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高H纯肉放荡脏话H文:啊…啊好涨校花门卫

2021-11-13 09:59: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苏业豪拿着礼物,受宠若惊。

  一直以来的观念,都是泡姑娘、追妹子,好像直到此刻才发现,只要男人足够优秀、帅气,这种事……其实还能反过来。

  从最近的状态来

苏业豪拿着礼物,受宠若惊。

  一直以来的观念,都是泡姑娘、追妹子,好像直到此刻才发现,只要男人足够优秀、帅气,这种事……其实还能反过来。

  从最近的状态来看,显然是南宫甜在想方设法主动靠近他。

  被这样一个热情活泼的漂亮少女追求,要说不在乎那肯定是假话,苏业豪的嘴角不由上翘,难怪姑娘们喜欢惊喜、喜欢收礼物,这滋味还挺美的。

  吃软饭,喷香!

  “什么礼物?”

  南宫小姐回答说:“拆开看看就知道!”

  往食堂走去的途中,苏业豪撕开精美的包装纸,入眼的是一个橙色方形盒子,带有蝴蝶结。

  回想完。

  已经记不清上次收女性送的礼物,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老妈送的袜子算不算?

  等到打开橙色盒子,发现是一条样式中规中矩的皮带,金色的皮带扣,黑棕双面的皮带,另外还有一个黑色的钱包。

  以前没了解过,但看见商标,苏业豪能认出是爱马仕。

  曾经好几个包工头,都喜欢挺着肚子,配个“H”字母的腰带,从电视剧里也见到过。

  “让你破费了……定制?”

  苏业豪问完,南宫甜告诉说:“是啊,纯金的皮带扣,上面还写着字,钱包上也有!”

  好家伙。

  掂量完皮带扣,可能有一二百克,背面刻有一行英文,写着“最后的玫瑰圣地”。

  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等苏业豪问完,听南宫甜说了个俄国时期的爱情故事,是她在法国旅游期间,从博物馆里展出的一枚费伯奇彩蛋上看见的,上面写了句“玫瑰圣地永远凋零了”。

  听完大概懂了,是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还跟老牌富商罗斯柴尔德家族有关。

  凄不凄美,苏业豪不太关心,反而想到那句舔狗到最后一无所有。

  故事简而言之,泡妹子失败了伤心欲绝而已,搁在普通人身上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只不过没人愿意写成故事广为流传,更没钱去定制一枚昂贵的费伯奇彩蛋流传于世。

  不过。

  听到这些之后,苏业豪再看看一脸惆怅的南宫甜,说了句:“看不出来,你心思居然那么细腻,我能不能咬一口这个皮带扣?真是纯金?”

  南宫甜傻愣片刻,反问说:“那你以后,岂不是要带着个有牙印的皮带?”

  说完。

  想到那画面,她自己先笑抽了,在餐厅里引来不少人的目光。

  女同学们还好。

  或是出于嫉妒,或是出于偏见,对南宫甜一直没什么好感。

  尤其是些有钱人家的千金们,嫌弃她的出生。

  南宫甜的老妈,早年可是港城大名鼎鼎的美人,被一帮有钱人追求争夺,认真谈过恋爱。

  可惜没能嫁入豪门,反而在赌城这边,开了家私人俱乐部,总归算是洗白上岸了,还积累出上亿的身家,人脉宽广。

  然而人们是有记忆的,越是上流,越看重出身。

  闲言碎语像是刀子,也难怪南宫甜在学校里人缘一般,名声也不太好。

  仔细说起来。

  苏业豪还算是沾了老妈汤家那边的光,才没被旁人当做泥腿子看待,何况他老子还那么有钱。

  而周围的男同学们,一个个见到南宫甜笑靥如花,开始嫉妒了。

  上次是琳达·云,今天又跟赵乙梦传绯闻,现在又约南宫甜一起吃午饭。

  他们羡慕苏业豪撩妹的本领。

  还有学生看不顺眼,小声唾弃着:“不就家里有几个臭钱!人长得还帅点!赵大小姐眼睛瞎了,竟然喜欢这种不学无术的混蛋!”

  坐在这人面前的马脸男,摸摸自己的脸蛋,深深叹了口气,感慨道:

  “不仅有钱,还帅,幸好不学无术,要不然我们还有活路?苏家就他一个孩子,港城汤家大小姐,也没再嫁人,早就接手家族生意,那么多医院、药店,如果不出意外,以后都是他的,还有苏家的高尔夫球场、酒店、写字楼、商铺。”

  “……也对,幸好没什么本事,最好把家败光!看着就来气!”

  语气酸酸的,满是嫉妒。

  ————————————————

  不仅收获纯金皮带扣,价值三万多美元。

  问完得知,昨晚从黄泽汶那里赢来的江诗丹顿三问万年历手表,卖二手也值个七八十万赌城元,属于江诗丹顿最顶级的几款表之一,市面上的公价超过百万!

  苏业豪飘了,彻底飘了。

  自己分明就是众人皆知的败家子,却开始嘲笑起黄泽汶。

  但他也知道,这点钱对黄家九牛一毛而已,三百万现金不也说拿就拿,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超跑、名表、豪宅这些,都已经有了,保险公司那边,还有大几百万到期的理财没拿。

  本想在放学后花钱潇洒,可熬到傍晚,思来想去,竟然没什么想买的东西。

  绝不是舍不得花钱。

  总价值上千万的车,过亿的豪宅,以及一抽屉的名表,彻底把他搞蒙了,不知道还缺什么。

  真悲哀。

  年纪轻轻,就没了奋斗的激情和动力。

  苏业豪在惆怅,可嘴边分明带着笑,怎么看都欠揍。

  索性去LC区,找了家东北老大哥经营的烧烤店,定了半只烤羊,跟龅牙俊、竹竿以及何韶梵一起大快朵颐。

  这期间,何韶梵还让司机从后备箱里,拿来两瓶红酒助助兴。

  1993年产的罗曼尼-康帝红酒,一瓶售价两千多美金,价格没有传闻中那么邪乎。

  酒比烤羊贵,不愧是大户人家,用来配烤羊肉,没毛病。

  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吃完烤羊,又加了点羊鞭和羊腰子。

  前者听起来怪怪的,入口却嘎嘣脆,撒上孜然和辣椒,口感简直绝了。

  用红酒掩盖羊腰子的腥味,也算别有风味。

  什么优雅、什么品味之类,都是十多岁的年轻小伙,谁在意那些。

  期间遇到风韵犹存的老板娘,何韶梵眼睛发光,异常亢奋。

  分明是小牛,却对老草特别感兴趣,跟苏业豪幻想中的豪门大少,截然不同。

  确实有人喜欢端着架子,高高在上。

  但他们都不是。

  ……

  吃到八点多钟,回家后没忘记正事。

  一直熬到大半夜,等其他人睡着后,苏业豪偷偷摸摸下了楼。

  仗着个头高,摘下门口的八卦镜,摸完发现……好家伙,纯铜的,有两厘米厚。

  当即傻眼了,这个怎么砸裂?

  随即又盯上了游得正欢快的金龙鱼,以及附近满是檀香味的财神像。

  苏业豪完全没发现。

  寄宿在他家的姜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蹲在楼梯口,表情古怪观察着他,猜测是在梦游。

  不一会儿。

  姜渔就看见苏业豪用渔网抄起龙鱼,偷偷摸摸装进袋子里。

  还没忘记加点水,轻手轻脚出了门。

  闷死龙鱼?

  当然不,这玩意儿也挺贵的。

 文学

次日一早。

  苏业豪被闹钟吵醒,伸着懒腰刷牙洗漱。

  他的套房里,包含一个书房、一个衣帽间,外加带按摩浴缸的卫生间,面积足有一百多平米,相当宽敞。

  除了奢华之外。

  最让他满意的是,哪怕再乱糟糟的,当晚回家之后,一切都会恢复原样。

  脏衣服被洗完,并且熨烫平整,书桌上摆放着新鲜的糕点和水果,花瓶里的鲜花隔两天就会换掉,就连空气里也带有柑橘香水味。

  当然不会有什么田螺姑娘,这些都要归功于家里的几位保姆们。

  二姨太和三姨太,十指不沾阳春水,每天不是跟朋友喝茶,就是购物、打牌、看电视。

  勉强也算守规矩,花销还在合理范围内,根本没机会往自己口袋里装钱,何况也不敢胡乱伸手。

  别看她们俩人前显赫,实际上没名没分,也没子女,或许哪天就会被扫地出门。

  毕竟早年长得漂亮,现如今年纪都在四十岁开外了,完全比不过年轻姑娘们,只能靠着往日情分,希望苏老爹稍微讲点良心。

  她们的危机感,一直都有,还在随着年纪变大、皱纹增多、身材走样而持续增加着。

  二姨太还好些,名下有点资产。

  三姨太底气弱,被二姨太死死压着,这么多年来也没出头。

  至于苏业豪……家里独子,又有亲妈帮忙撑腰,绝不是两位姨太太敢招惹的,地位当然不会差。

  什么被“后妈”欺负之类的故事,这么多年来从没发生过。

  因为一旦苏业豪告状卖惨,身为正妻大妇的他老妈,真会生撕了这两位姨太太,往后也别想要好日子过。

  要知道,苏老爹的一半资产股份,可都归苏业豪老妈所有。

  ……

  “小豪,醒啦,给你盛一碗花胶鸡汤?换季了,滋补养颜,你上学累,需要营养。”

  说话的是三姨太。

  大早上就穿戴整齐,打扮精致,估计又要跟其他贵夫人们逛街去。

  仍然不习惯跟她们相处,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就好像光明正大把小三、小四一起养在家里,因此对于亲妈出走的决定,苏业豪完全能够理解。

  有别的事情需要操心,苏业豪往门口看去,随口说道:“好,我喝一碗,我爸呢?”

  二姨太笑着回答说:“在院子里活动身体,昨天打高尔夫扭了腰。报纸上又写你的消息了,你爸早上看见之后,差点没气死,最近家里生意忙,你可千万别再惹他生气。”

  苏业豪纳闷了,顺着二姨太手指的方向,拿起一份报纸。

  看完发现,报纸名叫“赌城日报”,头版上就是自己照片,大大的标题写着《三十亿财富继承人——普普通通的平凡生活?》。

  看见这个标题,苏业豪心里就咯噔一下。

  随即往下看,只见文章里以一种调侃的语气,将自己描述成一个不知柴米油盐贵的二世祖,坐着劳斯莱斯上学、戴着二百多万的名表、身边还跟着个小美女,也就是姜渔。

  永远不要低估当地报社编辑的文笔,论起捕风捉影、添油加醋的本事,远远甩开如今的内地同行们一大截。

  仔细看完,把苏业豪气了个半死。

  配图比较大,表和车都被人圈出来,还配上文字“诽谤!他们诽谤我啊!”。

  不仅如此。

  随即又拿起另一份报纸,竟然是《港城早报》,这份报纸的发行量可比《赌城日报》大多了。

  苏业豪上的不是头条,也在头版靠下的位置。

  文章标题是《无视让男人少奋斗五十年的女人,赌城苏家大少霸气拒绝东凰集团绝世大小姐!》。

  这标题。

  无论怎么看,都透着一股挑事的味道,像极了往后的标题党。

  内容还是老一套,捕风捉影描述了赵乙梦公开示爱,被四海国际大少爷拒绝的内容,顺便评价一番赵乙梦的容貌和才华。

  别问为什么会让这种消息上头版,当然是因为读者们最爱看这些豪门情仇的内容。

  港城那边的名人翻来覆去,人们早就看腻了,好不容易找到些新鲜消息,刚巧又没什么大事发生,顺理成章就把这种新闻排到了前面。

  要知道,无论是东凰集团还是四海国际,在港城的名气都不差。

  而且这里面还牵扯到汤家,在港城更是众所周知,许多人都去过汤家的医院,再不济也去汤家的药店买过药。

  也有报纸,一本正经描述昨天早上的采访,说苏业豪澄清谣言。

  可版面靠后,篇幅很短,加起来也没一百个字,很难被关注。

  还有媒体翻旧账,将琳达·云、姜渔、赵乙梦的照片排列,标题是《四海国际大少爷,竟是风流浪子?》。

  苏业豪看见时候,脸都黑了。

  只见文章里说匿名采访了校内学生,据可靠消息,他经常换女朋友、学习成绩很差、还经常欺负同学。

  无论赌城还是港城,就这么点大、就那么多人。

  报纸上的内容每天要塞满,但凡是有点意思的消息,想登上去并不困难,就连路人被狗咬这种小事,都能水完一整个版面。

  看来看去,没一个好消息,难怪苏老爹会吹胡子瞪眼。

  考虑到这些只是报纸,电视台里也有关于苏业豪的新闻内容,而它们覆盖的群体又那么多,估计这次要出点小名,只可惜不是什么好名声。

  将他跟美女照片放在一起,总能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苏老爹在院子里逛几圈,累了。

  心情也稍微平静了点。

  他早就知道自家儿子不成器,之前已经习惯了,可这次家丑外扬,难免后悔昨天坐视不理,没去挡住那帮记者。

  走神想事情,从大门进来。

  苏老爹从水族箱旁路过,没仔细看,只是隐隐约约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习惯性来到财神像前,抽出檀香,抬头后突然惊叫出声:

  “财神爷呢!?我顶你个肺,谁动了财神老爷?”

  苏老爹赶紧往餐厅走。

  再次路过水族箱时候,眼睛都瞪圆了:

  “鱼呢!我那二十八万的招财风水鱼啊!都养四年了,哪个王八蛋偷了我的鱼!!!”

本文标签:高H纯肉放荡脏话H文

上一篇:2021最新(护士交换配乱吟粗大交换绿帽)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公息肉欲28篇小说目录:一村长尝遍全村妇女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