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乱高H辣黄文NP:少妇被三个黑人吊着玩

2021-11-20 08:56:0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笼中的东西被清理干净了,可左笑的衣服没换,干是干了,却也皱巴巴的。头发也有些凌乱,像个不爱打理的学生。

  他脸色有些白,眼底有青影,嘴唇发干,开始起皮了,露出的手腕瘦削,青色的

笼中的东西被清理干净了,可左笑的衣服没换,干是干了,却也皱巴巴的。头发也有些凌乱,像个不爱打理的学生。

  他脸色有些白,眼底有青影,嘴唇发干,开始起皮了,露出的手腕瘦削,青色的血管暴起。

  小奶娃盯着他的手看,突然小声说,“你好可怜哦。”

  左笑睁开眼,面无表情的盯着她。

  “时间还没到吗?”

  “让乐乐看看哦,”小奶娃拿出手机,“还没到呢,乐乐也没收到转账的短信,你再等等。”

  小奶娃跑到厨房里找吃的,又端了一盘点心出来,放在笼子里。

  “你要吃吗?还是说你想吃别的?”

  要到钱了,小奶娃就很说话了,蹲在那,捧着小脸蛋看他,“乐乐可以让厨师给你做,乐乐家的厨师可厉害了,乐乐每餐都要吃很多。”

  左笑没理她,不过他的确饿了,拈了几块点心吃。

  “你别吃太快,会噎到的。”

  小奶娃又站起身,哒哒哒的跑开,过来了会,端了两杯果汁回来。

  她低头对比了下,确定左手水杯里的果汁更多后,将右边的果汁递过去。

  “给你吧。”

  将她的小动作收入眼底,左笑冷笑了下。

  小奶娃‘吨吨吨’的喝果汁,一口气喝完后,继续盯着他看。

  “时间到了,乐乐会放你走,你要去哪?还是去大闹太行宫吗?”

  “你觉得可能吗?”

  左笑想知道她脑子里装了什么。

  “你这么羞辱我,我会放过你?”

  “这是你自找的,而且哦,”小奶娃羞涩的笑了笑,“乐乐觉得,你打不赢乐乐的。以前乐乐没准备你都没打赢,现在乐乐准备好了,你更加打不赢了。”

  左笑想到昨晚苏和说的那番话,越发郁闷。

  清水观的人都这么不要脸吗?

  “不过呢,”小奶娃得意的拍了拍心口,“乐乐是很善良的,你要真想找乐乐切磋,也不是不可以,切磋一次一百万,你付钱,乐乐就陪你斗法,怎么样?”

  左笑:“……”

  他回忆了下,气笑了,“你之前还说打一次十万。”

  “那是以前的价,不是现在的价,乐乐的身价随时都在变动的!”

  小奶娃理直气壮道:“难道乐乐的身手不值这个价?那你可以找别人斗法!”

  左笑对别人不感兴趣。

  他思索了下。

  他暂时不打算离开楚市,也想修理小奶娃。

  出阴招当然可以,可目前看来,出阴招的胜率不大。而苏和也说了,他若出阴招,就将他的行踪告诉太行宫的人。

  太行宫的人不可怕,可怕的是,若是对方号召整个玄门对付他,他会疲于应对,没有时间和精力找玩具玩。

  大眼睛瞥了左笑好几下,小奶娃认为有戏,大声道,“过了这村没这店哈,没准下一次,乐乐就要一千万斗法一次了,你的钱还够吗?”

  左笑握拳。

  这人怎么不去抢钱?

  一百万和一千万比起来,还是很少的。

  再一次被人牵着鼻子走,左笑稀里糊涂就应下了这事。

  恢复自由后,付钱,就可以斗法,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要是没钱了,就去赚钱,再回来斗法。

  听上去,好像没毛病。

  临近傍晚的时候,左笑恢复自由。

  他看都不看如临大敌的嵇听和苏和,甩出玉葫芦,直勾勾的看着小奶娃,“比一场。”

  “明天吧。”

  小奶娃仰头看天,摸了摸肚子,“乐乐饿了,状态不是很好。”

  左笑唇角动了动,似乎要发作,一旁苏和连忙道,“小师妹一旦饿肚子,就会发挥失常,难道你想白花钱?”

  好像有道理。

  随后苏和建议左笑找个地方住下来,可以住酒店,也可以租房子。

  左笑不太擅长处理俗事,他的想法很简单,可以就近观察玩具,随时随地发起挑战,就是最佳的居住地址。

  他扭头看身后的别墅。

  “这里边房间不是很多吗?我租一间。”

  苏和和小奶娃对视了一眼,后者偷笑,慢吞吞的背过身。

  苏和答应了。

  “按照酒店的标准收费?我们这儿的居住环境可不是一般酒店可以比的。”

  “可以。”

  “那来签合同吧。”

  秦家的晚餐时间。

  秦建吃了几口菜,余光一直注意着大快朵颐的女儿。

  见对方没心没肺,一点都不在意危险人物在隔壁住下了,他没忍住,咳了几声,问,“乐乐,需不需要爸爸采取一些措施?”

  秦平扫了他一眼,相似的凤眸闪过怪异的情绪。

  小奶娃正埋头大吃呢,听了这话,摇摇头。

  “不需要呀,那可是乐乐的钱袋子,不许动他!”

  秦建并不失望,细看的话,还有点小开心。

  他低头吃了几口菜。

  一旁叶茹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男人居然学会占口头便宜,也是不得了的进步。

  将父母之间的互动收入眼底,秦平生出警惕之心。

  他这位老父亲,似乎进化了。

  换做以前,秦建绝对不会自称‘爸爸’,如今这么自称,小奶娃也不反驳,算是变相承认他的身份。

  哪怕妹妹并未直接称呼秦建爸爸,也足够让秦建获得一定的满足感。

  这种手腕,很适合管理公司。

  秦平放下筷子。

  叶茹扫了眼,“你吃完了?”

  “对,”秦平认真的看向秦建,“父亲,我想和你商量件事。”

  秦建蹙眉看他,竟是有一些不安。

  “什么事?”

  “我想休假,”秦平算了算时间,“这几年,我很少休假,现在先放我一个月的假吧。”

  顿了顿,秦平语气堪称温和,“就由父亲去公司上班,主持大局。”

  秦建:“……”

  他儿子为何要算计他?

  小奶娃抬起头,左看看,右看看,万分欣喜,“大葛格,你要放假啦,你终于放假啦,那你陪乐乐玩好不好呀?”

  “这个,”凤眸里闪过为难,“你得问父亲,如果他不肯去公司,不让我休假,我就没时间陪你了。”

  小奶娃噘着嘴看向秦建。

  “阿建,你给大葛格放一个月的假嘛,他都多久没休息啦。”

  小奶娃突然想起来,“倒是你,总是黏着麻麻,都没怎么工作,这不公平,你把麻麻还给我们!”

  秦建:“……”

 文学

这是小奶娃和左笑的第一次正式斗法,没有任何阴损的招数,纯粹的术法对决,两人连法器都没用。

  若真要用法器,拥有一屋子法器的小奶娃绝对可以碾压对方。

  符纸相撞时蹦出雷光,这一块的天都在变幻。

  时而晴空万里,时而乌云密布,或是电闪雷鸣,或是火花满天。

  小奶娃提前清场了,附近没人,不会拍到他们在斗法。

  不过更远的地方,还是有人注意到天空异象,拍了视频发在网上,调侃道是有人在斗法或者渡劫,底下评论一片‘哈哈哈’。

  斗法结束,小奶娃险胜。

  小松鼠抱着一瓶水,跑到她身边。

  “谢谢小统统~”

  小奶娃拧开瓶盖,喝了一口,笑眯眯的看着孤家寡人,“比完一次,乐乐要休息几天,你不要马上找乐乐哦。”

  左笑表情不善,“你是不是放水了?”

  心虚的小眼神瞥向远方。

  “没有哦,你那么厉害,我怎么可能放水?”

  她要遵循可持续发展路线,要是一下子打败对方,没准对方就不愿意付钱斗法了。

  小奶娃机智的摇头晃脑。

  “你不能污蔑乐乐,乐乐会伤心的!”

  左笑不太相信,又不愿意承认自己在纯粹的术法上远不如小奶娃。

  之前两次,他差点算计成功,是因为用了禁法。

  禁法会被禁,不仅仅是因为太过邪恶,也因威力十足,会影响玄门平衡,甚至引起民众的不安。

  两人在比拼前约定好了,不用阴招,不用禁法。

  这么一比较,他倒真如崔斐所说,不如一个小孩子了。

  小奶娃可没打算安慰左笑。

  她带着巨款溜溜达达的跑了。

  回到家,她就冲到秦平的房间里。

  “乐乐工作回来啦,大葛格,我们出去逛街吧~”

  秦平真的得到一个月的假期。

  可事情并不如他预料的那样发展。

  他拥有了一个月的假期,却不能独自拥有妹妹一个月。

  妹妹也很忙,每天忙进忙出的挣钱做好事。

  余下来的时间,还有其他哥哥跑来抢夺注意力,最后分给他的,并不多。

  这会小奶娃主动跑过来,秦平忍不住勾唇笑了笑,如同雪岭融化。

  小奶娃看呆了。

  等她拿出手机拍照的时候,秦平已经不笑了,而是换了套休闲服,准备出门。

  “啊,大葛格,你再笑笑嘛~”

  小奶娃不依不饶。

  “你笑起来好好看的,乐乐要拍下来。”

  秦平没松口,小奶娃便一直黏着他,跳起来要抱抱,被抱住后,又勾着他的脖子撒娇。

  “笑一个嘛,笑笑嘛~”

  秦平还是没松口,可明眼人都看得出这个闷骚心里得意着呢。

  路过客厅时,传来一阵咳嗽声。

  小奶娃听出这声音是谁的,扭头关心道,“三葛格,你感冒了吗?快点过来,乐乐给你治治~”

  因是古铜色的皮肤,没人看出大野狼耳朵有点红。

  他生硬道:“你要出去玩?”

  “对呀,你要一起吗?”

  大野狼想了想,拒绝了。

  他隐晦的提醒小奶娃。

  “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明天?”

  小奶娃扬起小脑袋,认真的想了想, 仿佛没有注意到秦熙期待的目光。

  “明天啊,”在大野狼隐晦的期待目光下,小奶娃开心道,“是乐乐休息的日子!”

  秦熙:“……”

  出了门,坐在副驾驶位上,小奶娃还在摇头晃脑。

  “明天乐乐休息啊,乐乐到底要怎么玩呢?”

  负责开车的秦平抿唇。

  顿了几秒后,他也试探着开口,“你真的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

  “噗嗤~”

  小奶娃终于破功,将小松鼠捞过来,笑眯眯道,“乐乐当然知道啦,明天是三葛格的19岁生日呀,乐乐怎么会忘记呢~”

  秦平还挺遗憾,忘记了多好。

  等等,他想到两人的目的地是商场,该不会妹妹是带自己来给三弟买礼物的吧?

  到了商场,小奶娃带着他直奔男装区。

  “先给三葛格挑几套衣服吧,乐乐有的是钱!”

  才狠狠赚了左笑一笔钱,小奶娃花起来毫不心疼。

  秦平心疼。

  想到这是给秦熙买的,而不是给他买的,更心疼了。

  秦平还算是厚道,顶多是有些不开心的抿唇站在那,没有插手如何挑选礼物,比如故意帮忙选择搭配非常奇葩的衣服。

  买完男装,小奶娃又去买机车需要的装备。

  此外,小奶娃还熟门熟路的去了一家私人订制店。

  秦平看了看招牌,微微眯起凤眸。

  “这家店……”

  “这家店是不是很好?”

  小奶娃跟着店员直奔她要的机车。

  “哇,这辆车好酷炫啊!”

  小奶娃看到的是一辆主色调是黑色,又用银色喷绘图画的机车,双眼里冒出好多小星星。

  “乐乐之前拜托苏和师兄打听的,这家店可以给买好的机车做改装,性能会变得更好,而且可以重新喷绘颜色。”

  比起轿车,秦熙更喜欢机车,小奶娃老早就想给对方买机车了。

  她还取出一大一小两个头盔。

  “大葛格你看,兄妹款的头盔哦,是不是很好看?”

  秦平不是很想看,他更不想知道妹妹还准备了其他哪些礼物。

  算起来,妹妹之前送他21件礼物,想必也为秦熙准备了19件礼物。

  更酸了,哪怕自己的数量更多,还是酸。

  秦平不去看机车,拿出手机,搜索了下附近的餐厅,订好位子后,提出建议。

  “累了没,我们去吃饭。”

  小奶娃想了想,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观察这辆机车,美滋滋的要抱抱,要一起去吃饭饭。

  午饭吃到一半时,小奶娃又想起一件事,郑重的看着秦平。

  “大葛格,乐乐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想拜托你。”

  秦平板着脸,没吭声。

  他想,该不会是要自己挑选礼物吧?他一点都不想答应。

  小脸蛋已经怼过来了。

  “大葛格,你能不能帮乐乐打听下左家的老宅呀?”

  “左家?”

  不是和秦熙有关,秦平放松了不少,稍微热情了那么一些。

  “你打听他们家老宅做什么?”

  之前左笑暗算小奶娃,秦平当然打听过此人的出身。

  他家横遭变故,家产被亲戚们抢走,左笑父母生前居住的房屋因为情况特别,之前一直没卖出,今年会拍卖,不过卖出所得,也是某个亲戚的。

  他如实说了,顺带捏了捏凑到跟前的小脸蛋。

  “你打听这个做什么?”

  “嘿嘿,”小奶娃拿肉嘟嘟的脸蹭他的手掌,“乐乐拍下那个房子嘛,乐乐拿了他这么多钱,以后还会坑……咳咳,收他更多的钱,还一栋房子给他,很划得来的。”

  秦平缓缓沉下脸。

  他没想到,逃过了秦熙,没躲过左笑。

本文标签:少妇被三个黑人吊着玩

上一篇:车里疯狂索要:校花在ktv被灌满精小说

下一篇:抽搐灌满白浊h:校花被夹三明治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