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秘书真空诱人 被健身教练强奷到舒服的黄文

2021-11-10 08:37:0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惊天消息只在研究所流传,外面的人依旧不知道魏家的情况。

  ……

  次日一早,林鹿之梳洗完,见男人还躺在床上,不由生出了几分坏心思,大而圆的眼睛看着男人身上

惊天消息只在研究所流传,外面的人依旧不知道魏家的情况。

  ……

  次日一早,林鹿之梳洗完,见男人还躺在床上,不由生出了几分坏心思,大而圆的眼睛看着男人身上的薄被,再给镇言言三分钟,要是还没起床她就把他的被子扯下来!

  让他感受人间险恶。

  林鹿之坐在床边,没注意镇言亦有些泛红的脸颊,只当是室内空调调高热罢了,时间一到,无声的笑了几下,伸出小手扒拉薄被,还没扯下去就被一只大手牢牢抓住,像是抓住了珍宝般,指腹在小姑娘的掌心中怜惜的摩挲了几下。

  唰的一下,林鹿之红了脸,大清早的人都没睁眼就想撩拨她!

  “起床啦。”小姑娘任由男人握着手,目不转睛的看着男人的睡颜。

  男人动了动唇,一声低沉且沙哑的声音说:“头疼。”

  林鹿之:“!”

  林鹿之抬起另一只手覆在男人额头,温度偏高,连忙起身去一楼拿了体温针上来,说:“测测体温。”

  生病中的男人异常听话,小姑娘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时间一到,林鹿之举起体温针一看,37.8℃。

  家里的小药箱中备有退烧药,林鹿之按照说明书拿了几粒出来,哄男人洗漱好后,把林奶奶刚温好的白粥拿了上来。

  “喝完粥,再吃药,就给你睡觉好不好?”时间还充裕,不着急上课的林鹿之耐心的哄男人起床。

  林奶奶悄悄走了进来,担忧地看着镇言亦:“不去医院看看?”

  “他不想去,”林鹿之擦了擦男人额间冒出的汗,垂着眉,还是第一次见到男人毫无攻击力的样子,撕开退热贴贴在男人额头上,扭头朝林奶奶说:“奶奶,我们先出去吧,让他好好睡一觉。”

  林奶奶点头。

  镇言亦生病中,自然不能拖着病去上班,林鹿之向王特助说了下,王特助谅解,表示会把重要的项目整理好发到邮箱中,同时麻烦林小姐照顾镇总。

  这项照顾镇言亦的重任最后委托到了林奶奶的身上。

  林奶奶:“哎哟,你说一次奶奶就记住了,好了好了,赶紧去上班吧!”

  林鹿之不放心,又想重复照顾镇言亦的事项,林奶奶挥了挥拐杖,笑骂:“你还不相信奶奶?快去!别等一会就迟到了!死丫头!”

  男人o

  上课。

  上课完胜!

  生病中的男人好乖,林鹿之下课后立马奔回别墅,一上二楼见男人还在睡,嘴里嘀咕:“镇言言上辈子怕是猪精转世吧,那么能睡。”

  林鹿之滴溜溜的眸子看着男人精致的脸庞,心里邪恶的小天使冒了出来,若是戴着兔子耳朵的镇言亦一定很可爱!

  心中天人交战,等林鹿之回过神,长长的白色兔子耳朵发箍已经戴在男人的头上,身一僵,不受控制的手拿出手机咔咔拍下几张照片。

  男人的睫毛颤了颤,似有苏醒的征兆,吓得林鹿之连忙把发箍收到身后,心虚的看着男人已经半睁开的黑眸。

  镇言亦坐起身,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哑声道:“拿出来。”

  实在是小姑娘心虚的模样太明显了,两手背在身后,生怕他看到身后的东西。

  林鹿之:“!”

  救命!

  她不敢拿出来!

  主要是林鹿之不确定男人有没有感觉自己在他头上蹦哒!

  手机中的那几张照片被林鹿之加密藏在了相册角落,除非输入对的密码,否则是看不到镇言亦头戴兔子耳朵照片的。

  晚上男人办公时,林鹿之坐在离书桌不远处的小沙发上,一边看着男人办公时帅气的模样,一边看着手机,发出了无声的嘿嘿嘿。

  大灰狼、小奶狗在林鹿之眼眸中反复转换。

  ……

  “镇总,魏天蓝似乎已经知道林小姐的身世了。”王特助有些懊恼,光顾着跟踪魏天蓝,忘记对他身边的朋友调查了,等记起时,人连DNA都验完了。

  镇言亦手中的钢笔在薄薄的纸上重重的划了一道,沉声道:“约魏天蓝到雅馨阁一聚。”

  魏天蓝挂了王特助的电话,查了雅馨阁的地址后,告别研究所的同事,驱车赶往B市。

  林鹿之在镇言亦的庇护下,魏天蓝早已做好与镇言亦对质的准备,当那一天来临,魏天蓝可耻的生出了想退却的念头,站在包厢门久久不动。

  王特助看了下手表,察觉镇总隐有发怒的前兆,赶忙联系跟踪魏天蓝的人,问:“魏天蓝来到雅馨阁没有?”

  那头迅速回了一句:“七分钟之前就进去了。”

  王特助汗颜,魏家二少爷什么时候那么怕事了?抬脚走到门边,手一转,包厢门在魏天蓝惊讶的目光中打开了。

  两人对视,王特助心累的把魏天蓝请了进去,随后走出门外关好门,把空间留给两人。

  “镇总,明人不说暗话,你既然知道鹿之是魏家的人,就不能阻止她回去,那里才是她的家,血缘上的亲近会让她很快接纳我们,只要鹿之回魏家,我一定会对她好的,你是不是没有告诉鹿之的身世?如果她知道,一定想回魏家的!”

  魏天蓝笃定林鹿之要是知情,一定想回魏家,想见亲生父母一眼,魏天蓝通篇大话说了一遍,却被镇言亦一句轻飘飘的话击溃。

  “鹿之知道她的身世,但她不想回去。”男人说。

  魏天蓝一怔:“不想回去?”

  为什么?

  魏天蓝一得知亲生妹妹在外流落二十一年,不知她以前的生活是怎样的,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心疼的恨不得立马把她接回去,好好供起来。

 文学

镇言亦:“魏先生想得未免太简单了,鹿之回去的话,魏娇会怎么样?你们能给物质上的照顾,我也给的起,甚至比你们照顾的还周到,且不说这些,单是鹿之现在已经二十一岁了,早就过了喊爸妈抱抱的年纪。”

  魏天蓝被刺的心哇凉哇凉的。

  镇言亦又说:“魏先生要是支持鹿之的意愿,应该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吧?”

  仅凭镇言亦的一面之词,魏天蓝自然不肯相信,嘴硬地说:“我要听鹿之亲口说。”

  不见棺材不落泪。

  镇言亦成全他,拨了一个电话给林鹿之。

  魏天蓝心碎的顾不上什么有的没的,一把抢过镇言亦的手机,三两语把事情说了一遍,紧张地等待林鹿之的回应。

  镇言亦:“……”

  要不是看在此人是小姑娘的哥哥上,男人早在他伸手靠近那一刻,长腿踹了出去。

  沉默片刻,林鹿之说:“镇言言说的,就是我想说的。”

  魏天蓝心碎成了一地渣渣,还被人虐磨成一堆粉末。

  林鹿之又说:“之前的二十几年我们没有交集,以后也没有必要见面。”

  当断则断,不受其乱。

  林鹿之对目前的生活很满意,不想有人破坏它。

  ……

  丢了半条魂的魏天蓝回到魏家。

  “二哥,妈喊你吃晚饭呢!你怎么不下去?”魏娇敲开魏天蓝的门,双手抱臂,满脸不高兴的看着他,二哥这还是第一次略过妈妈的话,直径上了楼。

  “你们先吃吧,我没胃口,给我留点菜行了。”魏天蓝有气无力地打开门,说完就把门关上,徒留魏娇一人愣在原地。

  魏母见魏娇一人下楼时,疑惑的问:“他不下来?”

  “二哥说没胃口,我们先吃吧?”魏娇双眸暗了几分,泄愤似的捏了捏衣角,拉着魏母坐在餐桌旁,望了望主位,说:“爸爸今晚不回来吃饭吗?”

  魏母夹菜的手顿了下,说:“你爸今晚加班呢,别理他。”

  魏露的眸色更暗了。

  爸爸,真的是加班吗?

  魏露心系林鹿之的情况,一大早便从夫家赶回魏家。

  昨晚魏天蓝给她打了个电话,说林鹿之不想被认回魏家,魏露第一个反对,这怎么可以?林鹿之可是她亲妹妹!

  魏露踩着高跟鞋,哒哒哒走进魏天蓝房间,关门的那一瞬间,没注意魏娇的门开了一个小缝隙。

  “姐。”魏天蓝失落的看了一遍又一遍DNA报告,他何尝不想把林鹿之接回来?镇言亦说的话也不无道理,家里人宠了魏娇二十一年,一夕之间得知魏娇不是亲生的,大家会怎么想?

  若是继续养魏娇在家,林鹿之会怎么想?

  若是让魏娇分出去住,魏天蓝心中隐隐不舍,毕竟是疼了那么多年的妹妹。

  “你赶紧给林妹妹打电话,我来跟她说!”魏露摘下墨镜,“啪”一声丢到桌上,露出了那张艳丽的脸,她就不信她劝不了鹿之!

  魏天蓝脸上盖着DNA报告,双手交叉覆在肚子上,一脸安详的模样,闷闷的声音透过纸张传出:“你自己干嘛不打?”

  魏露太阳穴突突的跳:“我打了,打不通!”

  林妹妹胆肥了!

  “手机在桌上,你自己打,密码是177762,”林鹿之既然说出不要再联系的那番话,那今天这通电话必然打不通。

  “没人接?”魏露不信邪,打了一次又一次。

  魏天蓝凉凉地说:“打不通你就死心吧。”

  这话一说,魏露火气蹭蹭蹭的往上冒,直接把手机砸到魏天蓝肚子上,后者吃痛嗷了一嗓子。

  “鹿之也是你妹妹,你就不能长点心吗?难道就只有我想认她回来?”

  “…我也想啊!但人家根本就不给你机会!电话打不通,面也见不着,你当我不想啊!你也不看看鹿之身后的人是谁,是镇言亦啊!你敢跟他叫板?好!就算鹿之回来了,魏娇怎么办?”

  魏露怔了下,嘴硬道:“如果鹿之回来就让魏娇搬出去!”

  自小,魏露就跟魏娇不亲近,眼下这种情况自然是偏向林鹿之。

  魏天蓝面露惊愕,与魏露不同,魏天蓝打小就疼爱魏娇,每次出差在外总会给她带小礼物回来。

  “大姐,你偏心,我不要离开,为什么要离开的人是我,就因为我不是爸妈的孩子吗?那二十几年的亲情都是假的吗?”魏娇一听魏露让她搬出去住,把原本的房间,甚至是爸妈的疼爱让给林鹿之时,瞬间不淡定了,顾不上什么偷听不偷听的,直接闯了进去,难过地看着魏露。

  魏天蓝吓的立马坐起来,把DNA报告藏好,魏露愧疚的张了张嘴,一言未发。

  刚才被怒火冲昏的头脑,才说出这番话,眼下见到魏娇本人,刚才让魏娇搬出去住的气势瞬间一熄而灭。

  “不是,娇娇,大姐不是这个意思,”毕竟相处了那么多年,不说别的,感情还是有的,一见魏娇流泪,魏露心慌的不知怎么办,

  为什么两者之间一定要有之人退出去呢?

  鱼和熊掌真的不能兼得吗?

  魏天蓝把门关上,避免楼下的魏母听见,烦躁的扒拉了几下头发,拍了拍魏娇的肩,安慰她:“你大姐不是这个意思,娇娇,你别多想。”

  魏娇不相信,她知道魏露对她并没有魏天蓝那么宠她,但魏娇打心底的喜欢魏露这个姐姐,那句话,真的伤了她的心,脸上的泪珠子一直往下掉,倔强的咬了咬下嘴唇,不肯接受魏露递过来的纸巾。

  魏露维持着递纸巾的动作,对魏天蓝使了使眼色,魏天蓝立马意会,连忙继续安慰魏娇。

  三人的修罗场僵持了很久,就连魏母拿着水果盘来到魏天蓝房门前,也没有发觉脚步声越来越近,两人忙着安慰魏娇,魏娇忙着诉苦。

  三人对峙的声音一下子传进了魏母耳里,欲准备敲门的手一顿,手中的水果盘似千斤重,不留神摔在了地上,房中的三人僵了身子,魏天蓝离房口最近,打开门一见到魏母一脸不可置信的站在,头疼的想撞墙。

  本三人的修罗场变成四人。

本文标签:被健身教练强奷到舒服的黄文

上一篇:晚上吃你的两颗小葡萄 又嫩又紧欧美12p

下一篇:一次接五个客人B肿了吗 岳的又肥又大水多啊喷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