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父亲的东西又大又长(太大了你慢点进太深了)最新章节列表

2021-11-11 13:45:2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好,若是你什么时候想嫁人了,看上哪家的公子了,父亲给你做主。”叶太师听着女儿说不想嫁人,便也不再说这件事情。   “谢谢爹。”叶青竹乖巧地说道,她挽

“好,若是你什么时候想嫁人了,看上哪家的公子了,父亲给你做主。”叶太师听着女儿说不想嫁人,便也不再说这件事情。

 

  “谢谢爹。”叶青竹乖巧地说道,她挽住了父亲的手臂,靠在叶太师的肩头。

 

  ……

 

  寻韶容从宫里出来便先回了王府,她打算明日去一趟木烟阁,今天身体不是很利索,先回府也好先好好计划一下怎么来预防百姓的风寒,明天去找苏紫茹和柴七商量。

 

  回到王府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她的小腹还是一阵一阵的疼,刚才在皇宫里太过紧张,她竟是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上的疼痛。

 

  莲香阁内,她捂着肚子,指着柜子上的一个红色的瓶子,那里面是她用红枣、枸杞还有一系列暖宫的药材食材一起炼好的丹药,等到晚上没人夜深人静的时候,她要调出医疗系统来做一个暖宫暖腹部的治疗。

 

  这一次的落水,对她的身体影响还是不小的,原主的身子本身底子就不是很好,不仅脾虚胃火还有点大,还是个寒凉的体质,所以平日里她的饮食都很注意。

 

  “翠环,快把那瓶药给我拿下来。”寻韶容已经疼的嘴唇发白,声音极低,浑身没有力气。她本来想来一粒布洛芬快速地缓解一下疼痛,但是翠环和彩鸢在身边,她没法子当着二人的面调出医疗系统。

 

  翠环看着主子这个模样,再加上回来换衣服,已经知道是月事来了,“彩鸢,快去厨房让崔妈妈煮一碗红糖姜水过来!”

 

  “嗯!”彩鸢小跑着出去。

 

  翠环服侍着寻韶容将那颗药丸吃下,让她躺在床上,盖上了厚厚的一层被子。

 

  片刻后,彩鸢回来了身后跟着几个丫鬟,带了一些崔妈妈新做出来的点心。

 

  “王妃,崔妈妈做了一些红枣糕和小米粥,说是王妃若是饿了,可是吃一点。”一个丫鬟将白玉盘子装着的红枣糕和一碗小米粥放在了桌子上。

 

  寻韶容微微点头,她在月经期的时候什么都不想吃,只吃小米粥,每次崔妈妈都会提前准备好,这次是因为月经提前了,所以崔妈妈才临时做这些吃食。

 

  “王妃,把这红糖姜水喝了吧。”彩鸢扶着寻韶容半躺着,喂着她喝了红糖姜水。

 

  “好。”

 

  暖暖火辣的姜水下肚,浑身暖暖的,寻韶容躺在床上暖暖的睡去了。

 

  ……

 

  外面的天渐渐黑了,等寻韶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已经是晚上了。

 

  “翠环,现在什么时辰了?”寻韶容揉了揉眼睛,她吃下去的药丸已经开始起作用了,这会儿基本上不怎么疼了。

 

  “王妃,你醒啦,这会儿正好是用晚膳的时辰!”

 

  “王妃,奴婢服侍您穿衣打扮一下吧,王妃和两位世子正在前厅等着您呢!”翠环和彩鸢准备了一些洗漱的用具和一身干净的鹅黄色长裙。

 

  “王爷?越南昭回来了?”寻韶容有些惊讶,这越南昭平日里忙得很,不是和这个大臣商议要事,就是在军营里面商讨军机。

 

  “是啊,王妃你下午一直睡着,所以不知道,王爷听说陛下召您进宫之后,就从军营回来了,到王府的时候,您已经睡下了,所以就没有叫王妃。”翠环说着下午的情形,寻韶容倒是有些意外,越南昭竟然会因为她进宫而回来。

 

  他难道担心她?

 

  不对,寻韶容摇了摇头,他应该担心的是殷王府,如今二人已经成婚,夫妇一体,如果她说错了话,或者出了什么岔子,倒霉的不仅仅是她寻韶容,也会连累越南昭。

 

  哎,罢了,赶紧去前厅和他说一下宫里的事情,别人他担心太久了。

 

  寻韶容无奈地拖着疲惫的身体,一脸不情愿地坐在铜镜前面,任由翠环和彩鸢摆弄。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原本脸色苍白无精打采的寻韶容,就在翠环和彩鸢的妙手之下,美艳动人、红唇粉面,十分漂亮客人。

 

  寻韶容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忍不住束起了了一根大拇指,这技术,可以去当美妆博主了!这就是十分钟快速出门妆啊,还是个全妆面!

 

 文学

  两个丫鬟和寻韶容呆在一起久了,自然也就知道这是在夸赞她们的意思,也笑着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我们快走吧,王妃,别人王爷等得及了!”翠环扶起寻韶容,几人往前厅走去。

 

  到了前厅,桌子上摆着一些应季的蔬菜和拼盘,越南昭、越少渊和越司穆已经坐在桌前了。

 

  “娘亲!”

 

  “母妃!”

 

  “娘亲,小穆的药是不是很好用,有没有药到病除!”小穆扬着头,一脸的求表扬。

 

  “小穆的药那可是上等的药品!”寻韶容揉了揉越司穆的头,见越南昭的身旁有空位,便坐了下来。

 

  越少渊和越司穆相视一笑。

 

  “王爷不必担心,今日进宫,父皇问了昨晚的事情,已经不会再追究了。”寻韶容三言两语,简短地复述了一下昨天的情况。

 

  越南昭点点头,“父皇,没有为难你吧?”

 

  哼,没有为难?!越帝可给她出了一个大难题呢!预防全京城的风寒!真是个好差事。

 

  算了,不和他说了,他又不懂疾病预防,也不懂传染病如何防治,说了也没用。

 

  “没有。”寻韶容摇了摇头,喝了一口小米粥。

 

  “昨日在宫里,王妃吟诵的诗句很有荡气回肠之感,可是本王给你的书,王妃熟读了?”越南昭看着他,不仅在心中腹诽,这女人的领会吸收能力还挺强,给她基本兵书和治政的书,看看就能融会贯通的自己作诗作词了。

 

  “没想到,王妃不笨嘛。”越南昭打趣道。

 

她才不笨呢?!她可是二十一世纪义务教务的产物,脑袋可比这些人灵光多了!只不过有一些人情世故和阴谋心机是她要学习的。最近,她的枕头旁边就放着《孙子兵法》和《鬼谷子》之类的书籍,天赋不够,努力来凑嘛!既然她从小没有受到心计的熏陶,不会背地里使阴招儿,那就多看看相关的书,提前看出来敌人的阴谋诡计。

 

  寻韶容干笑了两声,就那些晦涩难懂的书,就算她熬上个三天三夜,头悬梁锥刺股的也背不下来啊?!

 

  真正救她的,是九年义务教育!

 

  感谢她上过的小学、初中,还有高中学的那些诗句、文言文,语文课老师抓着她背的课文,每天摇头晃脑的早读,还有动辄就被提问拉到黑板上默写诗词、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被宋词元曲的经历,救了她。

 

  她回想起进宫前一晚,她的莲香阁里面灯火通明,她拿着毛笔在宣纸上挂肠搜肚的回忆着之前背过的唐诗宋词和元曲。

 

  什么,杜甫诗圣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尽欢颜。”

 

  什么,李白诗仙的,“莫使金樽空对月,人生得意须尽欢……”

 

  还有,那个诗鬼李贺的《雁门太守行》,“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那个,孟郊老师的“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不觉满衣雪……”

 

  还要,王勃老师的“高朋满座。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

 

  诗魔,白居易的,“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还有一些,她已经记不起来全诗了,只觉得辛弃疾有一首很是有气魄,“夜里挑灯看剑,梦回八角连营,八百里分,分,分什么来着?!“

 

  分什么来着……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好像是这么背的吧……

 

  “娘亲?”小穆见寻韶容愣住了,便轻声叫着。

 

  陷入回忆中的寻韶容被小穆奶奶的声音拉回了现实。

 

  “啊,好吃,好吃,小穆,小渊,你们吃菜,啊。”寻韶容回过神来,看了看两个儿子,忽然觉得前世在现代的记忆有些久远,就像是梦一般。

 

  晚上吃过饭,寻韶容感到有些疲惫,便回了莲香阁休息,越南昭领着两个娃娃去了书房,一幅要夜里挑灯看书练剑的模样。

 

  ……

 

  第二日一早,苏紫茹来到了木烟阁城东药铺分号。上次来的时候,她吩咐药铺的管事去一趟亳州,打听药材的价格。阁主有几日没有过来了,等阁主再过来的时候,等向她汇报一下目前的药铺的生意情况。

 

  “行了,马车和东西你们都准备好了吗?”苏紫茹看着正在往门口走的老赵和小赵。

 

  “准备好了,东家。”

 

  “行,那就动身去亳州吧,切记,到了亳州,你们不要一起去问价格,先跟路边的摊贩学两句亳州话,然后分开去问价格,免得被当做外乡人,给你们高价格!”苏紫茹嘱咐着,这几年她一直负责对外的生意,也学到了一些门道。

 

  “好嘞,东家,我们明白了,只是,这药材买多少回来合适啊?”小赵挠了挠头,问她。

 

  “先买七天的量吧,拿回来看看质量。到时候,再去其他的地方打听打听价格。”

 

  二人点头称是,准备了一番,便出门动身去亳州了。

 

  ……

 

  苏紫茹看着几人离开后,便回到了木烟阁药铺的总店,看到柴七的对面正坐着寻韶容。

 

  “阁主。”苏紫茹行了一礼。

 

  “今日过来,正好有事要和你们商量,今年的风寒预防由我负责,所以今日来这儿义诊,看看京城中百姓们的身体状况。”寻韶容琢磨着,如果感染风寒的人不多,且百姓们的身子骨硬朗,那就以预防为主,如果已经有人感染上了风寒,就要及时的隔离。

 

  作为一个医生,她也是宣过誓言的,既然这次由她来负责管控传染病,那断不能像电视剧里面演的那种,通过将病人撵到一个村庄,然后烧掉整个村庄的生灵那样来解决问题。

 

  要学习现代的预防和治疗方法,该隔离治疗的隔离治疗,该带面纱预防的要及时引导。

 

  “今天我到门口义诊,等下有人来了,叫我大夫或者东家就行,别叫阁主了。”寻韶容说道。

 

  “好。”苏紫茹点点头,给她拿过来一个面纱,这不是寻韶容第一次一阵,前些日子,她也在木烟阁的门口义诊过,所以彼此对这个流程已经十分清楚。

 

  柴七在外面摆了一张小桌子,上面写着义诊两个字,想要诊治的病人可以排队等待候诊。寻韶容就坐在里面暖炉的旁边,即使开着门窗通风,也不会觉得冷。

 

  “呦,今日寻大夫出诊了,快给老婆子看看”拄着拐杖提着一个小小的菜篮子的老婆婆走进了医馆,颤颤巍巍地说道。

 

  “薛婆婆快坐,小六,倒一碗热水来!” 说着,老婆婆把菜篮子放在了桌子上,寻韶容接过老婆婆的拐杖。她上次义诊的时候,也见过这位薛婆婆。

 

  “是,东家。”很快,小六便端着一碗温水放在了桌上。

 

  “薛婆婆去早市买菜了?快喝点水。”寻韶容看着她的菜篮子问道。

 

  “诶,好,多谢寻大夫,哎呦,你是不知道啊,如今这姜卖的十分贵,我这次都没买多少,就花了好多银子。”薛婆婆抱怨道。

 

  寻韶容的思绪有些飘远,她忽然想起来许多年前她也经历过姜蒜涨价的情况,网友们还起了“算你狠”之类的名字。

 

  “是吗?不过啊,天气冷了,姜驱寒,白天喝点姜水,炒菜的时候放点姜进去也是蛮好的。”“可不是嘛。”

 

  “薛婆婆,来,我来给您把把脉。”

 

  听见寻韶容说要把脉,薛婆婆便不再说话,她知道说话可能会影响脉息,她把右手放在了软垫上,片刻之后,寻韶容示意她换另一只手,薛婆婆把另一只手放在了软垫上。

 

  “嗯,整体上比我上次给你瞧好多了。”

 

  “是啊,最近搬到别院去住了,儿子儿媳妇、孙子孙媳妇偶尔过来看看我,也挺好,比和他们住在一起的时候啊,省心多了。”

 

本文标签:父亲的东西又大又长

上一篇:把车停没人的地方搞我:老板在水里下药

下一篇:放荡女纯肉辣文|挑战黑人34厘米系列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