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岳一夜被你要了六次 禁止高潮虐囊袋胀大

2021-11-17 16:08:0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的女儿还懂在荒郊野外采集草药……

  一点一滴的小举动,都让她紧裹藏住的小马甲,在容洵眼里哗啦啦落下。

  白初夏——明空,必定是同一个人。

她的女儿还懂在荒郊野外采集草药……

  一点一滴的小举动,都让她紧裹藏住的小马甲,在容洵眼里哗啦啦落下。

  白初夏——明空,必定是同一个人。

  容安还蒙在鼓里,没反应过来:“唉?大哥你说啥明空?明空在哪儿?”

  白初夏和容洵目光交接。

  无形的电光在碰撞。

  白初夏粉润嘴角轻往下压:“猜得不错,我是明空。”

  摊牌了,我不装了。

  容安目瞪口呆,揉揉耳朵,搓搓眼睛:“白、白初夏,你是明空?我知道你医术还可以,但明空不是个四十来岁秃头矮小的糟老头子?”

  他下意识掐自己的大腿,一阵尖锐的疼意从大腿传出来。

  没做梦啊!

  可白初夏清清秀秀一姑娘,咋会变成传闻中的神医明空?

  “也好,我想请你去容家做客。”容洵缓缓开口。

  白初夏点头,眸光清冷:“最近行程忙,有空再去。”

  她还要在蓉城呆上一段时间。

  还得给白东东治病。

  容洵颔首:“可以。”

  直升机已经抵达蓉城,螺旋桨哐当摇晃噪声巨大。容安眼睛滴溜溜转动,不住打量白初夏,他觉得容貌明艳的白初夏简直不是人!

  长得美艳,博览群书,还是七国名医!

  直升机在医院天台停下,白初夏跳到平台上,容安紧随其后,压低声音说:“初夏姐,我哥的病...事关容氏家族的前途,你可得千万要治好他。”

  白初夏余光一撇,远处,容洵正在和助理谈话。

  容洵眉目干净,血气十足,没有什么大病缠身的预兆。白初夏问:“你哥不辞辛苦追了我四年,他究竟得了什么病?”

  容安声音更低,挤眉弄眼:“就...那种病啊。”

  难以启齿,但很常见。

  白初夏恍然大悟。

  不过还是纳闷:“看起来不太像。”

  “这种事,不是表面看的那样。”容安摇头叹气,“我劝我哥去做个手术,或者吃药治疗,但他总是不听我的——初夏姐你是医生,你肯定能理解,有时候男人就是放不下自尊。”

  白初夏摸下巴,回想起她和容洵初遇的场景。

  她分明记得,小容洵形状完美甚至超出常人...

  按理说,不该有那种病才对。

  “可能是心理疾病或者隐性疾病。”白初夏得出结论,“等我忙完手里的事,抽空给他扎两针。”

  容安感激涕零:“多谢初夏姐!你是我们容家的大恩人!”

  白初夏摆手:“不客气,我去看看河图。”

  这时,容洵迈步走过来。

  白初夏瞅瞅他,语重心长道:“这病不严重,放心。”

  容洵以为她说的是掌心划伤,微颔首:“嗯。”

  “少熬夜少喝酒多吃蛋白,会对病情有帮助。”白初夏叮嘱,那方面不行的男人通常作息不太规律

 文学

容洵:“好。”

  说罢,白初夏迅速下楼去找河图。

  河图还在手术室急救。

  白啾啾和清明在手术室外等候。

  白啾啾扑倒白初夏怀里,眼泪汪汪:“妈咪,河图哥哥还在做手术,呜呜呜...要是河图哥哥没了,啾啾会难过一辈子的,每年还要去给他上香,呜呜。”

  “不用担心,他不会有生命危险。”白初夏抱着闺女,耐心在手术室外等待。

  清明一声不吭,端坐在旁。

  侧脸冷峻地像座冰山。

  但紧闭的唇角还是泄露出他的不安。

  白初夏感到疑惑,按理说清明是容洵的保镖兼助理,此刻应该陪在受伤的容洵身边才对。可他,居然抛下主人,来守做手术的河图。

  这俩人,貌似没啥关系。

  “清明,你以前和河图认识?”白初夏好奇道。

  清明微点头:“嗯。”

  话不多,并不愿意多交流。

  白初夏压下心里的疑惑,耐心等待手术结束。期间她接到白父的电话,白父说张秋月已经疼得昏死过去,但身体没有大碍。

  还有,张大强逃出国了。

  白父并未像往常一样,不分青红皂白呵斥白初夏,相反,语气里满满的自责和愧疚。

  白初夏挂断电话,低头捏捏闺女的小包子脸:“啾啾,今天那个叫张大强的人,不是你爸爸。”

  白啾啾撅起嘴:“啾啾早就知道啦。”

  “你怎会知道?”白初夏不解。

  白啾啾摇晃着小脚丫子,奶声奶气说:“啾啾的爸爸,肯定是个又高又帅的人。啾啾在梦里见过他,他还穿着将军的铠甲,特别帅。”

  就像容洵叔叔一样。

  白初夏莞尔一笑:“将军?铠甲?做什么奇奇怪怪的梦呢。”

  提起将军和铠甲,白初夏脑海里浮现出摄政王的模样。

  以前一起打仗时,那男人也是身穿冰冷的铠甲,装作温柔地抚摸她的小腹:“咱们的孩子如果是女儿,长大后肯定像你。”

  后来孩子没了,那男人也露出冷酷的真面目。

  ...

  一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总算打开。

  河图被送回病房,他还处于全麻昏迷状态,脸色苍白躺在病床上,双目紧闭。

  “病人已经脱离危险,辛苦伤口处理地及时,没有感染。”医生摘下口罩,“内脏轻微破损,不过没有大碍。”

  白啾啾眼圈微红,从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递到医生手里,奶声奶气说:“谢谢医生叔叔救了河图哥哥,祝叔叔长命百岁娶到漂亮的媳妇儿。”

  乖乖巧巧的小女孩,逗笑了在场所有的医生和护士。

  医生叮嘱两句,离开病房。

  白初夏简单检查了下河图,脉搏微弱平稳,呼吸顺畅,总算放下心来。

  清明在病房逗留十分钟,确定河图安然无恙后,这才悄无声息离开。

  ————

  G国。

  张大强自知惹下大祸,连夜逃窜到G国。

  G国贫穷落后,经济不发达,他可以在这个国家暂时避避风头。等白家放弃追究他的责任,他再想办法回去。

  “妈的,晦气。”G国偏远地区的小旅馆,张大强叫上两瓶酒,借酒消愁。

  本来以为是个美差事,空手套白狼就能成为白家的上门女婿。

  结果,那叫白初夏的女人聪明绝顶,一下子识破他的计谋。

  越想越气,一股无名之火涌上心头,张大强将酒瓶子砸碎在地,骂骂咧咧:“白初夏?这臭娘们儿坏老子的事,老子迟早要你付出代价!”

  酒瓶碎了一地的玻璃碴子。

  旅馆门打开,呼啸冷风灌进来。

  黑色皮靴踩在玻璃渣上,轻微的嘎吱声。风吹起他的黑色风衣角,他身上有淡淡的消毒水气息,推推黑框眼镜,嘴角牵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你...你是谁?甭挡老子的视线!”张大强酒意上头,眼前重影无数,只觉得男人又高又冷。

  宋祈衍微俯身,打量张大强邋里邋遢的丑陋模样。

  薄唇微启,嗓音清冷:“丑人,多作怪。”

  每个字都像是从冰雪中冻过。

  张大强打了个哆嗦。

  男人仿佛来自地狱,张大强看见他指尖闪过寒芒——是一把锋利的手术刀。

  宋祈衍舌尖猩红,摘下黑框眼镜,露出一张和容洵极为相似的脸,不过多了几分难掩的邪气和稚嫩。他漆黑双眼凝聚着冷光,比黑夜还要恐怖,没有半分感情。

  宋祈衍居高临下,视线宛如打量唾手可得的猎物:“你,也配和白姐姐攀上关系?”

  白姐姐是雪山莲花,是盛世最明艳的牡丹。

  张大强一把腐烂不堪的淤泥,龌龊不堪的下等人,岂能和她沾染上关系?

  冰冷锋利的手术刀寒芒毕露,在张大强瞳仁里逐渐放大...

  “啊——”

  寒风萧瑟,卷起路旁枯萎的野草落叶,旅馆里传来惊恐的嘶吼声。

本文标签:岳一夜被你要了六次

上一篇:宝宝你的水流得到处都是(三根棍子不停转动)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高H细节肉爽文 好紧 小坏蛋 粗大 征服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