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先让学长干一次再写作业:双性 大肚 怀孕 产乳h

2021-11-11 16:59:3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在秦家的四位门客中,秦不三和秦不四两人颠三倒四,不堪大用,可秦不一和秦不二却是颇有才具,完全可以胜任。

最后,秦清委派礼部尚书梅盛林和工部尚书霍四时准备登基祭天大典的

在秦家的四位门客中,秦不三和秦不四两人颠三倒四,不堪大用,可秦不一和秦不二却是颇有才具,完全可以胜任。

    最后,秦清委派礼部尚书梅盛林和工部尚书霍四时准备登基祭天大典的一应事宜。

    六月十五,秦清在帝京城外南郊举行登基大典,祭告天地,定国号为“玄”,寓意黑水起源之地和道门的别称玄门,建元太平,改“载”为“年”,册封白绣裳为皇后,立秦素为皇太女。

    秦清并未大封功臣,他与群臣约定,待到一统天下,开得太平,再行论功行赏。

    大玄太平元年,七月初五,秦清颁布《谕中原檄》,以兵部尚书秦襄为大将军,率军二十五万,南下中州、芦州、楚州、荆州。

    如今辽东掌握了辽州、奉州、幽州、齐州、晋州、直隶等地,两京一十九州已得三分之一,若是能攻取中州、芦州、楚州、荆州等四州之地,便占据半壁江山,其余地方,传檄可定。

    不过这四州之地,却并非没有抵抗之力。当日帝京之围,共有三路勤王大军,其中幽燕总督徐载元兵败身死,全军覆没,晋州被玄军顺势攻占。荆楚总督赵冰玉同样兵败身死,不过楚州、荆州、芦州等地因为距离遥远的缘故,并未被玄军攻占,待到赵良庚和燕王逃出帝京,两人会同秦中总督,于六月三十,拥立燕王世子徐载钧在江州金陵府登基称帝,改元永武,继续沿用“大魏”国号。

    徐载钧登基之后,仍旧以赵良庚为内阁首辅,加封自己的父亲燕王为太上皇。

    不过秦清不再承认大魏,所以大玄朝廷在徐载钧等人的称呼前加上了一个“伪”字,正如当初大魏朝廷称呼西北大周为“伪周”一般。徐载钧被称作“伪帝”、“伪永武帝”,以“伪魏”区分于“前魏”。因为其位于南方,许多人私底下称其为“南魏”小朝廷。

    如此一来,天下间竟是有了三个帝王,分别是大玄朝廷秦清、大魏朝廷徐载钧、大周朝廷澹台云,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大玄朝廷占据帝京城,怀有“传国玺”,兵锋最盛,已有正统气象,却是其他两家不能相比。

    不过南魏小朝廷也有几分底气,关键在于秦清和李玄都的均田赋之策,虽然得了百姓之心,却是大大得罪了各地士绅,哪怕道门击败了儒门,各地士绅仍旧是同仇敌忾,紧紧围绕在南魏朝

    廷周围,誓死不降。

    道理十分简单,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让这些士绅老爷们去做一个自食其力的普通百姓,还不如一刀杀了他们,他们自然要奋力一搏。

    不过这种情况也在李玄都和秦清的预料之中,在两人看来,不怕这些士绅反抗,只怕他们不反抗。新朝事事都要把事情做在明处,力求光明正大,士绅们不反抗,新朝就必须按照规矩行事,丈量、清退土地,追缴欠税,如此下来,只是大士绅变成小士绅,可还是士绅。可如果士绅们反抗,那么性质就全然不同了,必须抄家灭族,其财产收归国库,土地分给百姓,解决问题更为彻底。

    秦襄此番领军出征南魏四州之地,除了大玄将士的战力远胜南魏的残兵败将之外,还有一个关键,那便是这四州之地中都有道门势力,到时可以起兵呼应,而且清微宗的水军已经顺流而下,直奔大江入海口。

    秦襄是沙场宿将,从收复西北到北伐金帐,再到南下入关,一生经历大小战事不下百余场,行事稳重,不会轻敌冒进,以二十五万大军配合水军齐头并进,又有道门和依附道门的各路世家暗中配合,在秦清看来,南魏小朝廷不足为虑。

    在此期间,李玄都的精力则主要放在儒门身上,他不杀一众儒门大祭酒、山主,就是为了让这些大祭酒、山主来帮他稳定局势,毕竟以道门现在的力量,还无力在短时间内全面接手儒门留下的权力真空,仅就眼下而言,扶持一个听从自己命令的儒门来协助道门掌控天下,是最合适的办法。这也是李玄都主张三教合一的缘故,在三教合一的名义下,扶持儒门就显得顺理成章。

    除此之外,就是李玄都关于进一步整合道门的谋划了。

    张静修、李道虚、秦清三人在北邙山翠云峰上清宫祭天,重立道门,三人被尊称为掌教大真人,是为初步整合道门。

    李玄都如今决定在三人基础上更进一步。

    主要便是增设一位大掌教,又称掌教大真人,统领道门上下。大掌教不能实行继承制,不能以师徒、血缘、伴侣的关系进行继承,而是推选制,类似于上古时的禅让制。

    在大掌教之下,设有三十六位真人和三位大真人,三位大真人是为副掌教,在大掌教空缺或者暂时无法履行职权时,三位副掌教轮流代行大掌教权柄,重大事宜则由三位副掌教共商而决。

    三十六位真人拥有推举大掌教的资格,也拥有被推举成为大掌教或者副掌教的资格,地位尊崇,在道门位于第三层级,仅次于大掌教和三位大真人。

    先前李玄都封玄真大长公主为玉盈真人,又封上官莞为栖霞真人,便在三十六位真人之列。

    李玄都深知事情不能一蹴而就,先前的道门散落成二十余个宗门,现在想要一下子便将二十个宗门整合成道门是不现实的,故而他决定暂缓一步,效仿儒门的理学、心学之分,在宗门和道门之间恢复“道”一级,也就是太平道、正一道、全真道,分别对应三位大真人,三位大真人既是副掌教,又是三道首领。

    正邪两道二十二个宗

    门,除去无道宗、道种宗、金刚宗、真言宗,还有十八个宗门。再除去静禅宗这个佛门宗派,还有十七宗,李玄都打算将蜀山剑派、唐家堡递补进来,并将两家以及其他蜀州势力合作一家,称蜀山宗,将天乐宗、浑天宗、真传宗等几个小宗并入忘情宗中,统称真传宗,总共十五个宗门。

    如此便是三道十五宗,每道五个宗门。

    按照李玄都的设想,太平道包括清微宗、太平宗、补天宗、皂阁宗、牝女宗。正一道包括正一宗、慈航宗、法相宗、蜀山宗、真传宗。全真道包括阴阳宗、妙真宗、东华宗、神霄宗、玄女宗。

    太平道作为李玄都的嫡系,同时拥有清微宗和补天宗两大宗门,又有太平宗这个财神爷,最为势大。

    正一道中的蜀山宗、真传宗皆是几方势力整合而成,实际数目远不止五宗之数,又有慈航宗这个财神爷,再加上正一宗这个老牌大宗,也不逊色太多。

    如此一来,全真道虽然拥有阴阳宗这个大宗,但还是最为势弱,李玄都为平衡三方势力,将巫咸、陈眠、纳兰絮、玉盈真人归入全真道之中,使全真道不逊于另外两道。

    三道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如划分州界,犬牙交错,使其不能形成独立割据之势。

    再有就是三位大真人的人选,李道虚和张静修已经飞升离世,秦清登基称帝之后,也不再适合担任大真人,李玄都则要出任大掌教,三位大真人的人选便要从一众宗主中挑选。

    首先是太平道大真人,李玄都要选一个能够同时压服清微宗和补天宗之人,除了李玄都本人之外,秦素是不二人选。

    其次是正一道大真人,因为白绣裳已经成为皇后的缘故,执掌两大仙物的大天师张鸾山无论身份资历还是境界修为,都是最合适人选。

    最后是全真大大真人,李玄都决定让上官莞以地师身份出任,一则是因为上官莞立有大功,二则是上官莞境界修为极高,三则是上官莞更为年轻。同时李玄都决定保留上官莞的栖霞真人身份,这是秦素和张鸾山不能相比的。

    至于张鸾山和上官莞的联姻,考虑到两人的境界修为,多半没有子嗣,倒是不怕两人会形成世袭门阀。

    为此,李玄都还专门询问过上官莞的意见,上官莞得知自己能够出任大真人后,大喜过望,主动提出将栖霞真人的名号让给姚湘怜,李玄都考虑之后,同意下来。

    李玄都又征求其他人意见之后,初步草拟了除去三位大真人和出仕之人的三十六位真人的人选:张海石、李非烟、陆雁冰、云承宗、宁忆、沈元舟、陆时盈、兰玄霜、柳玉霜、冷夫人、陆时贞、司徒玄略、颜飞卿、苏云媗、张岱山、左雨寒、齐饮冰、唐婉、楼心卿、谷玉笙、百媚娘、姚湘怜、陈眠、纳兰絮、玉盈真人、万寿真人、太微真人、三玄真人、李世兴、钟梧、王仲甫、慕容画、萧时雨、玉清宁、季叔夜、石无月。

    其余齐王门客、部分明官、部分客栈成员、李太一、裴玉等人,则打算出仕,进入大玄朝廷。

 文学

李玄都打算将三十六位真人分为四派,每派九人。

    其中太平道九人:张海石、李非烟、云承宗、沈元舟、兰玄霜、柳玉霜、冷夫人、陆时贞、司徒玄略。

    正一道九人:颜飞卿、苏云媗、张岱山、左雨寒、齐饮冰、唐婉、楼心卿、谷玉笙、百媚娘。

    全真道九人:姚湘怜、陈眠、纳兰絮、玉盈真人、万寿真人、太微真人、三玄真人、玉清宁、萧时雨。

    剩余九人:宁忆、陆雁冰、陆时盈、李世兴、钟梧、王仲甫、慕容画、季叔夜、石无月,直属于大掌教。

    所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比如几位明官,是上官莞的属下,却被李玄都划分到了自己的名下,而巫咸和两位伪仙本该归入李玄都的名下,却被李玄都划分到了全真道中。

    其中原因,便好似划分州界。汉中府的百姓与蜀州百姓无论习俗还是语言都十分相近,却要将汉中府从蜀州剥离出来,划分入秦州,因为汉中府是蜀州门户,如果汉中府属于蜀州,那么蜀州就变成了四面环山的易守难攻之势,极容易割据自立,所以要将汉中府归入秦州,以此来制衡蜀州。

    全真道是一样的道理,如果将众明官全都放入全真道中,上官莞又与姚湘怜、玉盈真人交好,很容易使全真道成为上官莞的一言堂,所以李玄都将三位明官调出,又将与上官莞没有什么渊源的陈眠、纳兰絮划入其中,既增强了全真道的实力,又形成分化,防止全真道成为独立王国。

    至于其他两道,也是大体如此。

    如此一来,未来的道门格局差不多定下,再有就是一些细节上的修改。

    其实李玄都还有一些想法,不过他与秦清数次深谈之后,放弃了过于激进的想法。

    秦清作为长生之人,并不像凡夫俗子那样过于执着于皇位,对他来说,有则最好,没有也不是什么天塌地陷的大事,两人甚至探讨过是否能够废黜皇帝尊位。

    两人最后得出的答案是不能,或者说暂时不能,想要完成事实上的变革,必然要先进行想法上的变革,就好比从只有贵族才能做皇帝到平民也可以做皇帝,便是想法上的改变。当天下人都认为皇帝不应该继续存在的时候,人心所向,那便可以废黜皇帝了。

    可如今的现实是,儒门的礼教仍旧深入人心,没有废黜皇帝的土壤,如果强行废黜皇帝,只会造成人心混乱,反而平添许多不可预料的麻烦。

    如果真有大同世界,那么大同世界不是一天就能建成的。九层高楼,没有只修建第九层楼的道理,前面的八层一层也不能少。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世道的发展总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一个规矩的好坏关键在于能否适应当下的世道,太过超前等同于拔苗助长。

    正因如此,太上道祖有言:“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

    如今李玄都和秦清两人能做的是引导世道进一步发展,脚踏实地,而不是一步登天。

    清退田地、追缴税款只是第一步,如果止步于此,大玄的新贵们

    依旧会兼并田地,不纳赋税,最终走上大魏的老路。

    所以两人的第二步便是摊丁入亩,也就是张肃卿“一条鞭法”的深化。

    一条鞭法,主要是总括一县之赋役,悉并为一条,即先将赋和役分别合并,再通将一州丁银均一州徭役,合并征收,使差徭主要落在土地所有者身上,已初步具有摊丁入地的性质,这严重损害了士绅地主的利益,结果就是张肃卿遭遇帝京之变的时候,作为天下间最大的地主,儒门无动于衷,坐视张肃卿身死。

    人亡政息,张肃卿死后,“一条鞭法”名存实亡,反而成了士绅们敛财的工具,加速了大魏的腐化,最终一起走向灭亡。

    至于“摊丁入亩”,相比“一条鞭法”,摊丁入亩对地主士绅的伤害更是巨大,就算秦清以皇帝之尊而推行,也要遇到难以想象的压力和非议,只怕千百年后,秦清的名声不会太好,一个“暴君”的名头是逃不掉的。

    秦清对此已经有了准备,他曾对李玄都直言,在这方面,他愿意效仿魏太祖,以杀戮镇天下。

    李玄都倒是颇为乐观,主要原因有三。

    一则是道门的利益大多在“工贸”二字,他们会坚定地站在李玄都和秦清这边,两人能够以道门为立足基石,得到众多以商贸起家的新兴士绅的支持,不会陷入到举世皆敌的局面之中。

    二则是儒门大败,士绅的力量正处于低谷期,正所谓“趁你病要你命”,适合乘胜追击。

    三则是旧朝覆灭,新朝初立,旧的规矩被打破了,新的规矩还未彻底定下,旧贵族已经走向毁灭,新贵们却好似未干的石灰米浆,未能形成坚固的城墙,而是面团一般,任凭搓扁揉圆,是推行新政的最好时机。

    两人几番商议之后,决定以齐州为试点,由齐州总督秦道方全权负责,如果效果可行,便以点带面,推广到其他各州,全面施行。

    这是个浩大的工程,少则十几年,多则要几十年,才能彻底完成,两人作为主导之人,不能急于求成,要徐徐图之。

    另一边也是捷报频传,秦襄率军南下,兵锋所指,所向披靡。

    短短半月之间,秦襄已经在太平宗的协助下,夺取半个芦州。芦州毕竟靠海,商贸较为兴盛,新兴士绅的力量很强,又有太平宗为表率,所以大军所到之处,各府县纷纷头开城投降,几有不战而下之势。

    正所谓守江必守江淮一带。从地势上来说,北方一马平川,利于骑军驰骋,北高南低,若是北方失陷,北军形成居高临下之势,那么偏安江南也只是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

    如果北军在江北站稳脚跟,大江南北隔江对峙,那么千里江防,处处都可能成为突破所在,若是处处设防,兵力分散,那么整条防线形同虚设,任何一处被突破,北军在南岸建立据点,则大江之天险变成南北共有,大江防线功亏一篑。

    金陵的根基便是大江沿岸的四府等地,北军一旦渡江,立时便能威胁到金陵的根基要害,即使北军未能立马攻克金陵,只要占领

    了金陵周围四府之地,金陵基本上只能坐困愁城。想要守江,必须将芦州变为纵深,这样一来,进可攻,退可守,进可以芦州为根基,北上北伐,退可以芦州为金陵屏障,防守大江。

    如今秦襄夺取半个芦州,意味着南魏的大江防线已经被撕开了一个口子,待到秦襄攻取芦州全境,那么所谓的大江天险,就真是形同虚设了。

    同时还有一路偏师,由韩藿率领,攻入中州境内。

    中州向来形势复杂,不仅有道门的多个宗门,还有万象学宫和太室书院,只是如今儒门大败,不得不签订城下之盟,形势反而颇为明朗了。

    对于儒门的残余势力,李玄都决定以安抚为主,于是派出上官莞和宁忆,代表他前往万象学宫,面见大祭酒司空道玄详谈,为大军收复中州扫平道路。

    自始至终,西北方面都没有什么动静,南魏小朝廷几次想要与其结盟,也都石沉大海,李玄都明白这是澹台云早早放弃了逐鹿中原,退而求其次,一路西进,若能占据西域,虽然比不得中原天子,但也算是一方霸业。

    就在这个时候,失踪许久的也迟终于来到了帝京城。

    在这段时间里,也迟奉李玄都的命令返回了金帐王庭,面见了伊里汗、小阏氏等人,作为李玄都的使者,传达李玄都的意图。

    如今中原大乱,饿殍遍野,赤地千里,百姓死伤众多,李玄都和秦清都认为朝廷的主要精力应当放在恢复民生、休养生息上面,而非穷兵黩武地对外开战,所以要缓和与金帐的关系。

    金帐如今内斗不止,伊里汗等人也无力南下袭扰中原,再加上前不久的北伐,中原大军以犀利火器击败了金帐的铁骑,使得伊里汗不得不重新审视金帐与中原朝廷的关系。

    最终,在秦清登基之后不久,伊里汗下定决心,力排众议,承认大玄朝廷取代大魏朝廷的正统地位,双方休兵罢战,化干戈为玉帛,实行通贡互市。

    消息传来之后,秦清派出使者,给伊里汗去信一封,信中言道:“望从此之后,朝廷无后顾之忧,戎马无南牧之儆,边氓无杀戮之残,师旅无调遣之劳,两族百姓醉饱讴歌,婆娑忘返。”

    也迟也得以离开金帐王庭,重返中原,向李玄都复命。

    李玄都如今大部分时间都居住在玉盈观中,也迟在客栈之人的带领下,在此见到了李玄都。

    李玄都对也迟大加褒奖,并询问他的意向,以后打算加入道门,还是进入大玄朝廷出仕,也迟本就是怯薛军都尉,略微思量之后,决定进入大玄朝廷出仕。

    李玄都便将也迟推荐给秦清,秦清感念也迟的功劳,封他为三千营的指挥使。

    原本的三大营投降之后,秦清对三大营进行重新整编,依循旧制,仍旧是五军营、三千营、神机营,分别对应步兵、骑兵、火器。也迟是金帐人,精擅骑射,故而让他担任三千营的指挥使。如今的三千营名为“三千”,秦清将御马监的骑兵也合并其中之后,已有五千余人,又是帝京禁军,不容小觑

本文标签:先让学长干一次再写作业

上一篇:高限H文把腿张开:女友被两个胖子夹成三明治

下一篇:耸动的粉嫩小屁股:校花自慰被门卫玩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