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两个男人抬起腿做:双性h饥渴受

2021-11-10 15:48:3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那个冷冰冰的青年不知道什么原因,也没动地方。

  大叔旁边那几个早就饿了,邀请大叔一起过去吃饭。

  大叔看了他们几个一眼,看他们没动地方的意思,就跟着那几个人走了。

那个冷冰冰的青年不知道什么原因,也没动地方。

  大叔旁边那几个早就饿了,邀请大叔一起过去吃饭。

  大叔看了他们几个一眼,看他们没动地方的意思,就跟着那几个人走了。

  人们陆陆续续离开,这里剩下的就只有他们三个。

  一笑看没什么人了,这才站起来,慢悠悠的往食堂那边走。

  今天人多,食堂地方不大,人挤人的,到处都是男人,她过去不合适。

  所以晚点过去,很快就有人吃完了走掉,既不挤又有地方坐。

  只是不赶巧,许霄汉收拾好试卷,也要出去吃饭。

  虽然他们吃饭和考生不在一起,但都是从同一个地方出来,自然就看见了慢悠悠往食堂走的几个人。

  本来不想多事,只是看见那女子的背影,总是有点不甘心。

  许霄汉叫住他们。

  邻家青年回头,见是今天的监考老师,非常热情的打招呼。

  许霄汉礼貌的点头,走过来问道:“你们是去吃饭吗?”

  青年点点头:“是的是的,就是人有点多,我们晚点过去。”

  一笑就是这么说的,他就这么学了。

  来到这边之后,他就发现只有这个姑娘最有意思,所以才会缠着她说话。

  他过来就是玩玩,也不会给别人造成困扰,所以也没考虑到别人知道一笑会正骨的话,会不会合起来打压她。

  许霄汉点点头,热情的邀请他们:“正好我也要去吃饭,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尝尝?”

  青年非常有兴趣,迫不及待的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一笑始终沉默的走在前面,任由许霄汉说话,也好像没听到一样。

  她不发表意见,青年即便想去,也不好意思硬拉着她去。

  许霄汉也看出来梁小姐并不是十分想搭理自己。

  但就算是自讨没趣,他也想再试一试。

  “梁小姐,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不如赏脸一起吃个饭?”这次他没拐弯抹角的问别人,直接大胆的去喊一笑。

  青年惊讶的张大嘴,看了看许霄汉,又看了看前面顿住的两个人。

  这两人认识啊?

  一笑回头,皱着眉看许霄汉。

  那个冰山看过来的神色也有点不对。

  如果这个姑娘和国药局的人认识,不管其他人如何,这个人一定会帮忙。

  那某个人进去的机会,不是大打折扣了吗。

  他神色奇怪,一笑都看在眼里。

  这个许霄汉,是存心给她添堵吗?她就过来好好考个试,总有不识眼色的人。

  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她和国药局有关系,是个关系户吗?

  许霄汉好像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还在那里微笑着。

  一笑也知道不能再说别的,所以硬着头皮答应了。

  另外两个人自然得跟着一起,许霄汉也不介意,带着他们去开小灶。

  ————

  下午成绩出来后,马上就淘汰了一大批人。

  把人都清理出去,许霄汉就带着自己的打手天团过来,让顺利通过的人再一次聚集到四个院子外面。

  然后按照他们的名次,依次安排他们入住院子。

  一笑的卷子是满分,所以排在第一个,入住春院。

  好在不会念成绩,不然她就更招仇恨了。

  原本住在冬院的四个人,一笑冰山和那个邻家青年都进了春院。

  大叔成绩差了一点,排在夏院第一名。

  他好像有点泄气,不过也没有抗议什么,叹着气走到夏院那里。

  冰山眼神深邃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回过脑袋去盯着自己的鞋子,

  分院结束,许霄汉也完成了监考的任务,晚上就要回国药局那边。

  临走的时候,他特意去看了一笑一眼,那姑娘在看别人,没注意到他,所以他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什么情绪。

  反正看来,他的成功率真的不高。

  许霄汉走了,他们就被带着回了自己的院子。

  接下来几天,大家都得待在自己院子里,吃东西都是有人专门过来给各个院子送的。

  避免他们之间有过多交流。

  第三轮面试的时间,定在三天后。

  这一天很快就到了,一笑神色如常的第一个走进去考试。

  这一轮,是每个人都独立考试的,周围不会有其他人考生看着。

  由于这一次晋级的有十六个,也算是人多了,就同时开了两个场地。

  一笑得到考题后,就先把药材分类,然后根据记忆里看到过的那些药房。

  分别组成三副药。

  这三服药对症三个疾病,把顺序安排好后,她就直接叫了监考的老师,说自己做完了。

  监考人本来也在外面等着,一杯茶还没喝上半杯呢,就听见她做完了。

  以为是一个也没做出来,不在意的让下人过去记录。

  谁知道下人过去后很快回来,哆哆嗦嗦的说道:“她、她都做完了!”

  下人也不知道对不对啊,这可是关于晋级的大事,不敢随意把人淘汰,所以纠结着回来禀报。

  监考人凝眉,都做完了?瞎做的?

  他最讨厌这种对医术不认真的人了,心下生厌,但还是起来过去看看情况。

  可当三副药整整齐齐的摆在面前,他才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有多可笑。

  看那小姑娘神色自若的站在那里,就知道她不是池中之物。

  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把所有药材都分类好对症,而且还全部都对了。

  这何止是人才!她是个天才!

  监考人激动的过来,张口想说点恭维的话,但想起自己之前的偏见,差点就让国药局错过这样一个天才,一时间愧疚不已。

  最后还是一句话没说,把通行证给了一笑。

  “你通过考试了,三天后拿着这块通行证再来这里,接受最后的面试就行。”要不是得告诉人家规则,他都羞愧的说不出话来。

  一笑波澜不惊的点点头,把通行证接过来。

  这场考试结束后,不管通不通过都要离开这里。

  通过的人有三天准备时间,三天之后再来参加最终面试。

 文学

最终得分最高的那个人,就可以进入国药局。

  但也只有这一个名额,就算是两人并列,也只取其中优秀的一个。

  一笑出来的很快,后面的人都以为她淘汰了,看她的眼神难免有点轻蔑。

  一笑不管他们,回到房间把东西收拾好,背着包袱从这个地方离开。

  大白这几天闷在屋子里,早就待得精神不振四肢发软。

  甫一见到阳光,立马撒着欢到处乱跑。

  这边找不到黄包车,好在距离市区不远,一笑这俩天身体养得很好,所幸就走着回去。

  回城的大路上,两侧都是林荫树木,秋天干枯的树枝被风吹的嘎吱嘎吱响。

  大白在草丛里神出鬼没,一会从东边出来,一会儿又钻进西边的树林。

  他自己玩得很好,一笑就始终往前走着。

  不过大白玩儿了一会儿就累得够呛,后来跑不动了,就跟在一笑后面慢慢走。

  前面的路上有马蹄声,听起来人不多,大概能有三四个。

  这年头骑马的人不多,大部分都是退伍回来的军人。

  一笑往路边上走走,准备给他们让路。

  没想到几匹马停在她前面,迎着阳光抬头看去。

  坐在最前面那个人的脸被光芒模糊,但隐约可以看见他嘴角的弧度。

  易川:“上来!”

  易川伸出手,一笑就握住了。

  跟在易川后面的两个人“哦~”的起哄。

  “这就是嫂子吧?”

  易川笑一声,打马转头:“马上就是!”

  一笑这张脸不会笑,但是眼睛里亮晶晶的,看起来十分开心。

  三匹马往回走,大白猫在后面发了疯一样尖叫。

  “喵!——”等等我啊!我还没上车呢!

  易川甩过去鞭子尾巴,大白马上就懂了他的意思,跳起来一口咬在鞭子上。

  大白猫身子轻,易川收回鞭子,他也跟着回来。

  一笑伸手抱住他,让他看着前面的路。

  背后就是易川温热的胸膛,他有力的心跳声感染着一笑。

  马上风大,另外两个跑在前面,一笑就趁着没人看他们,扬起下巴,一口亲在易川侧脸上。

  易川愣了一下,心生欢喜。

  可低头时,一笑早就故意去看别的地方了。

  易川轻笑,在她头顶轻轻落下一个吻。

  感觉怀里的人现在终于不是飘飘欲仙的神女,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姑娘。

  易川送一笑回到梁家,就先告辞了。

  一笑抱着猫站在门口看他们走远,这才敲了敲梁家的门。

  家丁打开门,见是大小姐,赶紧回去禀报。

  一笑走进去,无奈的关上门。

  听易川说,前几天黎素出院,梁家把人接过来了。

  她就问了问家里的下人,找到了黎素暂时住的院子。

  黎素的病治好后,一直在医馆修养,最近几天才被允许出院。

  她在海港没别的地方可去,梁非寒去结账后,看她可怜,又是妹妹的恩师,就带回梁家来。

  这几天一直好吃好喝的伺候着。

  一笑先去黎素的院子里坐了一会儿,黎素在院子里弹琵琶。

  看到她很高兴,站起来迎接她。

  因为知道自己肯定会进国药局,所以这几天一笑就打算好好陪陪家人,免得在国药局待几年,直接就去国外。

  黎素很高兴,拉着她说一些最近从下人们嘴里听到的事。

  身子好了以后,她精神头就好了不少,梁夫人偶而也会过来坐坐,两个女人相处得不错。

  陪黎素待了一会儿,时间过得有点快,一笑看了看天气,和黎素告辞后,往后院自己屋里走。

  天气有点阴沉,看着要下雨了,如果不快点,很有可能被雨打湿。

  秋天的雨不像夏天,稍微沾点寒气就容易感冒,要是生病了,有可能会耽误接下来的行程安排。

  一笑回院子的路上,遇见了梁家二老。

  两个人站在他们院子里,互相搀扶着远远看着她,好像想过来和她说说话,又不敢接近。

  她知道这是因为什么。

  看了看越来越阴沉的天色,一笑把大白放开,让他先回去。

  一笑走进梁家二老的院子,亲切的喊了一声:“爸!妈!”

  梁夫人眼泪瞬间就下来了,紧紧抓着丈夫的手,却不敢过来。

  一笑走过去,轻轻抱住梁夫人。

  “爸,妈!对不起,女儿让你们担心了!”一笑抱着梁夫人,有一点动容的说道。

  梁夫人这才敢相信她已经恢复了,不由得抱着她大哭。

  梁夫人可以哭,但梁时身为一个男人,却不肯在人前哭出来,哪怕这两个人是他生命里最亲近的两个女人。

  他偷偷红了眼眶,不太自然的拍拍女儿的肩膀,哑着嗓子安慰道:“回来就好。”

  梁夫人抱着一笑不肯撒手,但天上阴云密布,不时有闪电划过蓝黑色的天空。

  快下雨了,空气也沉闷起来。

  梁夫人不得不放开女儿,抹着眼泪让她赶紧回去。

  一笑又抱了一下梁夫人,从他们这边离开。

  梁家的人似乎就这样原谅了她那天的样子,还是和以前一样亲切和热情。

  好像爱你的人,就是可以轻易被你说服,哪怕你连解释都没有,一个拥抱足以冰释前嫌。

  回到家的第一天,海港下了这一年来最大的雨,街面上都是积水,热闹的街道一下子清冷起来。

  第二天一早,一家人照样准时到饭堂吃饭。

  短暂的离别没有造成任何隔阂,梁非寒还是在餐桌上耍宝。

  他这几天也经常不着家,梁家二老只以为他又迷恋上凤清清了。

  可208却告诉一笑,最近梁非寒正在做自己的生意。

  他开了一个药材基地。

  现在规模不大,但是他请来了很多专业人士,一边用赚到的钱加大投资,一边用很好的种子土壤去种植药材。

  他在做很有意义的事情。

  即便在饭桌上,他笑得没心没肺,可丝毫掩饰不了眼底的青黑。

  一笑给他夹了一筷子菜,梁非寒愣了,而后笑得愈发灿烂。

  吃完了饭,梁夫人就拉着一笑在宅子里溜达。

  即便是哪里都去过了,但舍不得女儿离开自己的视线。

  一笑顺着她,跟着她到处走走,权当是散步了。

本文标签:被两个男人抬起腿做

上一篇:农村五女共侍一男:公不要添了下面流水啦

下一篇:女人的奶头:小混混把校草C了一晚上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