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男道具PLAY震动按摩器H|饥渴老汉和少妇的呻吟

2021-11-09 09:48:0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对,就在旁边,海淀医院……您可别吓我,她这还没怎么喝,怎么可能酒精中毒?”张勇忠紧张的说着。

  “有什么可能不可能的!小陈帮我结下账,我送李小

“对,就在旁边,海淀医院……您可别吓我,她这还没怎么喝,怎么可能酒精中毒?”张勇忠紧张的说着。

  “有什么可能不可能的!小陈帮我结下账,我送李小姐去医院!”

  为了防止李吉娘无法控制的呕吐物堵住自己的呼吸,牛崇天背起李吉娘坐电梯下楼,冲到医院。

  “急诊!医生急诊!急性酒精中毒!快点来人啊!”刚一进门诊大厅,他就大喊大叫着。

  很快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推着护理床跑了过来,3个人合力将李吉娘侧躺到床上。

  “姓名,年龄,医保卡有没有?”护士例行公事的询问着。

  “李吉娘,年龄不知道,医保卡也不知道……”牛崇天一五一十的说着,“大夫,大夫,咱们先救人行吧?救人要紧!一会我给她朋友打电话,让她们把她的医保卡拿过来!”

  “不用你说我们也会先救人的!”医生推着李吉娘就进了处置室。

  不一会,陈一天拿着两个人的东西来到海淀医院,和等在处置室门口的牛崇天回合,担心的问着:“牛叔,李姐怎么样了?”

  “医生正在抢救,应该没太大问题了,你去给她的朋友打电话,让她们把李小姐的医保卡带过来,哦,对,最好带上几身换洗的衣服。”牛崇天镇定的吩咐着。

  “好!我这就去给音音姐打电话!”陈一天掏出手机,准备给周雪音打电话。

  “张勇忠呢?”牛崇天看了看医院门口,并没有看到张勇忠的身影,有些纳闷的问着。

  “勇哥说,他应该派不上什么用场,就不过来添乱了,然后就回家了。”陈一天茫然的回答着。

  “这混蛋!明明是他玩命给李小姐灌酒的,现在推卸责任了!这单子不和他签了!”牛崇天气哄哄的说着。

  “家属?刚才推过来酒精中毒的人的家属?”护士拿着一沓缴费单,从处置室里走了出来。

  “家属还没来……需要缴费的话我来!”牛崇天接过缴费单。

  陈一天那边电话也打完了,周雪音他们几个接到电话之后都慌乱了,康思颖给李吉娘收拾着换洗的衣物,周雪音给李冉旭打着跨国电话,姚姗姗慌乱的手足无措,也不知道自己能干点什么,经康思颖的提醒,她才翻箱倒柜的找着李吉娘的医保卡。

  都收拾完毕后,三个人一路狂奔的跑到海淀医院。

  “小,小天……吉,吉祥,吉祥,她,她人怎,怎么样了……呼……呼……”周雪音气都没喘匀,就抓着陈一天的胳膊,紧张的问着。

  “李姐没事了,洗了胃,挂上吊瓶,现在去住院部了……音音姐,您别着急了!”陈一天强行拿过康思颖肩上背的背包,“我带你们过去吧。”

  “吉祥,吉祥不要紧吧……可千万不能有事啊。呜呜呜……”姚姗姗一着急,又哭了出来。

  “就你一个人?脑残那混蛋呢?”康思颖冷静的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自己熟悉的身影。

  “还说呢,他?早就跑回家了。”陈一天反着白眼,“真没见过这种见死不救的领导。”

  “我去!跑回家了?那现在谁看着吉祥呢?”周雪音一听就急了,这床跟前不跟着个人盯着,万一李吉娘出点什么事,找谁解决?

  “牛叔在,音音姐,您放心,凯雅汽车北京总代的老总,牛崇天,他在帮忙看护着……”陈一天不紧不慢的说着。

  “牛总?”靠谱么?可别趁人之危!周雪音紧张的加快脚步,“小天,吉祥住哪个病房?”

  “2层203……”听到具体房间号后,周雪音一路小跑的跑了过去。

  她推开房门,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坐在病床对面的椅子上,而吉祥正躺在病床上打点滴。

  看到这幅景象,周雪音一直悬着的心,也落了回去。

  “呼……谢谢您了……我是51buy的总经理周雪音,真是麻烦您了!”周雪音走到牛崇天身边,一个劲的鞠躬着。

  “没事,没事,你们来了就行了。医保卡带了吧?去护士站登记一下就行了。我就先撤了!有事就和小天说,他能找到我!”牛崇天看到李吉娘的熟人来了,自觉没有继续看护的必要,就准备撤退。

  “等一下……这急诊费什么的,应该也不少吧?多少钱,我给您……”周雪音掏出钱包准备给钱。

  “什么钱不钱的,这点都不是什么大数目。只要李小姐平安无事就行了!”牛崇天把周雪音递过来的钱又推了回去,“哦对,你和张勇忠说一下,如果适合他签约,这个字我是不会签的,但是合同上签你们其他人的名字,广告费的数额,你们定!”

  “好的,好的!今晚真是麻烦您了!我这怎么感谢您才好啊……给您免费登个瀑布广告吧?”周雪音是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牛崇天了,只能在业务上给最大的优惠了。

  “嗨,说了,你们定!下周,等李小姐身体好了的,我再去贵司签单!你们照顾好她,小姑娘挺不容易的……”牛崇天心疼的说着。

  “谢谢您,太谢谢您了!”周雪音送对方到门口。

  看着牛崇天远去的身影,周雪音深深的给他鞠了一躬。

  看来商场上也有这种胸怀大义的好人,不趁人职位,能在危难关头出手相救。

  和那个临阵脱逃,撇清关系的张勇忠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周雪音回到病房,看着康思颖和姚姗姗都紧张又关切的看着李吉娘,心理着实不太好受。

  “音音姐……这是李姐的病例。钱牛叔交过了,你们也不用还了!没什么事的话,我也先回去了,你们多注意休息!”陈一天把一沓纸交到周雪音手上,也离开了。

  周雪音翻看着李吉娘的病例:中重度酒精中毒反应,中度胃溃疡,轻度十二指肠溃疡,血脂偏高……

  这还不到30岁呢,这身体怎么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真是不应该什么酒局都推给她,也不应该那么放纵的让她吃辣……
 

 文学

李吉娘已经熟睡过去,周雪音把康思颖和姚姗姗叫到走廊里,让她俩回家休息,自己看护着李吉娘。

  “你一个人行么?要不我们都陪着吧?”康思颖担忧着,她也害怕万一李吉娘没恢复呢,周雪音再病倒了。

  “没问题的,你们回去吧,放心吧,我没事的。明天都还得上班呢……”周雪音拍了拍康思颖的肩膀,让她放心,自己会处理好这一切的。

  “音音,音音,你真没事?你看你这黑眼圈,粉底液都遮不住了……要不还是你回家休息,我和kk在这盯着吧……”姚姗姗也很担心周雪音的身体。

  “你俩回去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来换我?行吧?放心,我会抽空眯会的!”周雪音直接把两个人往门口推搡着,“放心吧,你俩先赶紧回去休息吧!”

  “好……那你要注意休息!”姚姗姗和康思颖都恋恋不舍的,一步三回头的从住院部离开了。

  “呼……”周雪音舒了口气,莫名的眼泪不自觉的涌了出来。

  总感觉融并到集团之后,压力倍增。

  先不说营业额完成的问题,就连干劲都没有自主创业时那么积极了。

  不光要完成本公司的指标,还要各种配合其他公司的,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情。很多明明不应该51buy来承担的任务,也都强迫他们来担任。

  就拿8月份的cj来说吧,说起这个,周雪音就生气,他们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时尚bbs,非得被张勇忠强行拉着去上海,美曰其名的说是帮总公司站台。

  其实呢?根本就是他为了讨好刘睿东,自告奋勇的拦下租模特的活。结果呢?为了省下这笔钱,而内部消化罢了。

  弄得季晓晞,王思默,孙淼她们几个怨声载道的。他们三个人要只是充当show girl也就算了,结果还被张勇忠拉着去见上海分部的客户。

  在宾馆里,张勇忠还喝醉酒的拍着季晓晞的房门,把她吓的后来都不敢单独住了。虽然后来澄清,是他记错楼层了,但是也确实吓人。

  回北京之后,季晓晞本想辞职的,但是又有点舍不得大家,再加上也没找好下家,就勉强继续留在公司里。

  估计再遇上这么一次,张勇忠半夜敲房门,公司里的女生得走一半。

  但是想弄走这个张勇忠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这个人虽然很恶心,很下作,很喜欢言语骚扰人,人品不加,但是真上升到原则性的问题上,却很自控。

  及时不配合周雪音的工作,但是也总能找到弥补的办法。

  要说让公司损失什么了吧?也并没有,反而能用他自己独有的手段,拉到一些周雪音他们都不屑去谈的合作。

  再加上他还是总公司派来的副总经理,就算再不爽,面子上也得过得去,真撕破脸的话,反而对51buy她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周雪音又开始焦虑网站的前途了……

  “铃铃铃……”也不知几点了,周雪音的手机响了。

  由于刚才一直都没顾上管静音,这个铃声在安静的病房里显得格外的吵。

  “我去,这大半夜的……”周雪音赶紧从包里把手机翻了出来,上面的名字显示着李冉旭(北京)。

  “喂?老李?你怎么用北京的号打给我了?”周雪音走出病房,小声的问着。

  “音音!吉祥住哪个医院呢?快告诉我!”李冉旭的声音非常焦急,背景音还非常的嘈杂,似乎还听到机场播报的声音。

  “海淀医院……你不会……”周雪音还没问完,电话就挂断了。

  挂断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师傅,去海淀医院!

  “好渴……”这时,周雪音听到李吉娘虚弱的嘟囔着。

  她赶紧跑回病房里,给李吉娘到了一杯白开水,端了过去:“吉祥,你好点没?”

  李吉娘拿过杯子一饮而尽,然后才发现自己手上还挂着吊瓶:“嗯?”

  她环顾四周:“呃……我怎么跑医院来了?”

  “呼……你醒了就好……”周雪音激动的抱住她,呜呜的哭了出来,“你吓死我了,呜呜呜……”

  “音音,你等会再哭的,你先告诉我,我怎么跑医院来了?”李吉娘依旧一头雾水,她隐约记得似乎是在和牛崇天吃饭,但是怎么一睁眼就在医院里了。

  周雪音平复了一下心情,坐到李吉娘床边上,给她讲着自己知道的情况。

  “我去,那我可得好好感谢牛总,要不是他,估计我这条小命就得折在脑残手里……”李吉娘听完以后,确实有些后怕了。

  张勇忠是真的太不负责了点,自己的同事喝躺下了,自己就跟没事人一样,让客户把人送医院里来,实在是没话说了。

  “明天上班,我就去和刘睿东告状!得好好说道说道这个脑残!太不负责了点!这要是真没个有主见的人,他们就真的能把你丢在饭馆里不管,你信么!”周雪音气愤的说着。

  “必须得说!不过,我这也醒了,应该能回家了吧?病床好硬……”李吉娘尴尬的笑着。

  “医生说要观察一晚,明早没事的话才能出院……不过你现在就醒了,应该没太大问题了。我给你去叫大夫,过来看看?”周雪音从病床上站了起来,准备出门找医生,这时,手机又响了。

  果然,还是李冉旭的电话。

  “喂?老李?吉祥醒了!什么?我们在住院部2楼203……现在过了探视时间,你应该进不来吧?我去接你……”听李冉旭的口气,今天见不到李吉娘,他肯定不会就此罢休。

  周雪音和住院部门口的人好好说了一下,还塞了点钱,这才把李冉旭给顺利的领了进来。

  李冉旭着急的跑到病房里,一把搂住李吉娘:“你没事就好……我在飞机上这叫一个担心!”

  李吉娘完全没搞明白到底怎么回事,自己的男朋友明明应该在韩国留学呢,怎么就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你?怎么回来了?我没做梦吧?”她抬起手想掐自己的脸,但是牵动了针管,“疼疼疼……”

  “嗯?抱歉抱歉,我是不是弄疼你了?”李冉旭赶紧离开李吉娘,站到一边,心疼的拉起她的手,“都回血了,我去叫护士帮你重新弄……”

  “不用……你陪我一会就好……”李吉娘一把拉住要离开的李冉旭,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本文标签:男男道具PLAY震动按摩器H

上一篇:终于进去了小婷身体|叼住奶头狠狠嗦

下一篇:丰腴美妇旗袍成熟贵妇|不想痛就把腿分到最大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