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写作业时被顶弄:东北大坑续集二全文阅读

2021-11-12 09:12: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齐洲。

  “羡鱼还有没有作品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首歌真的打动我了!”

  “无敌好听!”

  “我好像听到费歌王高潮破音了,不过这种破音,反而

齐洲。

  “羡鱼还有没有作品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首歌真的打动我了!”

  “无敌好听!”

  “我好像听到费歌王高潮破音了,不过这种破音,反而比他稳稳的唱完,更加让人觉得震撼!”

  ……

  楚洲。

  “难怪秦洲可以和中洲打的有来有回,羡鱼一个人就抵得上千军万马!”

  “励志歌还得看羡鱼!”

  “关于追梦的歌曲数不胜数,这首是为数不多的,不让我觉得只是打鸡血灌鸡汤的歌曲。”

  ……

  燕洲。

  “这段合唱太燃了,感觉这首歌在现场听一定更震撼!”

  “嗷呜!”

  “看到选手们转身的画面,我一个大老爷们哭成狗,他们都尽力了啊!”

  ……

  各洲群情汹涌!

  而在中洲直播间。

  中洲人同样心有戚戚焉。

  “这样的气氛这样场子配合这样一首歌,我想不到羡鱼失败的理由。”

  “秦洲又赢了。”

  “这是咱们中洲自对羡鱼的比赛以来,输的最让我人心悦诚服的一场,人家能把气氛从那么压抑的情绪中解救出来,这本身就说明他们值得这个冠军。”

  “是啊。”

  “这首歌的格局太大了,充分尊重了每一个洲的选手与教练,在蓝乐会的赛场上我们是敌人,但本质上我们都是一群追梦人,所以才会同聚一堂共襄盛举。”

  “可恶。”

  “昨天那毒奶解说还宣称羡鱼的作品用完了,人家转过头就丢出这么一枚重磅炸弹出来,还是求求那家伙不要再开口了。”

  “羡鱼赢得了我的尊重。”

  “期待合并后和羡鱼的更多碰撞,他对我们中洲而言,是一位可敬的对手。”

  ……

  各洲选手,很多人都在抹泪。

  一首歌唱哭观众,在这个舞台上不算难。

  能把那些对手都唱哭,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更别说连各洲教练组和评委们,都明显对歌曲产生了共情。

  可以说:

  这是蓝乐会举办以来唯一一首大家哪怕是输,也输的心甘情愿的歌曲。

  ……

  现场。

  随着几个评委打出了分数,现场已经人声鼎沸!

  第三支队伍出场的时候,甚至都抱着一种极为轻松的心情完成了比赛。

  因为第三支队伍注定会输。

  秦洲的分太高了,秦洲的歌太好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

  费扬带着合唱组捧起了金牌。

  这位来自秦洲的歌王参加了整整四个项目,全部实现了碾压式夺冠!

  ……

  合唱结果分晓。

  没等下一个项目正式开始,网络上的媒体新闻已经乱飞了!

  《追梦赤子心,费扬高燃献唱!》

  《羡鱼新歌展现大格局:各洲携手同行!》

  《费扬拿下第四枚金牌,堪称本届蓝乐会最强选手!》

  《羡鱼再出手,依旧强势!》

  《时隔四日,羡鱼再为秦洲摘下金牌!》

  单论作品质量其实《追梦赤子心》不是羡鱼最优秀的歌曲。

  不过。

  某些特定环境特定时间之下,这首歌就是无敌的。

  比如当下。

  太多选手在蓝乐会上泪洒舞台。

  观众这些日子里目睹了无数的遗憾。

  这让大家在体味赛场的兴奋与残酷的同时,心头也不免产生了压抑感。

  选手和教练们都无法免俗。

  这种情况下突然出现《追梦赤子心》这样一首歌,对所有人的情感都产生了巨大冲击。

  嘶吼!

  破音!

  热血!

  燃烧!

  整首歌曲酣畅淋漓,虽然回顾了过去这些天的比赛,但基调却不悲伤。

  那股昂扬向上的力量,激发了所有人的热血。

  所有观众那些因为比赛而产生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通过这首歌彻彻底底的释放出来!

  天时地利人和!

  这个时间口很少有歌曲可以和《追梦赤子心》匹敌!

  这首歌完美唱出了无数人的心声!

  更别说这首歌在编排中体现出的大格局!

  那个视频以类似mv的形式,致敬了所有追梦人。

  没有洲地的限制。

  其表达和阐述的主题是:

  只要曾经拼搏奋斗过,无论结果如何,无论你是代表哪个洲在比赛,人人值得喝彩!

  ……

  似乎是那首《追梦赤子心》帮大家的所有情绪都发泄了出来,观众的注意力终于回归了比赛本身。

  比赛继续。

  新的项目上演。

  而各洲直播间在解说的同时,话题终究还是没能绕开羡鱼:

  “你们说羡鱼还有歌吗?”

  “之前四天都比赛都没他啥事儿,今天冷不丁的跳出来吓死宝宝了。”

  “这下应该真没了吧。”

  “毕竟蓝乐会不剩下几天了。”

  “先别急着下定论,后面说不定还有一首!”

  “不是吧?”

  “你看赛程表啊,今天晚上有个民歌项目,魏好运参加了!”

  “好运姐?”

  每天比什么项目是提前公布的。

  项目里有什么人参加也会提前公布。

  众人一查看。

  嚯!

  还真是!

  魏好运竟然一个人报了四个项目!

  除去前面三个已经比完,但成绩不尽如人意的美声项目外,魏好运今天还有个民歌项目要比!

  ……

  中洲直播间。

  同样有人注意到了魏好运的名字。

  男解说开口: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魏好运应该也是鱼王朝的人吧?”

  “你没记错。”

  女解说轻轻点了点头。

  观众的弹幕成片的出现:

  “话说魏好运的水平比起鱼王朝其他人明显还存在着差距,咋还一个人报满了四个项目?”

  “就是。”

  “魏好运既然也是鱼王朝的人,说不定能从羡鱼这拿到歌。”

  “难道羡鱼还有一首?”

  “羡鱼不一定会写民歌吧。”

  “羡鱼这种级别的曲爹肯定会写民歌,不过魏好运在鱼王朝实力垫底,前面的三个美声项目羡鱼直接放弃她了,说不定这个民歌项目也一样。”

  “我甚至怀疑魏好运进不了决赛。”

  “魏好运的存在让我明白,哪怕是鱼王朝,也不是没有短板的。”

  “这短板也太短了。”

  “记得魏好运第一天比赛就被我们中洲虐哭了,论硬实力她和鱼王朝其他歌手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

  网上很多人都在调侃鱼王朝:

  是人是鬼都在秀,只有好运在挨揍。

  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调侃,倒也无伤大雅。

  有些人说的比这个更难听。

  比如有人说:

  魏好运是最晚加入鱼王朝的。

  鱼王朝其他人都是很早就跟着羡鱼混。

  魏好运是削尖了脑袋挤进去的,以一己之力拉低了鱼王朝的水平和逼格。

  因为在很多人的印象里,魏好运唱歌是比较土的。

  连羡鱼当初给她写歌,也是直接照着广场舞的风格整。

  还有人说:

  魏好运在鱼王朝实力垫底,羡鱼也看不上她。

  所以蓝乐会上,其他鱼王朝歌手都能拿到羡鱼的歌。

  魏好运虽然连续参加了三个项目,羡鱼却一首歌都没给,任由其自生自灭。

  这些说法的出现归根结底就是因为:

  鱼王朝其他人都拿了冠军。

  只有魏好运参加三个项目却一个像样的成绩都没拿到!

  这让魏好运的存在,有些突兀。

  好像和其他人比起来,好运姐有些格格不入。

  ……

  舞台等候区。

  回忆着这些天看过的网络留言,魏好运咬着嘴唇。

  秦洲美声组找不到高手。

  魏好运勉强算是个高手,所以被放到了美声组。

  因为上魏好运起码还有希望拿到成绩。

  不上魏好运的话,秦洲美声组连希望都没有。

  这就好像大赛当前,教练硬让上单选手去打ad位。

  结果没有打出效果。

  魏好运却成了美声组失利的头号背锅侠。

  当鱼王朝其他人大放异彩纷纷夺冠时,魏好运的存在就显得更加拉垮了。

  偏偏魏好运没法对外说。

  毕竟这个安排是教练们决定的,还征求过她自己的意见。

  魏好运自己也同意了。

  她有牺牲精神,做好了背锅的觉悟。

  归根结底,路是魏好运自己选的,她完全可以放着美声组不管。

  或者说:

  魏好运本以为自己是有希望替秦洲摘下一枚银牌的,结果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中洲美声组那帮人的强大。

  “最后一次机会了。”

  和美声不同,魏好运对民歌非常熟悉。

  这是她最擅长的类型,算是回到了自己最熟悉的位置。

  这一次,魏好运不容许自己失败。

  她既不想拖鱼王朝的后腿,也不想辜负代表。

  谁说代表放弃了自己?

  那首歌,一定可以在舞台上击碎所有流言蜚语!

  ……

  外界当然不知道魏好运的心思。

  只有教练和鱼王朝等人了解内情。

  这些日子大家没少安慰魏好运。

  就连林渊都不止一次找魏好运聊过,怕她的状态出问题。

  事实上。

  合唱项目结束后,林渊就在等待今天最后的民歌项目,连中间一些项目的胜负都没怎么关心。

  这份等待中。

  民歌组的比赛终于开始了!

  因为最后几天要保证比赛的进度,所以三轮比赛会在当天比完。

  很快。

  第一轮结束。

  魏好运以首轮第三名的成绩,成功晋级第二轮!

  ……

  因为鱼王朝的关系,各洲对魏好运关注极高。

  当魏好运晋级第二轮,各大直播间都感到一丝意外:

  “看好运姐刚刚的发挥也没有网上一些人说的那么差啊,首轮第三名出线已经很棒了。”

  “可能是队友太优秀了吧。”

  “就显得魏好运好像差了点。”

  “真要说实力的话还是没问题的,毕竟是鱼王朝的人。”

  “先不下结论。”

  “美声比赛的时候,魏好运也能晋级第二轮,进不了第三轮根本没意义。”

  “这倒是。”

  “主要看她能不能进第三轮。”

  ……

  少顷。

  第二轮比赛展开。

  这轮的难度就高多了。

  只有三个晋级名额。

  然而。

  当魏好运的成绩出来,观众更加的意外了,甚至有些惊奇!

  “第二名!?”

  “魏好运在第二轮,竟然以第二名的成绩出线了?”

  “这就进决赛了啊!”

  “你们有没有发现魏好运第二轮好像比第一轮发挥的还要好一些!”

  “这是找到状态了?”

  “进入前三,至少一枚铜牌到手!”

  “虽然没有鱼王朝其他几位歌手那么妖孽,但实力还是有的嘛!”

  “咱不指望金牌,争取弄个银牌,我就原谅你美声组三连败的事情了!”

  ……

  秦洲观众有些惊喜。

  魏好运竟然代表秦洲闯入了民歌项目的决赛!

  要知道。

  看过美声组的比赛,很多人对魏好运的表现,是不抱有太大期待的!

  结果没想到。

  魏好运两轮下来,表现竟然越来越好,直接晋级了第三轮!

  无论她第三轮表现如何。

  至少已经稳稳收获了一枚铜牌!

  这毕竟是蓝运会。

  金牌最为重要,但银牌和铜牌,也是非常值得夸赞的!

  不过。

  魏好运第三轮要面对的对手,是两个中洲人。

  考虑到之前魏好运的美声比赛,被中洲选手压制的那么惨,大家就可以大概想象第三轮比赛的结局了。

  ……

  林渊一言不发的看着比赛。

  看魏好运唱完第一轮,林渊的眉头紧紧皱起。

  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虽然晋级第二轮,但魏好运的状态明显不太对。

  美声组的失利,或许让她有了心理阴影,歌声明显没有往常自信!

  如果正常发挥,魏好运在民歌组应该是第一名!

  不过。

  看完魏好运第二轮的比赛,林渊微微松了口气,眉头也松了下来。

  虽然状态还没有彻底恢复,但明显比第一轮好多了。

  能否夺冠,就看魏好运第三轮的表现了!

  虽然魏好运第三轮的歌曲,林渊很有信心,但这首歌的难度太大了。

  平时魏好运可以稳住。

  林渊只是不确定魏好运现在的状态是否可以拿捏得住。

  林渊心里明白:

  魏好运真正的对手,其实是她自己,她如果完全发挥出来,那两个中洲人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舞台上。

  选手抽签。

  魏好运抽到了决赛的一号签。

  很危险的出场顺序。

  她走上舞台,目光突然看向了林渊的方向。

  林渊注意到魏好运的目光,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

  魏好运嘴角情不自禁的跟着扯动了一下,然后继续移动目光。

  江葵……

  夏繁……

  赵盈铬……

  陈志宇……

  孙耀火……

  鱼王朝的人全部坐在台下,正拼命的喊着什么,只是距离太远人声嘈杂,无法听清内容。

  不知不觉中。

  魏好运嘴角的笑容彻底绽放,好像整个人都变得松弛了下来,又好像充满了莫名的力量。

  与此同时。

  舞台大屏幕上出现了魏好运的歌曲信息。

  作品:小河淌水

  作词:羡鱼

  作曲:羡鱼

  演唱:魏好运

  鱼王朝歌手魏好运在民歌项目的决赛,拿出了羡鱼的歌曲!

  “一个都不能少!”

  魏好运缓缓举起了话筒,走过无人知晓的心路历程。

  似乎发现了什么。

  杨钟明忽然侧头在林渊的耳边道:

  “恭喜,鱼王朝全员制霸。”

 文学

各洲直播间的解说都在发言:

  “鱼王朝其他人正在为好运姐加油,可以看得出来,他们的感情很好……”

  “魏好运也是露出了微笑啊。”

  “这是来自冠军队友们的支持。”

  “这让我想起网上的一个传言,说是羡鱼不喜欢魏好运,所以才没有给魏好运提供歌曲,大家看这不就来了么?”

  “羡鱼对鱼王朝从来都是一视同仁的。”

  “看过《鱼你同行》这个综艺的人应该更容易理解我这句话。”

  “接下来魏好运第一个演唱,不知道她会拿到什么样的成绩,我感觉还是值得大家期待的。”

  “反正铜牌稳了嘛。”

  ……

  另一边。

  中洲直播间看到羡鱼那一刻就炸了!

  “是羡鱼!”

  “羡鱼最终还是为魏好运写了一首歌!”

  “看来鱼王朝这是每个人都拿到了羡鱼的作品啊!”

  “可以理解。”

  “毕竟鱼王朝是他亲自打造的核心班底。”

  “问题是给魏好运值得吗?”

  “鱼王朝其他人都有冠军水平,魏好运就算拿到了羡鱼的作品,也改变不了她个人实力拉垮的现实啊!”

  弹幕纷纷!

  中洲观众一看到羡鱼,就控制不住情绪。

  而男解说的眼神,却是骤然变得明亮起来,兴奋的开口道:

  “魏好运这个选手,我们在美声比赛中已经了解过了,她是鱼王朝这群人中水平最差的一位,这样的选手哪怕是拿到了羡鱼的作品也很难发挥的多么出彩!”

  “换句话说……”

  女解说的声音也带着一丝激动:

  “我们中洲将会借民歌项目完成中洲对羡鱼的复仇!”

  直播间顿时一震!

  向羡鱼复仇?

  两位解说提醒了大家!

  这好像还真是一次完美的复仇机会!

  首先,魏好运本身的实力,在鱼王朝就是垫底的!

  其次。

  民歌组的决赛,有两个中洲选手!

  哪怕是从概率上来说,中洲夺冠的几率也要远远超过秦洲的!

  念及此。

  中洲观众眼睛瞬间绿了:

  “好家伙!”

  “还真是这样!”

  “这波咱们是完成复仇的节奏?”

  “魏好运就是最好的突破口,更别说我们有两个选手晋级决赛。”

  “本来咱们选手就比魏好运更强,这轮偏偏还是咱们中洲二对一!”

  “哈哈哈!”

  “魏好运这名字没有白起,她真的给我们中洲带来了好运!”

  “羡鱼这波明显有点浪了!”

  “绝无仅有的机会,一定要抓住!”

  眼看着蓝乐会的比赛快要结束了,羡鱼的表现还一直那么好,中洲都绝了向羡鱼复仇的念头,没想到这波羡鱼自己露出了破绽!

  这可把中洲观众兴奋坏了!

  要知道。

  蓝乐会以来,中洲一次次输给羡鱼,大家心中早就憋闷到不行了!

  眼下。

  他们终于等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复仇!

  这波说什么也要复仇!

  ……

  舞台上。

  魏好运自然不知道各洲直播间此时在讨论些什么。

  不过她大致可以猜到。

  渐渐敛去笑容,魏好运调整呼吸,对着工作人员轻轻点头。

  唰。

  灯光打下。

  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观众的耳边突然响起一道沁人心脾的吟唱:

  “啊~~~”

  舞台吹来一阵清新之风。

  明明突然,却没有丝毫的突兀感。

  四个字:

  一击命中!

  现场观众的议论声在这一刻骤然停歇!

  舞台上高音常有,但这种低吟浅唱式的高音显然并不常见!

  民歌的魅力在舞台上肆意散发着。

  台下一道道目光里闪烁着意外和惊艳!

  “月亮出来亮汪汪

  亮汪汪

  哥像月亮天上走

  天上走

  哥啊哥啊哥啊

  山下小河淌水

  清悠悠

  ……”

  云南民歌《小河淌水》!

  被地球的西方音乐大师们誉为“东方小夜曲”!

  魏好运的表情带着一抹沉醉,仿佛和歌曲的风韵融为一体,竟然透着一种纯情的少女感。

  很难想象魏好运能够唱出这种少女感!

  她好像回到了最为纯真的年代,歌声完全洗去了岁月的痕迹。

  简短的歌词。

  悦耳的语调。

  魏好运的语速明明缓慢无比,典型的夜曲式弱唱,无边无际的情绪却潜藏在歌词里蠢蠢欲动。

  舞台昏暗中透着光。

  就好像皎洁的月色洒落天际。

  清澈的河水顺着谷道蜿蜒到远方。

  思念的情绪仿佛从尘世间飞到了一片净土。

  人间的一切都变得理想化起来,空气清新的让人想要贪婪的大口呼吸,享受这一刻的美好。

  “月亮出来照半坡

  照半坡

  望见月亮想起我的哥

  一阵清风吹上坡

  吹上坡

  哥啊哥啊哥啊

  你可听见阿妹

  叫阿哥……”

  舞台的两个侧方向。

  两个壮硕汉子锤击着大鼓,乐器的厚重与力量衬托起女人的思念和幻想。

  魏好运闭上眼睛。

  每一个音符都从心尖尖上划过,那声音干净得好像天鹅的羽毛沸沸扬扬。

  惊艳!

  无比的惊艳!

  有一半观众沉醉其中。

  好似心灵都得到了陶冶和治愈,脸上挂着幸福。

  而另一半观众竟然眼眶微微发涩,表情略带几分悲伤。

  不可思议。

  不同人竟然听出了完全不同的感受!

  ……

  裁判席。

  几个裁判的表情越来越认真!

  甚至有些严肃!

  其中一位评委甚至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这次。

  不再是突然袭击。

  魏好运再度发出了吟唱,时间持续的更久了,仿佛流淌的小河没有尽头。

  “啊~~~”

  “啊~~~”

  “啊~~~”

  这是来自远方的呼唤。

  旋律随着音符和节奏张开!

  彝族高腔——

  昆山玉碎凤凰叫!

  把所有真声高音全放在头顶,自由的原生态!

  林渊亲自教给魏好运的唱法。

  蓝星第一次出现!

  各洲核心教练组的曲爹们心中狂震,仿佛惊涛骇浪席卷!

  “这是……”

  几个裁判更是眼睛瞬间瞪大,几乎忍不住想要惊呼:

  “新唱法!?”

  魏好运的声音似从天上来,唱法突破了传统桎梏,高音像绸缎般洒落。

  舞台上。

  月光崩裂。

  犹如十八弯的山路蜿蜒,魏好运的真声终于出现在头顶最高的位置,这一刻的舞台仿佛都变得璀璨!

  曲爹们的震撼更上一层楼!

  就连中洲总教练阿比盖尔都瞪大了眼睛!

  这是HighD!

  完全的真声顶到底!

  足足两个八拍的时长!

  随着清澈的吟唱声穿云薄雾,所有观众的感受终于达成了统一!

  那是一种无与伦比的心灵震撼,带起满身上下的鸡皮疙瘩纷纷掉落!

  ……

  当然震撼!

  这可是传说中的D6!

  这样的高音爆发比天朝人无比熟悉的《青藏高原》还要夸张!

  最重要的是:

  魏好运没有用假音和哨音!

  大多情况下只有美声的花腔女高音才会唱到这种程度。

  而魏好运使用的,则是纯粹的民族唱法。

  更别说这份高音被拉长,不是一般人的浅尝即止。

  能把真声高音唱到这种程度还如此稳定,偏偏这声音不薄不脆不折,反而无比的透亮,这本身就体现出了歌手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

  就技巧来说简直是炉火纯青!

  当真声高音达到顶点,假声注定无法比拟的效果彻底爆发。

  歌曲裹挟的感情刺激着无限想象力。

  就情感表达来说,这段吟唱也是充沛自然,人们的思维都被那洗涤心灵的吟唱延伸到无比遥远的地方……

  飘逸。

  纯清。

  从低吟浅唱到荡气回肠。

  现场所有的观众情绪都随着魏好运的高音起伏而反复拉扯,掠过无边无际的高山和平原。

  有人清风拂面。

  有人目光晶莹。

  这不是什么小河淌水,这是星辉洒落银河满天。

  ……

  观众并不知道的是,其实魏好运刚刚拿到这首歌的时候,也曾反复在钢琴伴奏中找音试唱,一度找不到方向。

  那个过程让魏好运数次崩溃。

  因为这首歌的难度过于夸张了些,她的声带刚开始根本绷不住,无法在那么高的音上唱那么长。

  除非用假音。

  然而《小河淌水》就是需要往头顶上唱,而且绝对不能用假嗓!

  魏好运为此练习了无数次。

  中段的吟唱,但凡声带稍有疲劳感,高音必破!

  然而此刻。

  听着魏好运的歌声,林渊的嘴角却是轻轻上翘起来。

  成了。

  魏好运找回了最好的状态,唱的比任何一次排练都好。

  自由。

  自在。

  把一首歌精心打磨。

  把一种声色发挥到一种极限。

  把一种情感渲染成一副价值连城的水墨画。

  她徜徉在音乐里,小河依旧流淌,涓涓流进了观众的心底。

  舞台上。

  随着演唱的继续,伴奏渐渐隐去。

  空拍。

  消失的伴奏中。

  空气有些寂静。

  纯粹的人声划破长空,重新打破了这份寂静:

  “你可听见阿妹……

  叫阿哥……”

  魏好运的眼神已经迷离。

  说好的一个都不能少。

  鱼王朝魏好运,幸不辱命。

  ……

  现场。

  破碎的寂静中。

  观众掌声如雷!

  这不是一首燃向的歌曲,偏偏观众都轰然起立,漫天都是尖叫声!

  “逆天了!”

  “这首歌完全打破了我对民歌的传统印象!”

  “这特么才叫民歌!”

  “好运姐怎么这么强啊!”

  “谁说魏好运没实力的,哪怕是江葵唱这首歌也不敢说稳赢魏好运吧!”

  “全世界都低估了好运姐!”

  “这首歌太棒了,唱的人心肝都在颤!”

  “我为之前骂过魏好运的事情道歉,是我浅薄无知了,被好运姐征服!”

  ……

  各洲直播间。

  观众头皮发麻!

  “这还是我认识的魏好运吗?”

  “说好的广场舞女王呢?”

  “这分明是艺术,逼格一下子突破天际了!”

  “听哭了!”

  “我也是,眼泪哗啦的!”

  “我一直认为民歌是过时的音乐形式,今天才真正get到这种音乐的魅力!”

  “好运姐逆天了!”

  “这才是好运姐的真正实力吗,我直接一个百米滑跪!”

  ……

  中洲直播间。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男解说仿佛被人扼住了喉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女解说更是脸色苍白,嘴唇哆嗦。

  弹幕疯了!

  事实上从魏好运的中段演唱开始,中洲这边的弹幕就已经疯了!

  “这是怎么回事,谁能跟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解说你说话啊!”

  “不是说这波要实现复仇吗,不是说这波要让羡鱼体验到失败的滋味吗,毒奶解说我再也不相信你了!”

  “啥也不说了,膜拜神仙!”

  “刚刚那个高音都特么给我趴着听!”

  “我裂开!”

  “天灵盖都要被掀翻了!”

  “怎么鱼王朝一个个的都这么擅长高音?”

  “你应该问鱼王朝怎么尽出来些变态,哪怕是被认为最弱的魏好运,其实也是最强王者来着……”

  “我们都被骗了!”

  “原来民歌才是魏好运的本命啊,魏好运唱美声,和唱民歌完全是俩概念!”

  “这歌是人能唱出来的吗?!”

  “什么小河淌水,这分明是银河倒灌!”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畜生组合啊,六个歌手人均世界冠军级实力?”

  “都不敢这么写!”

  傻眼了!

  所有中洲人都傻眼了!

  不仅仅是因为魏好运扼杀了中洲的复仇之念!

  更多还是魏好运演唱本身给大家带来的巨大震撼!

  复仇?

  简直是笑话!

  魏好运用实力证明这个鱼王朝到底有多么无懈可击!

  这个组合,无解!

  除非把羡鱼踢出鱼王朝。

  羡鱼就像鱼王朝的定海神针!

  有他在,鱼王朝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人人如龙!

  ……

  眼睁睁看着弹幕流,各大直播间的解说们终于回过神。

  唱出一口气。

  各洲解说纷纷开口:

  “接下来不出意外的话,鱼王朝全员制霸了,蓝星从没有任何一个组合可以达到如此高度,如果鱼王朝算是一个组合的话。”

  “这不是开玩笑。”

  “鱼王朝人均世界冠军!”

  “我突然想起来羡鱼在集训期间说过一句话。”

  “他说……”

  “我们队里最不缺的就是歌王歌后。”

  “或许从这一刻开始,这句话被赋予了更为深刻的意义。”

  “羡鱼可以这么说……”

  “我们队里最不缺的就是冠军!”

  “等等,中洲选手还没唱,这么说是不是为时过早?”

  好吧。

  为时过早。

  中洲选手还没唱呢。

  不过接下来的两个中洲选手并没有创作奇迹。

  哪怕二打一,他们也没有丝毫的优势,只能一个拿银牌一个拿铜牌。

  因为魏好运的得分,是恐怖的98.7分!

  顶级民歌!

  顶级演唱!

  全部都是顶级!

  魏好运一扫美声比赛的失利颓丧,碾压了两位中洲对手,为鱼王朝捧起了第六枚金牌!

  鱼王朝的冠军拼图从此无暇!

  “借杨叔吉言。”

  看向周围众人投射而来的目光,林渊微微一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本文标签:写作业时被顶弄

上一篇:学长太快了这是图书馆文章:进入紫裙美妇的娇躯

下一篇:半夜翁公吃我奶第七十章:将军紫黑囊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