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师洗澡让我吃她胸视频免费 经理经常让我用嘴

2021-11-17 09:38:1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实在是算不上翩翩君子。

  “宋……宋端午?”

  韩来张开嘴轻唤一声。

  塌下打地铺的宋端没有回应,韩来奇怪的坐起身,难不成她耳朵震聋了?

 实在是算不上翩翩君子。

  “宋……宋端午?”

  韩来张开嘴轻唤一声。

  塌下打地铺的宋端没有回应,韩来奇怪的坐起身,难不成她耳朵震聋了?

  “端午?”

  韩来俯身看过去,宋端蜷成一团在褥子上,没有白日里的清醒自持,现在的她看上去像一个单纯的小孩子,还很贪睡。

  不知怎的,韩来的心头有些莫名的软,盯着宋端无声抿动的嘴唇,发自心内的笑了一笑,又见那嘴唇微张,咻的流下滴口水。

  韩来瞬间一脸铁青。

  “宋端!起来了!”

  流口水那人猛的睁眼,随意擦了一下,起身看着抱臂盘腿坐在榻上的韩来,她似乎忘了昨夜的事,惺忪着眼微笑道:“公子您醒了,下臣伺候您起床。”

  “不用。”

  韩来道:“我自己来就好,你赶紧去洗漱。”

  宋端莫名其妙,但不用伺候人自然好,回去怀阁,素问瞧见打哈欠的她,有些好笑道:“姑娘昨晚没睡好?”

  昨晚……有些诡异。

  宋端不知怎么说,随便扯谎道:“公子晚上磨牙,我没睡好。”

  素问又没陪过韩来睡觉,也将就着信了。

  吃过朝食后,韩宋二人赶去建武宫,两人才到石阶下,就有一群人呼啦啦的涌了过来,宋端皱眉,下意识的横档在韩来身前。

  “我的郎君啊,您听说没有啊?”

  是成日挨骂的崔郎中挤到前头来。

  我的郎君……

  韩来被这诡异的称呼气道:“听说什么?”

  “我说崔秉直,昨日的廊食宴你又没参加,在这乱凑什么热闹。”李鹤鸣一把拉开他,回头对韩来道,“韩千年,叶文横死家中的事,你知不知道。”

  韩来本就宿醉的头猛地刺痛:“叶文死了?”

  李鹤鸣的表情有些难勘:“你不知道?”

  “不知道。”

  韩来皱眉道。

  宋端转头,李鹤鸣的脸更诡异了,他似乎不太相信韩来,便道:“公子昨日醉酒过甚,回府的时候还不省人事,叶大夫的事情的确没听说。”

  李鹤鸣昨天见过韩来醉酒的死狗样,遂应了口气,半信半疑的说道:“我也是今天早上才听说的,叶文死了,来验尸的仵作说是突发心悸死的。”顿了顿,满是横肉的脸猛地靠近,“但是我听传言,叶文是被活活拧断脖子死的。”

  韩来往后仰了仰身子,没说话。

  叶文上下打量着他,这种眼神让韩来很不舒服,仿佛他是杀害叶文的凶手般。

  “叶家有消息吗?”宋端问道。

  李鹤鸣摇了摇头:“叶家人那边还没说话。”

  韩来和宋端对视一眼,心头布满疑窦,这叶文好好的人,昨天还一起在匡王府里喝酒吃羊肉,怎么今早就死了?

  不对,或者说昨天晚上就死了。

  “话说回来,昨天匡王赏赐的羊肉羹,也只有那个叶文没喝吧。”

  李鹤鸣突然道。

  他漆黑的眸子藏着戏谑,宋端斜睨,似笑非笑的问道:“李少卿这话何意?”

  李鹤鸣虽然是大老粗,但好歹也是京城的官儿,心头颇有细致,他似乎故意有些大胆的说道:“刚才那些人说,匡王昨天赐的酒里……有毒,肉羹可以解毒。”

  李鹤鸣声音不大,但总有人会听到,那张炳文在不远处立刻竖起了耳朵。

  宋端立刻道:“少卿说笑了,怕是那坊间的戏文看多了,人也糊涂了。”

  李鹤鸣不为所动,转头看了一眼北边,冷屑道:“虚与委蛇的东西。”

  北边站着施邵文和张荣书,前者怀抱着笏板,闭目养神,后者正在和同僚说笑,竟还往这边看了一眼,举了举手。

  宋端回应,见李鹤鸣没回头,小声对韩来道:“二殿下兵行险招,公子小心。”

  韩来袖中的手指捻了捻。

  匡王这招这是决绝。

  “只是这件事情。”李鹤鸣继续道,“我总觉得和二殿下脱不开关系,这叶文没听说过有什么心症顽疾,昨天在宴会上和二殿下发生口角,晚上就死了,若不是被催债急死的,那就是有人太过睚眦必报……”

  他越说越大胆,身后的张炳文突然扬声道:“李少卿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在御前栽赃二殿下的名声!你的意思是……是二殿下昨夜派人杀了叶文!”

  谁也没想到张炳文来这一手,众人投目而来,韩来趁机拉着宋端躲开,施邵文和旁边的张荣书对视一眼,神色各异。

  姓张的是疯了吗?

  “李鹤鸣你好大的胆子!”

  张炳文丝毫不知收敛:“二殿下是为君分忧,催缴欠款是分内的事,那叶文违命不还,还肆意顶撞,本就罪该万死。”

  李鹤鸣切齿道:“血口喷人,我看你又欠揍了!”

  张炳文的八字胡一抖一抖的,丝毫不受威胁:“李鹤鸣,方才的话是你说的,死因也是你揣测的,大丈夫生而立天地,总不能说出的话转头就忘了。”

  李鹤鸣自然说不过张炳文,而说不过就动手,一把拎住张炳文的领子,那日散了朝会的一幕再次上演:“你敢再胡说八道一句!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张炳文嬉皮笑脸道:“文官女史打不得,这可是老祖宗的规矩,李鹤鸣,你今天要是敢动我一根手指头,下场怕是会很惨。”

  “行了行了,这马上就要朝会了,二位大人还是别胡闹了。”

  有人打圆场道。

  “就是,要是被陛下知道了,怕是会追责。”

  另有人把他俩拽开,直叹气道:“叶大夫过身了,您二位要是再出什么意外,这靖安城可真是要乱了套。”

  张炳文看着李鹤鸣的猪肝脸,心头很是得意,直冲着那人挑眉,李鹤鸣虽然气的浑身发抖,却还是忍住了冲动,将他狠狠推开。

  “天可杀的东西。”李鹤鸣咒骂道。

  张炳文也啐了一口,这位礼部尚书似乎并不知礼。

  “圣人驾到,百官入殿——”

  终于,左内监在殿门口扬声道。

 文学

  百官入殿,行礼起身,将将坐稳的圣人冷不丁的开口道:“朕听闻,通议大夫叶文昨晚过身了?众卿可知道此事啊?”

  圣人开腔太唐突,殿中众人面面相觑,到底还是川王拱手道:“回父皇,叶大夫的确突遭不测,验尸的仵作说是……突发心症而亡。”

  “心症?”

  圣人似乎看得透一切:“叶文有心症?”

  川王低下头去,乖觉道:“儿臣不知。”

  “叶文不是喜欢骑马吗?”圣人漫不经心道,“患有心症的人可以做这么剧烈颠簸的玩乐吗?依朕看,叶文的死另有原因吧。”

  张炳文瞥了一眼李鹤鸣,那人浑身紧绷,深深的低着头。

  不光他,殿中很多人都在看李鹤鸣。

  “昨天叶文去老二那赴宴了是吧。”圣人问道。

  匡王面无表情:“父皇说的没错,昨日散了朝会后,儿臣在府上设宴,请了不少官卿,想借此商议一下国库还款的事,叶文的确也来了。”

  “那催款的事可有眉目啊?”圣人又问。

  匡王垂头,圣人了解,低冷道:“不中用。”

  匡王立刻跪下道:“儿臣无能,不能为父皇分忧,还请父皇责罚。”

  “起来吧。”

  圣人道:“不争气的东西,什么都指望不上你。”起身下台阶来,瞧着殿中暗生骚乱的官员,深吸了口气道,“怎么都不说话了,朕刚才听说,有人说叶文是因为得罪了老二,被他派人趁夜暗杀的?”

  匡王皱眉抬头。

  “胡言乱语。”旁边的川王接话道,“是谁这么说二哥,合该立刻处死。”

  匡王奇怪的看了一眼这个三弟。

  邪了门,赵元白居然出言维护自己。

  圣人负手踱步:“听说昨夜在宴席上,叶文不但拒绝还款,还出言顶撞老二,致使有些人认为,叶文是老二心生恨意,报复而死的。”

  话音未落,早就僵成一块石头的李鹤鸣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咚的把脑袋磕在那冰冷的地砖上,高声呼道:“陛下饶命!微臣失言!罪该万死!”

  韩来缓缓放下手中的笏板,露出那张冷峻的脸:“失言?污蔑皇子,岂是李少卿短短失言两字就能搪塞过去的?”

  李鹤鸣颤栗如筛,丝毫没有方才殴打张炳文的气势。

  “微……罪臣知错……还请陛下恕罪。”

  “恕罪?”韩来冷笑,“若是讹传开来,岂非毁了二殿下的名誉,更叫全天下的人都失信于君威,赵皇室颜面在诸国何存?”

  匡王一脸疑惑,老三和韩来是怎么了,怎么今天都在向着自己说话。

  “就算李少卿心直口快,却也该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宋端道。

  匡王又猛地看向她。

  怪哉怪哉。

  就连宋端也这样。

  “老二?”圣人回头问他,“你没什么话想为自己辩解的吗?”

  匡王躬身道:“回父皇,李少卿此言……儿臣实在是不知如何自辨,有道是清者自清罢了,昨日廊食宴上,也有不少人对还款一事模棱两可,可是他们今早也都全须全尾的来上朝了,若是论得罪,又岂会只有叶文一人,说的奇些,叶文被催款一事活活吓死到还有可能,暗杀?儿臣还不至于如此狭隘心胸,父皇明鉴。”

  “殿下恕罪!”

  李鹤鸣又连着磕了三个响头,地砖上瞬间变红,惹得周遭惊恐。

  “你现在倒是怕了,方才在御前言之凿凿的时候,也不见你这般殷勤。”张炳文冷冰冰的嘲讽道,“李少卿还真是不会敢作敢当。”

  李鹤鸣又怕又气,伏在地上的手缓缓攥拳,额头的汗混着血蜿蜒在脸上。

  “罪臣再也不敢了,还望陛下和殿下看在罪臣这么多年为朝廷效力的份儿上,从轻发落。”他说出来的话没有一丝温度,“罪臣一定管好自己的嘴。”

  “老二。”

  圣人并没有下决断,而是把这个机会给了匡王,那人打量着地上瑟瑟发抖的李鹤鸣,本想从重责罚,忽然接触到一记目光,似鞭子般抽打在自己身上。

  正是曹琦的父亲。

  御史台大夫,曹燮。

  他体态宽硕,腰身笔直,如一座巍峨高山般伫立在离龙椅最近的位置,坚毅的五官藏着岁月流过的痕迹,似镇殿阎罗般让人望而生畏,不敢直视。

  匡王愣了一下,随即改口道:“父皇,那便从轻发落吧。”

  圣人闻言,饶有怪异的看着他:“李少卿这样污蔑你,你就打算从轻放过?”

  匡王颔首:“儿臣既然决定替父皇分忧,就做好了背骂名的准备,何况这又是个吃力不讨好,得罪所有人的事,不说李鹤鸣,不知道在座有多少人背后说的要比这个难听成百上千倍。”深吸一口气,“儿臣并不在乎,儿臣只是愧对父皇,没能把这件事情办好,辜负了您对儿臣的信任。”

  “二殿下是开了窍了?”

  程听咕哝道。

  宋端冷淡一笑,没有接话。

  果不其然,这一席话说出去,圣人的脸色好看了许多,于是道:“既如此,就罚李鹤鸣三年的俸禄,以示惩戒。”

  李鹤鸣如临大赦,整个人虚脱般斜趴在地,声音疲惫:“罪臣多谢陛下,多谢殿下网开一面……”

  “陛下。”

  张炳文举着笏板道:“那叶文的身后事?”

  圣人斜睨着他:“礼部的规矩呢?”

  “回陛下。”张炳文道,“叶文是四品文官,按照礼部的规矩,遗赏是四万两银子和一张十六尺的金线羊毛毯裹身。”

  圣人哦了一声。

  张炳文以为此事完了,谁知道圣人忽然变卦道:“追赏就不必了。”

  此言一出,殿中死寂一片,朝臣死了不追赏,这可是戴罪身死的规矩。

  饶是张炳文也没想到,多问了一句:“那裹身下葬的羊毛毯?”

  “也不必了。”

  圣人说着往后殿后去:“都退下吧。”

  众人扑啦啦下跪送行,起身后都不自居的绕开还趴在地上的李鹤鸣,他们互相看着,大家都心知肚明,没人开口,但似乎已经讨论过了般,脸色秒趋惨白。

  宋端行至韩来身侧,低低道:“公子。”

  不处罚李鹤鸣便是坐实了匡王的罪行,不追赏叶文则是认同了匡王的做法。

  如此,他们方才开口维护匡王也情有可原,便是料到了这一点。

  圣人很满意匡王此行杀了叶文,以此杀鸡儆猴的行为。

  那户部尚书季青云路过身边,韩来眼底无情,嘴上笑道:“尚书可放心了。”望向前头那些无头苍蝇般慌乱的官员,“这回,怕是没人敢不还钱了。”

  季青云没言语,拱手低头微笑。

本文标签:老师洗澡让我吃她胸视频免费

上一篇:男朋友让我对着摄像头自己做 黄蓉被春药变态调教小说

下一篇:掀开超短裙老师的裙子挺进去 骑在突出的木棒上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