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紧窄娇羞迎合 按摩椅PLAY啊太快了H

2021-11-09 08:30:4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好比白虎踏银河,巨龙腾潭水……

  溅起水花千万朵,照映五彩新世界……

  歌舞欢啼的“小麻雀”扑棱着飞了N圈之后,床上被遗忘的段哥

好比白虎踏银河,巨龙腾潭水……

  溅起水花千万朵,照映五彩新世界……

  歌舞欢啼的“小麻雀”扑棱着飞了N圈之后,床上被遗忘的段哥哥恼了,说:“喂!谁是你最大的救命恩人?”

  赵小萌屁颠屁颠的飞向他,“是你是你,是亲爱的你!”

  段哥哥:“不对吧?刚才不说是我爸吗?”

  赵小萌奸邪一笑,讨好的说:“哪能呢?我就骗骗他!”

  段哥哥惊愕,忽然对着她身后门的方向说:“爸,你回来了?”

  “啊!”

  赵小萌惊得灵魂出窍,一转身,看到门口空空无人……

  哼!下一秒她举起暴戾的小拳头……

  但不是打段哥哥,哪里舍得呀?自己捶着自己的心口吧!

  “天呀!你骗我,不许这么吓我,我心脏啊……”

  段哥哥穿着病号服,吊着一条手臂,一副凄凄艾艾的样子:“你那么说我也伤心呢!我这伤还没好呢,就看到你凉薄的嘴脸……”

  赵小萌哄着:“噢呦,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不胡说了。你是我恩人,只有你才是我救命恩人,我以身相许,我伺候你,将来还给你生宝宝!”

  段哥哥几分害羞、几分期盼的试探着:“那……那今晚能有特殊服务吗?”

  赵小萌:“有有!必须有!”

  不知是不是错觉,赵小萌觉得段哥哥特别可爱,因为他竟有点脸红,羞臊的像个小媳妇。

  “那你温柔点,上次牙给我刮疼了……”

  赵小萌:“哦,那不是第一次没经验嘛!今晚我注意……”

  (方景宇:兄弟,我怀疑你这套手段是跟我学的吧?在医院里搞这套把戏,恃病而骄啊!)

  (鹏鹏:我怎么可能是跟你学的?你跟秋姐在医院里那些事,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读者,看不到旁白。这是男人的天性,再加我自己的脑细胞,嘿嘿嘿……我的故事都快完结了,还不让我腹黑一回,占点便宜,好事都成你的了?男主了不起啊?)

  (方景宇:对呀,观众可期盼我出来了,声声呼唤小宇、秋秋啊……)

  (鹏鹏:那是想秋姐,也不是想你。等我说再见的时候,观众们也会想我的。但是观众现在最想看的是蓝琪娶你妹妹。)

  (方景宇:娶你妹!我才不同意呢!)

  (蓝琪:切,不同意,你拦得住吗?啊?大舅哥!)

  .

  “聪明小鬼才”,“撒谎小能手”的赵小萌,和她亲爱的恩公回B市了。

  她发挥脑细胞,自编自导了一个故事。

  把她奔赴震区,身患重病垂死的故事改编了一下。

  呃,为什么呢?

  因为她想耳根子清静清静,如果老妈知道了这件事,定然愤怒责怪,又疼又哭的叫嚎半天……

  所以她就将故事改编了一下,变成了她去荆丘看段御鹏演出,结果地震时舞台坍塌,段御鹏为了救她身受重伤,肩膀骨裂了,还有外伤。

  听听,虽然是天翻地覆的胡改乱篡,但是说的有理有据,有伤为证。而且赵小萌当时在外地出差谈生意,到底跑去哪儿,老妈也不知道啊!

  编剧故事堪称完美!

  这样一改的好处大大的!

  赵小萌没受伤,所以父母不会因为心疼女儿而唠叨个没完没了。同时又会对段御鹏的态度大大改观,非常感谢!

  是的!姑爷变救命恩人了~~~

  呵呵,赵小萌完全不用废话,不用浪费一句唇舌,赵家人全体对段御鹏的态度就是180度扭转。

  啥都不用说了,感谢感谢,谢谢啊!

  “小段啊,多亏你了!”

  “小段,伤的怎么样?哎,瞧瞧这天灾人祸不长眼呢!妈给你煲汤,家还有野参,给你炖了补补。”

  “萌萌啊,好好的,别欺负小段啊,他今天是不是要去医院换药?你开车慢点,走路扶着他点,周围有什么人看着点,别撞着他伤口……”

  .

  他俩这段时间,都住在赵小萌父母家。

  因为赵小萌身上虽然没有伤口,但是她还得吃药,肺部还有闷痛之症。

  这才不到二十天,她瘦了不少,也很虚弱。

  回自己小家,段哥哥一侧身子不敢动,也没法做饭。他们天天都得点外卖,不营养,所以就干脆回父母家吧,吃住都方便。

  段御鹏的单位给办了个半工伤待遇,毕竟在灾区嘛!

  其中有一位同事手臂骨折了,还有一位同事腿扭了,都属于工伤,因为那是被地震砸的。

  段御鹏的伤,这个属于个人行为,但单位也给算个半工伤,就是医药费不管,但给你带薪休假一个半月。

  在最后的几天里,段旅长和妻子来了B市。

  赵小萌第2次见到婆婆,是开车去机场接他们。

  见了面,她小心翼翼的叫了声:“妈,您过来了。”

  段母端和一笑,“你病怎么样了?”

  赵小萌受宠若惊般的赶紧回答:“我没事,都好了。”

  然后,段母将脸望向儿子,“御鹏,你怎么样?”

  “没事了妈,你看石膏都拆了。先回家吧,回家再说……”

  .

  家里收拾得太整洁了,可以说是擦得锃亮,一尘不染。

  赵小萌提前将客卧的床单被罩都换的新,还给公公婆婆买的新睡衣,新拖鞋,新洗漱用品。

  到家就4点多,可以准备晚饭了。

  赵小萌没敢说去饭店,怕让人觉得她骄奢浪费。

  晚餐6个菜,4个是叫的外卖,另外两个是赵小萌做的。

  她提前和段哥哥商量过,厨艺这个东西不是一时间能学会的,让她做6个菜,只怕要搞砸。

  让段哥哥来做,又会显得她这个媳妇是个懒馋婆娘。

  所以,还是诚实一点吧!

  赵小萌做了一个黄瓜炒鸡蛋,煲了一个汤,端上桌来。

  “爸、妈,我不太会做饭,平时就会煮面条和炒鸡蛋,你们请多包涵。”

  “可以,我们家也不做饭,平时都是吃部队食堂。”

 文学

这话是段旅长说的,他脱去军装,今天穿着一件白T恤加黑色休闲服。身边没有士兵跟着,他反倒随和了,比上次见面时更亲切了。

  赵小萌心里松快很多,脸上带着笑容。

  段母说:“坐下吧,你最近照顾御鹏挺辛苦了。”

  赵小萌老老实实坐好:“不辛苦,应该的!他也是因为我才受伤的。”

  段母:“保护你是他应该做的,以后互相体谅……吃吧!”

  赵小萌握着筷子没吃,而是低声说:“妈,上次的事对不起……”

  段母很平和的看着她:“没关系,我想过了,我也有不对的地方,不该初次见你就那么极端,希望你也不要往心里去。”

  赵小萌摇头,“不,我要记在心里,要终生铭记这个教训!段哥哥对我很好,我不该那样怀疑他,不该那样冲动发脾气,我都记住了。以后遇事要冷静,要好好谈,再说他根本就不是那种人品,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

  可以了,这个检讨够深刻了。

  赵小萌语气诚恳,就差咬破手指写血书了。

  段母看在眼里,微笑了一下,点点头。

  段旅长说:“御鹏也要注意,要想让妻子信任你,自己也要做到位。比如我,你妈在这方面就很信任我。”

  果然,一句话就把段妈妈逗乐了。

  刷新三观啊!

  段旅长其实也没那么严肃,还挺幽默的……

  在外人面前他是大首长,在私底下也是很宠老婆的。

  (知道了吧,这叫家风传承。难怪段御鹏脾气那么好,能对赵小萌的容忍力那么强,原来是耳濡目染跟父亲学的!段旅长功不可没呀!赵小萌,照这样来看,你这辈子的大恩人,还真就不是段哥哥,而是段哥哥……他爸。)

  .

  气氛和谐,大家开始吃饭。

  赵小萌介绍:“不知爸妈爱吃什么,这几个都是B市这边的特色菜,这是烤鸭,这是抓炒鱼片,京酱肉丝、蜜焖三鲜。”

  这4个菜放在中间,赵小萌煲的汤和她炒的黄瓜鸡蛋放在边上。

  段母说:“我喝碗汤吧。”

  哎呀,这是相当给面子了!

  赵小萌赶紧站起来盛了一碗递过去,又盛了一碗递给段旅长。

  段旅长离炒鸡蛋比较近,就说:“我尝尝小萌的手艺。”

  夹起来一块吃了,转头对老婆说:“跟你手艺差不多。”

  段妈妈斜他一眼,对面的段御鹏明显在低头忍着笑……

  呃,这气氛有点诡异啊!

  赵小萌心里疑惑,这是称赞她吗?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到底是说她手艺好,还是不好……?

  她没敢问,这个话题就没有进行下去。

  之后,段旅长说:“明天安排一下,去小萌父母家拜访一下。”

  赵小萌:“好呀好呀!”

  段旅长:“还有,御鹏问问单位,定个假期回Z市。咱们那边也有很多亲戚朋友,御鹏结婚了也该张罗张罗。你们是想补办婚宴,还是说只想简单的办个酒席?小萌什么意见?”

  赵小萌:“我都行,怎么都行。”

  段旅长:“那不急,你和御鹏再商量一下吧!”

  赵小萌:“好呀,哈哈……”

  其实赵小萌是很想穿婚纱,上次被那个畜生给扒了,也没有跟段哥哥穿婚纱和西服,看来这次有机会喽,太美满了!

  吼吼吼~~~

  .

  第2天,段家父母买着礼物亲自来赵家拜访。

  老爸老妈之前听赵小萌说了,说她见到了公公,公公很喜欢她,不再反对他们的婚事了,还说要亲自来道歉。

  赵家人圆滑,既然如此,这件事就揭过去了,不再记仇。

  两家人见面,相处的很融洽,客客气气……

  段旅长有个缺点就是酒量太差,两瓶啤酒就醉了。

  这可把赵爸爸笑坏了,从没见过酒量这么差的男人,还旅长呢?

  内心越是吐槽,脸上的笑容就越来越多。

  喝上酒的人话都比较多,于是两位父亲越聊越熟络,聊的还挺嗨的。

  当晚在赵爸爸的一再热烈要求下,大家集体去了山庄住宿,然后在那玩了两天。

  之后段旅长又去拜访几位老战友……

  总体来说,他们非常和谐的在B市住了5天,然后回Z市了。

  .

  两个月后,段御鹏的伤彻底好了,寒冬已过,春天来了。

  这个春天真的太美了,含蓄羞涩的姗姗来迟,但又来的恰到好处。

  让这份美变得更自然,更珍贵,更洒脱……

  段御鹏带赵小萌回到Z市,他在这里长大,他家住在军区大院。

  所谓的军区大院有点像小区,有很多栋楼,里面住着部队家属,军嫂之类的。

  离着不远就是部队区域了,有操场,营房,食堂,训练场,各种楼厅,非常大。

  早中晚都能听到几次军号声,那是部队专用号令,说明该出早操了,食堂午餐了,晚熄灯了……

  还是赵阳去机场接的他们,到家是下午3点多。

  赵小萌和段御鹏穿着休闲的情侣服。

  段御鹏是190的男装最大码,赵小萌是155的女装最小码。

  但是,同款同色的情侣服穿起来也挺好看的,毫不违和。

  敲了一声门,段母就打开了。

  赵小萌叫“妈……”

  “诶,请进!”

  “爸呢?”

  “他去开会没回来,你们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在飞机上吃的。不饿,妈别忙了。”

  部队大院都住楼,根据军籍级别来分配住房。去年晋升旅长是可以换房的,但是没换,住惯了老房,不想再搬家嫌麻烦。

  说是老房,但一点不老,为什么呢?

  因为这屋里挺空旷,没有旧货破烂。不像我们普通人家墙上挂一些,门上挂一些,柜上摆一些,乱七八糟的。

  放眼一望,这房子就像毛坯房刚装修,啥也没有。

  一百平的房子,2室1厅,客厅只有沙发,茶几,电视。

本文标签:按摩椅PLAY啊太快了H

上一篇:刺美女微鼓的小腹小说 做完堵上回来我检查

下一篇:你下面的小嘴能吃多少颗草莓 上课高H调教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