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四个闺蜜把我弄高潮了 初中带小怪兽上课感受喷了

2021-11-09 08:59: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想想就觉得头疼。

  李四喜轻声安抚:“皇后娘娘不要着急,这件事就随他们去,桂公公和这个女子刚开始布局,后面肯定还会有更大的阴谋,咱们就看着他们的动静,再慢慢调查皇上

想想就觉得头疼。

  李四喜轻声安抚:“皇后娘娘不要着急,这件事就随他们去,桂公公和这个女子刚开始布局,后面肯定还会有更大的阴谋,咱们就看着他们的动静,再慢慢调查皇上如此听话的原因,一切就万事大吉了。”

  “你说得对,本宫不能太慌乱了。”

  徐皇后深吸一口气,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你帮本宫想想办法,看接下来要怎么办。”

  “咱们要集齐所有力量来对付桂公公,我想让王太后帮我们,娘娘觉得呢?”李四喜话音刚落,就看到了徐皇后震惊的表情。

  徐皇后怀疑自己听错了,“你没在和本宫开玩笑吧?王太后现下因为淮安的事对你恨之入骨,你接近她会有危险的,还妄想她会帮你,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

  “没有。”李四喜勾了勾唇,“我们只是阻止淮安继续倒卖息生丸,所以才会和王太后成为敌人,可现在不一样,桂公公想让淮安这个知道他身份的人永远消失,王太后想要对付谁,娘娘应该猜得出来吧?”

  “可是……她恐怕不愿意轻易跟咱们联手,就算是要对付桂公公,也只会单枪匹马。”徐皇后仍旧有些迟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

  李四喜只是轻轻笑,淡然道:“有些事情试试就知道可不可能了。”

  傍晚,她带着徐青梅前往王太后的住处。

  徐青梅在前面护着她,一路上都在紧张的嘱咐:“听着,要是她敢对你做什么,我就会立刻告诉皇上和皇后娘姐姐,你不要怕,我会护着你的。”

  “放心吧,她绝对不敢对我怎么样,我现在怀有身孕,她要是想对我动手,也不会直接在她的寝宫中,不过有你在我身边,我确实安心许多。”李四喜冲她轻轻一咬,拉着她的手来到了宫门口。

  宫女进去禀报,很快又请她们进去。

  这个时辰,王太后向来都是在用饭,看到她们来了便黑脸冷笑,“特地挑着这个时辰过来,是生怕哀家能好好吃一顿饭吗?”

  “太后娘娘误会了。”李四喜欠身行礼,轻声道:“我们只是想过来看看您,顺便和您说一件事。”

  “说,哀家急着去歇息,没那么多空跟你们说话。”王太后索性放下筷子,不待见的望着两人。

  李四喜上前两步,认真道:“那个桂公公就是鬼谷子,他肯定满心满眼都要杀了淮安殿下,太后娘娘就不打算做点什么吗?这次是我眼亮发现了不对劲,下回他再不动声色的对淮安殿下出手,没人可以阻止住。”

  “就是!我现在和淮安还订着亲的,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以后该如何自处?”徐青梅帮着说话,语气很是焦急。

  听到这里,王太后也跟着害怕了。

  她现在没有什么可在乎的,唯一就是淮安了。

  要是淮安有什么三长两短,她恐怕连好好活着的勇气都没有。

  看出她在衡量,李四喜接着道:“太后娘娘要是不想淮安殿下出事,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跟我们一起对付桂公公。”

  听了这话,王太后顿时嗤笑。

  她抬头认真打量二人,意味深长道:“哀家还以为你们真是为了安儿着想,没想到你们的目的是这个,察觉到鬼谷子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所以才来找哀家帮忙对吧?”

  “我们确实有这个心思,但太后娘娘跟着我们做这些事不是理所应当的吗?只有这样才能够保住淮安殿下,你我之间是有仇,大可以等到解决了桂公公再秋后算账,我又不会跑。”

  李四喜摊摊手,说的很是诚恳。

  看着她极其认真的模样,王太后皱着眉陷入沉思,良久都没有开口说话。

  见她越来越沉默,徐青梅终于有些忍不住了,“我们都这么说了,太后娘娘您怎么还不答应?四喜可是大着肚子来找您呢,您要是不同意也行,但也别怀疑我们别有目的。”

  说完,她立刻扯了扯李四喜的手,“咱们还是走吧,太后娘娘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厉害了,她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保护不了淮安的。”

  李四喜点点头,叹了口气跟着她一起离开。

  这时,王太后终于下定决心站起来,“等等,哀家没说一定不跟你们联手。”

  听了这话,李四喜猛地转过身,“那……”

  “说吧,想让哀家怎么帮忙对付他。”王太后抱着胳膊,爽快的问出这话。

  李四喜定了定神,轻声道:“这个很简单,太后娘娘只要装病就好,让皇上频频过来探望,这样一来我们就有机会进入御书房和其他地方,看看这个桂公公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让皇上听话。”

  “这个倒也简单,不过现在不是时候,明日不是有一个周氏贵妃进宫吗?”王太后说出这话的时候,似笑非笑看向了徐青梅。

  徐皇后肯定是最难受的,不仅要履行做皇后的责任善待这位贵妃,还要应付其他嫔妃的不满和质问。

  “就算她进宫了,也不是皇上真的喜欢她,以后皇上清醒过来了,肯定毫不犹豫把她踹了。”徐青梅撇撇嘴,说出这话时心里很不服气。

  王太后挑挑眉,对此不置可否,“随你们怎么说,等过了这几天哀家会装病的,不过到了那个时候,你们最好查出点什么东西,否则哀家不会再跟你们联手。”

  “一言为定。”

  李四喜松了口气,和徐青梅转身离开。

  等她们到了外面,徐青梅才忍不住哼了一声,“她还以为自己多厉害呢,不跟咱们联手怎么对付桂公公?我就知道她保不住淮安,她再厉害也是个深宫妇人,居然插手息生丸的事,真是大胆包天又不可理喻。”

  听着她喋喋不休的抱怨,李四喜不免觉得好笑。

  她拍了拍徐青梅的手,“现在咱们已经是盟友了,有些话也不要说的太难听,等我们解决了这个鬼谷子,自然有办法对付王太后,不要着急。”

  徐青梅被她安抚下来,点点头便不再说什么了。

  两人回去之后,把事情告诉徐皇后,可徐皇后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她满心想的都是这位周氏贵妃到底是什么模样,会不会真把皇上迷的神魂颠倒。

  看出她有心事,徐青梅和李四喜也不好打扰,只能赶快离开了此处。

  入夜,两人坐在廊下吹风。

  徐青梅忍不住叹气,“你说这些糟心事什么时候可以彻底解决啊?我真累了。”

  “快了,只要解决桂公公,从今以后京城里再也不会有什么乱子,息生丸的事更不会再发生。”李四喜轻笑着安抚,不想让她太过发愁。

  这原本也不是徐青梅应该担心的事情。

  思及此,她连忙岔开话题:“我都忘了问你,你最近和淮扬怎么样?他是不是还在努力让你回心转意?”

  “那可不是吗。”

  徐青梅提到淮扬,总算是有了几分笑意,“不过他以前做了那样对不起我的事,我绝对不可能轻易原谅他的,不管怎样也得晾他一阵子。”

  “这种事你自己拿捏就好,不过也得记住,凡事都不能做得太过,物极必反的道理你懂。”李四喜认真嘱咐,生怕她和淮扬之间再出现什么差池。

  徐青梅点点头,认真答应道:“放心吧,就算我迟迟晾着他,他也不会变心的,我能看出来他这次是真的想跟我在一起了。”

  两人说着话,不知不觉就困了。

  第二天,李四喜醒来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

  看到她想要起身,宫女连忙过来搀扶,“皇后娘娘此刻在正殿给新来的贵妃训示教导呢,那里不是秦夫人你现在应该去的地方,要不你再睡会?”

  “不用了,青梅郡主在哪里?”李四喜环顾四周,都没有找到徐青梅的身影。

  宫女轻笑道:“青梅郡主的身份可以出现在正殿,因此也跟着去了。”

  “那我梳洗以后在门口看看吧,我也想知道这位贵妃长什么模样。”李四喜说到此处,心里不免怅然。

  她尚且都觉得难受,更别提徐皇后眼睁睁看着皇帝纳妃,还得强颜欢笑在旁边附和了。

  李四喜仔细想想,觉着要是秦若寒把其他女子带家里去,那她非得气得和离不可。

  在这一刻,她突然很佩服徐皇后的勇气和魄力。

  李四喜梳洗打扮以后,不过多时就来到了正殿门口。

  正殿里有很多人,但她也能隐约看到徐皇后和那位贵妃的背影。

  贵妃身穿华丽庄重的服饰,只看背影就知道是个身材窈窕的貌美女子。

  徐皇后端坐在皇帝身边,面上没有什么表情,连笑容都懒得给一个。

  不过多时,礼成,皇帝竟没有看徐皇后一眼,径直拉着周贵妃起身离开。

  在周贵妃转身的时候,李四喜也看到了她的样子。

 文学

纵然李四喜在后宫中见过很多貌美如花的嫔妃,此刻看到周贵妃的容貌,也忍不住倒抽一口气。

  这个周贵妃长得是真好看,面容一股子媚态,偏偏双眼清澈明亮,有种又纯又欲的感觉。

  连她看到了都要被惊艳到,更何况是皇上。

  李四喜正在心里感叹着,突然看到有一抹人影窜了出来。

  她心里一咯噔,就知道大事不好。

  “皇上打算就这么走了吗?”徐青梅冷冷看着皇帝和周贵妃,语气很不客气。

  周围的人都倒抽一口冷气,不明白她为何突然站出来说这种话。

  徐皇后更是吓得摆摆手,“青梅你在那里干嘛呢!快过来。”

  “我不!”

  徐青梅固执不已,紧紧盯着皇帝,“你都多久没来过皇后姐姐这里了?半个多月没过来,一来就是让她册封贵妃,现在贵妃礼成了你扭头就走,一句话都不和皇后姐姐说,是彻底厌弃她了吗?”

  听着她一通质问,李四喜顿时急得不行。

  她理解徐青梅护姐心切,但这种时候明显不合适说这些话,这不是当众让皇帝难堪吗!

  李四喜轻轻叹气,想阻止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只能在旁边眼巴巴看着,祈祷皇帝千万不要发火。

  皇帝眯起眼睛,同样紧紧盯着徐青梅,半晌才道:“你在这里打抱不平,是想让朕怎么做?”

  “我想让皇上您不要宠幸德不配位的人,有些人凭着一张脸就能做贵妃,对于宫中伺候您多年的嫔妃来说,是不是有点太不公平了?”徐青梅径直问出这话,也不在乎这样会不会得罪皇帝。

  她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若是不站出来,恐怕就来不及了。

  皇帝的脸色终于阴沉下去,“这是朕的后宫,所有女子都是朕的嫔妃,朕想怎样就怎样,你管不着!让开!”

  “我不让,皇上是没发现吗?您已经被这个周贵妃和桂公公蛊惑了,您以前最在乎我姐姐的,现在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徐青梅跺跺脚,也不管这样胡闹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此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阻止这一切!

  “好,很好。”

  皇帝冷哼一声,脸色彻底阴沉下来,“皇后,这些话都是你教给她的吧?朕让周氏进宫为贵妃,就这么让你不满?”

  “皇上……臣妾没有。”徐皇后脸色微变,急忙欠身行礼,“都是臣妾的错,臣妾得知此事确实有些不痛快,因此没忍住和青梅抱怨几句,没想到青梅会突然冲出来,还请皇上恕罪。”

  “姐姐!”徐青梅睁大眼睛,没想到她会自己把这件事扛下来。

  “皇后娘娘。”

  周氏在旁看着,终于开口道:“其实娘娘不必心里不痛快的,就算我以贵妃的身份进宫,在您面前依旧要低一等,以后还是要尊称您娘娘的。”

  “你看看人家多懂事!再看看你?你最近是越来越不让人省心了!”皇帝气得脸色铁青,拉着周贵妃转身便走。

  周贵妃亦步亦趋跟着他离开,在即将踏出宫门的时候,突然闺回过头露出一个十分挑衅的笑容。

  这下子连李四喜都愣住了。

  这样明晃晃的挑衅,更说明周贵妃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她在跟徐皇后宣战。

  长久的沉默后,徐青梅气得失去理智,大吼一声就要冲过去,“这个狐媚子!我要跟她拼了!”

  “站住!你还嫌不够乱是不是?”徐皇后厉声呵斥,此刻是真的怒了。

  徐青梅浑身一激灵,瞬间被拉回了理智。

  她转过身看到徐皇后怒气腾腾的样子,没忍住哭了出来,“我就是见不得你受委屈,皇上凭什么忘记你宠幸她啊?不就是有几分姿色嘛!天底下好看的女子多了去了,皇上偏偏选最有心机和野心的这个!”

  “好了好了,别说了。”

  李四喜急忙出来打圆场,生怕其他的宫人听见了看笑话。

  宫里这些人都是见人下菜碟的,根本不会心疼徐皇后,反而还会在背地里议论徐皇后能不能挽回皇帝的心,还是周贵妃更胜一筹。

  徐皇后闭了闭眼,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青梅,你老大不小了,怎么就这样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你今日闹出这样的事,要不是皇上没跟你计较,你此刻已经有危险了!”

  “我……”徐青梅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徐皇后接着斥责:“明明秦夫人已经再三叮嘱过不让咱们轻举妄动,你却还冲动之下做出这样的事,这只会给我带来麻烦,并不是真正的为我好,以后你再这样的话,就不要在宫中待着了,趁早回去吧。”

  说完,她转身便走,一点余地都不给徐青梅留。

  徐青梅心里难受,急急追上去想要说点什么,孙志猛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殿门初。

  眼看着她都要哭了,李四喜只得上前搂住她的胳膊,“你也别难过,今日确实是你莽撞了,皇后娘娘为了保护你,还把过错往她身上揽,幸亏皇上没有发作,否则现下受罚的不是你而是皇后娘娘,她的一片苦心,你到底明不明白呀?”

  “我明白的,可我见不得她伤心。”徐青梅绞着手指,不知道如何解释。

  李四喜放柔了声音道:“我们都知道你是在维护你姐姐,可你这么做确实只会给她带来麻烦,你想想皇后娘娘本就在心烦着,你却在这种时候捅娄子,她能不伤心吗?让她好好静一静吧,这件事情后宫嫔妃们心里都不好受,但也无能为力,只能等着她们慢慢接受。”

  徐青梅点点头,知道她说的都是对的,因此再难受也没有闹下去。

  不过多时,嫔妃们来到殿门口想要求见徐皇后,都被宫女挡了回去。

  她们无奈之下只得来找李四喜。

  看出她们都在害怕丢了皇帝的宠爱,徐青梅忍不住撇撇嘴,“人都已经进宫成为贵妃了,你们就算跑来这里也没用,再说秦夫人又不是后宫之人,怎么帮你们解决这件事?”

  “我们不是来求秦夫人解决此事的,只是觉着这个周氏女子着实不简单,居然能以贵妃的位分进宫,皇上如今已经被他迷惑,很有可能还会做出更专宠的事情来,再这样下去可不是什么办法。”

  嫔妃们七嘴八舌地开始控诉了起来,表面上听着是为皇帝好,实则还是担心她们的前程。

  独守空房在后宫中可是十分要命的事,她们若是再也没有皇帝的宠幸,那跟行尸走肉也没什么区别?

  李四喜看透了她们的心中所想,却也没有嫌弃,只是轻声道:“你们还是都回去吧,这件事情我也做不了主,先看看这个周贵妃到底有何能耐,是否能凭着一张脸就能将皇上迷得神魂颠倒,再说如今不是咱们该着急的时候,要是皇上真被蛊惑了,这个祸国妖妃在前朝文武百官的眼里也是不能存在的,到时候自有人替咱们来解决。”

  听完这番话,嫔妃们纷纷都放心下来,其中有人竖起大拇指,“还是秦夫人说话能稳人心,我一点都不担心了。”

  “娘娘若是不担心就赶快回去吧。”李四喜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一直保持微笑目送她们离开。

  等她们走后,徐青梅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真没想到她们到这个时候还顾着自己的恩宠呢,也不想想皇上被桂公公控制,如今身边又来了一个周贵妃,以后还能不能做回自己了。”

  “好了好了,你也别说太多,方才你不也是没控制住自己吗?她们身为嫔妃只能依靠皇上,如此杞人忧天也无可厚非。”李四喜接着还得安抚她,心里满满都是事。

  这时,外面进来了一个宫女。

  “秦夫人,秦大人正在御花园里等待,想要见你一面。”

  闻言,李四喜不免苦笑。

  秦若寒已经被革职,可还是有许多人下意识称呼他为大人,不知道他心里是什么滋味。

  “要不我陪你去吧?正好也去散散心,待在这里闷得慌。”徐青梅嘟嘟嘴,不想自己在这里待着。

  李四喜顿了顿,只好点头答应:“行,咱们一起去。”

  两人来到御花园的时候,远远就看到秦若寒等待在凉亭中。

  徐青梅知趣的去旁边观赏鲜花,李四喜便走到凉亭中坐下。

  “怎么了?你怎么突然进宫了?现下你已经不是朝中大臣,应当不可能随意出入宫门才对。”

  “这是赵福给我的令牌,凭着这个令牌我可以随意出入,且不必知会皇上。”秦若寒将手中的令牌放在桌上,接着打量他她的神色,“我看你有些不对劲,是不是在皇宫中不好睡不好?”

  “也没有那么夸张,只不过这两天确实有些烦闷,恐怕你还不知道吧?周氏贵妃进宫了,她是和鬼谷子一波的人,进宫定是为了一起控制住皇上。”李四喜说出这话,心中很是沉重。

  抛开别的不谈,这个周贵妃的模样实在是好,连她看了都移不开眼,何况是皇帝一个男人。

本文标签:四个闺蜜把我弄高潮了

上一篇:粗大炕上呻吟 双性 公车 YD受 NP

下一篇:把熟妇玩肿了 黑紫粗硕囊袋拍打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