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受含着攻的根一整晚 在打结的麻绳上走

2021-11-19 16:53:2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夏凡尘,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们就别都自责了,要怨就怨那些挨千刀的黑杀组织,没事跑到我们这里来干什么?”李红说道。

  “兄弟,今后我一定会小心地,不会在上了他

“夏凡尘,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们就别都自责了,要怨就怨那些挨千刀的黑杀组织,没事跑到我们这里来干什么?”李红说道。

  “兄弟,今后我一定会小心地,不会在上了他们的当的。”胡家文说道。

  “好吧,多余的话我也不多说了,阳城的苗圃基地太多了,你家的苗圃我看规模也不是很大。我要在古丘县建保健堂制药厂的分厂,如果你们愿意,可以去帮我管理一下。”夏凡尘建议到。

  “这......”胡家文看了一眼李红。

  胡家文知道,夏凡尘这是在帮助他们,自己的苗圃场一年也就几十万的利润,还得自己参与干活。

  要是再找几个工人,连工资都不够开的。

  既然夏凡尘主动提出来了,跟着他,给的工资绝对比苗圃的利润大。

  李红听了也是心中一动,说道:“我跟家文再商量一下,再说了,现在正是绿化的季节,地里还有很多的苗圃,要不我们处理一下再去?”

  “行,你们什么时候去都可以。”夏凡尘说道。

  这也算是对胡家文他们的一点补偿吧!

  这样做,夏凡尘才觉得心安。

  自己的产业逐步扩大,需要的管理人员会越来越多。

  弄了一个保健堂制药厂,都把龙行风的副总裁姚琴娜给挖走了,真的是人才奇缺呀!

  “夏总,我们回到省城,得赶紧买车了,这样没有车太不方便了。”李大亮说道。

  在阳城用的是赵珍妮的车,回象城就没有车可用,要么坐火车,要么坐大巴,或者坐出租车。

  “静怡,让赵珍妮给我们租一辆中巴车,我们现在就赶回象城,到了象城第一件事就是先去买车,你们几个商量一下买什么车。”夏凡尘说道。

  “电话你打,她刚打了我一掌,我不想理她。”静怡说道。

  “百变道士。你被赵姑娘打了,你也太不济了吧?”李大亮惊讶的说道。

  “李大哥,你不知道,现在的赵姑娘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你不是特种兵吗,估计也不是他的对手!”静怡说道。

  “切!”李大亮不屑地说道:“静怡,跟你说多少遍了,要叫叔叔,不能再叫大哥了,人家会笑话你不懂事的!”

  “你是耸人听闻吧,我师父他们几个怎么没一个人笑话我,是吧陈大哥?”静怡说道。

  “我懒得理你!”陈英伟无语的说道。

  跟静怡讲道理,就等于是对牛弹琴,最好就是不理她。

  她有时候就是故意气你的!

  “唉!让你打个电话,你都半筐的话,还是我自己打吧!”夏凡尘说道。

  “你早打不就不用这么麻烦了吗?”静怡笑道。

  夏凡尘懒得再跟她说话,直接给赵珍妮打通电话说了此事。

  刚刚分开,赵珍妮从伤心中走出来,又接到了夏凡尘的电话,以为夏凡尘要告诉她什么密秘,或者留下来陪她去看爷爷呢!

  因为爷爷也想见夏凡尘一面,夏凡尘没提,自己也不好意思邀请他。

  及至听说是让她给租辆中巴,气呼呼地说道:“你自己租去!”

  听到赵珍妮不悦的声音和快速的挂上电话,夏凡尘不明白自己又哪里做错了!

  赵珍妮气愤的声音让身边的静怡都听到了,静怡看了一眼夏凡尘,刚想说话,就看见夏凡尘严厉的目光,赶紧闭上了嘴巴!

  过了片刻,静怡还是没有忍住,小声的对夏凡尘说道:“师父,你欺负珍妮姐了!”

  “胡说什么?”夏凡尘说道。

  “那就是你什么事情没做到珍妮姐心里去,让她觉得委屈了,才跟你发火的!”静怡认真的说道。

  夏凡尘正想在训斥静怡一顿,猛然醒悟过来,静怡说的话很对,真是女人心海底针,一点没做到就要发脾气!

  夏凡尘想了想,很快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刚才,赵珍妮说了等爷爷出了院她在去省城,还要给爷爷买一颗凤凰丹的事情。

  那就是应该嫌自己没有去医院看望赵金光了。毕竟是因为夏凡尘,黑杀组织才来打击的赵家。

  让赵家损失了一个酒厂,要不是玛莎转而拿胡家文夫妇当了人质,赵珍妮就是他们绑架的对象。

  想通了,夏凡尘决定去医院里看望一下赵金光。

  夏凡尘再给赵珍妮拨通了电话。

  看到又是夏凡尘打来的,赵珍妮擦了一下眼泪,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她觉得刚才的话有点重了。

  “又怎么了?”赵珍妮声音略带不满的说道。

  但是听起来比刚才平静多了。

  “是这样的,你爷爷不是住院了吗,我们几个想去看望一下,住在哪个医院里?”夏凡尘笑道。

  静怡听到“我们几个”几个字,嘴撇的像老南瓜,贼笑着看向夏凡尘。

  “这......要不还是别去了,你不是走了吗?”赵珍妮迟疑了一下说道。

  “珍妮姐,我和师父礼物都买好了,我们直接去医院了。”静怡冲着夏凡尘的手机喊道。

  然后夺过夏凡尘的手机,直接就挂断了。

  这一番操作看的夏凡尘一愣一愣的,说道:“你这是干什么?”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要果断点!”静怡说道。

  好吗!徒弟教训起师父来了。

  但又让夏凡尘心服口服,没有半点想发脾气训人的感觉。

  李大亮都对着静怡赞叹的伸出了大拇指。

  “看吧!李大哥都认为我做的对!”静怡得意的说道。

 文学

李大亮哼了一声,都懒得再跟静怡说辈分的事情了,这小丫头就是有意的!

  夏凡尘也不参与他们的戏谑,说道:“静怡,你说礼物买好了,等会买礼物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交给我!师父,你放心好了,这就是小菜一碟!”静怡诡谲的笑道。

  “那等会就看你的了!”夏凡尘笑道。

  有这么善解人意的女徒弟真是好,夏凡尘看着静怡,感觉自己的这个徒弟,看着顺眼多了。

  就连话多都觉得好了!要不是话多,他都不知道怎么跟赵珍妮说去医院了。

  很快到了医院门口,阳城人民医院,也是阳城最好的医院了,赵金光就住在这里。

  静怡兴高采烈的下了车,就拉着李大亮向医院门口的大超市走去。

  李大亮被静怡拉着不好意思说不去,但是还是回头对夏凡尘说道:“夏总,你看都买些什么?静怡丫头的话你也信?”

  “李大哥,走吧,我师父都放心,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又不是你去看病人!”静怡说道。

  听李大亮这么喊了一嗓子,夏凡尘心里直打鼓,也觉得静怡有点不靠谱。

  可是话都说出去了,再叫回来也不合适,反正就是买点礼物看个病人,能出什么差错!

  就在夏凡尘忐忑不安的等待中,赵珍妮来到了。

  看到夏凡尘,赵珍妮没来由的脸色一红,说道:“都走了,怎么又想起来看我爷爷?”

  “本来要来看的,这不是刚才着急,就给忘了!”夏凡尘不好意思的说道。

  面对自己上一世的妻子,夏凡尘怎么也不敢表露出来过多的关爱,生怕误了赵珍妮的一生。

  但是,心中又有一种不容他人亵渎的矛盾心情。

  试想,有谁愿意看着与自己相濡以沫一生的妻子嫁给了别人而无动于衷?

  赵珍妮看着呆了一般的夏凡尘,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说道:“我脸上有东西没洗净吗?”

  “没有,我是觉得......”夏凡尘自嘲的笑了笑,说了半句,下面的“你非常好看”就给咽了回去。

  “觉得什么?”赵珍妮追问道。

  “静怡去买礼物去了,我们上去等吧!”夏凡尘说道。

  赵珍妮没有再追问,带着夏凡尘向病房楼走去。

  身后的大脸妹与陈英伟对视一笑,都明白夏凡尘与赵珍妮之间的关系,就像隔着一层薄纱,一捅就破。

  但是,谁也不敢去捅破这层窗户纸。

  四人上了楼,来到赵金光的病房里。

  赵振义和梁红莲都在,看到夏凡尘来了,都慌忙起身相迎。

  “老爷子,我来看看你,这次的事情给你们造成了重大损失,我很抱歉!”夏凡尘真诚地说道。

  “来就来了,还拿什么礼物!”梁红莲看到跟着进来的大脸妹和陈英伟说道。

  当看到两个人两手空空时,尴尬地脸色就变了样子。

  “我和夏总先上来的,静怡去给爷爷买礼物去了。”赵珍妮赶紧说道。

  梁红莲没有再说话,暗暗埋怨赵珍妮和夏凡尘不会办事,哪有空着手上来的,总得跟礼物一起过来,

  办了自己一个难看!

  赵振义搬了一把椅子给夏凡尘,让他坐在了父亲的面前,这样谈起话来才方便。

  但是,夏凡尘恭敬的站立在病床前,哪里敢坐下,生怕再出现什么尴尬的事情来。

  几个人都站着,陪着夏凡尘跟赵老爷子说话。

  话都说了半天,还是没见静怡和李大亮带着礼物过来,就连夏凡尘都觉得没话说了。

  可是又不能说走,礼物还没送过来呢!

  陈英伟看到老板局促不安的样子,才想起来给静怡打电话。

  手机铃声在病房门外响了起来。

  “来了!”陈英伟说着快步走过去拉开病房的门,就看到一大抱火红的鲜花,让自己的眼睛都刺着了。

  静怡笑嘻嘻的抱着花走到赵金光病床前,说道:“祝爷爷早日康复!”

  看到一个俊美的小丫头,他没有见过静怡,赵金光吓了一跳。

  “你是......”赵金光惊愕的问道。

  “我是师父的徒弟静怡!”静怡笑道。

  “师父的徒弟!”赵金光笑了。

  可不是吗,师父的徒弟?

  “爷爷,这就是我给你说过的,夏总收的那个女徒弟静怡!”赵珍妮忙着解释道。

  “好好,这丫头机灵!”赵金光尴尬地说道。

  “静怡,你不会就给老爷子买这些礼物吧?”夏凡尘看着这些花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好像是玫瑰花,是送给情人的!

  现在拿来送给赵金光有点不合适!

  夏凡尘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瞪了一眼静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不好发作。

  “这还不够吗?这可是九十九朵玫瑰花呀!”静怡说道。

  “九你个头!李大亮,他不懂事,你也跟着胡闹吗?”夏凡尘生气的说道。

  “我就在外面接了一个电话,谁知道静怡从花店里抱着一抱花就跑了过来,我就跟着来了!”李大亮委屈的说道。

  谁知道这丫头搞得啥名堂?

  “夏总,静怡还小,你就别怪罪她了!”赵珍妮说道。

  “就是的,只要你来看我,比那什么都高兴,这花,我也喜欢。”赵金光说道。

  夏凡尘好心好意来看自己,总不能让人家一肚子气回去吧。

  只不过,他这徒弟,实在是太不懂事了!

  看老头子,有抱一抱玫瑰花的吗?

  送给孙女珍妮倒是不错!

  只是,遗憾的是,夏凡尘结婚了,孩子都好几岁了!

  “老爷子,你好好养着,等有时间了我再来看你!”夏凡尘说道。

  “振义,替我送送夏总!”赵金光说道。

  “凡尘,我送送你。”赵振义说道。

  眼看着父亲送夏凡尘出了病房,赵珍妮有点愣怔住了。

  脑海里浮现出梦中的景致来。

  她与夏凡尘一起站在一颗巨大的白果树下,互相看着对方。

  直到梁红莲把花塞进她的怀抱里,赵珍妮才从梦境中走了出来,痴痴地看着火红的玫瑰花。

  不知道是夏凡尘有意为之,还是静怡有意为之!

  不管怎样,静怡都不会无缘无故的送来这一大抱玫瑰花的!

本文标签:受含着攻的根一整晚

上一篇:学长突然将遥控器开到最大 椅子上有木棒坐下去吃饭

下一篇:2021最新(女生越疼男生越有劲的漫画)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