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翁公深夜不停要我 侠女羞愤剧烈泄出

2021-11-03 08:43:5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饶有兴趣地问:“你就这么轻易相信我说的话了?”

  明曦回过神来,脸上也带着浅浅的笑容,“不管你给我的信息是真是假,我都会自己去检验,所以也算不上是轻易相信

饶有兴趣地问:“你就这么轻易相信我说的话了?”

  明曦回过神来,脸上也带着浅浅的笑容,“不管你给我的信息是真是假,我都会自己去检验,所以也算不上是轻易相信。”

  沈庭律莞尔,没有再说些什么。

  明曦走到办公室门口,又忍不住回头,“对了,我哥……最近还有联系你吗?”

  一提到霍承洲,沈庭律的脸色也冷了几分,“没有。”

  明曦垂下眼眸,心情复杂。

  自从霍承洲的计划失败后,她和江朦月就没能再联系上他。

  她和江朦月本来还想和他谈一谈,希望他能迷途知返。

  可现在,就连见他一面都变得十分困难。

  她正要继续往外走,男人寡淡的声音再次从身后传来,“如果我有他的消息,我会告诉你的。”

  明曦脚步微顿,回头朝他投去一个感激的笑容。

  明曦才刚离开,徐闻就快步走了进来,“沈总,那个中年女人都招了,说是蒋家的人指使她的。”

  他说完,脸上浮现出了厌恶的表情。

  蒋小姐之所以被沈总那么讨厌,也是有不少原因的。

  沈庭律大掌把玩着一只名贵的打火机,漫不经心道:“去趟蒋家。”

  “是!”

  ……

  蒋莉回到蒋家时,还在想着霍雅晴说的那些话。

  她到底还知道了些什么?为什么会在那个时间点出现?

  蒋莉刚在沙发上坐下,管家匆匆走了进来,“小姐,沈先生来了。”

  “沈先生?哪个沈先生?”蒋莉一时没能反应过来,随口问道。

  “沈氏集团总裁。”管家解释。

  蒋莉一愣,不可思议地站起身,“你没看错?”

  管家声音坚决,“我怎么会看错呢?小姐您自己看看监控画面吧。”

  蒋莉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到前方的监控电视里正显示着大门口的画面。

  几辆豪车停在了大门口,沈庭律已经下车,在其他保镖的带领下来到了大门口。

  “快、快请他进来!”蒋莉眼眸一亮,激动得声音都在颤抖。

  她没等管家反应过来,又快步走出去亲自迎接。

  “沈总!”看到沈庭律的刹那,蒋莉努力抑制住心里的激动。

  沈庭律抬头,一双黑眸深不见底,仿佛两个可怕的深渊。

  感受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蒋莉不得不停下脚步,神色变得尴尬,“您怎么突然来了?”

  男人似笑非笑,“给你带了一件礼物。”

  他说完,朝徐闻看去。

  徐闻走到后面一辆车里,将一个中年女人揪了出来。

  蒋莉目光和中年女人对视的瞬间,一张脸立刻变得苍白。

  “蒋小姐!快救救我啊!”中年女人朝她呼喊。

  “我、我不认识你!”蒋莉本能地往后退,想要和她保持距离。

  徐闻将中年女人揪到了大门口,将她往里面一扔。

  中年女人脚步踉跄了一下,跌跌撞撞来到蒋莉面前,抓住她的手哭诉道:“蒋小姐,我不是故意要背叛您的,只是我也没想到这些人居然这么可怕,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啊!”

  蒋莉脸色像是走马灯般变幻不停,她立刻甩开中年女人的手,“你到底是谁?我不认识你!”

  中年女人因为她的力道,身体摔倒在了地上。

  她抬头,不可置信地等着蒋莉,“你也太无情了,虽然我是受了你的酬劳,才去找明小姐的麻烦,但你现在可不能翻脸不认账啊!”

  这个无赖!

  蒋莉心里不满深深的懊悔,现在才明白自己在不理智的情况下到底做了多么错误的决定!

  “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沈庭律冷眼看着这一切,神色漠然。

  “不!沈总,请你相信我,我怎么可能做出那么歹毒的事情来?”蒋莉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手掌却冒出涔涔冷汗。

  “蒋小姐,你真是太过分了!”中年女人不等沈庭律回应,突然站起身来,一巴掌朝蒋莉的脸上扇去。

  蒋莉没有防备,硬生生挨了她一巴掌。

  “啪”的一声响,她脸颊立刻多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你居然敢打我!”蒋莉眼瞳一缩,冷着脸瞪向她。

  中年女人理所当然的语气,“我是因为你才招惹上这种麻烦,你当然得为我负责!”

  虽然她也知道蒋家是一般人惹不起的,但相比较下来,沈庭律更加可怕。

  刚才,她更是收到了那些人的死亡威胁!

  “混账东西!居然敢在这里胡说八次!我今天就要打烂你的嘴!”蒋莉怒气上涌,此时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扬起手掌也朝中年女人甩去。

  管家和佣人们连忙出来劝架,沈庭律脸上布满厌恶,一言不发地转身。

  中年女人被拉到角落,蒋莉喘了几口气,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发生了些什么。

  她连忙整理自己的衣服,快步走了出去,“沈总!”

  沈庭律已经走到车旁,闻声停下脚步,回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蒋莉小跑了出来,委屈地掉下眼泪,“今天真是让你看了笑话,可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陷害我,居然找这种人来诬陷我。”

  “蒋小姐。”沈庭律双手插在西装裤袋中,居高临下地盯着她,“你知不知道你惺惺作态的样子,真的很让人作呕。”

  听到这话,蒋莉的脸色再次变得苍白。

  她本来还以为沈庭律会说些关心她的话语,再不济也不至于说太难听的话,毕竟这男人平时倒也很绅士。

  可他刚才却说,她惺惺作态的样子很恶心!

  “不!事情不是这样的!”蒋莉疯狂摇头,可反应过来时沈庭律一行人已经上了车,留下一排尾气离开。

  看着他们的车子在她视野里消失,蒋莉的心顿时一凉。

  完了。

  沈庭律真的彻底厌恶她了。

  这样一来,她又该怎么嫁入沈家?

  就在她深深陷入绝望时,霍雅晴突然给她来了电话。

  蒋莉浑浑噩噩地接听,霍雅晴似笑非笑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好像遇到了不小的麻烦,不过我可以帮你。明晚八点,来我家一趟。”

  蒋莉一愣,左右看了看,没能找到一个外人的身影。

  霍雅晴又是怎么知道她出事了的?

  蒋莉眉心深深蹙起,正要问些什么,对方却掐断了通话。

  听着“嘟嘟嘟”的忙音,蒋莉没急着再拨打过去,低下头陷入沉思……

  奢华的别墅里,霍雅晴放下手机,漫不经心地喝着热茶。

  顾雪儿走了过来,“妈,你要和蒋小姐谈什么?”

  “当然是关于今后的合作。”霍雅晴随口回应。

  顾雪儿撇了撇嘴,“听说因为前段时间沈氏的事情,蒋家现在已经被沈氏从合作名单里剔除了。为什么你还要跟他们合作?”

  霍雅晴瞥她一眼,“如果我们被人盯上了,是不是要快点找同盟来壮大自己?”

  顾雪儿一愣,不安地问道:“妈,难道明曦已经知道……”

  “我现在还不确定,但她的种种行为总让我觉得很可疑。”霍雅晴微微眯起眼,唇角勾起冷笑,“但不管如何,只要还没到最后,我们都不能轻易放弃。只要——让那些捣乱的人从这世界上彻底消失。”

  看着霍雅晴脸上浮现出幽冷的笑容,顾雪儿感觉脊背一凉,看着她的眼神也多了几分畏惧。

  可一想到明曦接下来的处境,她也不禁勾唇冷笑。

  只要让明曦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她们也就清净了!

  接下来几天,霍家一切太平,霍振海像是已经将她那天说的话都忘了,也根本没再来找她理论那天的事情。

  江朦月看到她满脸愁容的样子,担忧地问:“怎么了?”

  “我觉得我们现在已经走进了死胡同里。”明曦看着自己在纸张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分析,眉心微微蹙起,“虽然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几个怀疑的对象,可要找出证据却没有那么容易。而且,我们还孤立无援。”

  听到这话,江朦月也不禁低下头。

  她拍了拍明曦的肩膀,“我这些天也看到你一直为这件事情奔走,可事情过去得太久,现在再追究起来,没有头绪也是正常的,你也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话音落下,一阵敲门声响起。

  江朦月站起身,“我去看看是谁。”

  她走到门板前,透过猫眼看到外面那人露出的半张脸,惊讶得往后退了几步。

  “怎么了?是谁来了?”明曦连忙走过去,将她搀扶住。

  江朦月手颤抖着指向前方,“是、是大哥!”

  明曦一愣,连忙走过去,通过猫眼就看到外面那人穿着很朴素的T恤牛仔裤,头上还戴着帽子,口罩也将半张脸遮得严严实实。

  但他许是猜到了她们一直会站在门板前看,所以也抬头看着猫眼。

  明曦太阳穴突突直跳,手握住了门把手。

  江朦月快步走了过来,“姐,我们别理他了!”

  一想到霍承洲对她们的背叛,江朦月脸上就布满厌恶。

 文学

明曦沉思道:“他突然过来,一定是有紧急的事情要找我们。既然我们这次回国是为了寻找当年的真相,就不要轻易放弃任何线索。”

  听到这话,江朦月不得不将她的手松开。

  明曦将门打开,男人立刻闪身进来。

  “关门!”他冷声命令,身上随即传出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闻到这股味道,明曦立刻察觉到了不对劲,当即将门关上并反锁。

  霍承洲摘下帽子和口罩,踉跄着走到沙发上坐下。

  他穿着黑色卫衣,但还是能明显出来他衣袖上沾染了不少鲜血。

  “你受伤了。”明曦朝他走了过去,“怎么受的伤?”

  “别问。”霍承洲声音冷冷道,“快拿医药箱过来。”

  明曦和江朦月对视一眼,两人眼神都有些复杂。

  但看到霍承洲将衣袖卷起来,露出手臂上一条长长的伤口后,明曦很是快速将医药箱取出来。

  她拿出棉球帮他止血,眉心紧拧,“你这伤口太深了,必须去医院缝合。”

  “我现在,哪里也不能去。”霍承洲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被谁盯上了?”明曦试探着问,心里也萌生出了些许猜测。

  霍承洲抬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觉得,我是被谁砍伤的?”

  明曦眉心微蹙,“反正不可能是沈庭律的人。”

  “为什么?”霍承洲追问。

  “他的心肠没这么歹毒。”明曦毫不犹豫地回答。

  说完这话,她心里也有些意外。

  也不知道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这么维护沈庭律。

  霍承洲没有再反驳,垂下眼眸看着自己手臂的伤口。

  明曦现在不想纠结这个问题,站起身来,“跟我去医院吧,要是你伤口感染了,一定会给身体带来更多不可控的危险。”

  霍承洲挑眉,“没想到你还愿意关心我的死活。”

  明曦扯了扯唇,笑容变得复杂,“我是不想管你,可一旦你出事了,我也会失去一个能帮我调查当年那些事情的人。”

  她语气冷漠,仿佛真的不关心他的死活。

  霍承洲看着手臂上还在一直往外冒血的伤口,眼神犹豫。

  “要不然,我们将医生请过来。”江朦月想了想,提议道,“我正好有一位朋友在当外科医生。”

  明曦想了想,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办法,“倒是给她一笔酬劳,让她别将这件事情说出去。”

  霍承洲不愿意去医院医治,就代表着不想暴露他现在的行踪。

  一个小时后,江朦月的朋友来了,霍承洲也已经将帽子和口罩重新戴上。

  那人帮他缝制好手臂上的伤口,叮嘱道:“伤口很深,你切记在伤口愈合之前,不能让伤口碰到水,要不然会有感染的风险。”

  霍承洲点了点头。

  江朦月拿出一个红包,“这次真的太感谢你了,但也希望你帮我们守住这件事情。”

  那人捏了捏红包的厚度,笑着道:“放心,我会帮你保密的。”

  将那人送走后,江朦月连忙将门再次关严实。

  明曦看着沙发上的男人,神色凝重,“我们救了你,现在你是不是应该将自己遭遇的事情告诉我们?”

  江朦月再次走到他面前,眼神复杂地看着他。

  霍承洲抬头,看着她们那严肃的表情,漫不经心地往后靠,“再给我一点时间,等时机成熟了,我会告诉你们的。”

  明曦拧眉,“你到现在还想跟我谈条件?”

  “知道的太多,对你们来说不见得是好事。”霍承洲站起身,环境了屋内一圈,“只有两间房,那我睡客厅。”

  “我们可还没允许你住在这里。”江朦月冷哼了声。

  霍承洲挑眉,“既然不愿意收留我,刚才又为什么那么关心我的伤口?”

  江朦月抿了抿唇,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反驳。

  “算了,就让他先在这里住下吧。”明曦面色疲惫,按了按太阳穴。

  江朦月察觉到了她的眼神示意,跟着她一起进了房间。

  明曦将房门关上,身边传来江朦月着急的声音:“姐,你真要让他留在这里?”

  “总不能让他出去遭遇其他危险。”明曦淡淡道。

  “可是——”想到了霍承洲之前的手段,江朦月有些后怕,“我担心这又是他设下的圈套。”

  明曦摸着下颌陷入沉思,“先看看再说吧,如果他能给我们提供一些线索倒也不错。”

  江朦月紧蹙的眉心久久没有舒展,“可万一他给我们带来什么麻烦……”

  想到了霍承洲手臂的伤口,明曦的神色也变得严肃。

  两人沉思一会,最终还是决定先按兵不动。

  明曦走出房间时,给霍承洲扔了一张被子,冷冷道:“你自己安排,别打扰我们。”

  江朦月也将房门重重关上。

  霍承洲看着她们紧闭的房门,垂下眼眸,神色晦暗不明。

  深夜,沈庭律下了床,走出房间给自己倒了杯红酒。

  管家走了过来,关心地问道:“先生,您怎么醒了?是不是睡得不舒服?”

  “嗯。”沈庭律淡淡应道。

  今晚他心里总有一股不安的感觉,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心里那股不安还是久久没能消散。

  他抓起车钥匙,快步往外走。

  “先生,您要去哪里?我让司机送您。”管家问道。

  “不必。”沈庭律随口应了声,独自上车驱车离开。

  明曦躺在床上,呆呆地盯着天花板。

  一想到霍承洲的突然到来,她就难以入眠。

  怎么都想不明白霍承洲这次受伤和突然来找她们的原因。

  正苦思冥想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门铃声。

  她确定这是她们屋子里的门铃声,无奈地下了床。

  打开房门,就见霍承洲已经警惕地站在门板前,盯着猫眼看。

  “是谁来了?”她走了过去。

  “沈庭律。”霍承洲冷冷道。

  明曦脚步顿了顿,神色变得复杂。

  她快步走过去,通过猫眼看到外面的男人时,眉心深深蹙起。

  “他怎么这么晚来找你?”霍承洲狐疑地看向她。

  门铃声在这时再次响起,让明曦心里更加浮躁。

  她瞥向霍承洲,“你以为是我通知他来的?别废话了,快点躲起来。”

  霍承洲挑眉,快步进了房间。

  确定他将门关上,明曦这才打开公寓门。

  “怎么这么久才开门?”沈庭律盯着她问。

  明曦迟疑道:“我刚才睡着了,没听见你按门铃。”

  “那就好。”沈庭律上下打量了她几眼,确定她身上没有异样,悬着的心才终于放松下来。

  明曦琢磨着他这话,迟疑地问:“你是特地来看我的?”

  “只是路过。”沈庭律敷衍着回答。

  明曦也清楚他的性格,知道问不出其他的信息,也识趣地没再追问。

  “我先走了。”看着她面容带有倦色,沈庭律转身就要走。

  他刚踏出一步,敏锐地嗅到了公寓里的一股气息。

  “怎么了?”明曦见他又突然停下脚步,有些莫名其妙。

  沈庭律回头,神色淡淡道:“我有点口渴,能不能倒杯水给我?”

  明曦本能地朝自己房间飞快地瞥了一眼,斟酌着道:“好。”

  沈庭律跟着她进入屋内,明曦倒水的时候,他目光飞快地在屋里环视一圈。

  他的视线最后定格在了沙发扶手上,眼神变得锐利。

  “喝吧。”明曦将一杯温水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

  沈庭律若无其事地端起水喝了几口,突然看向她,“今天,有没有谁来找你?”

  明曦心里一个咯噔,探究地看向他。

  男人漆黑的双眸十分幽深,仿佛一个深谷,让人无法轻易洞悉他的想法。

  明曦强装镇定道:“没有谁来找过我。”

  “是么?”沈庭律晃动着杯子,若有所思地问,“明曦,我们认识多久了?”

  明曦不清楚他突然问这些问题的目的,沉思着回答:“快六年了。”

  沈庭律颔首,“我们已经相处了六年,你觉得,我还不够了解你吗?”

  他说完,突然站起身来,大步朝她房间方向走去。

  “沈庭律!”眼见着男人将手握在了门把手上,明曦快步跟上制止他,“这是我家,你想干什么?”

  沈庭律回头,双眸迸射出锐利的冷光,“沙发上的那些血渍,是谁留下的?”

  明曦一愣,回头才发现沙发扶手上果然残留着一丁点的血迹。

  因为她没想到沈庭律会到来,所以才没来得及将那些痕迹清洗干净。

  沈庭律薄唇勾起幽冷的笑容,“我刚才在外面,就闻到了这里的血腥味,到底是谁受伤了?”

  明曦双眸微眯,“原来你刚才就已经察觉到了,想进来喝水也只是个幌子?”

  “明曦,我不想看到你再受其他伤害。”沈庭律甩开她的手,用力拧开门把手,却没能拧开。

  “开门!”他手掌重重地拍打在房门,声音冰冷。

  明曦拧眉,“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请你出去。”

  话音落下,房间门却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明曦愣了愣,就见霍承洲大步从房间走了出来。

  他看着沈庭律,冷笑,“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

  “霍承洲!你又忘了我的警告?”沈庭律挥起拳头,重重地砸向他的脸。明曦沉思道:“他突然过来,一定是有紧急的事情要找我们。既然我们这次回国是为了寻找当年的真相,就不要轻易放弃任何线索。”

  听到这话,江朦月不得不将她的手松开。

  明曦将门打开,男人立刻闪身进来。

  “关门!”他冷声命令,身上随即传出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闻到这股味道,明曦立刻察觉到了不对劲,当即将门关上并反锁。

  霍承洲摘下帽子和口罩,踉跄着走到沙发上坐下。

  他穿着黑色卫衣,但还是能明显出来他衣袖上沾染了不少鲜血。

  “你受伤了。”明曦朝他走了过去,“怎么受的伤?”

  “别问。”霍承洲声音冷冷道,“快拿医药箱过来。”

  明曦和江朦月对视一眼,两人眼神都有些复杂。

  但看到霍承洲将衣袖卷起来,露出手臂上一条长长的伤口后,明曦很是快速将医药箱取出来。

  她拿出棉球帮他止血,眉心紧拧,“你这伤口太深了,必须去医院缝合。”

  “我现在,哪里也不能去。”霍承洲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被谁盯上了?”明曦试探着问,心里也萌生出了些许猜测。

  霍承洲抬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觉得,我是被谁砍伤的?”

  明曦眉心微蹙,“反正不可能是沈庭律的人。”

  “为什么?”霍承洲追问。

  “他的心肠没这么歹毒。”明曦毫不犹豫地回答。

  说完这话,她心里也有些意外。

  也不知道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这么维护沈庭律。

  霍承洲没有再反驳,垂下眼眸看着自己手臂的伤口。

  明曦现在不想纠结这个问题,站起身来,“跟我去医院吧,要是你伤口感染了,一定会给身体带来更多不可控的危险。”

  霍承洲挑眉,“没想到你还愿意关心我的死活。”

  明曦扯了扯唇,笑容变得复杂,“我是不想管你,可一旦你出事了,我也会失去一个能帮我调查当年那些事情的人。”

  她语气冷漠,仿佛真的不关心他的死活。

  霍承洲看着手臂上还在一直往外冒血的伤口,眼神犹豫。

  “要不然,我们将医生请过来。”江朦月想了想,提议道,“我正好有一位朋友在当外科医生。”

  明曦想了想,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办法,“倒是给她一笔酬劳,让她别将这件事情说出去。”

  霍承洲不愿意去医院医治,就代表着不想暴露他现在的行踪。

  一个小时后,江朦月的朋友来了,霍承洲也已经将帽子和口罩重新戴上。

  那人帮他缝制好手臂上的伤口,叮嘱道:“伤口很深,你切记在伤口愈合之前,不能让伤口碰到水,要不然会有感染的风险。”

  霍承洲点了点头。

  江朦月拿出一个红包,“这次真的太感谢你了,但也希望你帮我们守住这件事情。”

  那人捏了捏红包的厚度,笑着道:“放心,我会帮你保密的。”

  将那人送走后,江朦月连忙将门再次关严实。

  明曦看着沙发上的男人,神色凝重,“我们救了你,现在你是不是应该将自己遭遇的事情告诉我们?”

  江朦月再次走到他面前,眼神复杂地看着他。

  霍承洲抬头,看着她们那严肃的表情,漫不经心地往后靠,“再给我一点时间,等时机成熟了,我会告诉你们的。”

  明曦拧眉,“你到现在还想跟我谈条件?”

  “知道的太多,对你们来说不见得是好事。”霍承洲站起身,环境了屋内一圈,“只有两间房,那我睡客厅。”

  “我们可还没允许你住在这里。”江朦月冷哼了声。

  霍承洲挑眉,“既然不愿意收留我,刚才又为什么那么关心我的伤口?”

  江朦月抿了抿唇,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反驳。

  “算了,就让他先在这里住下吧。”明曦面色疲惫,按了按太阳穴。

  江朦月察觉到了她的眼神示意,跟着她一起进了房间。

  明曦将房门关上,身边传来江朦月着急的声音:“姐,你真要让他留在这里?”

  “总不能让他出去遭遇其他危险。”明曦淡淡道。

  “可是——”想到了霍承洲之前的手段,江朦月有些后怕,“我担心这又是他设下的圈套。”

  明曦摸着下颌陷入沉思,“先看看再说吧,如果他能给我们提供一些线索倒也不错。”

  江朦月紧蹙的眉心久久没有舒展,“可万一他给我们带来什么麻烦……”

  想到了霍承洲手臂的伤口,明曦的神色也变得严肃。

  两人沉思一会,最终还是决定先按兵不动。

  明曦走出房间时,给霍承洲扔了一张被子,冷冷道:“你自己安排,别打扰我们。”

  江朦月也将房门重重关上。

  霍承洲看着她们紧闭的房门,垂下眼眸,神色晦暗不明。

  深夜,沈庭律下了床,走出房间给自己倒了杯红酒。

  管家走了过来,关心地问道:“先生,您怎么醒了?是不是睡得不舒服?”

  “嗯。”沈庭律淡淡应道。

  今晚他心里总有一股不安的感觉,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心里那股不安还是久久没能消散。

  他抓起车钥匙,快步往外走。

  “先生,您要去哪里?我让司机送您。”管家问道。

  “不必。”沈庭律随口应了声,独自上车驱车离开。

  明曦躺在床上,呆呆地盯着天花板。

  一想到霍承洲的突然到来,她就难以入眠。

  怎么都想不明白霍承洲这次受伤和突然来找她们的原因。

  正苦思冥想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门铃声。

  她确定这是她们屋子里的门铃声,无奈地下了床。

  打开房门,就见霍承洲已经警惕地站在门板前,盯着猫眼看。

  “是谁来了?”她走了过去。

  “沈庭律。”霍承洲冷冷道。

  明曦脚步顿了顿,神色变得复杂。

  她快步走过去,通过猫眼看到外面的男人时,眉心深深蹙起。

  “他怎么这么晚来找你?”霍承洲狐疑地看向她。

  门铃声在这时再次响起,让明曦心里更加浮躁。

  她瞥向霍承洲,“你以为是我通知他来的?别废话了,快点躲起来。”

  霍承洲挑眉,快步进了房间。

  确定他将门关上,明曦这才打开公寓门。

  “怎么这么久才开门?”沈庭律盯着她问。

  明曦迟疑道:“我刚才睡着了,没听见你按门铃。”

  “那就好。”沈庭律上下打量了她几眼,确定她身上没有异样,悬着的心才终于放松下来。

  明曦琢磨着他这话,迟疑地问:“你是特地来看我的?”

  “只是路过。”沈庭律敷衍着回答。

  明曦也清楚他的性格,知道问不出其他的信息,也识趣地没再追问。

  “我先走了。”看着她面容带有倦色,沈庭律转身就要走。

  他刚踏出一步,敏锐地嗅到了公寓里的一股气息。

  “怎么了?”明曦见他又突然停下脚步,有些莫名其妙。

  沈庭律回头,神色淡淡道:“我有点口渴,能不能倒杯水给我?”

  明曦本能地朝自己房间飞快地瞥了一眼,斟酌着道:“好。”

  沈庭律跟着她进入屋内,明曦倒水的时候,他目光飞快地在屋里环视一圈。

  他的视线最后定格在了沙发扶手上,眼神变得锐利。

  “喝吧。”明曦将一杯温水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

  沈庭律若无其事地端起水喝了几口,突然看向她,“今天,有没有谁来找你?”

  明曦心里一个咯噔,探究地看向他。

  男人漆黑的双眸十分幽深,仿佛一个深谷,让人无法轻易洞悉他的想法。

  明曦强装镇定道:“没有谁来找过我。”

  “是么?”沈庭律晃动着杯子,若有所思地问,“明曦,我们认识多久了?”

  明曦不清楚他突然问这些问题的目的,沉思着回答:“快六年了。”

  沈庭律颔首,“我们已经相处了六年,你觉得,我还不够了解你吗?”

  他说完,突然站起身来,大步朝她房间方向走去。

  “沈庭律!”眼见着男人将手握在了门把手上,明曦快步跟上制止他,“这是我家,你想干什么?”

  沈庭律回头,双眸迸射出锐利的冷光,“沙发上的那些血渍,是谁留下的?”

  明曦一愣,回头才发现沙发扶手上果然残留着一丁点的血迹。

  因为她没想到沈庭律会到来,所以才没来得及将那些痕迹清洗干净。

  沈庭律薄唇勾起幽冷的笑容,“我刚才在外面,就闻到了这里的血腥味,到底是谁受伤了?”

  明曦双眸微眯,“原来你刚才就已经察觉到了,想进来喝水也只是个幌子?”

  “明曦,我不想看到你再受其他伤害。”沈庭律甩开她的手,用力拧开门把手,却没能拧开。

  “开门!”他手掌重重地拍打在房门,声音冰冷。

  明曦拧眉,“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请你出去。”

  话音落下,房间门却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明曦愣了愣,就见霍承洲大步从房间走了出来。

  他看着沈庭律,冷笑,“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

  “霍承洲!你又忘了我的警告?”沈庭律挥起拳头,重重地砸向他的脸。

本文标签:翁公深夜不停要我

上一篇:紫黑粗大巨物h 左三下右三下怎么动图解

下一篇:我想留在你体内 宝贝把荔枝一粒一粒挤出来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