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偷看农村妇女牲交|炙热从后背慢慢的包围过来

2021-11-10 09:34:3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怎么脸红了?”霍池明知故问,但眼神却很是疑惑,“难道小金主是以为我想要亲你?”   栗枝:“……”   她面无表情地开口:“

“怎么脸红了?”霍池明知故问,但眼神却很是疑惑,“难道小金主是以为我想要亲你?”

 

  栗枝:“……”

 

  她面无表情地开口:“没有。”

 

  嘴上虽然否认了,但那张精致的小脸却还红扑扑的,看着就没什么可信度。

 

  霍池唇角微勾出一抹细微的弧度,声音低沉:“可是我确实真的想要亲小金主。”

 

  栗枝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的唇上覆盖了一抹柔软的触感。

 

  她下意识抓住身前的安全带,因喝多酒而变得有些缓慢运行的大脑不得不跟着对方的动作回应。

 

  等分开时,栗枝的脸变得越发地红了。

 

  后座忽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咕哝,栗枝终于反应过来他们此时的处境。

 

  推开还不肯退离的霍池,栗枝把自己的毛绒小球抢回来,虚张声势地命令:“快开车。”

 

  霍池也不恼,轻笑道:“遵命,小金主。”

 

  ……

 

  车子驶进酒店的地下停车场。

 

  栗枝在安静的车内悄无声息地睡着了。

 

  霍池将车停稳,转头朝着副驾驶座看过去。

 

  女孩背靠着座椅,脑袋歪向他这边,纤长的睫毛落下,盖住了那双明澈透亮的杏眸,皮肤精致到离得再近都看不出任何瑕疵。

 

  睡着的栗枝是很乖的,看起来乖软得不要命。

 

  也不知道这个针织帽子是谁给她买的,衬得女孩那张脸越发地小巧。

 

  霍池没忍住伸手拿起那颗毛绒小球,在女孩的脸上搔了一下,惹得栗枝在睡梦中无意识地皱起了眉。

 

  担心把女孩弄醒了,霍池才意犹未尽地收回手。

 

  打开车门,霍池绕到副驾驶座那边,把栗枝抱了出来。

 

  走进电梯时,霍池总觉得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

 

  睡在后座的施沅:“……”

 

  等回到栗枝的房间,霍池才想起来车里还有个人。

 

  将栗枝放在床上,霍池才去楼下的酒店大厅,让人把施沅送回房间。

 

  又让酒店里的厨房煮碗醒酒汤送过来,霍池才返回到房间。

 

  栗枝还没醒,霍池在下楼之前已经把空调打开了,一时半会还暖和不起来,所以霍池只帮栗枝把外套脱了。

 

  瞧着栗枝一时半会还醒不了,霍池便先去浴室洗澡。

 

  等他从浴室里出来时,却发现栗枝不知何时已经醒了,正坐在床上看着窗外。

 

  霍池抬脚走过去:“怎么醒了?”

 

  听到声音,栗枝转头看过来,目光还有些迷离,显然还没从醉酒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我让酒店的厨房给你煮了碗醒酒汤,喝完后再去洗澡。”

 

  霍池端起桌上还热着的醒酒汤,随即在床上坐下,见女孩无动于衷,低笑道:“是想要我喂吗?”

 

  听到这句话,栗枝竟真的主动张开了嘴。

 

  意思很明显:就是要你喂。

 

  霍池难得看小金主这么乖顺,拿起勺子喂了栗枝一口醒酒汤。

 

  酸酸的,并不怎么好喝。

 

  所以栗枝喝了一口后就不肯再喝了。

 

  “怎么了?”见女孩紧闭着嘴巴,霍池疑惑地开口。

 

  栗枝嘟哝了一句:“酸。”

 

  霍池不由得有些好笑:“醒酒汤本来就是酸的。”

 

  栗枝摇了摇头,却是说什么也不喝了。

 

  霍池也没逼着她喝下去,把醒酒汤放在一旁,捏了一下女孩的脸:“那要洗澡吗?”

 

  栗枝低头嗅了嗅自己身上,有股不怎么好闻的味道,于是点头道:“要。”

 

  霍池故意问道:“那要我抱?还是自己走?”

 

  栗枝看了眼浴室的方向,紧接着又将视线放回到霍池的身上。

 

  “我自己走。”乖软的声音里带着些许鼻音。

 

  话虽这么说,但却丝毫没有要下床自己走过去的意思。

 

  霍池轻笑了一声,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还是我抱小金主去吧。”

 

  说着,霍池张开手臂,栗枝果然乖乖地俯身靠过来,还煞有其事地解释了一句:“是因为我没有穿鞋。”

 

  所以才不能自己走过去的。

 

  霍池莫名就听出栗枝的言外之意。

 

  他看了眼就搁在床边的粉色拖鞋,面不改色地把它往床底下踢,然后才回答栗枝:“嗯。”

 

  抱着栗枝往浴室走的时候,霍池顺手从衣柜里拿了一套栗枝的睡衣。

 

  为了方便腾出手来,霍池用的是抬抱的姿势,栗枝也不闹,听话地把双腿盘在少年的腰上,脑袋靠着霍池的肩膀。

 

  霍池莫名就想到了他们的第一次。

 

 文学

  不过当时的栗枝被下了药,所以表现得格外热情,但也很听话。

 

  让抬腿就抬腿,让抱着就抱着……

 

  就像现在这样,不吵也不闹。

 

  酒店里没有浴缸,只能淋浴,霍池把栗枝放在椅子上,低声问:“自己能洗吗?”

 

  栗枝的意识只是处于半醉半清醒之间,愣了几秒钟后点了点小脑袋:“能。”

 

  霍池在她的眼睛亲了一下:“我在门外,有事叫我。”

 

  他不是不想帮小金主洗,只是助理刚才给他发了消息,他需要先回复对方。

 

  十分钟过后。

 

  浴室里传出了女孩的声音:“霍池。”

 

  霍池挂断和助理的通话,走到浴室门口:“怎么了?”

 

  “我找不到浴球。”

 

  霍池回忆了一下,也没想起浴球放哪儿了,于是毫不避讳地推开浴室门。

 

  水雾缭绕,女孩的身影在其中显得并不清晰。

 

  听到开门声,栗枝扭头看过来,眼里带着几分茫然:“你怎么进来了?”

 

  霍池看着站在水流下方的女孩:“进来帮你找浴球。”

 

  话音落下,霍池的余光已经瞥见了挂在墙壁上的浴球。

 

  但他却没有提醒栗枝,而是抬脚走了过去。

 

  栗枝:“那你找到了吗?”

 

  “没有。”霍池的语气听起来像是有些苦恼,“可能需要慢慢找才能找到。”

 

  栗枝也没怀疑他,还认真地点了点头:“好。”

 

  ……

 

  凌晨两点的时候,栗枝的酒就彻底醒了。

 

  但酒醒了,人却累得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抬起。

 

  睁开眼睛看到在暖黄的灯光下有些模糊的俊脸,栗枝迷迷糊糊的嘀咕了一声:“你有完没完啊?”

 

  霍池正准备开口,下一秒又听栗枝呢喃道:“这个梦也太长了吧

 

栗枝一直睡到早上十一点才醒来。

 

  昨晚大家都喝多了,这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也不适合拍戏,陈导便给大家放了一个早上的假。

 

  下午两点再开始今天的拍摄。

 

  揉了揉眼睛,栗枝一手撑在床上坐起身,她并没有宿醉的感觉,倒是腰部有些酸。

 

  环顾了眼四周,栗枝总觉得自己昨晚好像看到了霍池。

 

  掀开被子走下床,栗枝打算去浴室里洗漱。

 

  等站在镜子前,抬头看见自己脖颈上的痕迹时。

 

  栗枝:“……”

 

  看来昨晚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梦。

 

  洗漱完后,栗枝从浴室里出来,抬眸便看见坐在椅子上拿着手机回复消息的少年。

 

  听见动静,霍池才抬起头,眉眼间的淡漠褪去:“饿了没?”

 

  “嗯。”栗枝看到了桌上摆放着午饭,走过去动作自然地坐下。

 

  霍池单手支着额角,弧度完美的唇微勾:“小金主,你还记得昨晚的事吗?”

 

  栗枝握着筷子的动作一僵,面无表情地开口:“不记得。”

 

  其实是记得一些的。

 

  但记得的那些场面都过于羞耻,栗枝根本不想回忆!

 

  “那真可惜。”霍池幽幽叹了一口气。

 

  栗枝疑惑地看他,这有什么可惜的?

 

  他们又不是第一次做那种事。

 

  霍池拿小碗给她盛了一碗排骨汤,拖着腔调道:“小金主叫我‘老公’这件事就只有我一个人记得。”

 

  “咳咳咳……”栗枝一口汤没喝下去就被呛到了。

 

  霍池眉头微挑,抬手拍了拍她的背:“慢点喝。”

 

  栗枝脸上震惊的表情还未褪去,听到霍池的话忍不住幽怨地瞥了他一眼。

 

  她会被呛到是因为谁?

 

  霍池面不改色,毫不心虚地直视栗枝的目光。

 

  栗枝收回视线,语气淡淡地说:“床上说的话不可信。”

 

  完了,栗枝思忖两秒,然后补充道:“就跟你说只是看看,不咬一样。”

 

  霍池:“……”

 

  栗枝故意朝他露出一个挑衅的笑:“所以我只是随便叫叫而已。”

 

  霍池:“……”

 

  霍池没忍住闷笑了一声,

 

  栗枝:“……”

 

  栗枝表情不变地夹起一块胡萝卜塞进他嘴里,耳根慢慢地染上了些许红意。

 

  她小声地嘟囔:“你什么时候不是随便说说的?”

 

  霍池嚼着小金主“喂”给他的胡萝卜,轻声笑了笑。

 

  栗枝顿了顿,迟疑地开口:“除了这个,我应该没做出什么丢人的事吧?”

 

  霍池撑着下巴,露出了思考的神情。

 

  栗枝的心顿时提了起来,难道她还做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余光瞥见女孩目不转睛地盯着他,霍池停顿了片刻,然后才摇头:“没有。”

 

  栗枝霎时松了一口气,终于能够安心吃饭了。

 

  霍池看着女孩的小动作,心里仿佛有一阵暖流淌过。

 

  也许他之所以会穿书就是为了栗枝而来吧?

 

  在这个世界待久了,霍池有时候甚至会忘记自己穿书前发生的事,好像穿书前的经历都只是一场梦,而他现在所在的这个世界才是真实的。

 

  ……

 

  吃完午饭,栗枝拿着手机回复经纪人的消息,霍池则坐在窗边用电脑处理一些紧急文件。

 

  这时,敲门声响起。

 

  栗枝起身去开门。

 

  施沅站在门外,娃娃脸上带着笑道:“枝枝,你要去片场了吗?”

 

  栗枝看了眼时间:“嗯,你等我一会儿。”

 

  “好。”施沅没往房间里看,“那我在酒店大厅等你。”

 

  关上门,栗枝返回房间,在衣柜里找出一套保暖的衣服。

 

  俗话说:下雪不冷,化雪冷。

 

  今天的气温又比昨天低了几度。

 

  栗枝背对着霍池,一边将秋裤找出来,一边说:“我要去片场了,你……”

 

  霍池打断她的话:“我要去探班。”

 

  栗枝动作微顿,接着找外套和毛衣:“你是觉得最近娱乐圈没瓜吃了,决定给大家创造点瓜吃吗?”

 

  剧组里人多眼杂,霍池要是出现在片场,而且还是去探班她的,那么今晚的热搜一定会出现她和霍池的名字。

 

  霍池嗓音淡淡地开口:“我可以戴口罩和帽子。”

 

  栗枝:“……”

 

  戴上口罩和帽子就不会被人认出来了吗?

 

  栗枝还是不肯松口让霍池去剧组探班。

 

  绵姐才带了她没多久,她还不想把绵姐给吓出心脏病。

 

  霍池不紧不慢地道:“我知道你们在哪儿拍戏,我可以在你离开之后再过去。”

 

  栗枝:“……”

 

  “你既然都决定好了,还问我做什么?”栗枝语调波澜无惊地说。

 

  “你是小金主,自然要跟你报备一下。”

 

  栗枝斜睨了他一眼,知道自己阻止不了,只能道:“要是被人发现了,我们今年都别再见了。”

 

  霍池站起身,从栗枝身边走过的时候抬手在她脸颊捏了一下:“好。”

 

  施沅在大厅里等了一会儿,栗枝忽然发消息叫她去地下停车场。

 

  施沅只好又乘电梯到地下停车场,在出口处看到了戴着围巾和口罩的栗枝。

 

  “枝枝。”施沅小跑过去,“怎么到地下停车场来了啊?”

 

  栗枝面不改色道:“我在网上约了车。”

 

  “啊?”施沅不明所以,“你不是有保姆车吗?”

 

  栗枝语气平静地说:“送去保养了。”

 

  施沅没怀疑她话里的真假,点了点头:“哦。”

 

  不多时,一辆黑色的大众汽车驶到栗枝的面前。

 

  栗枝打开后座的车门,施沅先上了车,随即栗枝也坐了进去。

 

  施沅疑惑道:“枝枝,你不坐前面吗?”

 

  “我坐前面晕车。”栗枝淡声道。

 

  霍池透过后视镜看了眼栗枝,无声地笑了笑,没说什么,启动了车子。

 

  地下停车场里的灯光有些暗,施沅并没有看清开车的人长什么。

 

  直到车子驶出停车场,施沅才看见驾驶座上的男人戴着黑色的口罩,鸭舌帽的帽檐压低,眉目俊朗,鼻梁高挺,看起来应该是个帅哥。

 

  就是这身装扮看起来不怎么像好人。

 

  施沅忽然就想到了之前看到过的新闻:网约车司机杀人抛尸。

 

  她猛地坐直了身子,但又不敢打扰这位看起来很怪异的“司机”,只能拿出手机,在微信上给栗枝发消息。

 

  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栗枝拿出来一看,发现是施沅给她发的消息。

 

  栗枝:“??”

 

本文标签:偷看农村妇女牲交

上一篇:性饥渴情侣野外啪啪|嫁给黑人真的会撑坏吗

下一篇:粉嫩的乳尖 揉捏 挺立|被室友玩坏了(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