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撞开宫口双性H美人受 七个女侠被调教成性奴

2021-11-06 09:27:5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理智渐渐回笼:“反正他拿了电脑也做不了什么事,他才多大年纪,听他们说得厉害,哼,你去,把这件事跟他说说!”

  孟母就有些为难:“现在说啊,是不是太早了点?”

理智渐渐回笼:“反正他拿了电脑也做不了什么事,他才多大年纪,听他们说得厉害,哼,你去,把这件事跟他说说!”

  孟母就有些为难:“现在说啊,是不是太早了点?”

  “不早了,张瑶不是说他们两人相处的还行?年轻人,为了女人脑子一热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就提一提,看看他的反应,知道吗?”孟父缓缓教导。

  孟母点点头:“好,我试试!”

  “哼,不要什么事都要我教,你的脑子呢?”孟父说着,起身走了。

  ……

  不管怎么说,电脑后来还是到了孟飞羽手上。

  他第一时间就联系上了李特助和老大纪淮之。

  李特助首先对他表示关切,然后再不动声色的把他嘲笑了一通。

  他表示,这次阴沟里翻船,现在估计还什么自由,想出院的时候被挡回了。

  李特助就对他说:“你怕什么?你手里有了电脑,就像古代的武士手里有了武器,还怕谁?”

  孟飞羽的黑客技能可不是盖的,让他手里有了电脑,想真的离开医院那应该是分分钟的事情。

  孟飞羽却不肯:“我想留下来看看我家人到底想做什么。”

  “做什么?估计是跟我们这次的工程有关系。”李特助只把这件事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就明白了过来孟家到底想做什么。

  不外乎就那一点,利益。

  前面说过,孟家其实现在一直都在走下坡路,思想陈旧跟不上市场,被淘汰是迟早的事情,但是他们又不甘心,主意打来打去,就发现了孟飞羽。

  这个他们早年不在意,甚至于巴不得死在外面的儿子现在居然变得这么出席了,而且还是纪总的手下,这好的事情他们怎么能放过?

  于是孟飞羽就被缠上了,他到现在也没能挣脱出来。

  “需要我帮忙么?”李特助问。

  说实话,对于他们而言,区区一个孟家真不算是什么,之前他们安安静静的就算了,他们也看在孟飞羽的份上不跟他们计较,但现在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真把他们纪氏这边的当成死人了?

  “不用,他们暂时不会对我怎么样。”孟飞羽一口就拒绝了,随即又说,“我这边不着急,倒是笙笙那边……”

  李特助秒懂他的意思:“放心,你老婆那边我会让人看着,不让人去打扰她。”

  孟飞羽心里最后的一块大石头也落了地:“那就谢谢了。”

  接下来两人又从孟家有可能从哪部分下手商量了一会,最后决定先看看情况再说。

  当然,这是孟飞羽坚持的结果。

  他想看看父母到底要怎么和自己开口。

  他推算着,估计也就在这几天了,依着孟母那藏不住事的性子,估计出院前就要说,不会拖太久。

  果然,过了没几天,就在医生说马上就能出院的时候,孟母前脚把医生送出病房,回来就正色对他说:“飞羽啊,妈跟你说件事。”

  来了!

  孟飞羽坐直身体,脸上的笑容十分真诚:“那妈您说。”

  “是这样,我们家呢,你现在大概还不知道,这些时候我们家不好过啊。”孟母叹了口气,开始卖惨。

  “哦?是吗?可是我看家里不是还好?”孟飞羽诧异的问。

  “也就表面风光而已,实际上现在家里的几家公司,还有那几家实体产业,现在已经衰落得不成样子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孟家的房子都要保不住了啊。”孟母深深叹口气的说。

  “是吗?那,那怎么办?”他装傻。

  “我们也在想啊,要不干脆把那几家店给卖掉算了,可是你爸爸又不甘心,说是你太爷爷那边传下来的,到现在居然要卖掉,他怕以后到了下面啊被祖宗们打,所以呢,飞羽,你能不能帮个忙?”

  “我想来想去,全家里只有你能帮帮忙了。”孟母最后说。

  “啊?我吗?可是我现在什么都做不到啊。”孟飞羽继续装傻。

  见他这幅模样,孟母有些不高兴了:“哪里就不能帮忙了?你现在在纪氏上班是不是?听说和纪总的关系还很好?”

  果然来了!

  孟飞羽面上却表现得十分疑惑,摇头说:“您是从哪里听说的,我和纪总就是上下级的关系,怎么就好了?”

  “普通关系吗?可是我怎么听说你和他出差了好几次,还一起参加过好几次会议?你一定很得他的器重,对吧?”孟母充满希望的眼神看着他。

  “这个……”

  他沉吟了一下,不情不愿的说:“其实也不是,就是工作的还行,纪总觉得我大概还可以吧,就稍微提拔了一下。”

  其实那几次也是他难得的几次公开行踪的行程,却没想到他们居然连这个都打听出来了。

  孟母一听有戏啊,顿时脸上放光:“这样就好,我听说纪氏在西城那边要开始投资,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纪氏不但有钱,而且眼光还好,不但好,还投什么赚什么钱,早年嘲笑纪淮之年纪小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早已经亏得裤子都没得穿了,只有纪淮之一路笑傲到了最后。

  现在谁不羡慕嫉妒他的眼光好?

  现在西城要开发了,大家可都盯着纪氏呢,准备他一有动作就下手,免得到时候汤都没得喝。

  孟父当然也是这么想的,只是他做的不单单只是盯着纪氏,还把心思放到了孟飞羽身上。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自己亲儿子呢,不问他问谁?

  孟飞羽却在心里冷笑,果然来了,只是他们也不想想,自己就一个小小职员,先不说到底知道不知道内情吧,就算知道了,那是能说的事?那可是几十亿资金的大项目,知道也不能说啊,搞不好要坐牢的!

  他不信这些事父母不知道,心里没数,但,他们就是不说,还一个劲的追问到底有没有所谓的内幕消息。

  幸好早就对他们没了指望,也就无所谓失望了。

 文学

他定定神,对孟母说:“这件事啊,我还真不知道,这个是策划那边负责,还要纪总亲自点头,你知道的,这不是小事。”

  “也是,那,你找个机会去问问?”孟母希望的问他。

  他犹豫了一下,最后勉强点了点头:“行吧,这件事我找个机会问问。”

  “很好,你果然是我儿子,我们孟家以后就靠你了!”孟母开心的不行,满脸都是红光,似乎现在就已经知道了内幕一样。

  孟飞羽淡淡一笑。

  见他这幅样子,孟母有些担心起来,小心的问:“对了,你在医院里还舒心不?医生说你啊很快就能出院了,到时候你住到家里,妈妈我啊亲自照顾你!”

  “好。”

  “还有那个张瑶啊,你在这里会不会太无聊,妈妈我也没那么多时间,要不,让她来陪陪你?” 孟母觉得他们两人的进展好像不怎么样,有些心急。

  “张瑶啊。”孟飞羽皱皱眉,经过几天的相处,他觉得张瑶这个女孩子心机深沉不说,还爱慕虚荣,还花痴,怎么看都不顺眼,就直接说,“你以后就别叫她来了,我不喜欢她!”

  孟母着急了:“啊?这是怎么说的?那孩子是哪里惹你不高兴了?你跟我说,我好好教训教训她!”

  “也不是,就是不喜欢。”孟飞羽摇头,试图试探一下孟母对安晚笙的态度,“我觉得我还是喜欢笙笙。”

  “安晚笙?那个女人你怎么就是放不下呢?”孟母做出痛心疾首的样子,“她可是什么都不管就走了啊,到现在都不来看看你,这样无情无义的女人你怎么就这么喜欢呢?”

  孟飞羽皱眉:“妈,你就别骗我了,她在电话里跟我说了,你让她来,不是她不想来!”

  “你!”孟母红了眼睛,“我是你妈难道能害你?那件事难道不是她的错?我一气之下才把她赶出去的,后来呢,你换到这里来我可没阻止她来看你,结果呢?还不是没来?”

  看着唱作俱佳的孟母,孟飞羽忽然发现自己无话可说了,孟母这话简直把他下面要说的话都堵死了,还能说什么呢?说她不该赶笙笙走?可她说过了,那是在心疼自己,还能说什么?

  一张嘴简直能把死人说活。

  嘴皮子也不是他的强项,他点点头说:“好吧。”

  孟母送口气,又没忍住,对他不放心的嘱咐:“我说的可都是实话,你啊,就别老是觉得我们是仇人了,我们当年是做了错事,但现在已经后悔了,外面的女人哪里有自己父母来得可信呢?你说是不是?”

  孟飞羽乖巧点头:“妈你说的对。”

  孟母这才放心的离开,临走之前又忍不住的说:“既然是这样的话,我还是把张瑶先叫过来陪陪你吧,放心,我会先把她狠狠骂一顿的,免得你到时候又不开心。”

  在她走后,孟飞羽看着紧闭的房门冷笑,满嘴谎话,什么张瑶很好,其实张瑶是孟母的远房亲戚而已,说来说去,还是为了她的利益!

  还有西城那边的事,这才是孟母的真实目的。

  他孟家想借着这次的事情翻身?还想控制他?让他言听计从,成为他们的棋子?想得美!

  他哼了一声,很快就有了主意。

  张瑶还是被叫了过来,不过这次孟飞羽已经打定了主意,不再理会她。

  只是张瑶不甘心啊,好不容易,费尽心机才找到的这次机会,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那肯定不行的啊。

  所以她一来,就使劲吸引孟飞羽的注意力,一会问他饿不饿,一会问他渴不渴了,到了最后见他看着电脑没注意到自己,还越靠越近。

  孟飞羽一开始没说话,让了又让,但张瑶却不死心,越靠越近,越来越近。

  最后他“啪”地一声,把电脑合上了。

  “你,你怎么了?”张瑶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

  孟飞羽皱眉看着她:“你老是这样跟着我做什么?”

  “我,我……”她支支吾吾,“没什么。”

  “没什么?我这个电脑里都是机密,你老是这样靠近我,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商业间谍了。”孟飞羽故意找了个离谱的理由。

  “商业机密?”张瑶睁大眼睛,“不是吧?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但请你知道,我不想你太靠近我。”孟飞羽皱眉,对她毫不客气。

  “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张瑶眨眨眼,眼泪说来就来,“是伯母让我来照顾你的,你怎么能这样说我?”

  “是我妈叫来的不假,但是,我这几天没事,发现了点好玩的东西,你想不想看?”没想到孟飞羽忽然话题一转,说起来看似牛马不相及的事情。

  她愣了一下,连眼泪都来不及擦,明晃晃的挂在妆容精致的脸上,显得很是可笑。

  “什么啊?”

  “这个。”

  孟飞羽决定不跟她兜圈子了,直接把自己查到的东西给她看。

  张瑶的目光落在他调出来的画面上,神色逐渐凝固:“这,这是……”

  “我这几天闲来无事,就查了查监控,发现了点很好玩的事情,你看,这个上面的女人像不像你?”孟飞羽蕴含着深意看她,“我觉得不是你对不对?你是堂堂张家大小姐,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伤风败俗,太不像话了。”

  张瑶的脸色煞白,那笑容一看就是强行装出来的:“当,当然不是我,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

  那画面上白花花的一大片,喘息声,呻吟声不绝于耳,仔细一看大床上翻滚的还不止是两个人,似乎四五个都有,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不说,最重要的是其中的一个女人长得还真像她。

  所以,到底是不是她呢?

  对于这一点张瑶是坚决不肯承认的。

  只是在嘴上坚决否认的同时,她心里也在惊惧,这样的画面是他从哪里找来的?他们当初明明……

  这个男人是不是太可怕了点?自己这些打算真的能逃脱他的眼睛吗?

  正想着,忽然见他手指一点,又开始播发下一个视频。

本文标签:撞开宫口双性H美人受

上一篇:巨物卡在宫口H不要 少年时被中年女性引诱

下一篇:被同桌摸了一节课奶头作文 护士坐我腿上娇喘漫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