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乖女又嫩又紧|在车内一次次挺进深处故事

2021-11-16 09:10:3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沈曼君微微地皱了皱眉,看着封墨这个认真的样子,她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站了起来。

  “那好吧,我先走了。”

  她拿起沙发上的包包,迈着小碎步离开

沈曼君微微地皱了皱眉,看着封墨这个认真的样子,她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站了起来。

  “那好吧,我先走了。”

  她拿起沙发上的包包,迈着小碎步离开了封墨的办公室。

  简宁安阴沉着一张脸,坐在一旁的凳子上。

  “为什么你们两个之间还有来往,封墨,如果不是今天我来公司找你的话,你还准备要骗我多久?”

  她有些气愤,封墨明明已经答应了,自己不会再跟沈曼君有任何的来往,可两个人私底下竟然还有联系,沈曼君都可以轻轻松松地进入封墨办公室,可在两个人私底下没有少来往。

  “你听我解释事情并非像你想想象的,我和她在此之前的确是没有过什么联系,她今天突然过来找我也在我的意料之外。”

  封墨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解释才能够让简宁安相信自己所说的话,毕竟一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的内心就有一种莫名的慌乱。

  “我就不信事情会这么巧,怎么偏偏今天我来找你,有好巧不巧的在这里碰到了她。”

  简宁安冷笑了一声,显然并不相信他说的话,原本心情就不是很好,现在更是差到了极点。

  她板着一张脸站起了身来,怒气冲冲地朝着办公室外面走去,封墨见状急忙追上了前去拦住了她的去路。

  “让开。”

  简宁安强压着心中的怒火,因为此时她还在封墨的公司,所以不想把事情闹得太难看,毕竟封墨可是封氏集团的总裁,更何况家丑不可外扬他们的这些事情简宁安不想闹得人尽皆知。

  “宁安我……”

  “好了,别说了我什么都不想听,今天晚上我带简单去慕容家,你随意。”

  简宁安说完甩开了他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她的心中真的很介意封墨和沈曼君之间有任何的关系。

  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接受一个带有目的的女人接近自己的老公。

  封墨心中顿时一股无名之火缠绕着,他掏出手机立刻拨通了沈曼君的电话。

  “封墨,怎么了?这才分开这么一会,难不成就想我了。”

  电话那端,沈曼君有些得寸进尺的娇滴滴的打趣道,封墨一听顿时火冒三丈,沈曼君这样的行为无疑是火上浇油。

  “沈曼君,你为什么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过来,我说的话,难不成你都当耳旁风了吗?”

  他满是愤怒的质问的,简宁安如此聪慧的一个人,若是沈曼君露出什么马脚的话,她必定会有所觉察,至于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封墨始终都觉得自己好像是做了一场梦,那种感觉十分的不真切。

  沈曼君闻言,脸色微变,她微微的蹙了蹙眉,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不敢再像刚才那样挑逗封墨,因为跟封墨相处过一段时间,所以封墨的脾气她还是有所了解的。

  “封墨,对不起,我并不是有意的,我要是知道简宁安回去找你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踏进你的公司半步。”

  沈曼君转而转变了一副嘴脸,委屈巴巴的说道,她很担心封墨一气之下会弃自己与不顾,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她这么久以来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沈曼君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你心里应该是一清二楚的,其他的我也就不多说了,你好自为之。”

  封墨说完就立刻挂断了电话,他努力的回忆着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现在越来越确定,那天晚上自己和沈曼君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如果要是发生了什么,他作为当事人肯定不会觉察不到任何的异样。

  “封......”

  沈曼君还想在说些什么的时候,电话那段就传来了嘟嘟的声音,她紧紧的攥了攥手机,脸上闪过了一抹狠戾之色。

  “封墨,简宁安,这都是你们逼我的,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得到封墨这样的恢复,沈曼君的心中很是不爽,她拼命的想要得到封墨,可是这个男人却总是如此冷漠的对待她,哪怕是她都已经把事情做到了那一步,可封墨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动容。

  沈曼君拿出手机来,从手机里翻找出了那天晚上她和封墨拍的亲密照,脸上闪过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这些照片就是她最后的底牌,既然自己得不到的,那谁都不要得到,沈曼君就是抱着这样的一个心态,保不齐什么时候,她一时脑热就会把这些照片全都发给简宁安。

  简宁安脸色有些不太好,去往慕容家的路上,她一直郁郁寡欢的看着窗外,当看到沈曼君出现在封墨的办公室的时候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一种强烈的不安。

  快到慕容家的时候,她这才收回了视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她可不想让慕容夫妇和简单看到自己现在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车子停在了慕容家的大门口,简宁安下车后,畅通无阻的走进了慕容家的大门,整个慕容家上上下下都已经知道了简宁安的身份,门口的保安自然不敢轻易将她拦下。

  简单一放学就被慕容夫妇接了过来,简宁安轻轻的推开了门。

  “我来了!”

  她开心的喊了一声,自从知道的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后,和慕容夫妇有了一个深入的接触后,简宁安还是很喜欢这里的,到底是自己的亲生父母,总是会时不时的带给她一些温暖。

  这份温暖,慢慢的冲淡了简宁安内心深处对他们的怨恨,这些温暖也是她在以前的家中并未体会过的。

  “妈咪!”

  简单放下了手上的玩具,开心的奔向了简宁安。

  “简单宝贝,有没有乖乖的听姥姥姥爷的话呀!”

  简宁安轻轻的刮了刮他的小鼻子,一脸宠溺的问道,听到简宁安称呼她们为姥姥姥爷,慕容夫人和慕容海的心中很是动容,他们满怀欣慰的看了彼此一眼,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高兴,这也意味着简宁安已经在开始慢慢接受他们了。

  “宁安,简单在这里特别听话,这个你不用担心,以后你要是没时间,简单就交给我们来接送吧,对了我叫张妈给你炖了燕窝,快趁热喝了。”

  莫容夫人倒是很想喝简单多接触接触,她觉得对简宁安有所亏欠,所以现在想要加倍的对简单好,以此来弥补自己心中的亏欠。

  “好。”

  简宁安笑着点了点头。

  “咦,怎么就你自己来了,封墨呢?”

  慕容海看了看简宁安的身后,迟迟不见封墨的身影,他不禁开口问道。

  “封墨他公司临时有事,所以只有我过来了。”

  她的脸色稍稍的有些变化,紧接着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道,慕容海和封墨同为生意人,自然是知道应酬是少不了的。

  慕容海的脸上闪过了一抹惋惜,原本他有一个重要的投资项目准备好好跟封墨谈谈的。

  “既然如此,那我明天有时间直接去公司找他吧。”

  他自顾自的嘀咕着,简宁安和慕容夫人的全部注意力已经完全被简单给吸引了。

  “宁安,简单这孩子可真是够聪明的,这东西一学就会。”

  慕容夫人赞不绝口的夸奖道,对这个简单真是喜欢的不得了。

  简宁安淡淡的笑了笑,自己的宝贝儿子多优秀,她这个做母亲的最了解不过了,简单从小智商就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同龄的孩子,简单的功课她从来不用担心。

  他们一家四口在客厅谈笑风生,画面十分的温馨和谐,慕容倩倩一下楼就看到了这副温馨的场景,心中顿时非常的不是滋味,突然间觉得自己就像是外人一样,她紧紧的握着楼梯扶手,满眼怨恨的盯着简宁安。

  “宁安,你肚子的孩子得有五个月了吧。”

  慕容夫人看着她那微微隆起的小腹,一脸慈爱的询问道。

  “时间过的挺快的,马上就要六个月了。”

  简宁安轻轻的将手搭在了小腹上,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母性的光辉,她很期待肚子的即将出世的宝宝。

  “简宁安,你彻底的毁了我的生活你知道吗!”

  慕容倩倩的心情久久无法平复,原本幸福的坐在父母中间,谈笑风生的人是自己才对,简宁安的出现改变了一切,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局外人一样,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慕容家赶出去的外人。

 文学

然而作为当事人的简宁安对于这一切却是毫不知情,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回来后就让慕容倩倩离开这里,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把慕容倩倩心在拥有的一切都给抢回去。

  简宁安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考虑,她现在有着自己喜欢的工作,并且还在设计这一领域颇有成就,又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和可爱的孩子,眼前拥有的这一切已经让她感到很知足了,所以压根就没有要去争抢的意思。

  “宁安姐来了。”

  慕容倩倩虽然心有不满,但是当着慕容夫人和慕容海的面确实装作一副热情的样子,看上去好像很欢迎简宁安的到来,但实际上,她希望简宁安永远都不要再踏进慕容家半步。

  简宁安嘴角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点头回应了一下。

  “妈咪,今天晚上我可以留在外公外婆家吗!”

  简单轻轻的咬了咬嘴唇,一脸期待的看着简宁安,好像很想留下来的样子,血缘真是一种非常奇妙的关系,简单虽然在此之前并没有和慕容夫妇在一起过,但是现在却非常的亲近,哪怕是就见过几次面。

  慕容倩倩闻言,脸上闪过了一抹异色,因为不喜欢简宁安所以她也连带着并不喜欢简单,以至于简单说出想要留下来过夜的时候,她顿时很不乐意。

  “妈咪!”

  简单见简宁安并没有立刻回答自己,轻轻的晃了晃她的胳膊再次撒着娇。

  “宁安,不如你就答应下来吧,正好可以让简单好好的陪陪我。”

  慕容夫人也开口替简单求情,她倒是也很想让简单留下来。

  “好吧,既然你这么想留下来的话,那就住一晚吧,正好明天不用去学校。”

  看着小家伙如此的想要留下来,简宁安那里忍心拒绝呢,只好答应了下来,简单开心的点了点头。

  “太好了!”

  “简单明天外公和外婆带你去海洋馆玩儿好不好呀!”

  慕容夫人喜形于色的刮了刮简单的小鼻子,满心欢喜的说道,慕容倩倩闻言紧紧的皱了皱眉。

  “妈,明天你不说要和我一起去逛街给陆伯父陆伯母买点东西的吗?”

  她一时心急,直接开口说道,慕容夫人脸上的笑容怔了一下,神情又很快的恢复了正常。

  “买东西着什么急,你陆伯父陆伯母过两天才回来呢,不着急,明天我和你爸先带简单去海洋馆。”

  陆夫人的视线一直停留在简单的身上都不曾移开过,陆娇娇顿时有种强烈的被忽视的感觉,以前高高在上被捧在手心里的公主,现在却突然从高位摔了下来,她心有不甘,可是当着慕容夫人的面,她也不好发作。

  “不如我今天还是先带简单回去吧,下个星期你们再带他去海洋馆也不迟,还是倩倩的事情比较重要一些。”

  简宁安似乎看出了慕容倩倩脸上的失落和不满,她不希望因为自己和简单的到来,就让这个家发生不好的变化,所以当即做出了让步。

  慕容倩倩非但没有动容,反而还认为简宁安就是在自己的面前演戏故作懂事,她紧紧的攥了攥拳头,看向简宁安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敌意。

  “宁安,真不用等陆家夫妇回来之前准备好了就行,再说了不过是两家的父母一起吃个饭,以前又不是没有见过面,何必要搞的如此严肃。”

  慕容夫人不以为然的说道,她的心思依旧在自己那可爱的大外孙子简单的身上。

  陆垣衡心中始终没有放下简宁安,但是他也深知自己和简宁安之间不会有结果了,为了能够和简宁安的关系不仅仅是朋友,所以他选择了和慕容倩倩在一起,起码这样以后还有机会见到简宁安。

  “妈......”

  慕容倩倩的语气中有几分失望,她轻轻的叫了一声,慕容夫人的脸上闪过了一抹不耐烦。

  “行了倩倩,礼品的事情我和你爸爸自然会处理妥当你就不用担心了,对了,你不是说今天约了朋友要出去吗,时间已经不早了快去吧。”

  “那好吧。”

  她紧紧的咬了咬嘴唇有些委屈的答应了下来,慕容倩倩满怀失望的转身上了楼,自从简宁安回来以后,慕容夫妇对待慕容倩倩的态度发生了些许的变化。

  因为他们夫妻两个觉的对简宁安心存愧疚,所以对简宁安格外的好一些,想要弥补这些年来的亏欠,但是慕容倩倩却并不是这么想,她只知道自己大小姐的地位有些危险了。

  “对了,你不是说有件衣服想让我改造一下吗,不如就趁着今天这个机会我看看衣服怎么给你改造吧。”

  简宁安觉得大家坐在客厅内的气氛突然有些尴尬,于是就岔开了话题说道。

  “那件衣服在我的衣柜里挂着,你去拿吧,用防尘袋装着的那件就是。”

  慕容夫人想要陪简单一起玩游戏,所以既让简宁安独自一人上楼去拿,她起身朝着楼上走去,轻车熟路的走进了慕容夫妇的房间。

  慕容倩倩收拾好了以后准备离开时,恰好看到了简宁安进慕容夫人的房间,心中不仅泛起了嘀咕,“奇怪,她进我妈的房间干什么,难不成想要偷东西。”

  她心里一边想着一边跟了进去。

  “简宁安,你在干什么?”

  慕容倩倩突如其来的大喊了一声,让专心打量衣服的简宁安吓了一跳,她手中的衣架从手中滑落,衣服不小心被衣柜的把手给勾住了,紧接着一阵布料撕裂的声音传来,简宁安瞬间回过了神来。

  方才还是完好无损的衣服,现在却突然间撕裂了一个打动,她眉头不着痕迹的蹙了下。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简宁安你心虚什么?”

  慕容倩倩双手环抱在胸前,接着高跟鞋的优势,居高临下的睥睨着简宁安,一脸孤傲的质问道。

  “妈她让我过来拿衣服,这件衣服她想让我帮忙改一下。”

  简宁安淡淡的撇了她一眼,不紧不慢的解释道,听到简宁安对慕容夫人的称呼,慕容倩倩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她眯起了那双阴狠的眸子,紧盯着就简宁安。

  “改口可真快啊,这么快就开始叫妈了,简宁安我可真是小瞧你了,三番两次的带着孩子回来你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慕容倩倩毫不掩盖的直接开口问道,她的真面目已经在简宁安的面前暴露无疑。

  “我没打什么鬼主意,是爸妈打电话让我带着孩子回来吃饭的。”

  简宁安轻描淡写的说道,她之所以会带着简单过来,的确是因为慕容夫妇打了电话,如果他们不打电话的话,简宁安也不会不请自来,虽然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但是总觉得有种界限,所以她也不太好意思主动带着孩子上门。

  “哼,简宁安得了吧,在我面前你就不要再演戏了,你有什么好炫耀的,就算是你是他们的亲生女儿那又如何,跟他们朝夕相处了这么多年的人是我,你别以为你带着孩子时不时的回来刷个存在感,慕容家就是你的了。”

  慕容倩倩张牙舞爪的呵斥道,她对简宁安的厌烦已经达到了一个顶点,然而听闻此言的简宁安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轻笑了两声,在她眼里,慕容倩倩现在就像是个跳梁小丑一样。

  “我想你应该是多虑了,我回来并没有要跟你争抢什么的意思,爸妈对我的态度你也看到了,如果我真的要争什么,你现在恐怕已经不会站在这里跟我说话了,你跟他们共同生活了这么多年的确是不假,但是血缘关系摆在这里,你不得不认。”

  简宁安缓缓的说道,她越是这样不气不恼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慕容倩倩就越是气愤,再加上简宁安方才的一席话,戳在了她的痛脚处,她怎么可能会不生气。

  “你......你知不知道,自从你回来以后,一切都变了,你口口声声说没有要争抢什么的意思,可是你一回来,爸妈的注意力全都在你和简单的身上,而我就像是个局外人一样看着你们。”

  她硬生生的从牙缝里挤出来了一句话,这话慕容倩倩在心里憋了许久了,今天终于借着这个机会说了出来。

  “难道你就不能换位思考一下吗,二十多年前,我失踪了,爸妈领养了你,把对我的爱全都给了你,现在我回来了,他们肯定觉得心中过意不去。”

  简宁安所说的这一番话不无道理,慕容倩倩鸠占鹊巢的代替简宁安享受了这么多年的宠爱,也的确已经够本了,如果不是慕容夫妇领养了她,改变了她的生活,那么现在的慕容倩倩一定还在那座人迹罕至的小山村了,过着另一种她想都不敢想的生活。

  “奇怪怎么上去拿个衣服去了这么久。”

  慕容夫人觉得简宁安去了有一会了还不回来,心中不禁有些担心,她便找了过来。

  “那又怎样,谁叫你.....”

  慕容倩倩话说到一半,慕容夫人就推门走了进来,打断了两个人之间的兑换,慕容倩倩立刻转变了话锋。

本文标签:在车内一次次挺进深处故事

上一篇:老师放2个跳D放在里面上课文|我想让你用嘴做

下一篇:男生说穿短裙好和你做|性饥渴的黄蓉与老汉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