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热门(公大JI巴给你H)最新章节列表

2021-11-06 15:39:0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便是《圣心诀》留给他的画面,虽说跟这片花海相比,是略显简陋了些,但唐锐的草原胜在真切,即便是草原的边缘位置,也格外清晰。
而眼前景象,像是被压缩之后的图像,许多远方的景色,都颇

便是《圣心诀》留给他的画面,虽说跟这片花海相比,是略显简陋了些,但唐锐的草原胜在真切,即便是草原的边缘位置,也格外清晰。
而眼前景象,像是被压缩之后的图像,许多远方的景色,都颇为粗糙,虚假。
唐锐认为,这是许妍心中愿景的投射。
毕竟许妍是主攻真气修行,哪来那么多的时间,在识海中雕琢细节。
而这也更体现出,一位二品大高手的可怕!
当唐锐的神识具现成他本人的模样,并不敢在识海中随意冲撞,而是小心翼翼,腾空起身,朝着那片别院飞去。
本能告诉他,答案,就藏在那片别院之中。
“紫宁姐,该起床了。”
一声娇斥,在别院中响起。
而这声音的主人,竟就是许妍。
被她叫做紫宁的女人,容貌妍丽,肤白若雪,而且五官间,与慕轻轻颇有几分相似。
“早就起来啦。”
紫宁穿着一袭纯白的长衣,声色慵懒,微笑的走出房间,“不是说好了,今天由你来陪师兄练功,怎么又跑来叫我呀?”
许妍看上去生性烂漫,与那个痴迷北方凤尊的女人相去甚远,尤其当紫宁现身,她就像个小妹妹一样,跑到紫宁身边,揽住紫宁的手臂。
娇声开口:“你也知道,我的修为差师兄那么多,怎么可能做她的陪练啊,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还是要紫宁姐你来才行。”
“你这丫头!”
紫宁说笑间,伸出手指在许妍眉心戳了下去,“你这么懒,以后会被我们越落越远的,到时候师兄做了天帝,你这个师妹却没什么本事,我看你脸上臊不臊!”
许妍往紫宁身上越贴越紧,嘿声笑道:“这有什么好害臊的,到时候我就仗着你和师兄的名号,在整座昆仑界横行无忌,这多有意思啊!”
“我?”
紫宁好笑道,“我有什么让你倚仗的?”
“师兄做了天帝,你自然而然就是凤尊了,这不是我的倚仗吗?”
“小研,你别乱说!”
紫宁娇嗔一句,脸颊蓦然红若朝霞。
这画面,逗的许妍咯咯直笑,连声调侃:“紫宁姐,你要不要这样啊,轻轻她都能满街跑了,你怎么还像个黄花大闺女似的?”
“你再说……”
“啊!”
伴着一阵调笑声,两道倩影就如穿花蝴蝶般,在别院中捉闹起来。
而院外一株苍翠大树上,唐锐正坐在那,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他没想到的是,许妍创造的这一方世界里,竟还有紫宁的存在。
看上去,两人当年感情甚好,全然不像会相互杀害的样子。
“小心!”
突然,紫宁的一声娇呼,把唐锐从沉思中唤醒。
不知何时,别院中竟多出一道身影。
只是那身影格外模糊,看不真切他的模样。
便是连身高体重,都一片朦胧。
而原本追逐的紫宁两人,都受到此人攻击,紫宁尚好,只是肩膀微微受伤,修为稍弱的许妍就惨了,她被击飞十数米,恰好倒在唐锐所在的大树下面,从唐锐的角度看过去,虽没有生命危险,但许妍意识昏沉,随时都在晕厥的边缘。
唐锐猛然回过神来,难道这正是紫宁遇害的场景!?
想到这儿,他连忙睁大双眼,朝着紫宁与神秘人望去。
“是你!”
听紫宁的语气,这神秘人并不陌生,只是,她没能叫出此人的名字。
当然,在事发之时,紫宁可能说出了更多内容,但眼下这幅场景,是许妍潜意识中的记忆作为蓝本,许妍没听到的内容,都不会出现在此处。
神秘人没有应答,身形一进,径直与紫宁战在一起。
两人招式变幻,精彩纷呈。
尤其是紫宁,她一手飞刀绝学,目不暇接,比起明哲的飞刀术,还要精妙万分。
这一刻,唐锐才明白为何慕轻轻那样反感明哲。
除了理念相冲,同样与紫宁一样修行飞刀,自然就成了明哲的原罪。
观察一阵,唐锐试图从招式中,看出那神秘人的来路,但对方的动作多已衔接不上,起初还能勉强让人看出这是一场战斗,到了后面,就成了紫宁在独自表演,而那神秘人,被塑造成一团模糊的光影,让人无从判断。
而更麻烦的是,整片场景竟也在这时开始动荡,摇摇欲坠。
“她的意识越来越淡了。”
唐锐叹了口气,目光落在树下的许妍身上。
只见许妍的双眸已然阖上,仅仅弥留一条狭窄的缝隙。
果不其然,在他话落不久,整座别院就传出破裂之声,短短几个呼吸,竟轰然坍塌,而院中精致的草木也相继枯萎,凋落蒸发,等到唐锐飞行而起,整片识海,竟都化作了一幕混沌光景。
这才是许妍识海原本的模样。
但不久之后,这画面又重新稳定,别院重新出现,虽说破旧,但起码把画面续上了。
此刻,许妍已经从昏沉中苏醒。
可那场战斗,也已结束。
神秘人早就不见踪影,留下紫宁,倒在一片血污。
灿白的长衣,染上血色,触目惊心。
不多时,一个女童蹦蹦跳跳而来,同样是白衣素裹,瓷娃娃般的小脸,就像是小了几号的紫宁。
那是童年的慕轻轻。
“妈妈!”
看见这一幕,慕轻轻的脚步倏然停下,童稚的小脸上,浮现出一抹巨大的惶恐。
许妍在此时回头,脸色大变:“轻轻,你别看。”
画面到此,便戛然而止了。
所有的景象都化为虚无,然后又重新凝结,具现,形成一片郁郁葱葱的花草,而那座别院,也在花草丛林中,拔地而起。
“紫宁姐,该起床了!”
许妍欢笑的声音,在别院中响起

 文学

当唐锐从那座别院中退出来,沉默许久,都没有开口言语。
许妍也一改之前的霸气,眼角湿润,神态落寞。
“你都看到了吧?”
片刻,还是许妍打破沉默,“那就是我记忆中,关于紫宁之死的全部画面了,如果我当时能够神志清醒一点,也许就能看见凶手的脸,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捕捉不到!”
唐锐轻声道:“这段记忆,你没有拿给轻轻看过么?”
“紫宁的死,是她不敢面对的痛,我怎么强行给她看这些东西。”
说到这,许妍突然流露一抹怅然的笑,“况且,现在有我这个嫌疑犯,也算是让她的仇恨有所缓冲,如果让她知道,凶手是另有其人,且已经人间蒸发,恐怕她更加难以接受,等我找到真凶的那一日,再把这一切告诉她就是了。”
唐锐默然。
这番话,让他稍稍改变了对许妍的看法。
比起表面的权势与刁横,他在识海中见到的那个天真少女,似乎还在。
“行了。”
控制住眼中雾气,许妍叹了口气说道,“你回去吧,再把你囚禁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但作为条件,我要你万妖城,每月都必须上交足额的益气汤,还有我警告你,有关你看到的一切,都给我憋在心里,记住没有!”
“益气汤自然没问题。”
唐锐一怔,反问:“可您难道不希望,我劝说殿下拥护您成为北方凤尊了么?”
“当然希望。”
“但这有个前提,就是保住那段真相。”
“她可以恨我,但我绝不接受她的同情,等真凶浮出水面,我自然会让那个臭丫头,老老实实向我道歉。”
闻言,唐锐顿时一阵哭笑不得。
心想您都是争取北方凤尊的人物了,跟一小姑娘较什么真啊!
但能重获自由,唐锐没理由拒绝,当即谢过许妍,随即又想起什么,语气凝重:“我想你应该明白,通常而言,一座识海所投射的景象,可以由所修功法控制,也可以由心中愿景控制,但绝不可以为自己的遗憾所控制。”
“遗憾会成为执念,而执念,会成为你的心魔,当紫宁在你的识海中,一遍遍死去的时候,你的心魔也在不断滋长,直至最后,将你吞噬,万劫不复。”
“我想,连你自己应该都没注意到这一切,否则就不会让我轻易进入到你的识海,我想说的是,如若你现在悬崖勒马,一切都还来得及。”
许妍皱住眉:“这马要怎么勒?”
“毁去那些化作心魔的神识。”
唐锐露出思忖之态,说道,“我还不能确定,这部分神识有多少,但肯定是越早剔除,对你的好处就越多。”
“你能做到?”
“可以试试,但没有多少把握。”
若是境界稍低一些的武者,唐锐自是手到擒来,可许妍的神识强他太多,想要化去神识,对唐锐来说也是一项不小的挑战。
当然,如果他的神识能更进一步的话……
许妍美眸微眯,沉声道:“你是想借这个机会,找我索要修炼神识的资源?”
“许大人英明。”
唐锐毫不掩饰的笑笑,“对你我而言,这是双赢的决定,不是么?”
最开始,他也认为那座别院,只是一副愿景的投射,但看到最后才明白,那是许妍一生的伤痛所化,而且在她无意识间,不断丰富,不断具现,已然是根深蒂固。
就像潜行状态的癌细胞,平日里猥琐发育,等到发现,恐为时已晚。
“哼!”
许妍冷冷丢出一句,“鸡贼的小子!”
而后,她取出一把蒲扇,丢给唐锐。
“这把暗月芭蕉,是师兄从一位神识强者手中所得,平日里被我拿来滋养神识,如今丢给你用吧。”
“多谢许大人!”
唐锐美滋滋行礼,低下头,立即感觉手中的芭蕉扇,向他传来阵阵沁凉。
那丝凉意如涓滴细流,淌入他的识海,妙不可言。
难怪许妍的神识如此强盛,原来是拥有这样一件秘宝。
只是,成也秘宝,败也秘宝。
如若不是她把神识滋养到这种地步,也不会像现在这般,心魔具现,伤及根本。
得了秘宝,唐锐不忘向她承诺,待自己的神识修为有所精进,一定会想办法,帮助她攻克心魔。
从许妍的行宫离开,可没走出多远,唐锐就被数十个禁军包围。
每人都虎视眈眈,杀气冲天。
“快去通知许大人,逆贼唐锐胆敢越狱!”
“呃……”
唐锐这才回过神,只顾得离开了,反而忘记先向许妍要一张释放令,不然这满城的禁军高手,也够自己头疼的啊!
就在此时,行宫内陡然飞出一张符纸。
不偏不斜的落在唐锐手中。
唐锐一瞧乐了,把符纸高举头疼。
“都睁大眼睛看看!”
“许大人亲手颁发的释放令!”
“现在,我无罪释放,还不快给我退下!”
众禁军顿时面面相觑,奈何那释放令气息森然,又是自许妍的行宫而来,绝非虚假,根本不容他们质疑。
几个呼吸之后,他们也只得收兵放弃。
唐锐回过头,对着行宫挥挥手臂,大摇大摆的离开。
“真是个混蛋!”
许妍靠在窗边看着这一幕,没好气的开口,“早知道,就应该给点受点罪,然后再放他回去了!”
话落,她突然又想起什么,屏息凝神的坐下来,慢慢入定。
下一刻,她进入内视,出现在那座绝美的识海别院外面。
曾经她也试过进入这里,但每次都会迷失在识海之中,此次被唐锐阅读神识,反而帮她也指引出一条来这的路。
她来的不巧,此刻恰好是在别院坍塌,一切归于虚无的画面。
等待片刻,别院重建完好,紫宁被少女时期的她呼唤起床,拖着慵懒的脚步走出房间。
一瞬间,许妍破防。
泪水再也遏制不住,疯狂流下。
而如此剧烈的情绪波动,似是激怒了这座由心魔铸造的画面,只感觉这座别院形成一股巨大的推力,把她用来内视的神识生推而出,等她幽幽睁眼,面前已是现实。
识海中隐隐作痛,想来是心魔作祟。
但她忍住了这股疼痛,拳锋紧握,喃喃自语。
“紫宁姐。”
“如果当年我能再强大些,你就不会惨遭杀害。”
“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出真凶,为你报仇!

本文标签:公大JI巴给你H

上一篇:下身红肿撕裂小说 天津老女人50岁还叫床

下一篇:他疯狂的揉捏我的奶头|娇嫩无力 囚禁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