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将冰葡萄放在小洞里第四世:胖熊粗大下身

2021-11-13 08:47:3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不过考虑到治下的发展,先期以培养工匠,训练海上将士为主,等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后,再大批次的进行生产。”

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尤其是对当前的吕布来讲,统治横

不过考虑到治下的发展,先期以培养工匠,训练海上将士为主,等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后,再大批次的进行生产。”

    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尤其是对当前的吕布来讲,统治横跨东西的庞大疆域,就需要对各方面都兼顾到位。

    不能说为了发展麾下军备,就忽略对治下地方的治理,倘若文武出现失衡,那会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吕布赞许道:“你们军督府做的不错,眼下海上作战这一块,对我军来说,还是一处陌生的领域。

    想要靠着拔苗助长,就能拥有相应的能力,这是不现实的事情,既然一切都处于探讨的阶段,那就必须要稳扎稳打的走好每步路。

    毕竟在海上驰骋,和在大江大河驰骋,那是两种不同的概念,若我部的海上舰队,能够拥有足够的战力。

    那不仅对攻打异族势力,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甚至远赴徐州、江东等地,那都能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在吕布的作战思维中,先行削弱塞北各部异族势力,是所在势力必须要做的事情,在确保这一前提下,再对其他诸侯发动攻势,那就相对来说容易了一些。

    贾诩回道:“眼下从黑山军那里传来的消息,新投效到我军麾下的甘宁、严颜等将,对水上作战有着一定的见解。

    目下这些新投效的将领,正在紧急抽调到平城,等他们抵达后,军督府就会将他们委派到海上舰队,负责招募、培训、壮大海上舰队一事。”

    当塞北之地战事云集,各方异族势力彼此间打的不可开交之际,远在益州的战事,也进入到全新的阶段。

    一直重病卧榻的刘焉,到底还是没有撑住,这使得僵持在前线的战局,出现了颠覆性的进展。

    不过不少效忠于刘焉的文武,依旧在设法稳定住益州局势,眼下双方正在围绕着成都攻防战展开战局。

    而新任益州牧刘瑁,则退守到了南安一带,统率黑山军的徐晃,为彻底肃清益州,则采取稳扎稳打的攻势。

    吕布微眯双眼道:“等甘宁他们到来,你们军督府安排一下,本王要见一见这些将领,同时对麾下戍边大军,进行一些调动。

    还有徐晃所领黑山军,在益州之地的战事,要尊重他们的建议,攻陷益州,与彻底收复益州,这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本王希望通过这一战,能将益州彻底变成我部治下的顺土,而非是随时都会爆发叛乱的地域。”

    益州这个地方,地势非常险要,独特的盆地属性,使得本土的士族、豪强势力,那在地方有着极高的掌控力。

    倘若这些本土势力,只是表面顺从,可背地里却鼓捣其他事情,那单单是爆发的那些叛乱,就足够浪费掉吕布麾下很多资源。

    处在这样的乱世下,像这样的情况对于吕布来讲,那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情。

    贾诩忙垂首道:“君上放心,此事臣记下了,到时会传递到奉孝那里,确保益州经历此战后,彻底成为我部治下的顺土。”

    “君上,拓跋部与蒙古部之间,起冲突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戏志才匆匆从外面跑了进来,对吕布禀报道:“根据玄武卫传递回来的消息,铁木真本意统率大军,介入到西域之地的蒙古部。

    只是这消息被我玄武卫,有意传递到拓跋部处,这使得拓跋焘纠集麾下二十万大军,对燕然山一带发动攻势。

    这使得铁木真被迫停止,对西域之地的攻势,转而率部迎战鲜卑大军,双方对峙在燕然山一线。”

    情报战,这是自吕布出现在汉末后,就一直在做的事情,因为没有人比吕布更清楚,情报战玩好了,能带来怎样巨大的获益。

    “哈哈……”

    吕布听闻这等消息后,忍不住大笑起来:“本王最想见到的局面,最终还是全部都实现了啊。

    要说这铁木真,还有那拓跋焘,都是草原上难得一见的雄主,只不过这广袤的草原之地,容不下两位雄主啊。”

    戏志才难掩激动的说道:“君上说的没错,眼下我军在边陲一带,屯驻了规模不小的戍边大军。

    这使得拓跋焘心中明白,想南下攻打我部,他们鲜卑一族必然会蒙受巨大的损失。

    若是联合耶律部的话,那他们还能减少这些损失,这样才能确保,面对蒙古部的威胁下,确保漠南之地的安稳。

    可现在耶律部跟女真部打起来了,面对这样的情况,他们拓跋部除了北上,先行解决掉蒙古部,整合漠南、漠北后,便可心无旁骛的进犯我部边陲了。”

    当下这样的局势,对吕布来说是越来越好,只要塞外的这些异族势力,不把心思放在他们的身上,那所部就能安心地谋求发展。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筹谋部署,算是一一的全部实现了。

    吕布此时说道:“你们军督府传令下去,在蒙古部、拓跋部未分出胜负前,屯驻在受降城一带的神武军,不得对他们拓跋部展开攻势。

    先让他们打起来吧,我们就坐山观虎斗,通过这一系列的部署,这些个异族势力,战后必然会蒙受不小的损失。”

    按照吕布心中的想法,这些异族势力经过此次战事后,两年内将不会再有余力,对所部边陲展开攻势了。

 文学

“该死,这铁木真反应能力太快了!”拓跋焘盯着眼前的地舆图,神情间流露出愤怒道:“本以为这次我部能荡平燕然山守军,到时直扑龙城!

    可谁能想到,这据守在燕然山一带的蒙古大将哲别,竟然会这般的厉害,硬是挡住了我军的四次攻势。

    现在我军主力,跟蒙古大军对峙在燕然山一带,倘若汉军此时出动,那只怕会使得漠南之地陷入到动荡之下啊。”

    当前所处的这种境遇,使得拓跋焘的心中已然后悔,为何这般心急的对实力强大的蒙古部展开攻势。

    若是能够再等待一段时间,等到铁木真统率的主力,真的陷入到西域之地的征战后,那到时再出动大军北上,就不会是当前的境遇了。

    长孙嵩上前道:“陛下,其实大可不必为汉军是否出动而劳神,据我们所掌握的情况,那吕布刚收复冀州没多久,单单是整合冀州,就牵制住吕布多半的精力。

    就算吕布真的调遣麾下部分汉军出动,单单是我们在漠南之地屯驻的兵马,就足以应对他们的攻势。”

    一听到吕布的名字,拓跋焘的内心深处,就涌现出阵阵的怒意,当初在受降城一带的战事,吕布所玩的那一套,使得其部麾下损失惨重。

    若不是这样的话,只怕这并州、幽州的边陲之地,早就被他们鲜卑大军给攻陷了,何以至于让吕布有这样的发展势头。

    王越此时上前道:“陛下,丞相说的没错,现在我军只要能击败蒙古大军,那接下来反攻漠北之地,就占据绝对的优势。

    盘踞在北境的汉军,只怕现在还陷入到内耗的状态,毕竟冀州的士族、豪强势力强横,吕布想要收复这些地方,真正为己所用,短时间内根本就无法促成。”

    作为玄武卫谴派到拓跋部的暗桩,王越现在取得了拓跋焘的信任,而这一切都跟他年轻时,游历塞外之地有着很大的关系。

    蒙古部、拓跋部能有今日的战事,王越在这中间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这碟中谍的那一套,被王越玩的那叫一个熟练。

    拓跋焘微眯双眼道:“如此最好,不过该有的警惕不能放松,王越,你即刻统率麾下暗箭,前去探查蒙古部的情况。

    这铁木真占据的漠北之地,朕定要全部都夺取回来,到时便可抽调大批仆从军,转攻吕布所部。”

    作为最靠近汉地的异族势力,为了己部势力的发展,拓跋焘全面借鉴汉室的那一套,搞出了一整套的班底,统率当下所控制的漠南之地。

    王越当即垂首道:“臣领旨,此次暗箭定当不负陛下重望。”

    在塞外的四大异族势力中,除了蒙古部,玄武卫基于种种考虑,未谴派暗桩前去外,在拓跋部、耶律部、女真部皆谴派有暗桩。

    而作为拓跋部的最高级别的暗桩,王越所接收到的任务,就是尽可能的搅动拓跋部、蒙古部之间的战事,使得他们长期消耗在一起。

    这也使得王越在表面上,拼尽一切也要刺探到有利于拓跋部的军情,并指挥麾下暗箭,对蒙古部展开可能实现的刺杀。

    正是王越的这种行为,才使得拓跋焘,还有不少的拓跋部高层文武,对王越从来就没有过怀疑。

    “大汗,这拓跋部实在是太可恶了。”

    哲别神情愤慨的说道:“自两军交战以来,他们谴派死士频繁搞刺杀行动,这使得我军麾下千户长、百户长一级将领,受到了不小的伤亡。

    倘若不能阻止这种刺杀行动,那我军的底层指挥,必然会出现很大的问题啊。”

    坐在汗位上的铁木真,微眯双眼道:“想要彻底解决此事,短时间内是没办法做成的了,毕竟拓跋部麾下的死士,是经过训练培养出来的。

    现在对我军的当务之急,是必须要尽快发动反击,这样才能阻止,拓跋部展开这种刺杀行动。”

    自双方在燕然山一线展开攻势,王越所统率的暗箭队伍,就频繁的发动刺杀行动,这对蒙古部造成了不小的伤亡。

    当然王越麾下的暗箭队伍,也付出了较为惨烈的代价,甚至十余名玄武卫暗桩,也为此付出了宝贵的生命。

    想要赢的拓跋焘的信任,这些事情都是必须要做的,那些战死的玄武卫暗桩,并不会白死。

    其家眷将会受到军督府的厚待,所生子嗣会被军督府养大成人,期间会进入到麒麟学宫进修。

    处在这样的大争之世下,人命往往是最卑贱的存在,想要不受异族势力的侵掠,这些付出都是必须要做的。

    耶律楚材此时上前道:“大汗,其实我军可以发动一次夜袭,攻打他们拓跋部的主力大营。

    只要此次夜袭能够成功,那拓跋焘麾下大军,必将会受到严重损失,到时我蒙古大军就能展开全面反攻。”

    耶律楚材之所以有这样的建议,那还是基于先前受降城一战,吕布统率麾下精骑,对所部发动的夜袭战。

    虽说跟吕布所部势力接触的不多,但是受降城一战,也让铁木真他们,学到了很多全新的作战模式。

    吕布作为穿越众,所带来的蝴蝶效应,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在一点点扩大。

    铁木真沉思片刻,当即道:“好,那就发动夜袭战,本汗一定要彻底击垮拓跋部,这样才能整合漠南、漠北,对吕布所占之地展开攻势。”

    跟吕布所率大军,在受降城一带的战事,使得铁木真对吕布的警惕性,那是一刻都没有降低过。

    先前铁木真率部想要介入西域之地,那就是想要增添麾下势力的底蕴,到时好率部攻破拓跋部,继而顺势南下攻打吕布麾下。

    现在拓跋焘既然发动了攻势,那他就不能示弱,毕竟拓跋部横在他们蒙古部,与吕布麾下势力中间。

    先前铁木真不是没有想过,跟拓跋焘联合攻打吕布,只是先前双方存在的矛盾太多了,这使得联合根本就是不现实的事情。

本文标签:将冰葡萄放在小洞里第四世

上一篇:宝宝你好会夹在车上:大胖子h粗污

下一篇:熟女老干部露脸视频:噗嗤噗嗤囊袋拍打小屁股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