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放荡女纯肉辣文|挑战黑人34厘米系列全文阅读

2021-11-11 15:36:0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等到顾海鹰说完之后,钟向阳再插嘴道:“顾厅长,您是不是听说什么事儿了?”

“柯正清没有告诉过你吗?他家老爷子的身体不太好,很可能没有多长时间了,柯正清崛起

等到顾海鹰说完之后,钟向阳再插嘴道:“顾厅长,您是不是听说什么事儿了?”

    “柯正清没有告诉过你吗?他家老爷子的身体不太好,很可能没有多长时间了,柯正清崛起的速度虽然很快,但是太晚了,如果柯正清的父亲一旦去世,柯正清人脉关系的根儿就断了,而他在新城的工作得罪了不少人,光是我知道的,省城就有不少人在新城的煤矿上有股份,所以他现在做的工作就等于是把自己的人脉关系推向了更加危险的境地”。顾海鹰小声说道。

    顾海鹰说的这些话钟向阳心里明白,因为柯正清现在做的工作就是彻查在过去的十几年中新城的大小煤矿流向私人手中的过程,有没有出现国有资产流失的可能性?

    这是一个得罪人的工作,但是柯正清没有想后果会怎么样,而是一心要把这件事情查清楚。

    “我刚刚去他家给他家老爷子拜过年,柯家老爷子的精神状态看起来还可以……”

    顾海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别的。

    但是钟向阳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自己和顾海鹰没有什么利益冲突,而他又是一只老狐狸,能够爬到厅长这个位置上的人,绝对不是善茬。

    “前几天我和柯正清吃饭的时候,他征求过我的意见,想着过年后把我推到新城市副市长的位置上去……”钟向阳说道,他想听听顾海鹰的意见。

    所谓兼听则明,钟向阳在这方面确实是个菜鸟,虽然他能够分析出来一些事情,但是当自己身处局中的时候,并不能完全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思考问题。

    但是顾海鹰就可以站在一个更高的维度上看待这件事情的利弊。

    “他想着把你推到副市长的位置上,是想让你承担更多的责任,干更多的工作,并不是对你以往工作的褒奖”。顾海鹰点点头说道。

    “对,他也是这么说的,他说又给我加担子,但是至于还让我干什么工作,这个我倒是不清楚”。钟向阳说道。

    “很简单,是让你干那些他不方便出面的工作,因为有些事情如果他做了很可能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但是如果你出面做的话说不定有时候会背黑锅,但是有他在后面撑着,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你可要想清楚了”。顾海鹰说道。

    钟向阳点了点头,他已经明白顾海鹰的担心了,顾海鹰两口子现在对他确实不错,他们之间已经变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因为他们懂得,如果要想自己的女儿好,那么就得对钟向阳好,虽然他们之间不知道还有没有可能性,但是他们也不想现在就把钟向阳排除在选择之外。

    “柯正清把你推到副市长的位置上,很可能是让你去啃那些他不方便出面的硬骨头,换句话说新城现在有哪些工作不好推进,柯正清很可能就会把你派到前面去扫雷”。顾海鹰语重心长的说道。

    “那我要拒绝吗?”

    “你现在没有其他的路选,既然已经选择了跟随柯正清,那么在他还有能力的情况下就尽量的利用他的人脉关系往上爬吧,等爬到一定的高度他不能再给你提供助力了,那个时候你再搞考虑换其他人,现在换是不明智的”。顾海鹰皱着眉头说道。

    从顾海鹰家出来,钟向阳坐进汽车里很久都没有发动汽车。

    他在思索着顾海鹰刚刚说的那些话,虽然有些话说的比较露骨比较难听,但说的却是事实情况,他和柯正清之间也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柯正清利用他的工作能力,在工作上的闯劲儿,把他派到前面扫出一片天地来,而柯正清在后面给他提供足够的助力,把他推到相应的位置上去,大家都是如此情况,相互利用,相互成全。

    钟向阳离开之后,顾海鹰点了支烟,站在阳台上,目送着钟向阳的汽车驶出了小区的大门。

    “你和他说这些干什么?他现在跟着柯正清干的挺好的,你偏要从中挑拨离间,你又不能给他什么助力,这样让他岂不是要多想了”。王红玉站在顾海鹰身边埋怨道。

    “我只是就事论事儿,柯正清的父亲撑不了多长时间了,如果老爷子一死,柯正清的日子不好过,到那个时候钟向阳的日子更不好过,很可能会被清算,到时候柯正清能够给他提供保护吗?我只是给他提个醒,让他多个心眼儿,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顾海鹰有些不满的说道。

    “你说这些都没用,他现在在基层干的挺好的,不可能再回到省城了,而且即便是再回到省城,也不会到你手下来工作,你就死了这份心吧,以前我们判断失误,现在再想回头,我觉得不太可能了,你没发现吗?每次我们和姑娘说这事的时候,她总是不耐烦……”王红玉说到这里的时候也有些恼火。

    以前他们看不上钟向阳这个山沟沟里出来的土包子,觉得配不上自己家闺女,但是现在看看这家伙的工作能力和在仕途上的努力,简直让他们刮目相看。

    “所以你以后就别说了,顺其自然吧……”顾海鹰扫了她一眼说道。

 文学

567

虽然秦文泉早已不是秦铭阳的秘书,但是毕竟跟了秦铭阳那么多年,而且现在秦铭阳身居高位,所以每年这个时候秦文泉都会到秦家来拜年。

    而且秦铭阳家也没有把秦文泉当外人,毕竟曾经鞍前马后照顾了秦铭阳家那么多年。

    钟向阳到秦铭阳家的时候,秦文泉已经来了有一段时间了,正在忙里忙外的帮着布置家里的东西。

    秦文泉看到钟向阳的车停下之后,立刻迎了上来。

    “刚刚秦书记还说你呢,这小子怎么还没到啊?你这是去哪儿了?”秦文泉递给钟向阳一支烟说道。

    钟向阳急忙拿出火机来替秦文泉点上。

    “我刚刚去了顾小希家一趟,不管怎么样到省城来了还是要去看看的,而且我来省城之前,顾小希特意给我打了个电话,不去不合适”。钟向阳低声说道,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看到秦如心从家里走了出来。

    “她不是在国外吗?怎么回来了?”钟向阳接着低声问道。

    秦文泉听到了背后的高跟鞋声音,小声说道:“她在国外的课程基本上已经学完了,提前毕业,这不,回来创业呢,刚刚回来就把秦书记气得够呛,所以待会儿说话注意点儿,别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们俩在这儿嘀嘀咕咕说什么呢?怎么不进去啊?”秦文泉的话没说完,秦如心已经走到了他的背后。

    “你好,好久不见了”。钟向阳主动打招呼道。

    “不是很好,我原来还想着让司机跟我一块出去呢,现在好了,你和我一块去吧”。秦如心看了看钟向阳的车,说道。

    “这是去哪儿啊?”钟向阳有些纳闷的问道。

    “家里的空气不好,我出去转转买点东西,怎么样,给我当个司机吧”。说完,秦如心也不搭理秦文泉径直走向了钟向阳的车。

    钟向阳急忙看向秦文泉询问,到底该怎么办?

    秦文泉双手一摊,耸了耸肩膀,撇了撇嘴,那意思是说,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也帮不了你了。

    “要不然先等一会儿,我进去和秦厅长打个招呼啊……”钟向阳冲着秦如心的背影说道。

    秦如心一句话都没说,径直走向钟向阳的汽车,只是摆了摆手而已。

    钟向阳无奈只能拉着秦文泉迅速走进了屋里,可是这个时候秦铭阳正在打电话,根本就没有控搭理他,看到钟向阳进来之后,也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他先坐下,但是这个时候门外有人在按汽车喇叭。

    房间里的人同时看向了门口,秦文泉小声说道:“秦书记现在忙着呢,你先去吧,等回来再说,你放心,他看见你了,我待会和他说到底怎么回事?”

    钟向阳非常无奈,因为这个时候秦如心在外面车里不停的按汽车喇叭。

    这里不是别的地方,这里是省财政厅家属院儿,虽然秦铭阳现在是财政厅的副厅长,可是在他家门前老是有汽车喇叭响,还是会引起周围其他人的关注,于是钟向阳急步走出去,坐进了自己的汽车里。

    “我说你就不能再等等啊,我和秦厅长打个招呼……”钟向阳上车之后一边系安全带,一边扭头对秦如心说道。

    “打什么招呼啊,一会就回来了,到那个时候你再跟他说不就完了吗?非得要进去献殷勤,有意思吗?”秦如心白了他一眼说道。

    “当然有意思了,这大过年的我是来拜年的,是要给秦厅长一个好印象,我不像你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匙,他是你爹,你和他打不打招呼都无所谓,但是我就不一样了,我将来还得指望着他飞黄腾达呢,要是得罪了他,我的下半辈子的仕途可就完蛋了”。钟向阳说的要多直白,有多直白,一点都不带修饰的。

    钟向阳心里很明白,在秦如心这样的女人面前说话还是要直白一些比较好,因为她见惯了那些含混的带有掩饰的语言,已经不感兴趣了,反倒是钟向阳这种不要脸的劲儿,让她感觉到有些新奇。

    “说的这么不要脸,你就不能说的委婉一些吗?”

    “说委婉的也可以,但是我怕你听不懂,再说了,咱俩是什么关系,过命的交情,我还用和你客气吗?我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呗”。钟向阳一副我和你很熟的样子。

    “咱俩关系很熟吗?说话都不需要委婉一些吗?”

    “咱俩关系不熟吗?你不要过河拆桥好不好……”

    钟向阳说完,看向坐在副驾驶上的秦如心,几个月的时间不见,秦如心显得更加成熟了,就连妆容画的都比以前好看了,看来人的成熟真的是随着化妆品的厚度日渐显露出来的。

    “你这人脸皮真是太厚了,你说咱们俩很熟,但是我去国外这段时间,你从来没有主动给我打过一次电话,也没有问过我在国外生活到底怎么样,反倒是我和你联系的时候说不了几句话,你就以工作忙为由把电话挂断了,所以你这个人别和我套近乎,你即便是想巴结我爸,你也得从我先下手吧,男的和男的之间毕竟没有那么好巴结……”秦如心话里话外充满了幽怨,仿佛是在教钟向阳该怎么对他下手。

    “哎哎哎,别说的那么凄惨,据我所知,你在国外生活儿挺好的,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而且咱俩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管什么时候说起国外的时候,你总是有一副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这一点让我非常反感,我也不怕得罪你,今天就直白的告诉你,以后你要是再和我这么说话,别说挂断你的电话,我可能接都不接了”。钟向阳的话一句比一句难听,仿佛是在教育自己家闺女一样。

    钟向阳已经做好了秦如心和他翻脸的准备,说完这话之后双手握住方向盘,紧张的目视前方,以防这个女人发起狂来会来抢夺她的方向盘。

    但是等了一会儿,发现秦如心并没有任何动作,从眼角的余光看,她正在直盯盯地看着自己

本文标签:放荡女纯肉辣文

上一篇:父亲的东西又大又长(太大了你慢点进太深了)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奶头好硬|颠簸坐我腿上滑进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