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人妻办公室屈辱呻吟:自慰喷水颤抖双性

2021-11-11 09:58:2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胆战心惊的走进室内,望着面色苍白的母亲,眼泪再也止不住,哑着声音问,“母亲,您这是怎么了?”

  “大夫不是说了,还没那么快吗?”

  “傻孩子,也有

她胆战心惊的走进室内,望着面色苍白的母亲,眼泪再也止不住,哑着声音问,“母亲,您这是怎么了?”

  “大夫不是说了,还没那么快吗?”

  “傻孩子,也有提前的,”木遥遥的话带这些颤抖,她望着泪眼婆娑的女儿,宽慰道,“言言,莫怕,你去外面等我。”

  “不,母亲,我要陪着您。”季子言不愿离开,就算内心一万个恐惧,将怀中的画卷放回书桌上,小跑着来到床边站着。

  周婶拧着帕子,给木遥遥擦去脸上如雨落下的汗水。

  厉青闲的手轻轻揉着在她身前的季子言的脑袋,察觉到她颤抖的厉害,将她搂在怀里。

  “母亲......”季子言的哭声渐高,不忍心见到母亲受这样的罪。

  “言言,闭上眼睛!”木遥遥的声音很低,尽量挤出微笑,她的唇色愈发的白,没有一点血色。

  “三小姐,姑爷不来吗?”周婶的声音在木遥遥的耳边响起,她拧着帕子,将亲眼所见告诉了木遥遥,“三小姐,我在厨房里,目睹了大太太忽然消失,以及其他丫鬟家丁们也不见了身影。”

  “还有......”她的话停顿了一下,抬手擦擦眼角的泪,眼眶带这些血红,“老爷夫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找遍了,都......没看见!”

  “发生了什么事?”木遥遥仍旧表现得很冷静,她望着哭啼啼的周婶,“周婶,你还看见了什么?”

  “三小姐,小小少爷刚才出去,也不见了。”

  周婶的声音忽地低下来,担忧的视线落在季子言的身上,又看看厉青闲,“厉姑娘,还得有劳你了。”

  厉青闲自然察觉到了周婶的眼神示意,她忙应下,“你去照顾遥遥,言言我看着。”

  季子言的脸色煞白,惊慌的望向瘫软在床上的母亲。

  “青闲,将言言的眼睛蒙起来。”昏厥之际,木遥遥向厉青闲喊道。

  木遥遥疼到昏死过去,她的手指指尖带这些发白,指缝里的被角也慢慢落下。

  周婶在边上叹口气,想到这么离奇的事情,她的老泪又忽然落下。

  “遥遥,”从门外传来一声低沉的男音。

  厉青闲本能抬起头去看鹅黄色的帐子外,进来一个俊朗的男人。

  身边还站着一个小男孩,就是方才周婶说与木宅里其他人一并消失的季有齐。

  “遥遥,我来了,你还好吗?”

  来人是宋风之,暗恋木遥遥多年,就算她嫁做人妇,已为人母。

  也不惜花费高价寻来秘术,将木宅搅得天昏地暗。

  也要将她留在身边。

  他处心积虑的准备了几年,可算是等到了时机。

  他趁季秦闻新书发布,没有时间来看木遥遥,就与一个擅长使用秘术的老者,联合起来,没有任何犹豫,对木宅的人下手了。

  再次被疼痛震醒,木遥遥睁开双眼,望着在床边半蹲着的陌生男人,惶恐,从牙缝挤出来一句话,“周婶,将他赶出去。”

  周婶已经拿起边上的鸡毛掸子,扬起来作势要将这个人不速这客赶出去,“出去。”

 文学

周婶怒喝一声,“出去。”

  就算鸡毛掸子砸在宋风之身上,也不见他有任何反抗,就是很静静的看着病态的木遥遥。

  他对她说话也是温和的,“遥遥,别赶我走,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深呼吸,不要动怒。”

  木遥遥蹙眉,这人为什么认得她?

  宋风之担忧的望着木遥遥,鸡毛掸子还一下一下的砸在肩膀上。

  他怒斥一声,“先管遥遥,愚蠢的妇人。”

  周婶怔住,手中的鸡毛掸子停在半空中,呆呆的望着男人的肩膀上有一些紫红色的伤痕,也不见他哼一声。

  望着他赤红的双眼,鸡毛掸子缓缓放下来,看向了面色越发苍白的木遥遥,忙喊,“三小姐,挺住。”

  自始至终,木遥遥从未因疼痛哭喊一声,尤其是见到了一个陌生男人闯进来,身边还带着已经消失的季有齐。

  季有齐在一边安静的等着,他望着受罪的母亲,曾发过誓不会流一滴泪的他,现在已泪流满面。

  他抬起手擦掉眼角的眼泪,沉默着在边上等着。

  周婶将鹅黄色的帐子放下来,就连大红色的床帐子也放下,将他们隔绝在外。

  还大喊一声,“转过身去。”

  室内,有浓重的血腥味。

  按风俗,男子是不能进产房的。

  可现在特殊情况,决不能让两个孩子离开自己的视线。

  木遥遥最怕的就是,只要离开她的视线,有齐和言言好像会离开她。

  耳边,是宁静的,往日里喧嚣的木宅,是不可能这样的安静的。

  “哇!”洪亮的婴儿啼哭响起,将木遥遥的思绪拉回来。

  她望着周婶抱过来的襁褓,里面的小奶娃粉粉嫩嫩的,正吮吸着手指。

  悬着的心可算是落下来了。

  周婶将孩子放在木遥遥的身边,有开心,也有落寞,“三小姐,您先歇着,我去打点热水来。”

  掀开鹅黄色的帘子,周婶拎着满是血水的木桶出来,满眼的警惕盯着陌生男人。

  宋风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掀开鹅黄色的帐子进来,欢喜的走到了床边,看着木遥遥,他的面容上是藏不住的欢喜,“遥遥,。”

  木遥遥蹙眉,声音轻轻的,她缓缓抬起手指向外面,“麻烦这位先生出去,这里是女子的闺房,你一个陌生人出现在这里,我到警察厅告你乱闯民宅。”

  宋风之的眉头一挑,仍旧带着笑意,就算木遥遥发起火来,也还是那么可人。

  “遥遥,我是宋风之,倾慕你已久,你丈夫在你最危难的时候都不出现,只顾着他的新书发布,不管你们母子的死活,这样的男人,要他何用?”

  可木遥遥哪里知道,此时的季秦闻早已奄奄一息,正在医院里抢救,害他的人正是这乱闯民宅的宋风之。

  这些听在厉青闲的耳里,是一个可耻的笑话。

  “先生,请你出去。”木遥遥从未见过这样无耻之徒,试图再次将他赶出去。

  可这时的季有齐站出来,小心的挽着母亲的胳膊,声线颤抖,“母亲,不能赶他走,他是父亲。”

  “轰!”

  宛如五雷轰顶,木遥遥怔愣着望季有齐,声线沙哑,带着些怒吼,“有齐,你在说什么?他怎么可能是你父亲?你父亲姓季,名秦闻,是一名作家,我告诉你多少次了,让你写他名字多少遍了,你为什么不记得?你为什么认他人作父?”

本文标签:人妻办公室屈辱呻吟

上一篇:第一章厨房春潮他含她的乳:两人开始律动

下一篇:小东西几天没做水这么多:女闺蜜说我的好大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