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岳扒开让我添下面|再快点我快要到了

2021-11-03 17:12:3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那人便感觉到一股清香,口感甘甜醇厚,浑身上下充斥着清爽,如同在炎炎夏日在海底潜水一般,被一股清凉包裹,那种感觉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这酒……”
愣了几

那人便感觉到一股清香,口感甘甜醇厚,浑身上下充斥着清爽,如同在炎炎夏日在海底潜水一般,被一股清凉包裹,那种感觉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这酒……”
愣了几秒后,那人才缓过神来。
“好喝吗,好喝吗?”
周围的人都很好奇。
“一般吧……”
那小子臭不要脸的摆摆手,然后又举着杯子问王历:“能再给我半杯吗?一口也行……我出钱……”
王历:“……”
“靠!!”
众人见状齐齐冲那臭小子竖了个中指,然后举着酒杯就冲王历喊:“王老板,给我来点。”
“王老板,我也要。”
“王老板,我还要……”
“王老板,行行好吧。”
王历一开始还挨个给大家倒上一些,结果上来要酒的人连绵不绝,根本停不下来,甚至还有人在旁边拽酒坛子,王历吓了一跳,赶紧抱着酒坛,捂着瓶口道:“不多了,我也不多了,多乎哉不多也。”
蹭到酒的意犹未尽,还想再喝,看看手里高价买来的啤酒,跟特么水一样毫无滋味,蹭不到酒的看蹭到酒的这副模样急的百爪挠心,抓耳挠腮。
王历像复读机一样在哪里重复:“没了,没了,真的没了。”
“王老板,您这酒在哪买的?”
有人不甘心,开始追问。
“他们铁牛烧烤坊自家酿的……”刚开始蹭到酒的食客开始安利。
“自家酿的,怪不得。”
“那岂不是说,烧烤大院还有这酒?”
也不知道哪个大聪明,还不等王历说话,就已经学会抢答了。
“擦!是... ...

这个理!”
大聪明此言一出,周围众人尽皆恍然,当即争先恐后的往门外跑去。
“?????”
一旁正准备看好戏的白双双看到这一幕脑袋上蹦出一串问号。
“怎么回事?客人怎么都跑了?”
白双双懵逼道。
“好像是去隔壁买酒了。”一旁的服务员回道。
“买酒?”
白双双看了一眼王历,果不其然,王历怀里抱着个酒坛子。
“这!!”
白双双心头一震:“酒水不是买光了吗?他们怎么会有酒?”
“小白啊,来……哥给你带了点自己酿的酒。”
王历见白双双看自己,笑嘻嘻的站起身,把酒坛里的最后一点酒到了半杯,端着来到白双双跟前道:“这叫福根,尝尝吧。”
“……”
白双双一言不发,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王历手里的半杯酒,一股清香扑面而来。
“哼!”
白双双忍不住接过酒杯,轻轻抿了一口。
只一口,白双双就傻眼了,一股寒意从背后升起……
完了,被这胖子给当踏板了。
“味道不错吧,哈哈哈。”王历哈哈一笑道:“想喝尽管来,哥有酒厂,虽然产量不多,但是钱给够我就能管够,自给自足还是木得问题的。”
“你!!”
白双双气的浑身发抖,指着王历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咦?这妹子看起来面熟啊。”这时,猪八戒凑到了王历跟前盯着白双双嘟囔了一句,然后又对王历道:“烤肉吃完了,找谁要?”
“找她!”
王历指了指白双双嘱咐猪八戒道:“要吃的尽管找白姑娘,别在这里喝酒,我先回去忙。”
说完,王历和白双双擦身而过,笑嘻嘻的看了愤怒的白双双

 

; font-size: 25.3333px; letter-spacing: 5.06667px; white-space: normal; background-color: rgb(233, 250, 255);"/>……
烧烤大院内,此时已经人满为患。

 文学

 

所有人都是一个目的,那就是东海特酿。
酒坛子,就堆在水池内。
众人围的严严实实,像是早上超市门口等打折的老太太,争先恐后跃跃欲试。
要不是看狮驼岭三怪和四大天王都不好惹的样子,大家这会儿可能已经开抢了。
终于,王历从隔壁溜达回来,大家迫不及待的问道:“王老板,你们这酒多少钱一坛啊?”
“我算一下哈。”
王历不紧不慢的说道:“这酒是我们自己酿来喝的,产量有限,所以卖的比较贵……”
“还能比茅台贵?”
有人在一旁扯淡。
“不至于,不至于。”王历笑道:“这些都是普通版东海特酿,一斤装的一瓶五十。”
东海特酿的成本也就八毛一斤,带上酒坛和人工所有费用加起来差不多是一块五一坛。
本来王历订的目标价是二十五。
不过从烧烤吧回来后,王历毅然决然的把价格提了一倍。
这就是王历为啥要带着猪八戒去隔壁推销的原因了,这就叫同行衬托效应。
隔壁烧烤吧趁着酒水断货,一瓶普通啤酒就敢卖一百一瓶,这是赤裸裸的哄抬物价。
大家迫于无奈才不得不消费,其实心里都是很不满的,要不是有免费烤肉,怕不是转身就要走。
鲁迅说过,人的性格都是折中的。
见识过一百块一瓶的啤酒,再看五十块一坛的啤酒,那感觉立马就不一样了,更何况王历的东海特酿那是真的好酒,绝对不是普通啤酒可以与之相比的,即便是没尝到从东海特酿的食客,也觉得王历比隔壁要实惠一些,虽然花50块钱买啤酒喝,依旧有点冤大头的感觉。
这也是为啥白双双说自己被当踏板的原因,因为她就是那个垫脚的石头,用来衬托王历的同行。
“才五十啊?不贵!我要十坛!”

本文标签:岳扒开让我添下面

上一篇:小荡货撅起屁股噗嗤噗嗤|吃不下去按着头

下一篇:放荡的娇妻做妓女|小东西我们在水里做运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