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热(在办公室挺进市长美妇雪臀)全章节阅读

2021-11-17 09:44:3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梁子极恭敬地给宋德山行礼:“又得麻烦五叔。”

  “自家人,说什么两家话。这不叫麻烦。出了这样的事,你知道你师傅师娘的脾气,不乐意让他们担心,你就该直接来

梁子极恭敬地给宋德山行礼:“又得麻烦五叔。”

  “自家人,说什么两家话。这不叫麻烦。出了这样的事,你知道你师傅师娘的脾气,不乐意让他们担心,你就该直接来告诉我。”宋德山拍拍梁子后背,感觉都年轻人后背上结实的肌肉,就赞许地点点头。“小子不错。”

  梁子和栓柱在宋家这些两年,都长大了身材,看着就让人欢喜。

  宋德山和夏氏就还有些顾虑,让宋德山不要过火。

  “还得看梁子的想法。”他叔婶虽然不好,但毕竟是梁子在这世上最后的亲人了。如今时移世易,可能梁子有了不同的想法呢。

  要是梁子有跟他叔婶和好的愿望,将来也有了家,有亲戚来往呢。

  淑媛就轻轻地哼了一声,但是她什么都没说。

  梁子连忙摇头,说他不并不想跟叔婶和好。“师傅这里就是我的家。师傅和师娘就是我的爹娘。我不需要别的亲戚来往了。师傅师娘,还有师弟师妹,你们不要不要我,这在这世上就不孤,我就有家。”

  宋逸山和夏氏就都感动了,连忙安抚梁子,说他们永远不会不要他。

  “你说的对,师傅这就是你的家。 你就是我们的孩子。跟你兄弟和妹子一样的。”

  这两年的相处,他们是真的早就将梁子和栓柱看做是自己的孩子了。

  梁子也红了眼圈,扑通一声就跪宋逸山和夏氏跪下了,嘴里喊着师傅师娘。以前这样的话,宋逸山和夏氏也说过。但是今天情况不同。

  “我叔婶并不是真心待我。就是看我出息了,能给他们带来好处了。那是火坑,我再不想跟他们有瓜葛。”

  “我梁子哥说的对。”淑媛立刻就说,“爹娘,你们也别忘了。当时咱们给了那两口子银子,说好了,将梁子哥买断了。他们现在来找,那就是无理取闹。”

  他们不搭理那两口子,才是正理。

  “这话对。买断了的,他们再来找人,就是犯了律条。我这回治他们就更有理了。”宋德山就说,梁子尽管放心,“过完节我就去办这件事,保管他们不敢再来找你。你从今往后,就一条心跟你师傅师娘过日子。他们不能亏待你。”

  梁子不住地点头,心头压着的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没了。

  一众人就又高高兴兴起来。

  陈倩倩就抽空问宋德山,宋俊山的事情解决的是否顺利。一边的小存孝就跟梁子和栓柱说,要去宋家洼子看看。

  淑媛也想去宋家洼子看。

  宋德山就在告诉陈倩倩,说事情解决的非常顺利。宋俊山这回是没话说了。

  “没打起来?”

  “咱娘把他给打了一顿。”宋德山嘿嘿地笑。

  陈倩倩也就跟着笑了起来。

  淑媛有些日子没去宋家洼子了,就也想趁此机会去看看。不过,在那之前,她得先去前院瞧瞧刘三娘。

  淑媛就这么说了。

  “是该去看看。”夏氏就说。

  宋德山就冷笑了两声。今天虽然大体上他还是高兴的,但是宋存礼和刘三娘的做法,却让他很不痛快。

  “你白对他们好了。”宋德山跟淑媛说。

  淑媛心中也有些凉,但却说:“他们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刘三娘的压力应该是非常大。这种情况下,可能没有明确支持宋俊山,就已经是刘三娘的极限了。毕竟,她是宋俊山的儿媳妇,往后还得在一块过日子。

  而宋存礼,宋存礼的无奈、尴尬和痛苦,她都看在眼睛里。

  “你是怎么对他们的,他们又是怎么对你的。”宋德山却说,“谁没个苦衷。可这大是大非的事,就不该含糊。”

  这是宋德山的英雄气概。

  陈倩倩在旁边听着,看宋德山的双眼几乎满是小星星。她越来越崇拜自己的夫君啦。

  “五叔,我们不能按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别人。”

  “别人!”宋德山就哼了一声。

  淑媛的话说出口,就也意识到了。她就笑了笑:“三哥三嫂,还是跟二伯很不一样。”

  “你这一点,还是像你爹你娘。”宋德山就说,“得了,有我给你看着呢。”

  似乎就此放任淑媛对宋存礼和刘三娘的宽容了。

  大家都想去宋家洼子,宋老爷子也隐晦地表露了这个意愿。老爷子不好意思明说。

  淑媛暗笑,就张罗着让宋老爷子也去,宋老爷子这才答应了。

  “早点儿回来。有啥可看的。”宋老太太就说,她对那片地,以及煮碱,还有赚大钱的事,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宋老太太这才是脱离了低俗趣味的人啊。她是真不看重银钱,有吃有喝,有儿子媳妇孙子孙女给她使唤,她就不再在意其他的事。

  “爷,你们在前头慢慢走着,我去看看我三嫂。”淑媛就说。

  夏氏和淑云都跟她一起,陈倩倩和淑娴也要去看刘三娘,不过她们不往宋家洼子去。

  前后的后门是开着的。

  淑媛就带头走进去,然后她就听见了吵闹的声音。

  宋俊山在寻死觅活,一边砸东西,一边在大骂宋存礼和刘三娘。他这骂人的话,让倩倩几个听了,都面上通红,尴尬极了。

  淑媛就站住了,知道现在不能去看刘三娘了。

  “五婶,你跟淑娴回去吧。”

  陈倩倩答应一声,扶着淑娴的胳膊就往后院去了。

  “娘,咱们也走吧。一会回来,咱再来看我三嫂。”

  夏氏叹气,也只能这样。这种情况,她做兄弟媳妇的,也不好意思闯进去。

  “人啊,都有私心。你三哥三嫂也难。”夏氏一面跟淑媛说。

  “可他们还是对不住媛儿。”淑云就说,面色十分严肃。如果换做是她,哪怕是要违逆自己的爹娘,她也会站在淑媛这一边。

  今天的事,她无权说话,但是一颗心都在这件事上。

  她也知道了宋秀山是怎么表现的。

  她不能改变宋秀山。但是她和宋秀山不一样。淑云在心里再次确认了这一点。

  宋秀山不念淑媛的好儿,她只能加倍回报淑媛,把她爹娘妹子的份儿,都补上。

 文学

她们也坐了车,很快就追上了宋老爷子一行人。栓柱和梁子一个赶车,另外一个骑了匹大青骡,在前面带路。

  宋老爷子坐在最前面的车上,前后瞅瞅,就这兵强马壮的气派,他最为欢喜。 他就扭头对陪在旁边的宋逸山说好。

  这个时候,他对宋逸山是非常满意的。宋逸山和夏氏两口子,两个闺女一个儿子, 并不算是人丁多。他其实一直暗暗期待,他们能再多生两个儿子出来。

  现在,这两口子虽然自己没生,但是养在家里的这俩学徒却都成丁了。另外,他还想到了大宝和小宝。

  这些,都是他宋家人, 都是他宋家的助力。

  “这俩孩子,你收对了。”宋老爷子还跟宋逸山说。

  夏氏在后面,也瞧见栓柱和梁子了。她也挺高兴的,就对淑媛说:“怪不得他叔婶要跟他来往,把他要回去。我平时都没咋注意,咱梁子都出息成这个样了。这谁看见不眼馋啊。”

  “娘,梁子哥出息这样,固然是梁子哥自己好,可那也是爹娘你们给培养出来的。别人看着眼瞅行,想捡便宜可不行。娘,你能把自己儿子给别人?”

  夏氏没说话。

  “你能说你不把我梁子哥当儿子看?”

  “我是把他当儿子看。”夏氏就说。这几年梁子的衣食,可都是她照顾的。 吃上不用说了,宋逸山吃什么,梁子和栓柱就吃什么。因为知道两个孩子在长身体,以前又过的苦, 他们还特意多预备鱼和肉给他们吃。

  每一季要换衣裳,夏氏都是先考虑到梁子和栓柱,就是心疼他们,觉得他们本来衣裳就少。

  “ 所以啊,那两口子来抢,娘你第一个就该不让。要是遇到他婶子,你就该挠到她脸上去。让她从前虐待我梁子哥,现在还不要脸要来捡便宜。”淑媛笑着说。

  这就把夏氏也给说笑了。

  就这一路说说笑笑的,就到了宋家洼子。

  宋家洼子如今已经大变了样。原来就是一片荒地,周围连条路都没有。如今,这四周都围上了围栏,还开了个大门,大门两边盖起了房子,白天夜里都有人看守。

  来往的人多了,自然就走出来一条路。为了方便人和车进出,淑媛花了钱,就在人走出来的路的基础上,修了一条能够容两辆马车并行的土路。

  这土路和一般的土路不同,为了更容易通行,有的路段铺了沙子,有的路段还铺了青石。

  到了大门口,淑媛就下了车,走到前面跟宋老爷子一行人聚齐。

  宋老爷子已经听梁子和栓柱介绍了不少,就很期待地问淑媛:“将来是打算把这条路一直修到庆丰去,还要修成官道那样?”

  “是啊。”淑媛点头,“到时候,咱把这条路修的比官道还要好。”

  “那得花不少钱啊。”宋老爷子就说。

  “是得花不少钱,不过值得啊。爷,你不赞成吗?”

  “赞成,我当然赞成。”宋老爷子立刻就说,然后就更加觉得方才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

  淑媛是挣了大钱,可淑媛也花了不少钱。庆丰城里那座金雀桥,淑媛就在里面投了大把的银子。就是那大食堂里,工人们为什么能吃的那么好,那是淑媛自己往里面贴钱了。

  淑媛这边办了煮碱的厂子,立刻就又开始修路了。

  淑媛这么做,显见着也不是图名。

  可这都是有大功德的事业。淑媛不吝惜银钱在做这些事,那就非常对他的心思。

  与其把银子给宋俊山,让宋俊山好吃懒做地花费了,那还不如用来修桥补路,给乡亲们造福,给后代子孙造福。

  “这是给后辈积德的好事,是千年的功业。”宋老爷子说着,看着眼前的情景。

  以前荒无人烟的地方,如今人头攒动,一副忙碌兴旺的景象。

  今天虽然是中秋节,可是好多人不愿意回家过节,他们更愿意在这里挣钱。

  回家过节的工夫,就耽误不少钱呢。

  朴实的庄户人家, 难得有这个赚钱的机会,谁都不肯耽误了。他们还有攀比心,大家比赛着干,看谁煮出更多更好的碱来。

  这块地,本来是他的一块心病,这些年了,一直埋藏的很深,也无法治愈。

  可就在看到这情景的那一刻,宋老爷子这心病就无药而愈了。

  “我也要来煮碱。”宋老爷子说出一句话,把大家伙给吓了一跳。

  “爹,你都多大岁数了,还来干这个活儿。再说,咱家也不缺这个钱。” 宋逸山和宋德山忙就劝宋老爷子。

  “我多大岁数了。你们看那边,人家不比我岁数大。我看着还没我身体好呢。人家能干,我也能干。”宋老爷子看样子,竟不像是说笑的。

  大家都没辙。

  宋逸山就给淑媛使眼色。

  遇到难题了, 就找淑媛。

  谁让在大家伙眼睛里,就淑媛鬼主意最多,最会说话呢。

  淑媛笑着过来:“爷,你要来煮碱,也行。就是你来了,就抢了这些人挣钱的机会了。”

  这地里的碱虽丰富,终究有了限。宋老爷子煮了,其他人能干的活就少了,挣到的钱也就少了。

  煮碱这活其实挺辛苦,不是家里穷,真需要钱,谁乐意干这个活儿呢。

  宋老爷子就哎呦了一声,说对。他就不来煮碱了。但是他也想干点儿什么。

  淑媛知道宋老爷子的脾气:“爷,要不然,你有空就过来,看着人修路吧。”

  煮碱的事,淑媛不想让宋老爷子掺合。

  宋老爷子的想法不能说不好,但是在管理上, 有他掺合,肯定麻烦多多。

  修路不挣钱,却是大好事。

  宋老爷子立刻就点头答应了。“我不光看着,我也能帮着填土平地,我啥都能干。”

  都随你老高兴。

  一众人,又都欢欢喜喜。

  他们一路往里面走,就看到有些人搭了简易的窝棚。那是晚上都不回家,通宵干活的人们自己搭建的。

  走着走着,就听见有人喊干爹。

  宋老爷子立刻站下了。

  淑媛也瞧见了来人,笑着喊大姑。

本文标签:在办公室挺进市长美妇雪臀

上一篇:掀开超短裙老师的裙子挺进去 骑在突出的木棒上

下一篇:转过去趴着疼也忍着:男的让我用嘴给他弄出来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