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学长拔出去现在上着课呢阅读 劲腰耸动(h)

2021-11-18 16:49:4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觉得很累很累,加上刚和霍城谨离婚,我语气不是很好道:“没有,一分钱都没。”

  “吃炸药了?脾气这么冲,我可是你妈,问你拿钱怎么了?你翅膀硬了,就不管我好你

我觉得很累很累,加上刚和霍城谨离婚,我语气不是很好道:“没有,一分钱都没。”

      “吃炸药了?脾气这么冲,我可是你妈,问你拿钱怎么了?你翅膀硬了,就不管我好你爸的死活?”

      “我每个月将工资的三分之二寄给你们?你觉得我在京城这么高物价的地方,还能存到钱吗?”

      “你不能存,城谨可以啊?他手头应该很宽裕,你和他说说,让他借十万块钱给你哥哥呗,你哥哥看中一辆车,要二十多万,手头差十万,你作为妹妹,帮帮你哥哥也是应该的不是?”

      “我和他离婚了,所以以后别在指望还有一个提款机给你们提款。”我听着妈妈的话,冷着脸说完,不给妈妈任何说话的机会,直接将电话挂断。

      总是这样,每次开口就是问钱,他们真当我是提款机。

      放下电话后,我又不知道去哪里,我和霍城谨的家,已经不是我的家了。

      我悠悠荡荡,便蹲在好友杨雪的住处,等她回家。

      中午十二点,她拎着包见我坐在她家门口,惊讶道:“南意,你怎么在这里?”

      “我刚才和霍城谨离婚了。”我起身,甩了甩近乎麻木的腿,对杨雪扯了扯唇道。

      杨雪听了有些不可思议,拉着我进门,给我倒水后询问我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简单道:“他爱的女人回来了,所以我们离婚了。”

      “离了也好,最起码他没有偷偷摸摸和那个女人玩婚内出轨,你们两人还没有孩子。”

      当初我和霍城谨闪婚的时候,杨雪就说,闪婚的婚姻,维持不了多久,还真是被杨雪说中了。

      “南意,你爱上霍城谨了,是不是?”杨雪见我不说话,她握住我的手,意味深长道。

      一年的夫妻生活,日夜的同床共枕,怎么可能会没有感情?

      而且,霍城谨又是那么优秀的一个男人,只怕很少会有女人不动心吧?

      “但是我们已经结束了,爱不爱,都……这样吧。”我强忍着酸涩,故作不在意道。

      “好聚好散吧。”杨雪缓缓道。

      是的,好聚好散。

      不知道我和霍城谨,还有没有在见面的时候?

      这个时候,我不知道,我和霍城谨,再次见面,是在我们离婚后的一个月。

      和霍城谨离婚后,我整个人都浑浑噩噩,每天都不知道在想什么,工作经常出差错,总是被说,在我又一次被经理骂做事不认真的时候,回到座位上,旁边的同事拉着我看娱乐八卦新闻,津津有味说道:“听说霍家消失一年的继承人终于回到霍家继承公司了,这也是他第一次公开路面媒体,之前低调的不行,谁都不知道长什么样子。”

      我对豪门的事情并不感兴趣,毕竟离我们生活实在是太遥远了,我怏怏不乐道:“哦?难不成还三头六臂不成。”

      “三头六臂没有,但是对方十足十的俊男啊,你看看,比娱乐圈里的当红明星还要帅,这颜值,简直爆炸。”

      同事扯着我的衣服,让我看杂志上的照片,我被她烦的不行,象征性瞥了一眼,却再也移不开目光。

      照片中的男人,穿着一件冰蓝丝绒意大利三件式西装,发丝凌乱性感,五官俊美如刀刻一般,眼眸细长无情,嘴角勾起一抹不近人情的弧度。

      这个男人,我太熟悉了,毕竟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一年。

      他是我的前夫,霍城谨。

      “怎么样?看傻了吧?刚才还一副没兴趣的样子。”同事见我这幅样子,捧着脸,花痴的笑了起来。

      我强忍着心中的惊涛骇浪,将杂志拿起来翻找他的资料,上面的名字,让我如遭雷击。

      是霍城谨……真的是霍城谨。

      他竟然……是霍家的继承人……

      我生活了一年的丈夫,竟然是大富豪,这简直……就像是在做梦。

      一股难言的无力感,席卷我整个身体。

      他是天之骄子,为什么会和我这种一穷二白的灰姑娘结婚?

      是豪门生活太无趣,想要寻找乐子吗?

      现在新鲜感过了,所以,他想要离婚吗?

      我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小丑,被霍城谨耍的团团转。

      但是冷静下来想,这也怨不得霍城谨。

      我们原本……就是闪婚。

 文学

霍城谨的真实身份,对我打击实在是有点大。

      我平复好情绪,便和公司请假回杨雪的住处休息。

      我暂时住在杨雪那边,毕竟现在房子不好找,杨雪让我暂时住在她那边陪她。

      我睡了一整个下午,醒来已经五点钟。

      我还没有将霍城谨真正的身份告诉杨雪,要是杨雪知道,肯定以为我做梦。

      我从床上爬起来,一脸菜色的打算去厨房弄吃的,门铃响了,我以为是杨雪忘记带钥匙,打开门,便看到一个西装革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口,对我行礼道:“您好,我是尤家的管家,我姓王,请问是慕南意慕小姐吗?”

      对方这么客气正式的问候方式,让我有些惊悚,我抓着衣服,讷讷道;“我是慕南意。”

      尤家?是那个很有钱的尤家集团吗?

      “我受我们小姐的吩咐,特意请慕小姐过尤家参加宴会,请跟我上车。”

      我一脸懵逼道:“我……并不认识尤小姐。”

      有钱人的小姐,我怎么高攀的起?奇怪,对方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请随我上车,见到小姐,你自然便认识了。”

      对方端着九十度完美微笑对我再次伸出手。

      我咬咬牙,只好换上一套浅紫色的长裙,胆战心惊的上了车。

      一路上,我手心都在冒汗,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询问王管家,他又不肯说。

      一个多小时后,尤家的别墅到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别墅,以前都是在电视上看到的,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进入这么豪华的高档别墅。

      我抓着身边的裙子,跟着管家穿过奢华的走廊,一直走,直到到了金碧辉煌的客厅,里面有好几个男男女女端着红酒聊天,每个人身上穿的都是正式的礼服,看起来高档优雅。

      而我突然的出现,让原本还和谐的气氛被打破,那些人看我的眼神,特别的古怪。

      我被他们看得不自在,整张脸都僵了。

      “城谨,我将慕小姐也请来做客,你不会介意吧。”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一道娇媚入骨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抬头,便看到穿着一件香槟金单肩礼服,五官精致漂亮,气质绝佳的女人朝着我走过来,而在她身边的人,是霍城谨。

      在看到霍城谨的一瞬间,我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

      一个月不见,我才知道,自己多么想念霍城谨。

      想念……霍城谨的怀抱,想念他的吻,他的气息。

      我爱上霍城谨了,很爱很爱!

      “呦,原来这就是霍总你和佳佳赌气娶的穷媳妇啊?今天算是开眼了。”

      “可不是,当初我就听圈子里传霍总因为佳佳嫁给雷总的关系,愤怒离开霍家,娶了一个没背景的女人,原本还以为是他们乱说的,没想到是真的。”

      “不过,这女人长得倒还不错,挺水灵的。”

      周围传来一阵嬉笑声,我瞳孔紧缩,全身冰冷。

      原来……是这么回事。

      霍城谨并不是因为无聊才随便找一个人玩婚姻游戏,是因为……自己爱的人嫁给别人,他赌气才会随便找人结婚。

      霍城谨说爱的女人,就是……尤佳吗?

      “行了,你们差不多就够了,不要吓到慕小姐。”

      尤佳拉着霍城谨的手,朝着周围说了一下,客厅瞬间安静下来,可是那些人看我的目光,却如芒在背。

      我感觉自己像是一个丑角,站在一群上流社会的绅士名流中被观赏,被戏弄玩乐。

      “慕小姐,这么冒昧将你请来,希望你不要介意,我今天请你来,其实也是为了和你道歉。”

      “道歉?”我掐紧手心,余光看向霍城谨,却见他犹如见陌生人一样望着我,那一刻,我感觉心被人碾碎践踏。

      赌气游戏结束,我和他,只是陌生人?

      这是霍城谨向我传达的讯息。

      “是的,因为我的缘故,城谨才会和你结婚,给你造成了困扰,希望你能原谅城谨的莽撞。”尤佳伸出白皙修长的手,对我浅笑道。

      她不愧是豪门千金,举手投足都散发着高贵的气息,而我……满是粗茧的手,廉价的衣裙,身上带着贫穷的气息,和这里完全是格格不入。

      我甚至不敢伸出手和尤佳握手。

      我抓紧身上的衣服,红着眼睛,却不知道要怎么说话。

      “行了,她这种身份的人,没资格站在这里,送她出去吧。”

      所有人都用看好戏的目光望着我,我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木桩,动一下都觉得很卑微。

      在我快要窒息的时候,霍城谨开口了,他握住尤佳的手,俊脸无情冷漠的吩咐道。

      尤佳靠在霍城谨身上,娇嗔道;“我请慕小姐可是过来参加宴会的,你怎么就将人赶出去。”

      “她没资格站在这里。”

      霍城谨浅薄残忍道。

本文标签:学长拔出去现在上着课呢阅读

上一篇:难受就一颗一颗挤出来(门卫老宋校花)全文阅读

下一篇:三个人日的我走不了路 异种灌大肚产卵play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