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抽搐灌满白浊h:校花被夹三明治小说

2021-11-20 08:59:4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嗯,太远我也去不了,阿谜正和我生气,谈完事,我要给她买冰淇淋。”

  “一个冰淇淋就能让她不生气?”

  “有时候能,再加点三文鱼刺身,芝士披萨,手

“嗯,太远我也去不了,阿谜正和我生气,谈完事,我要给她买冰淇淋。”

  “一个冰淇淋就能让她不生气?”

  “有时候能,再加点三文鱼刺身,芝士披萨,手抓羊排什么的。”气头上肯定不行,都过了一夜,这点候三生不得不佩服,她可以被美食征服。

  嶂山附近很多自家院子改建成门面,侯三生来的次数虽然多,店铺却极少进去。

  家家门可罗雀,没有什么生意。

  “就这家吧,种植的多肉不错。”从外面看,院子里鲜花满园,空气清新。

  “香香小厨,名字也不错。”

  两道夺目的光,出现在柜台时,专心玩手机的女店员,抬起头就挪不开眼。

  “两位,吃点什么,里面坐。”

  要了一间包房,点了一份荷叶鸡,柠檬鱼打包,两杯红茶,相对而坐。

  包房布置的也很别致,方桌上,用小盆多肉拍成爱心状,中间插着朵玫瑰。

  “没想到,这地方挺不错,下次我约阿谜来吃饭,你不会介意吧。”银发男人拔出玫瑰,放鼻尖轻闻。

  “介意,你离她远点。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没告诉她,你的真实身份吗。”

  “嗯,左上角有监控。”蛇公子往后仰了仰,眼仁忽的变成一根垂直红线,强大的妖元力直接让它领了盒饭。

  现在很多餐厅都装摄像头,有些为了预防故意讹诈,放根头发,蟑螂之类,其实小人难防,君子不用防,用哪里都一样。

  “你怕暴露我的身份,从而牵扯到你身上对吗,你不想让她知道,你有特别的能量,至于为什么,你一定有苦衷吧。”

  这妖,什么智商?聪明的让人害怕。

  “说正题,我来见你……”

  “为了查明村长的事,是谁三番两次要你的命,下一次几时会发生,对吧。”

  “………”喝口茶压压惊,他尽然丝毫不差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实话告诉你,我也想摆脱村长,他很神秘,只有等级最高的大妖才见过本人,他很残忍毒辣,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背叛者。”

  “是不是去养妖地,那座小岛就能找到他。”

  “哈哈,你想直捣黄龙,永除后患,别做梦了,你知道岛上有多凶险吗,妖类的地盘,向来弱肉强食,人类就算全副武装去的,也会连渣都不剩。”

  这个想法侯三生确实有过,但不是现在,现在的能量,估计连面前这位都对付不了。

  “你说,想摆脱村长?”

  “对,所以我们同一战线,帮你们也是在帮我自己,不单是为了一个女人,我和你不同,人类很多,而我的寿命又很长。”

  侯三生眨眨眼,他的话极具说服力,可是鼠妖说过,他相当狡诈,姑且信一半。

  “过年期间,那边应该不会出手,村长每年都会过华人春节,所以有一点我能肯定,他一定是位华人。”

  那就好,他和阿谜也能安稳过个年,其实,只要蛇公子不打阿谜的主意,不介意,和他冰释前嫌。

  “不知道,他们还信不信任我,下次有任务来临前,我会告诉你们,希望你能帮我完成假死这场戏。”

  “怎么做?”杀手的人情刚好还给他。

  “嗯,无论派妖类还是人类,我都会自告奋勇参与,像上面表衷心,毕竟前面几次,都有不作为嫌疑。然后你当着同伙的面,把我干掉,不难吧。”

  呃……这个分寸很难把握,杀妖他会,可是,假装杀妖,真难为他。

  “要真杀,我还得死透。”蛇公子看出他的顾虑。

  “我没听错吧!”找死??侯三生好迷糊,他突然觉得,自己的智商跟他不是一个等级。

  阿谜在家看书,等了半天,肚子都饿扁了,男人才拎着东西回来。

  光脚丫跑饭桌前拆袋子,像只见到猎物的小兽,爪子挖个洞,一阵撕扯,严实的包装几个呼吸,支离破碎。

  烧鸡,柠檬鱼?冰淇淋呢?

  女人立马撅起嘴,看向刚刚洗完手走过来的男人。

  “先吃饭,吃完我在去买。”嶂山和购物广场是两个方向,太久菜都凉了,再说,空腹就想吃冰的,肯定不行。

  “不!”肚子里火没有消,说好出门买冰淇淋的,期待落空,火上加火。

  女人蹿回房里,任性的抓起公仔用力往外抛,直接丢出卧室的门,掉地板上,然后裹进被子,生气。

  “我帮你丢垃圾桶去。”候三生知道,两个公仔是她家人买的,尤其心爱。

  “你敢!”被子掀开,长发被静电摩擦的膨起,有股东方不败的杀气。

  “不敢……嗯~这味道,唇齿留香,好嫩~”男人坐床边,捧着烧鸡,啃鸡腿。

  “你……你不是说,不能在房里吃东西!会有味道。”阿谜邹起鼻子,眼睛发绿。

  是啊,他一个洁癖男,硬生生被她整的百无禁忌,用手抓着鸡腿,一口一口咀嚼给她看。

  “给我!”小爪子忍无可忍,伸向独腿鸡,侯三生反应极快,弹起来,抱着鸡跑去客厅。

  ……不出所料,“小兽”追着他呲牙。

  就这样,连哄带骗加勾引,才让她吃的大快朵颐,这货早就饿扁了。

  从三点多,到将近六点,小雅整个人几乎快要散架,身上趴着的胖男人,好像打了鸡血般,和之前的表现判若两人。

  “不行啦不行啦,休息会……”小雅的强项再怎么强,也受不了将近三个小时的折腾。

  再说,被两百多斤的胖子压着,她都快成人干。

  毫无舒服可言,纯粹应付,她巴不得三分钟完事,没想到会这样,死的心都有。

  “亲爱的,你好棒哦,我还以为你累了呢,毕竟出力的是你。”见他没有要停的意思,只好继续忍耐。

  “是啊,我出钱又出力。”男人恍然,抱着全身没半两肉的女人翻了个身,让她在上。

  “……”小雅真想掐死他。

  长着老年斑的手掌,不分轻重的乱抓,疼的小雅,嗓子都喊哑了,没人性,心里骂他祖宗,嘴上却一口一个“亲爱的…………”

  “啊~啊~”两声“猪嚎”,小雅听到他的声音,也觉得恶心,不过松了口气。

  气还没有吐完,心脏又悬起,男人坐起身,将她紧紧抱住,一口咬住脖颈,丝丝鲜血顺着嘴角流出。

  女人疼得当场晕倒。

  今晚的冷风特别凉,脖子上贴着块方正纱布的女人满眼疮痍,抱着双肩包,手机里有刚的五万块,可是她一点不开心。

  走了很久,双腿开始发软,竟然不知不觉来到夏湾街44号,溯源咖啡店。

  店里那道曼妙的身影,看在女人眼里,比施暴的男人还要打击,她怎么就那么幸运呢!

  脑海里不断回荡着男人的话,“不准吃药,怀上给你三十万,生下来给你两百万……”

  两百万,很多人十个月赚不到吧……

  余阿谜嫌外面风大,趴在小隔间的沙发上看书,旁边有人给她喂冰淇淋,就是笨手笨脚,剩下的不会刮,自己当糖水一口喝了。

  “晚一点,等你饿了,我去买三文鱼。”

  “你出去帮杜杜干活,我要看书。”

  这是不生他气了吗?

  今天除了哄她,侯三生也没心情干别的。

  突然想起许昌明叫他回个电话,社会责任感几个字飘过眼前。

  “好,你要不要喝焦糖玛奇朵?”前两天增添的,焦糖品质很好。

  “嗯,焦糖多点。”

  男人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跑出去,亲自调配。

 文学

杜杜看小雅神情恍惚,脖子上还贴着纱布,不由的替她担心。

  “发生了什么事,你的脖子?”

  看她笑话吗,小雅自然不会告诉她,“没事,被男朋友盖了个草莓印,呵呵……”

  “哦哦,那就好,没事就好。”杜杜拍了拍自己高挺的胸脯。

  看小雅眼里,好像示威,鄙视她胸小吗?“你希望我出什么事?我特意来看看你,你肚子里怎么都是坏水!”

  “呃……不不不,我怎么会希望你出事呢,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唉,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关心你。”

  杜杜赶忙解释,不好再多说,怕说错,她又想歪,总觉得今天的她特别敏感。

  “嗯,想喝什么?我请你。”

  “不用,杜杜,你现在变得很轻浮,是不是绑上富家子,把自己当有钱人啦??清醒点吧,学费都交不起,护肤品都买不起,好意思学人请客。”

  过去没少沾她的光,现在充什么大头,谁不知道杜和平出生农村,穷的叮当响,还自命清高。

  菩萨也有三分火,小脸蛋被气的煞白,咬着牙,起身欲走。

  “脾气见长啊,都说你现在从骨子里变了,而不自知,忠言逆耳,当你是我的好姐妹才提醒你,别人还不够格呢。”

  “你……”

  “杜杜,你先进去,今天外面的空气被污染的好严重。”侯三生出来打电话,听到她们的对话就来气,不是朋友,仇人还差不多。

  来他这欺负人,门都没有!

  杜杜感激的看他一眼,小雅平时说话是刻薄,但是也不会像今天这样。

  “侯爷。”再怎么嗲,再怎么甜,从她那副公鸭嗓子出来,听着都难受。

  侯三生愣神,她身上的味道,怎么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很轻,一时间想不起来。

  他还是头一次这么盯着自己,小雅一阵心悸,放佛被电流击穿,如果是他多好,如果是他,就算一分钱不给,给愿意给他生孩子。

  几乎迷恋的眼神,让男人快步离开,只觉得令人作呕。

  “喂~”侯三生没走远,拨通许昌明电话,视角看向咖啡店。

  “侯爷,你起来了。”

  将近七点,天都快黑了,侯三生好囧,他没这么能睡,好吧。

  “什么事。”

  “一会我和季开过来,见面说。”

  其实两人已经在路上,五分钟后便闯进咖啡店,魏季开捧着一大束玫瑰,来追求他的女神。

  院子里坐着位碍眼的,侯三生刚好上楼喂无敌吃,开锁时,扭头看了眼隔壁,心中火星子直窜,触犯他的底线,女人也不可饶恕。

  “侯爷,今天凌晨,发现一具腐尸,面部还算完好,我拍了照片,你看看。”

  “是他!?”

  男人一边装狗粮,一边拉开凉台玻璃,无敌摇着尾巴,前爪就想扑,小眼睛怂了怂严厉的主人,抬到一半就放下来,屁颠屁颠去 舔碗。

  “侯爷,你的意思是,他被救你们的神秘高手干掉了?”

  “应该是吧,不过,丧尸挨了子弹都不会死,你们检查出死因没有?”

  “侯爷不愧是侯爷,一问就问到关键,死因暂时没查到,嘿嘿……”

  那不等于白问。

  “那名司机,不知道现在会在哪呢。”许昌明觉得,他们特能组不该只是协查,应该全面接手才对,明摆着是非正常案件。

  “网约车公司怎么说。”

  “司机身份信息属实,名叫王伟强,38岁,当天失踪,之前一切正常,但他老婆说,大概两,三天的时间,他的行为举止都有些反常,和过去不一样,具体又说不上来。”

  “哦,明显的变化有一个,皮肤颜色发青。”

  “只能全城监控搜索。”侯三生也想不到更好的方法。

  “你知道吗,家政中心老板苏有维出事了,车祸。是不是恶有恶报。”

  许昌明本来还想长篇大论,说是车祸,不准确,事故还在调查中,可能和那名把自己当筹码的女人有关,也可能和他弟弟有关,不是王队处理的案子,结果如何,过些天才知道。

  “没其他事,我们下楼。”的确,候三生一点不感兴趣别人是死是活。

  “还有一件事,明天是宁星辰和小枫头七。”

  时间过的好快,明天是28,也就是说三天后大年三十。

  好像一点准备都没有。

  “开车出去一趟,买些过年的物品回来。”以前家里和店里都是徐枫张罗,他还真不知道,买什么好。

  年货市场,热闹非凡,满眼大红色,生意好不兴隆,人挤着人,蜂拥购买,到了这里,侯三生才感觉到年味。

  他把阿谜的生活过成了清汤寡水,好久没带她出去玩。

  过年最难熬的就是魏季开这种孤零零的单身狗。

  纸钱铺开是开着,白天放了二维码,自己拿,自己扫码,晚上回去看看监控,后来他也懒得看,看来看去,都是些无主鬼魂,飘飘荡荡。

  不过,鬼魂也过年,芳姨一家鬼魂年年都吃年夜饭,有时候让他包饺子,有时侯让他准备丰盛酒菜,他们先吃,他后吃。

  不愿投胎,就是为了一家人永远在一起。

  “杜杜,过几天就是三十,你打算怎么过。”

  “嗯……”双凤眼忽闪忽闪,似在思考,不回老家,往年都是打工,因为过年期间工资三倍。

  “我们一起过吧。”魏季开突然握住她的手,冰凉的手干了不少活,他打心底,不想让这么好的姑娘再吃苦头。

  “你们臊的慌,杜杜,我被晾在外面一晚上,重色轻友合适吗,我还有话和你说。”

  杜和平和魏季开都不好意思的缩回手,小雅出现的太不合时宜。

  “哦,好,我们去外面说。”之前那点气早被魏季开给她的玫瑰冲散,大美人现在心情愉悦。

  “杜杜,如果有人给你两百万,让你生孩子,你会怎么选择?”

  没开玩笑?表情好严肃,杜和平猜到,这应该是导致她性情古怪的原因。

  “要看情况。如果你和对方准备谈婚论嫁,那样最好。”

  “那我还需要问你吗!半年后才正式毕业,到时候肚子大了,怎么见人!以后遇到真心要娶自己的人,又该怎么告诉他,生没生过,根本瞒不住……”

  “既然你知道,顾忌什么呢?直接拒绝就好。”

  拒绝两百万?后半辈子的衣食无忧,或者是一套商品房,少奋斗二十年?

  “我不是你,你找了有钱人做男朋友,我身边的都是渣男,穷屌丝,唯一一个有钱的满肚肥肠,看着就想吐,我不为自己打算,谁都帮不了我。”

  杜和平好尴尬,她和魏季开,还不算正式的男女朋友。

  “其实钱可以慢慢赚,自己攒,不一定非的靠男人,我们的专业以后……”

  “杜杜!什么叫非得靠男人,你说话不腰疼,没有靠男人,你父亲的治疗费谁给!”

  “……”这句打脸的话,让杜和平极难堪,有时候,很多事无能为力。

  “杜杜~你们在聊什么呢,嘻嘻……”

  余阿谜跑出来,拉伸手臂,扭扭腰,沙发上窝的太久,腰酸背痛。

  “我们随便闲聊,快过来坐。”杜和平帮她拉开椅子。

  魏季开很自觉的站在吧台里,帮杜杜换班。

  “三生跑出去买年货,这么久了都。”

  “呵呵……你想侯爷了?一会我告诉他。”

  “才没有,才没有,我就是有点饿了。”

  “杜杜。刚刚那个问题,你问问她。”

  “啊,什么问题?你也可以问呀。”虽然和她不熟,但是杜杜的朋友,她也会当成朋友。

  “有个已婚男士,让你生孩子,给你两百万,你会答应吗?”

  “切!我才不,最讨厌这种人,对不起老婆都会遭雷劈。叫他滚蛋!”

  呃……这位的思想,和她们差距太大,都不考虑现实因素的。

  “阿谜!”院子外,两男人拎着大包小包出现眼帘。

  “啊,我去看看他买了什么。”

  候三生往里走,女人迫不及待的一路扒拉袋子。

  “还挺羡慕她这样的人,没心没肺。”小雅嘴角苦涩,何止是羡慕,嫉妒的快发疯。

  “其实她挺单纯,我也进去看看。

本文标签:校花被夹三明治小说

上一篇:乱高H辣黄文NP:少妇被三个黑人吊着玩

下一篇:我解开岳内裤:双性受花缝摩擦毛笔

相关内容

推荐