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跪趴从后面高H 在御花园皇上进入太子妃

2021-11-19 16:30:3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丁羽很是严肃的说到,“如此的情况之下,就需要重新的去稳定你的根基,坯实你的底蕴,同时树立起来你的一些信念,让你能够让心的焕发起来!而这一切都需要靠你自己!当然了,你要是靠

丁羽很是严肃的说到,“如此的情况之下,就需要重新的去稳定你的根基,坯实你的底蕴,同时树立起来你的一些信念,让你能够让心的焕发起来!而这一切都需要靠你自己!当然了,你要是靠外面,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无所谓的事情!我只是做一些个人的建议!”

  丁羽越是说的平淡,也就越是激发起来桑顿的好奇心!甚至是决心,自己绝对不能够让丁羽把自己给看扁了!自己怎么能够当着他的面认输,绝无可能的事情!

  从房间里面出来的时候,丁羽给了不远处的安保一个眼神,没有多长的时间,赛提尔就来到了丁羽的身边位置,甚至还故意的跟侯天亮点头,报以歉意的笑容!

  至于侯天亮怎么来理解,这个问题另当别论,并不是那么的重要!但是丁羽当前,这个姿态是必须要有的!自己又不是什么傻瓜,真的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

  “丁先生,有事情?”

  丁羽微微抬了一下自己的眼皮,从这个说话当中明显能够感觉出来,赛提尔飘的有那么一些太厉害了!竟然还当着自己的面拿捏了起来,这个是想要试探一下自己吗?

  你当着布鲁诺和桑切斯两个人的面去拿捏,无所谓的事情,反正你有桑顿这个护身符,甚至还有古德在背后撑腰,但是在自己的面前拿捏?怎么着?霍利恩的事情你就这么快的就忘记了!是不是自己给的教训不够多呀!

  “赛提尔,看样子很是春风得意呀!”丁羽拍了拍赛提尔的胳膊,赛提尔微微的一愣,但随即脸色不由的就是突变,甚至是惨白一片!“叫你过来,是告诉你,给桑顿准备两套座椅,纯木制的那一种,要干一点!还有就是这两天,算了!三天吧!”

  丁羽冲着赛提尔笑笑,“你至少需要三天的时间,应该可以!反正也需要相当的准备时间!给他准备一些器具,用于锻炼的,只需他自己一个人上手,其他人不允许有任何的帮忙,同时请好一点的理疗师给他做相当的按摩和调整!听明白了吗?”

  “丁先生?!”赛提尔的身体有点抖!

  “放心!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丁羽这一次不是拍胳膊,而是拍着赛提尔的脸颊,倒不是那么的用力,但绝对是异常打脸的一种行为!但是赛提尔却不敢有任何的动作,看得旁边的侯天亮也是有些目瞪口呆!主任太霸气了!

  “你怎么处理事情,那个是你自己的问题,但是在这一亩三分地上面,说话的时候好好的考虑考虑!别太把自己当做一回事情!不然的话,明年的这个时候,就需要给你献花了!虽然我不常做这样的事情,但是做一做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是,丁先生!我明白了!”

  赛提尔脸上面不敢有任何的不满,甚至还一副受教的模样!同时赛提尔心下也是有那么一些懊悔!自己刚才说话的时候,稍有那么一些放肆,但是谁能够想到,丁羽这个家伙竟然翻脸不认人,没有给自己留任何的余地!

  但是这件事情,自己还真的就没有地方去说理!甚至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说理!找桑顿少爷去哭诉,没有任何的作用,找古德先生,更是不行,所以自己现在只能是强忍着!

  至于日后会怎么样?那个是日后的事情,现在这个时候,先把眼前的事情给处理好!

  等丁羽离开的时候,赛提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小步轻挪!在去洗手间之前的时候,先是做了相当的安排,但是等待了半个小时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反应,这一点倒是让赛提尔感觉很是不解,什么情况这是?

  上一次的时候,霍利恩是什么情况,所以赛提尔做了非常多的准备工作,但是没有任何的用处,连带着纸尿裤都已经准备好了!可是?一切好像全部都白费了!对此赛提尔很是不解,究竟是什么意思?丁羽就是警告自己一下吗?

  就在赛提尔犹豫之间,突然之间,一阵莫名的感觉,从自己的身上面传来,很是莫名的一种感觉,自己的脚指头好像有点疼!怎么一个情况?有些诧异的赛提尔甚至跺了两下自己的脚,这个不跺脚还好,一跺脚,赛提尔差一点就扯着自己的嗓子呐喊起来!

  自己的脚指头就好像突然之间的被踩扁了!然后又给拿到了火上面烤了一下!那种灵魂之上创来的舒爽,让赛提尔已经瘫软在了地上面!不用想都知晓,肯定是着了丁羽的道,不然的话绝对不会是这样的!

  虽然赛提尔在极力的隐忍,但是这那里是能够忍住的,赛提尔都已经在地上面开始打滚了!甚至在某一个时间,赛提尔都在想,自己还能够坚持吗?如果实在不行的话,那么就给自己一家伙算了!这个根本就不是人能够容忍的极限!

  但是在下一刻的时候,赛提尔突然之间的就愣住了!为啥?因为所有的感觉全部都消散了!

  无影无踪的那一种!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有些不置信的赛提尔甚至还捏了两下自己的脚趾,没有任何的反应!自己刚才的时候是在做梦吗?

  坐在地上面的赛提尔可以说是一脸的怀疑!情况很是不对,但是自己又不找不到有任何不对的地方!刚才的疼痛让自己差一点灵魂出窍,但是现在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怎么可能?

  失神了些许的时间,赛提尔还是醒悟过来,先做相当的安排!把桑顿少爷的事情先给安排好了!至于其他的事情?可以稍微的等一等!就好像是霍利恩一样!他先前的时候也是着了丁羽的道,但是检查来检查去,也没有检查出来任何的问题和毛病!

  安排好了相当的事务过后,赛提尔找医生给自己做了相当的检查,结果没有任何的两样,自己的身体方面没有检查出来任何的毛病,当然了一些老毛病还是存在的,但绝对不会造成其他方面的影响!也就是说脚指头疼的原因,根本就没有找寻到!

  这一点让赛提尔很是恼火,但是恼火的同时,对丁羽神鬼莫测的手段,又显得异常的忌讳!

  找不到原因,也就代表着没有任何能够解决问题的方式和方法,三天的时间呀!刚刚一会的功夫,都已经让自己感觉要去见上帝了!如果说再来一次的话,自己还要不要活了!

  这个不说话还好,真的是想什么来什么!下一刻的时候,赛提尔就感觉到自己的头皮又一次的开始麻木了起来!随后就又是一次地狱般的体验!

  等重新清醒的时候,赛提尔看了一下手表上面的时间,差不多没六个小时的时间,就来一次!一天下来就是四次!而且一共需要经历三天的时间!赛提尔现在的这个心呀!甚至都有那么一种想要去找丁羽决斗的冲动!

  就是言语不慎,稍有冲动而已!你至于采用如此不人道的方式吗?你是人乎吗?

  甚至在这一刻,赛提尔都有那么一些委屈的想要落泪!太尼玛欺负人了!你仗着你自己的手段高超,仗着这里是你的地盘,你就这么的肆意霸道,赛提尔从来都没有想过,原来自己会如此的痛恨一个人!就算是扒皮抽筋,都不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晚上的时候,赛提尔都不敢休息,因为很是不确定,晚上睡觉的时候再来上这一次的时候,自己还会不会醒过来!很难说的事情!至少自己不敢去做这个保证!

  虽然自己笃定了丁羽不敢给自己下黑手,但是这个狠手也是让自己有点承受不住!

  现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难不成让自己现在这个时候去找丁羽摇尾乞怜!自己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这么的去做!不就是三天的时间吗?又能够怎么样?

  半夜的这一次赛提尔是承受住了!但随后就倒在了床上面!是真的坚持不住了!一天三次呀!至少今天是三次!让自己的精气神全部都耗费殆尽!现在连一丝的力气都没有了!现在就想着好好的休息一下!至于明天会是什么样子的情况,明天的时候再说吧!

  不过隔天早上的时候,赛提尔是被疼醒的,甚至于睡梦当中,自己是被恶魔给咀嚼了!可偏偏自己的意识还是清醒的!但是这种疼痛感始终都存在!等下一刻清醒过来的时候,赛提尔才明白,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这种清醒在下一刻的时候就又消失不见了!意识还在,就只有疼痛,却没有任何让自己昏迷过去的意思,很显然丁羽这个混蛋对于情况的把控,巧妙到了豪颠!

  虽然赛提尔极力的隐瞒,但是这样的事情不是说想要瞒着就能够瞒得住!

  霍利恩看着赛提尔,欲言欲止!虽然了解的不多,但是从情况上面来看,应该跟自己是不太一样的!自己都已经没脸见人了!至于赛提尔这边,大家都听到了他低声怒吼,至于其他的方面,倒是没有太多的表现和状况!

  “他对你下手了?”

  赛提尔沉默了些许的时间,微微的点头!注视的看了一眼说话的霍利恩!“我昨天的时候就已经检查过了!就是小脚趾突然之间的疼痛!甚至在哪一瞬间的时候!我都想着把它给剁下去,但是我知道没有任何的用处!五分钟的时间,我就是在地狱里面打滚!”

  “听人说不止一次!”

  “差不多每六个小时的时间就来一次!就是那种牵扯自己灵魂的疼痛,绝对不会让你昏迷过去!我想谁都撞了自己小脚趾的经历,但是相对于那种疼痛,我觉得我的这种疼痛,完全要强烈上十倍!百倍!”

  霍利恩没有去问及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点都不重要!“多长的时间,你能够坚持吗?”对此,霍利恩还是比较的担心!

  “三天的时间!”赛提尔郁闷的提及了一句!“不过也就没有必要有其他方面的动作了!丁羽这个家伙太过于的霸道!而且肆无忌惮!我们在这里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毕竟他的身份有着相当的不同!”

  “事情不会就这么的算了!”霍利恩说这个话的时候,并没有咬牙切齿,但是相对于丁羽给与他的耻辱,这样的事情说的越是轻描淡写,也就越是代表着霍利恩的态度!现在是没有任何的机会,但日后绝对是不死不休!

  只不过稍有可惜的就是他们现在这个时候依旧没有意识到!他们已经没有了什么日后!至于想要去找丁羽报仇这样的事情,可能也就是去见上帝的时候,才会有机会哭诉吧!

  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古德会让他们有机会去见上帝吗?恐怕连见撒旦的机会都不会给与他们的!因为他们所做的事情,也已经严重的触犯了所有人!

  对于赛提尔身上面发生的事情,布鲁诺倒是有所耳闻!就他的理解当中,丁羽虽然有些睚眦必报,但不是说他真的就一点容忍性和涵养性都没有!

  相当的时候他是一个比较平和的人!而且自己也没有听闻桑顿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又或者说在自己没有注意到的地方,有什么意外发生?所以丁羽表现的很是暴怒,直接的就找到了赛提尔!可就算是这样,丁羽至少会给自己做相当的提及才是!

  可是一天的时间都过去了!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这就让人感觉很是怪异了!其中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我能够问一问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中午的时候,布鲁诺刻意给丁羽带了一杯咖啡过来,反正午餐对丁羽而言,可以吃,也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无所谓的!

  “跟你好像没有任何的关系吧!你至于如此的上心吗?”丁羽很是不屑的看了一眼布鲁诺!“而且跟桑顿也没有任何的关系,如果跟桑顿有关系的话,你虽然可能不会是第一个知晓的,但我绝对会事无巨细的告诉你!”

  “你要是这么的说我就更是好奇了!我不是怀疑你,就是有点不能够理解,赛提尔这个家伙是真的飘了?”丁羽的话已经透露出来太多的东西了!

  丁羽脸上面也是露出来很是疑惑的表情来!“我就是感觉有点不能够理解!甚至是有相当的怀疑!你说他们究竟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就不能够正确的认识自己的位置呢?总感觉他们自己就是不可或缺的!要知道地球离开了谁都一样的转动!”

  “就算是缺了你我,也是同样的如此,了不起会有点小混乱,但也就是这样了!”

  “很难说!”布鲁诺摇摇头,甚至有些无奈,“从道理上面来说,他们来到了这里,是一次非常好的机会!甚至是证明自己价值的最好时机,但是他们就好像是你说的一样!有点认不清楚自己的位置了!觉得自己已经是一块不可动摇的基石了!”

  布鲁诺对此很是感慨!“可问题是他们真的是基石吗?至少我现在没有看出来!”

  “看他们现在的样子,应该是不会清醒了!甚至于就算是给予了他们相当的机会,他们也不会清醒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不想让自己清醒过来,如果说稍微聪明一点的话,都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警告了!就算是闻着味,也应该闻出来些许的不对劲了!”

  “不知道,也说不好!也许他们是真的不想让自己醒悟过来,至少现在还是在美梦当中,人生当中究竟能够有几次做美梦的机会,诚然知晓前面就是深渊万丈,但是那又怎么样?及时行乐,及时潇洒就是了!”

  “也许吧!希望到时候他们不会痛哭流涕!”丁羽端起来自己手里面的咖啡,对布鲁诺示意了一下,布鲁诺微微的一笑,也是举起来手里面的咖啡杯!

  两个人现在都有那么一些心造不宣!赛提尔和霍利恩他们现在呀!是真的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甚至于就算是他们想要回头,都不可能回头了!先前的时候刹车坏了!现在呢?连带着自己的方向盘都已经丢了!

  一条道走到黑,什么时候车毁人亡,什么时候才算是真正的告一段落!

 文学

三天的时间,赛提尔究竟经受了什么样子的磨难,没有人清楚,赛提尔也不会把自己软弱的一面留给其他人看得!至少不会自己的下属看到!更不可能让桑顿看到!不过对于丁羽痛恨的同时,又有着深深的恐惧!

  根本就不知晓丁羽究竟用的什么样子手段和方式!也就是拍了自己两下而已,但是却让自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赛提尔是真的害怕了!但是害怕的同时心下又冒出来了其他的想法来!自己是不能够把丁羽给怎么样,但是不代表着其他人不能够把丁羽给怎么样!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面,赛提尔动了无数的心思,但是这番心思一直都被赛提尔给压在了自己的心里面,没有任何要表述出来的意思!

  一方面是真的不想让外界的人知晓,另外一方面在丁羽这一亩三分地上面,自己没有任何的势力,同样也没有任何的本钱,如此的情况之下,跟丁羽硬抗,到时候能不能够走的出去,这个恐怕都是两说着的事情,千万不要小觑了丁羽!

  他敢警告了霍利恩,又敢警告自己,甚至完全无视了古德,这里面不是说一点原因都没有!

  是不是有些过于的打脸古德先生?这个问题吗?谁也不会挑明了说,因为桑顿少爷现在这个时候还是在丁羽的手里面!这是最为关键的所在!

  一定程度上面,这个也是自己掣肘的所在!但是赛提尔也同样的明白,如果说真的离开了此地,那么桑顿少爷这边还需不需要自己,自己又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还真的就很难说!

  放置在以前的时候,自己是绝对不会想这些方面的问题!但是现在自己必须要去想这个方面的问题,也是这三天的痛苦,让自己明白了很多的事情!

  在布鲁诺和桑切斯的眼睛里面,他们让桑顿留在这里,是因为丁羽能够救治桑顿,而且丁羽还是独一无二的,离开了丁羽,桑顿少爷会怎么样?难说!

  至于其他的方面,他们两个人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在意!

  亏的自己当初的时候还想着,究竟要怎么带着桑顿少爷一同的离开!现在来看,事情好像并不是那么的简单!只有留在这里才是最为合适的!也是最为妥当的!

  至于丁羽那边?想到这个问题?赛提尔感觉有那么一些牙疼!是真的不想提及这个人,但是又不能够回避这个人!但是怎么说呢?他是一个极其让人痛恨的人!不过同样的,他并不是一个愿意去多管闲事的人!甚至相当的时候都回避了!

  对于丁羽而言,赛提尔究竟是怎么想的,这一点其实不重要,甚至丁羽根本就没有当做一回事情!在没有影响到桑顿的情况之下,古德就会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现在不太方便去处理,并不代表着古德真的就不能够去处理!

  等丁羽再一次过来看桑顿的时候,房间里面的布置完全更换了!

  丁羽用手敲了敲桌子,“速度倒是挺快的!看样子是空运过来的!这么大的一张桌面,倒是有那么一些难得!”

  “家里面存的树木,这些年已经很少了!对于环境大家还是比较的爱护!”桑顿故意的看了一眼丁羽,“这些都是一棵树上面下来的!”说这个话的时候,桑顿有那么一些小傲娇,甚至是有那么一些小得意!“家族当中还有更好的!”

  这个话说的就有那么一些过于的孩子气了!

  面对挑衅的目光,丁羽呵呵的一笑!“这一点我倒是相信,一个家族的底蕴就是在这些不经意之间展现出来的!在这一点上面,还真的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面对丁羽的淡然,桑顿突然感觉很是无味,不怕丁羽会跟自己争辩,怕的就是丁羽不跟自己做任何的争辩,那个时候会感觉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我以前的时候也没有留意过,现在才知晓,原来我当年出生的时候,家里面还种植了不少的树木,甚至现在还有着相当的成长!我自己都快要忘记了!不过已经成林了!丁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个方面的感悟?”

  丁羽呵呵的一笑,没有做这个方面的解答!

  随即丁羽喊了两名医护进来!诚然这样的事情丁羽一个人也可以去完成,但是丁羽才不会专美于前,没有这样的必要,自己也不想这帮家伙时时刻刻都过来找寻自己!他们不嫌麻烦,但是自己对此绝对会不耐其烦!

  很快的桑顿就在两名医护的帮助之前,站立在了地上面!门外的不远处,就站在了布鲁诺和赛提尔两个人!两个人倒不是故意的要过来,而是先前丁羽通知医护的时候,故意的喊了一声,让他们两个人亲自的目睹!也算是见礼!

  随即丁羽就对医护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而丁羽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来一块计时器出来!

  确切的说就是一块看起来略显简单的怀表,丁羽老神在在的坐在了稍微远一点的距离!看着靠着辅助仪器站在那里的桑顿!一脸无所谓的态势!用另外空闲的手微微往空中抬了抬,桑顿的嘴角微微有些抽动!

  他的脸上面倒是有着些许的激动,但是看向丁羽的时候,眼神明显能够感觉出来些许的愤恨!而这一切都被布鲁诺和赛提尔两个人看在了眼睛里面!

  “五分钟!开始!”桑顿慢慢的挪动着,但很是踉跄,甚至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他的不适,甚至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桑顿额头的汗水就已经冒了出来,对他而言,过于的吃力!

  有些不忍的布鲁诺微微的咬了一下自己的牙,而赛提尔明显也是注意到了这一点!能够明显的感觉出来,布鲁诺对桑顿非常的关心,不过对丁羽倒是没有太多的怨言!

  现在这个时候赛提尔对丁羽,还真的就不敢再去指使,因为先前给与的教训,让自己心中都已经留下来了非常深刻的阴影,这种阴影恐怕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够消除的!

  五分钟的时间,对桑顿而言,虽然不是汗如雨下,但貌似也没有好到那里去!站在旁边一直观看的两位医护,则是看向了布鲁诺和赛提尔两个人,但是两个人都没有任何的应对,脸上面的表情虽然都很是复杂,但是他们也都知晓,现在这个时候做主的人不是他们!

  而是稳若泰山一样坐在那里的丁羽!他就好像是没事的人,对桑顿的情况完全就是视而不见!暂停休息了三分钟的时间,然后又一次让桑顿开始了新一轮的锻炼,来来回回的几次,甚至到了最后,桑顿整个人都有那么一些虚脱!

  旁边的医护人员都有那么一些欲言欲止,站在他们的角度,这样的适应性训练显然是不合适的!过犹不及呀!

  “布鲁诺先生,不能够再这么继续了!”赛提尔是真的看不过眼去了!“太过于的苛刻,对桑顿少爷而言,这个根本就是锻炼!桑顿少爷的身体才刚刚有所好转,现在就来这么大的运动量,对他的未来,绝对没有任何的好处!”

  能够感觉的出来,赛提尔的心情非常急迫,布鲁诺也是注视的看着房间里面的情况,好一会才压下来自己心下的激动!“我看着很是难受,甚至都想要冲进去阻止,但是我同时又非常的清醒,我知晓丁这个家伙绝对不会平白的去做这样的事情,肯定是有着相当的道理!再者一点,我们都不是医生!我们看问题的方式跟丁羽有着相当的不同!”

  “那也不能够这样呀!”

  赛提尔都有那么一些要跳脚了!

  而丁羽这个时候才收起来自己手里面的怀表,放置到了口袋当中!“还行!勉强还凑合!”

  感觉已经有那么一些睁不开自己眼睛的桑顿,倔强的看着丁羽!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那个态度足以说明所有的问题!就这?自己都没有当做一回事情!

  “今天的锻炼到此接触,不过也可以说是刚刚的开始!先消除身上面的汗水,不要因为燥热就脱衣!也不要因为身上面的沾染就去洗澡,更不能够接触空调之类的!你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合适!”

  “听明白了!”对于丁羽的啰嗦,桑顿略显不耐烦的嘀咕了一句!对自己而言,身上面的沾染确实有那么一些难受,甚至是非常的不爽,但是自己却不敢不听,因为很容易造成其他方面的情况,想一想自己躺在床上面的情景,虽然不如二月二那天走的那么舒畅,但是自己现在能够站立的走路,对自己而言,也已经是喜事了!

  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丁羽甚至拿了一本书看了起来,看过了之后这才对旁边的医护示意了一下,让他们把桑顿给‘扔到’了按摩床上面!

  丁羽上手,给桑顿做了按摩,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搞的,丁羽的额头上面,竟然能够看到相当的汗水,这可是相当稀奇的一件事情!

  “让他睡一个小时的时间,然后叫醒他!这两天的时间他就不要有其他的运动了!让他控制住自己焦躁的情绪,两天之后我在过来,但是你们要注意给他做相当的按摩,主要是肌肉和骨骼方面的,先前做的就很是不错!”

  从房间里面出来之后,丁羽根本就没有理会布鲁诺和赛提尔的意思,挥动了一下自己的手,然后就准备离开,赛提尔不敢有任何的动作,可是布鲁诺才不会有那么多的理会!

  就差搂住丁羽的脖子了!由此可见两个人的关系是真的不一般!

  其他人也就只有羡慕的份,不然的话怎么样?谁敢上手是试一试,甚至都不用丁羽动手,其他人就会把你给踹到一边的位置去!

  “丁,你总归需要给我们解释解释吧!我们看了一大通,那叫一个紧张!”

  丁羽哼了一声,“就好像我解释,您能够听明白一样!根本就是对牛弹琴,所以说不说的没有任何的意义!我就不浪费这个口舌了!让他好好的养一养就是了!没有什么太多的问题!虽然刚才的消耗稍微有些大,但总体的表现还是很不错的!”

  “还有注意看着他,不要让他太过于的冲动,一步步来就是了!我也准备回去休息一下!今天稍微有那么一些劳累,这样的事情还真的就需要少来!差一点没有顶住!”

  也不知道丁羽说的究竟是真话还是假话,不过看到他流汗,貌似不应该是虚的!可是看到的事情就是真实的吗?未见得事情,丁羽做任何的事情都喜欢留一手!

  其实丁羽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消耗,不过倒是有点费心,毕竟桑顿的身体稍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家里面的孩子倒是没有到针扎不透!水浇不透的地步,但是有着非常好的底蕴,可是桑顿的身体吗?就好像是蜂窝一样!基本上都是窟窿眼!

  这个也是自己有那么一些费心的原因所在!想要把这些窟窿眼都给堵上,就靠着外力的话,是绝对不行的!治标不治本,所以还是需要采用其他的方式和方法!对桑顿而言,可能有些艰辛,但如果能够坚持住,对他而言,人生可能就是另外的一番景象!

  至于他本人是不是能够坚持下来?这个问题就跟丁羽没有太多的关系了!

  一方面是因为桑顿并不算是家里面的孩子,另外一方面的原因?丁羽并不太喜欢强迫的手段!虽然相当的时候丁羽也会这么的去做,但是并不代表着,丁羽的行事风格就是这样的!

  回到家的时候,丁羽看到了自己的父母,这些天他们的气总算是消散了下来!也是真的不容易!丁羽也可以说是费劲了心思,好歹现在也算是有那么一些好脸色了!

  “快要到五一了!你怎么安排?”

  丁羽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微微的摇头,“在家里面待着!我这边的情况有那么一些复杂!不是说我想要怎么样都可以的!”对此,丁羽做了相当的解释,“是真的不方便,不然的话我也不至于留在家里面这么长的时间!”

  “我们准备带着小雨和孟西出去逛一逛!”

  “好事呀!”丁羽对此没有任何的反对!“需要我做什么吗?”

  “本来想要带着你姥姥一起的,但是你姥姥根本就没有这个方面的兴趣!也根本就说不动她!所以只能是我们老两口一同的出行了!省的留在家里面给你碍眼!”

  得!两句话都还没有说完!就有一次的把自己给捎带了!对此丁羽能够说什么!还是什么都不要去提及了!提及起来没有任何的用处不说!甚至还有那么一些要遭殃!

  “我让人给安排一下,主要是照顾!更为的方便一些!”

  “行!事情就这么定了!”赵淑英历历风行!他们老两口对丁羽带着孩子很是不放心,但是轮到他们的时候,却没有了这个方面的问题,还真的就不知道找谁去说理!

  难不成真的让丁羽去争辩一二,算了!自己可没有这个方面的心思!不过吃过了饭,丁羽总算是能够带着孟西一同的离开!至于小雨点则是跟丁羽的小狗一同,它们的关系貌似不错,至少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相互撕咬的意思!

  “你呢?不准备回家看一看?”

  “不要!虽然不算是天天通电话视频,但是联系一直都有!我在这里挺好的!”

  孟西的这个话语有点过于的坚定了!

  “你的哥哥和姐姐他们呢?他们也不回去吗?”

  “都已经乐不思蜀了!听说要利用这个假期的时间,好好的去锻炼一下自己!深入到劳动的第一线!”对此,孟西有着些许的不满意!

  丁羽听了之后感觉有那么一些好笑,“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你们多接触一些没有太多的问题!五一的话时间上面有那么一些短暂,不回去也就不回去了!但是寒假的时候,还是需要回去一趟!毕竟你们的家里面有着相当的挂念!不说并不代表着他们就真的什么都不在乎,我也是当父亲的,我有这个方面的感触!”

  “老师,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也想师兄和师姐他们?”

  “可以说有点挂念!谁都是一样的!基本上没有太多的差别,至少在我个人的理解当中,所有的父母大体上面就是这么一个样子!我的父母是这样,你的父亲也是这样的,连带着我这个当父亲的,也是同样的如此,将来的时候你当了父亲,也会如此,只不过每个人表达的方式有着相当的不同!”

  “不理解,但是我记下来了!回去之后的时候我会跟我父母详细的解释一下!”

  丁羽摸了一把他的脑袋!“先前的时候去看望了一下桑顿,他今天的情况表示比较的良好,已经开始下床了!稍微有那么一些踉跄,不过好胜心倒是比较的强烈,隔两天的时间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倒是可以一起去看一看!”

  “老师,你是故意的吗?”孟西歪着自己的脑袋看着丁羽,会不会不太好,对其他的孩子而言,可能会有些许的心理负担,但对于孟西而言!完全就没有!

  “可能是吧!”丁羽是是而非的说到!

本文标签:在御花园皇上进入太子妃

上一篇:玩乡下黄花小处雏女(混蛋你能不能节制一点)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学霸把跳D放在校霸 全村女人随便曰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