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粗精捣泬NP白浊 yin荡的女高中生小雪

2021-11-12 08:18:0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怎么会有人来袭这里?

可是事实上就是真的有人来了,而且这一次来的,是他们完全无法抵抗的。别说晋苍陵那边,对付这些守卫毫不费吹灰之力,打到了后面他甚至觉得用上了破天剑是

怎么会有人来袭这里?

    可是事实上就是真的有人来了,而且这一次来的,是他们完全无法抵抗的。别说晋苍陵那边,对付这些守卫毫不费吹灰之力,打到了后面他甚至觉得用上了破天剑是太大材小用了,直接把破天剑往旁边一掷,破天剑插进了旁边的土里,而他双掌

    就轻飘飘地朝那些人拍了过去。

    一时间一片惨叫声。有两个守卫看到了那把破天剑,刚才他们就发现这把剑很厉害,单是这么看着这把剑都已经觉得它很有杀气,这是一把神兵,所以他们要是拥有这么剑,肯定能够增强自

    己的战斗力。

    两个守卫同时朝着破天剑扑了过去。

    其中一人抢了先,握住了剑柄就想把它拔起来,但是那把剑竟然纹丝不动!

    “我来!”另一人也冲了过去,与他一起握住剑柄,两人都尽了最大的力气,这一回倒是把破天剑拔了起来,但是剑一出,剑身一股煞气便冲腾而出,直接压迫在两人心头,让他们

    觉得如同被暴风绞中,两人脸色大变,同时噗地一声就喷出了一大口血出来。

    他们骇然地丢了剑,那剑散发着的寒气剑气还是让他们觉得喘不过气。

    晋苍陵不是没有发现他们的动静,但他只是瞥了一眼,根本就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愚蠢,以为破天是谁都能掌控的吗?

    就连云迟一开始都觉得破天的压迫很大。那边,云迟也已经直接现身,那些大夫们都惊呆了,但是刚刚被云迟拽过去的老大夫这个时候像是想明白了什么,赶紧就对他们招手,急急地低叫,“过来过来!都让到一

    边!”

    这个绝美女子过来,肯定不是要找他们这些人的麻烦的吧,所以他们还是赶紧聚到一边去,以免被误伤了。

    本来在忙碌干活的大夫们都变了脸色,瑟瑟发抖地,听了同伴的话,赶紧都朝着他那个方向聚去。

    云迟看了一眼,对他们笑了笑,往前走了几步,就站到了他们前面的一片空地,也没准备用上无穷,就空手站在那里,看着那些朝这边冲来的侍卫微微笑着。“喂,站住,聊一下,”她语气轻快,“说明一下,被中心城主强制喂毒药的人,往右边站。没有喂毒药的,往左边站。一眼看到我就觉得我善良亲切,决心跟我走誓死不回

    头的,站中间。”

    “噗!”

    在这样的情景下,还是有人忍不住笑出声来。别的不说,还不知道云迟是什么来头,但是她这样的容颜就已经让他们没办法讨厌,而且她说的话也好笑,一点都不像真来袭击他们的

 文学

之前那个被云迟用过魅功的守卫却环顾了周围,然后咬了咬牙,拽了拽身边的一个兄弟。

    “走。”

    他拽着兄弟就朝着云迟面前走了过去,而这么走过去那就是云迟刚刚所指的中间位置。

    一看到他这样的动作,有人就大声叫起来,“小白!你想干什么?”

    小白用力拽紧了兄弟的手,走到了中间,到了云迟面前,“我们跟你走!”

    果然不枉她还给他解了魅功啊。

    云迟拍了拍手,对他点了点头,“好,你不会后悔的。”小白又扭头看向了那些都已经拔了剑出来严阵以待的守卫,大声说道,“你们还想要替城主卖命吗?平时看到这些怎么虐待大人们的,你们忘了他们的恶毒了吗?不想跟着

    他们再狼狈为奸的,就站到我身边来!”

    还要分什么左边右边?

    以前本来就是不愿意跟着城主的,都已经是被逼服了毒的,这个时候既然已经有了别的选择,为什么还抓住这个机会离开城主的控制?

    “小白,你忘了我们需要解药了吗?”有人忐忑不安地问了一句。

    小白看向了云迟。

    云迟笑了笑,“我可以替你们解了毒。”

    这一句话一说出来,这些服了毒的守卫都跟沸腾了似的。

    “什么?你能解毒?”

    “不可能啊,这毒很难解的。”

    “我们应该怎么相信她?要不要跟着走?”

    “小白为什么就相信她了呢?”那些大夫也都面面相觑,很快有人也鼓起了勇气,在云迟背后跟她说道:“姑娘,这个,这个毒是真的不好解,我们试过,但是一直都没能调配出解药来。城主的身边有几

    个医术很厉害的人,这毒药是他们那些人弄出来的。”

    那些服从跟随中心城主的守卫也都嘲讽地哈哈笑了起来。“这真的搞笑了,哪里跑来的美人,长得是够美的,但是脑子是不好用的,你是想要带着咱们这么多的年轻哥哥走是吧?其实不用那么麻烦,你留下来就行了,这里也不会

    有别人来,自在得很,在这里你每天点一个哥哥陪就行了,我们个个都心甘情愿陪你,怎么样?”

    他身边的人轰笑起来,有人用油腻的目光打量着云迟,“要不然今天晚上就由我先来,怎么样啊美人?”

    云迟还是带着笑意,但是他们眼前突然就没有她的身影了,只觉得眼前一花,蓦地有风动,然后就刚才轰笑的那几个守卫就只觉得脖子上一痛。

    小白他们眼前又是一闪,再定睛一看,云迟又已经站在刚才那个地方,好像她从来没有离开一样。

    可是在那些守卫间,有人突然就惊叫起来。

    “啊!”

    “血!”血狂喷而出,刚才那几个自称哥哥又挑逗着云迟的守卫,这会儿都瞪大着眼睛,双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血从他们的手指缝里渗了出来,像是怎么都

    止不住一样。

    三个人!

    三个守卫都是被抹了脖子。现在他们的反应也几乎都是一样的。他们一个个地都叫不出来了,血流得很快,他们很快就成了血人,而他们连云迟是怎么来到身边怎么动手的都没看清

本文标签:粗精捣泬NP白浊

上一篇:英语老师解开裙子坐我腿中间 市长含着秘书的奶头

下一篇:考到90分以上老师就让我上他 你混蛋 不要 不碰我的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