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推荐(粗大从后面狠狠贯穿H)在线阅读

2021-11-09 09:22:3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势必要经过萧母和时雨,柳絮虽然无所谓,可是千叠要是和俩人碰面,一定场景格外尴尬。

  想到这里,柳絮便拉住了服务员,轻声说道,“不好意思,这个项链我们不要了,麻烦您送回去

势必要经过萧母和时雨,柳絮虽然无所谓,可是千叠要是和俩人碰面,一定场景格外尴尬。

  想到这里,柳絮便拉住了服务员,轻声说道,“不好意思,这个项链我们不要了,麻烦您送回去吧。”

  这句话一落下,原本脸上带着灿烂笑容的服务员,顿时变了脸色,“这位小姐,您若是一开始不想要,不要这样浪费我们的时间。”

  柳絮皱眉,下意识想要解释些什么,可是转念一想对面两人,就抬头看了一眼,没想到那两人的视线已经同步扫了过来。

  柳絮,“……”

  显然,萧母和时雨已经看到了云千叠。

  云千叠指尖掐了一把手心,那一阵尖锐的疼痛立刻让她清醒过来,强行忘记刚刚两人的对话。

  随后,云千叠走到了柳絮的身边,勾唇道,“不是说好了这一份项链作为我的礼物吗,小嫂子?”

  柳絮有些局促,她原本想着避免三人碰面的尴尬,可是没想到萧母和时雨已经发现了云千叠。

  “我刚刚也不过是随口一说,放心,是你的东西就跑不掉。”柳絮轻声道,随后示意服务员继续去结账。

  最后一句话,其实柳絮意有所指,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足够对面两人听到,萧容谌和云千叠在一起经历过那么多,从来就不属于时雨!

  反倒是云千叠反应平淡,她笑着点了点头,就这么站在原地看着柳絮随同服务员一起去结账。

  看到云千叠的一瞬间,时雨愣了一下,原本下意识想要离开,这是之前养成的习惯,只要不跟云千叠交锋,自己就不会吃亏。

  可是此刻,就在时雨下意识准备动作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如今自己身边可是无条件向着自己的萧母。

  云千叠自认自己从未做过半点见不得人的事,并且她的性格也做不出看到人畏畏缩缩的样子,所以便装作没有看到一般。

  当然她不愿意与人发生争执,也不代表着她害怕了谁。

  可是这一幕被时雨看在眼里,却不会这样认为了,昨天闹出那种荒唐事,今天她若是云千叠,都没有脸面见人了。

  想到这里,时雨故作体贴道,“千叠,你要是有什么喜欢的,可以都记在我账上。”

  云千叠勾唇,似笑非笑的看着时雨,“时小姐,我是快要离婚了,又不是净身出户,不至于这些东西都买不起。”

  当即,时雨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她完全没有想到此刻的云千叠竟然不受干扰,甚至还能对她出口反击。

  可是下一秒,萧母却沉声道,“可若是记在我账上呢?”

  云千叠嘴角的笑容一僵,她如何听不出来,萧母这句话其实是为了帮时雨撑回场面?

  现场的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僵硬,时雨的嘴脸勾起一抹潜移默化的笑容,那双眸子毫不掩饰的得意和张扬。

  曾经自己在云千叠面前就像个缩头乌龟一般,可如今不过短短时间内,她竟然就能将云千叠取而代之。

  就在这一片僵持之中,柳絮已经结账回来,她刚刚全程关注着这边的动静,此刻便笑眯眯的说道,“两位可别跟我抢了,这可是我作为嫂嫂给千叠特意准备的见面礼。”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再加上柳絮总给人一种温和可亲,没有半点攻击性的感觉,因此两人也无从开口说话。

  说完这句话,柳絮格外礼貌的跟对面两人打了一声招呼。这才拉着云千叠抬脚离开了。

  走出店面的那一刻,柳絮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真是晦气,没想到逛个商场都能看到那个女人,早知道我就不拉着你过来了。”

  柳絮看了一眼云千叠,没想到此刻女人眼底闪烁着笑意,似乎心情还不错的模样。

  柳絮茫然的眨了眨眼睛,显然她并不认为刚刚萧母和时雨,对于如今的云千叠而言,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似乎是看穿女人眼底的疑惑,云千叠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只是很意外,没想到一向温和的小嫂嫂竟然也能说出晦气这种词。”

  柳絮太温和太美好,反而给人一种不容侵犯的错觉,可是刚刚说出那句话,却让云千叠感觉她整个人都鲜活了许多。

  柳絮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什么人能够一直不生气,不抱怨,那是神仙,可我只是俗人。”

  是俗人,就会被七情六欲所困扰,五一不能免俗。

  云千叠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可是柳絮却隐约能够感觉到,自从见到萧母和时雨之后,云千叠的兴致明显低沉了许多。

  不过想到刚刚萧母和时雨的那一段对话,柳絮的心情突然变得有些复杂。

  暂且不论其他,云千叠如今和萧容谌还尚未正式离婚,萧母怎么能已经着急的开始张罗萧容谌和时雨的婚事?

  两人在附近转了一圈,很快就已经接近中午,柳絮便提议道,“我知道三楼有一家很好吃的餐厅,我带你去试一试,好不好?”

  她今天拉着云千叠出来逛街的本意,就是为了能让她开心一天,哪怕是短暂的忘记烦恼也好。

  云千叠点头,“可以啊。”

  柳絮,“……”

  她心中突然有些挫败,明明她今天过来是想着帮云千叠解决困扰,可是此刻云千叠却是一副出来陪她的样子。

  算了算了,就算过程有些不同,只要结局是一样的就好了。

  然而,就在下一个拐角处,就是一颗偌大的透明橱窗,里面摆放了一件精致的白色婚纱,在灯光的作用下散发着圣洁的光芒。

  几乎一眼,就能让人感觉到这件婚纱是这家店的镇店之宝,柳絮的目光亮了亮,所有女人都会或本能或被动的被婚纱吸引视线,她也不例外。

  “千叠,这叫婚纱好好看……”

  没有得到女人的回应,柳絮下意识看了一眼云千叠,当即愣了一下,女人也正目光灼灼的看着面前的婚纱,然而神情却有些恍惚。

  她像是突然沉浸到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别人看得见却摸不着,看到这样的云千叠,柳絮没来由的有些心疼。

  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是长时间注视着一样东西,让眼睛有些酸涩,云千叠轻声道,“不是说要上去吃饭吗?”

  然而,这声音却莫名多了一丝沙哑。

  就在看到这件婚纱的那一刻,云千叠的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萧容谌当初跟她做下的承诺,他要给她一场无比盛大的婚礼。

  或许从一开始所有的事情就已经有了预兆,从两人婚礼一拖再拖,她就应该警醒,想到这里,云千叠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柳絮勾住云千叠的肩膀刚准备离开,可是迎面却突然撞上两个人。

  云千叠,“……”

  饶是一向以笑示人的柳絮,此刻的脸色都不免变得有些难看,素来有一句词语冤家路窄,此刻柳絮总算是相信了这种孽缘。

  不错,此刻正迎面走来的依旧是萧母和时雨,在这短短半天时间里,她们竟然能回去两次,说出去都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不过不同的是,这一次萧母和是时雨是从婚纱店里走出来的。

  这又是看婚戒,又是看婚纱的,还能有谁不明白这是准备做什么,柳絮的心情顿时变得有些复杂。

  她都能想到这件事情,云千叠又何尝想不到呢?

  其实隔得老远,时雨就看到了云千叠和柳絮,不过两人不知道的是,其实她是故意拉着萧母走到这里的。

  时雨装出一副没有看到两人的模样,故作为难的看向萧母,“伯母,我觉得那件婚纱是不是有点保守啦?”

  萧母啧了一声,“那件婚纱设计的刚刚好,刚好适合你这完美的身材,再说了,容谌可不喜欢衣着过于暴露的女人。”

  听到这估计,时雨眼尾瞥了一眼云千叠所在的方向,听到这句话,想必云千叠那个贱人心中应该会想到,昨天晚上在大庭广众之下准备跳艳舞的行为,有多让萧容谌厌恶。

  心里这么想着,时雨立刻装出一副羞怯的模样,“伯母您说,容谌看到我穿那件婚纱,会喜欢吗?”

  “你这傻丫头,哪个男人看到自己喜欢的姑娘为他穿上婚纱,会有不喜欢的?”

  柳絮愣怔在原地,就算是个旁观者,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心生怒火,这未免太过分了!

  云千叠和萧容谌毕竟还没有离婚,她们怎么能提前准备这些?

  然而云千叠却反应平平,“走吧,不是说要上去吃午饭吗?”

  还吃什么吃?

  这种情况谁还吃的下去午饭?

  柳絮愣了一下,看到云千叠的表情,最终还是乖顺的点了点头,“啊……好,那我们上去吧。”

  吃午饭的间隙,两人之间的氛围格外安静,柳絮想要说些什么调节气氛,可是转念一想便什么都没有说。

  想来云千叠此刻的心情很差劲,她还是不要随便开口,以免哪句话不经意间伤害到千叠吧。

  原本精致美味的菜肴,顿时味同嚼蜡,柳絮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云千叠,却见女人反应平淡,似乎还格外安心的欣赏美味

 文学

就在此刻,云千叠倒是主动开始了话题,“你和我哥婚事将近了吧?”

  “啊?”没想到话题跳跃这么大,柳絮愣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嗯,快了。”

  说起这个的时候,柳絮的眉眼间也情不自禁多了一抹放松和轻快。

  云千叠也笑着点了点头,“挺好的,不过到时候我可能不能当你们的伴娘。”

  “嗯?为什么?”柳絮一脸诧异,随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难不成是云千叠觉得离过婚的人,不适合做人家伴娘?

  想到这里,柳絮有些慌乱的说道,“千叠,你不要因为那……就心存……其实我和你哥都不是那种死板的人,我们不在乎的。”

  听到这话,云千叠忍不住轻笑出声,女人像是听到什么格外好笑的笑话一般,眉眼间都染上几分浓郁的笑意。

  柳絮,“……”

  难不成她说错什么话了?

  想到这里,柳絮有些尴尬的眨了眨眼睛。

  女人这副模样实在可爱的紧,就算是云千叠都不忍心为难,便无奈道,“我的意思是,我不打算和萧容谌离婚了,届时我作为有夫之妇的身份入场,如何能做你的伴娘?”

  “啊……好……嗯?”

  柳絮下意识点头,可是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段话,一脸震惊错愕的看着云千叠。

  云千叠拖着下巴,格外认真的看着柳絮脸上各种神情交错的模样,只觉得格外有意思。

  她这位小嫂子还真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一般,不论心中有什么想法,似乎都写在脸上,像个单纯无害的小白兔一般。

  尽管柳絮心中好奇的要命,可是最终还是秉承着尊重云千叠的想法,并没有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直到下午,云千叠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拉着柳絮疯狂购物,不得不说,全天下女人在这一方面仿佛无师自通。

  柳絮两只手拎的满满的,一脸苦恼道,“千叠,我不过是送了你一个项链而已,你送我这么多东西,我心里很愧疚的。”

  这句话的意思是,提醒云千叠不要再买了,再买不仅她的手要提不下了,以后甚至都找不到办法回报她了。

  “小嫂子,你以为我不知道,我哥故意把你送到我身边,是想让你带着我忘记这段时间痛苦的事情?”

  她和云澜密谋了那么久,甚至还以为瞒天过海的事情,没想到竟然被云千叠一眼看出来,柳絮突然有些心虚。

  云千叠勾唇,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那你现在也看到了,我只有给人送礼物的时候是开心的,所以……你要让我不开心吗?”

  说着,云千叠一脸委屈巴巴眨巴眨巴眼睛,整个人显得比柳絮还要单纯无害。

  柳絮,“……”

  看到云千叠露出这副神色,哪怕是同样身为女人的柳絮都恨不得将她抱在怀里,好好蹂躏一番。

  长得这般精致漂亮,风格诡异多变,就算是装起无辜来也能扮猪吃老虎,萧容谌到底是怎么忍心伤害这样的云千叠?

  这一心软的后果就是,最终两人带着满满一车的战利品回家,柳絮不可思议的回头看了一眼堆得满满的后座。

  在这短短一天的时间,她恐怕买了足足未来三年的衣服,而且全部价值不菲。

  不过话说回来,看到云千叠这一次也为自己布置了不少衣服和饰品,柳絮该心中的那点负罪感才升为减轻。

  柳絮轻咳一声,有些心虚道,“那个……今天你花费很多吧?”

  她心中已经忍不住想着,等到回去之后,一定要将这笔钱转给云千叠,怎么能让她这般破费呢?

  云千叠单手打着方向盘,闻言嘴角的笑容有些狡黠,“不多,也才七位数。”

  听到这话,柳絮大跌眼镜,整个人顿时神游天外,她虽然今天花费不少,可是没想到花费了那么多。

  原本还有心思看那些衣服的价格,可是看到那上面无数个零就让她头晕目眩,干脆就不看了。

  这所谓的七位数,该是她几个月的辛苦成果?

  似乎是猜到女人心中的想法,云千叠无奈道,“没事,今天大出血的人不是我,你暂且就安心的收着这些礼物吧,就当做是我给你的结婚礼。”

  柳絮无奈道,“先是见面礼,现在又是一个结婚礼,我看你都快要把我下半辈子的礼物一股脑全送过来了。”

  云千叠颇为认真的点了点头,似乎正有此想法。

  柳絮,“……”

  然而,此刻的萧氏集团会议室中,萧容谌那双深不见底的视线扫视一圈,面无表情道,“就找到这吧,今天的会议结束。”

  说完,萧容谌一把抓起手机,抬脚离开了。

  原本冰冻一般寒冷的办公室中,自从男人离开之后,这才逐渐回暖。

  “萧少这两天到底出什么事了?怎么看着一直情绪不佳,这遭殃的可是我们啊。”

  “谁说不是呢?无非就是和云总的那档子事,闹来闹去也就那样。”

  “我看不像啊,你们刚刚没注意到,这会议过程中萧少的手机一直震动啊……”

  这话说出口,现场顿时一片死寂,要知道,萧容谌开会期间手机关机,但是特别设置只有云千叠的有提示,这可是公开的秘密。

  说完这句话,众人默默交换了一个眼神,不过依旧猜不透这其中的深奥。

  直到回到办公室中,萧容谌这才抽出手机看了一眼,看到上面的内容之后,男人眼底闪过一丝无奈的笑意。

  那消费记录,几乎整整的占满手机页面,仅仅一眼,萧容谌就知道这是云千叠做的好事。

  男人坐在办公桌前,从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让人看不穿男人此刻的真实情绪,不过最终,萧容谌还是从那张卡上再次转了一笔钱。

  这是两人从相识至今,云千叠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主动用他的卡,尽管这张卡早就交给了云千叠。

  云千叠原本还是想要回到酒吧,可是毕竟柳絮跟自己在一起,她也不能带着女人随意出入那种娱乐场所。

  最终,云千叠还是选择带着柳絮一起回了云澜所在的别墅。

  柳絮此刻的心情格外高涨,“我早就和阿澜准备了你的房间,你如今总算能够住进来了,如果不是这一次,你是不是就不打算过来了?”

  云千叠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跟这对情侣住在一起像什么话?

  不过话说回来,看到柳絮一脸不满的模样,云千叠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她的换洗衣物全部都在萧容谌的别墅那里,幸亏今天出去买了一点,不然还真有些不方便。

  一直到时间差不多了,柳絮抬脚去厨房准备晚餐,毕竟云千叠的性格和模样,应该就不像是会出做饭的。

  这边,云千叠看着女人忙碌的身影,整个人状若慵懒的靠在沙发上,难得享受别人这般贴心的照顾。

  云千叠心中还难得生出一抹愧疚,云澜让她照顾好柳絮,可如今的状况,分明是柳絮照顾自己,不过这一抹愧疚,转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暂且不论其他,柳絮将来是她的小嫂子,那么照顾她这个妹妹,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于是,某人就开始理直气壮的享受来自柳絮的照顾。

  不多时,餐桌上多了几分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云千叠的眼底闪烁着浓郁的笑容,“我总算知道我哥为什么非你不可了,我要是个男人,也一定要将你取回来!”

  这简直太全能了!

  说着,云千叠就毫不客气的准备动筷子,柳絮看着云千叠这幅模样,有些无奈宠溺的摇了摇头。

  然而就在此刻,一阵突兀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云千叠和柳絮的动作同时一顿,下意识看了彼此一眼。

  如今天色已深,这个点还有谁会过来打扰呢?

  柳絮,“没事千叠,你先吃吧,我去看门。”

  说罢,柳絮已经抬脚走了出去,云千叠便没有阻拦,不过她没有动筷子,单手拖着下巴等柳絮回来,这点餐桌礼仪她还是有的。

  然而等了近五分钟,云千叠总算察觉到不对劲,柳絮是一个知礼守礼的女人,什么人过来拜访她会不主动请人过来,甚至还跟对方拖延那么久?

  想到这里,云千叠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随后立刻抬脚走了出去。

  可是此刻别墅的大门紧闭,显然柳絮已经和来者一同出去了,想到这里,云千叠的眉心紧锁着,一把推开别墅大门。

  果不其然,推开别墅大门的那一刻,就听到断断续续的争吵声传来,准确来说是柳絮对面两人在不停争执,而柳絮却是被动听着两人的话。

  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柳絮脸上的神色微变,“千叠,你怎么出来了?”

  说着,柳絮立刻抬脚走到云千叠的面前,几乎是本能的将女人挡在身后,仿佛生怕被对面两人看到一般。

  云千叠扫了一眼站在柳絮面前的两人,随后便淡淡的收回视线,“我看你出来这么久,害怕你出什么事。”

  柳絮轻轻拍了拍云千叠的手,声音也越发轻柔,“放心吧,千叠,我没事的,这边的事情我可以处理的。”

  云千叠点了点头,原本她不准备介入别人的家事,听到柳絮这样说只能离开。

  可是下一秒,身后突然传来男人不悦的声音,“柳絮,这个女人是谁?难不成你那个男朋友的亲戚?”

  这语气顿时让云千叠有些不悦,可是看到柳絮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云千叠也没有办法干预。

本文标签:粗大从后面狠狠贯穿H

上一篇:一下比一下深 女同学夹到我好紧好痛

下一篇:老公不行,我自己特别需要怎么办|说着手已经探了下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