领导过来得更快。

  外头形势严峻,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乱。

  尤其是农贸市场,重中之重,是绝对不能出乱子的。

  陆怀安出来后,吴高杰嚷嚷着要他主持公道,要这些人赔。

  他瞅了一眼,唔,很不错,下手没留劲,可惜还是不够重。

  领导一脸嫌弃地看着他,微微蹙眉:“所以,你没有看清是谁打的你?”

  “他们都打了!”吴高杰气得要死,两手都不够捂伤口的:“嘶,痛死我了,必须给他们一个教训!赔钱!”

  赔钱?

  人们对视一眼,一轰而散。

  这么多人呢,拦都拦不住的。

  吴高杰也傻眼了,急忙喊人去拦。

  结果一个都没拦住,他扭头看向陆怀安,气急败坏地道:“陆厂长!你叫你的人帮着拦一下啊!他们打了我!”

  “怎么拦?人太多了。”陆怀安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我叫人送你去医院吧,别的先不管,先把血止住再说。”

  搁这淌,他地都要被弄脏了。

  哪怕是坐上了车,吴高杰还在嚷嚷:“我叔叔不会放过你们的!”

  领导皱着眉,看向陆怀安,脸色非常难看:“他叔叔是谁?”

本文标签:白洁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上一篇:白嫩少妇翘臀 白酱|男总裁憋尿play灌尿bl

下一篇:拿嘴往下面喂草莓|四人同屋换着做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